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你们的皇帝回来了 > 章节目录 第66章电竞第一喷
    见跳跳如此这番所作所为,王跃心酸的同时,还有点感动。

    “你他娘的怎么混成这副狗样了?”王跃恨铁不成钢地削了跳跳脑袋一巴掌。

    可王跃却是忘了,他在韩国混的也差不到哪去,相比于大热天的发传单,坐在空调冷气下当一个惬意网管显然要好很多。

    跳跳捂着脑袋,故作夸张的大叫,“啊疼疼疼,要死要死,宝宝脑袋被打成脑震荡了