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你们的皇帝回来了 > 章节目录 第65章前往长沙
    “谁?”孟东头也不回地问道。

    王跃轻笑两声,咧嘴道,“除了那个什么东西都是他们的国度,还有哪个国的人会这么跳?”

    孟东当即秒懂,他自然清楚王跃所指的是何人。

    那是一个电子竞技最为发达的国家,那是一个,电竞就相当于打篮球一般,无论老少,都不会带有歧视看待电竞的国度。

    相反,在那个国度,很多家长是支持自己的儿女打电竞的。

    能完善做到这一点的,除了韩国。二十一世纪到目前截止,再也没有第二个国度能与之相比。

    孟东回过头,瞥了一眼王跃,“他们跳就跳吧,但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难道你认为,我还会再去打游戏么?我打不动了。”

    “打不动了?”王跃语气渐渐有些冷冽下来。

    “谁说你打不动了?别人的看法你也在意?如果你自己都认为自己打不动了,那你就已经废了!”王跃低吼道。

    孟东自嘲地摇了摇头,他抬头看了一眼此办公楼,说道,“我觉得现在这样挺好的,做我最喜欢的事情,拿着白领的薪水……”

    “有意思?”王跃打断了孟东的话语。

    “什么?”

    王跃冲上前,一把逮住孟东脖子上的领带,大吼道,“我问你他妈这样有意思吗?啊?什么叫做你最喜欢的事,你敢说这是你最喜欢的?!”

    “是,编程,就是我最喜欢的工作。”孟东没心没肺笑道。

    “去你妈个臭嗨!”

    王跃猛然一拳打在孟东的牙口上,而后他再度扬起拳头,不过却是被孟东抢先一步。

    “要打架?老子虚你?”孟东将王跃踹倒,吐了一口带有血水的唾沫。

    论身体,王跃是没孟东那般结实的,他身子骨比较中庸,而孟东却是常年健身,肌肉线轮廓井井有条,差距不言而喻。

    “干你妈的香蕉船!”王跃扑向孟东。

    孟东疯狂肘击着王跃,嘴里也不忘落下话,“日你妈个飞龙!”

    “你堂姐高高挂在椰子树上,还问老子为啥不跟她一起上天!”

    “生你下来就他妈知道玩虫子,整天玩来玩去,几把还那么小,你爸知道了气都快气死了!”

    两人扭打在一起,拳脚相向,没有任何花哨可言的肉搏,怎么见血怎么打,大街上路过的人们无一不纷纷皱眉饶过。

    当怒意高涨到一定程度后,素质什么的,全权抛在脑后,满嘴骚话都不是什么怪事。

    兴许是打累了,两人齐齐躺在充满污泥的脏兮兮水泥地上,任凭车水马龙奔驰而过。

    “不是我吹,就你这小身板,老子早就看你不顺眼了!”

    孟东气喘吁吁,口干舌燥喘着粗气,大笑道,“妈了个臭嗨的,老子盼着一天盼多久了都?总算能把你给揍一顿了,整天摆着一副臭脸,你装给谁看呢?”

    “妈的,连老大都敢揍,当初老子也真是瞎了眼,看上了你这么个白眼狼。”王跃累得手指头都不想动一下。

    孟东翻了个身,从口袋里拿出一根烟点燃抽了起来,也不说话。

    “东子。”

    “啥事?”

    “还记得TI战役么……”

    王跃眼中流露出追忆之色。他似乎是想到了些什么痛苦的事情。

    提到这个,孟东怔了怔,他沉默了。

    王跃望着悬挂在上空的明月,颤抖着喉咙道,“东子,对不起……”

    “过去的事情就别再去提起了。”

    孟东颤颤巍巍爬起身来,他弯腰捡起公文包,整了整满是淤泥以及血水的领带,转身走了。

    临走之际,孟东扔下一句话。

    “我打不动了,你另寻高明吧。”

    王跃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没有动弹。他胸膛起伏不定,眼中复杂的神色,难以形容。

    有些人,有些事一旦发生了,或许就再也没有回到过去的可能。

    许久,王跃爬了起来。他佝偻着背,嘴里叼着一根烟,“朦胧远在澳大利亚,恐怕一时半会也联系不到那小子,算了,先去找跳狗吧。”

    王跃离开了原地。回到海川大学宿舍,大霖那三位室友没有在,估计是跑哪家夜店里去玩了。

    王跃换洗了一声衣服,第二天一早,他去了机场,他将要飞往的地方是他的家乡。

    --湖南,长沙。

    在此期间,小寻和冷冷表示,他们俩都想并同前往,兴许是知道,在湘南那块地带,有一位曾经的老友。

    王跃不假思索,没什么好拒绝的,便同意了此事。

    三人踏上航班,飞往长沙,在途中,王跃看着外头的乌云,脸上神色来回变换。

    “头,你昨晚上去见东子了,对吗?”小寻开口问道。

    “嗯,去了一趟。”王跃点头。

    见王跃亲自承认,小寻和冷冷便没再继续问下去了,俩人IQ不低,心里自然清楚的很,东子不会再回来了。

    距离长沙黄花机场越来越近,王跃就愈加紧张,他手心里甚至都出了不少汗。

    王跃不知道此次前往长沙,究竟是对是错,他想去找回曾经的战友,但昨晚经历了东子那句‘我打不动’颓废冷漠话语后。王跃有些害怕了。

    他怕其他两位老友,也同样如此!

    可是,有些事不去做,就永远不可能会知道答案,即便成功的概率低到无法入眼,但王跃依旧要去做。

    不仅仅是这个原因,去长沙,还有另外一层含义在内……

    “头,你家乡应该很美吧,能带我去逛逛那些名胜之地么?”冷冷放下咖啡问道。

    王跃沉默不语,表面看上去,他没什么动静,但其实内心伴随着冷冷口中所说的‘家乡’二字,长达四年时间的思念,霎那间引爆,泛起滔天巨浪!

    到底……该不该回家?

    王跃不知道,他更不愿意去想这个问题,他想回家,但他同时也怕!

    “家里有姐姐这个爸妈的骄傲在,就够了,我这个没出息的不孝子,还是别回去比较好,免得气着了我爸。”王跃内心自嘲道。

    无论王跃拿过多少个冠军,征战过多少个国度,王爸王妈始终不曾得知。

    成就再高,那也只是电子竞技,传达不到老一辈人的耳中。

    ……

    长沙,黄花机场!

    四年时间过去,当王跃下机后,他感觉到黄花机场,发生了不小的变化,或许这只是他的心理原因。

    “头,你知道跳跳他现在在哪吗?”冷冷两手空空,看向王跃。

    王跃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弄得冷冷不知这是何意。

    “嘿嘿。头他也不敢确定下来,冷姐你也知道,就跳狗那副尿性,能做啥工作?估计还是那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曾经给的地址,估计他早就没在那了!”小寻笑道。

    “就你嘴巴多?”冷冷不给于什么好脸色。

    小寻讪讪一笑,他摸着后脑勺,说道,“那什么,其实我还是知道的,跳狗的具体位置,我带你们去。”

    “你是怎么做到的?”

    本来冷冷是不想问的,但是她实在是忍不住了,好像就没有小寻办不到的事情一样!

    这也太奇怪了!

    小寻摊了摊手,无奈道,“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一叠钱解决不了的事情,如果有,那就两叠。”

    “可以,很强势。”王跃服气。

    三人拦了一辆出租车,小寻一句‘到解放西路’,在这堵车的道路中,师傅左拐右拐,颇有一番秋名山老司机的架势,很快就到了目的地。

    解放西路,年轻男女的天堂,是长沙最乱的地方,没有之一。

    “头,就是这了。”小寻指了指一家网咖。

    王跃楞了一下,而后又无奈地笑了,在这类场所中工作,才是跳跳的风格。

    上了电梯,王跃差点泪目。

    只见,一名头发乱糟糟的青年,坐在吧台内,低头玩着什么,显然是网管。但他却翘着二郎腿,打着手机游戏。

    此时,有一位三十多岁男人怒气冲冲地朝他走了过去,呵斥道,“你到底想不想干了?还玩?!”

    “诶诶,店长我知道错了,下次不会了。”青年点头哈腰,满是歉意。

    店长指着青年,喝道,“还给机会?这都是第几次了都?你到底是不是来上班的?我告诉你,你要是在这样下去,这个月底就给我滚蛋!不然你就……”

    起初。青年还扯着笑脸,虚心听从,可到了后面,渐渐地,他神色变动,面无表情。

    “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这个月的奖金就先扣了,下个月再看你表现,如果……”

    “不用了。”

    店长怒视,挑眉问道,“嗯?你什么意思?”

    青年瞥了一眼店长,脱下身上的工作服,一把狠狠甩在他脸上,“嗯你妈了个大西瓜,傻逼,你爹我懒得拿你那点破钱!”

    说完,青年转身走出吧台,大步流星来到王跃身边,咧了咧嘴。

    “头,好久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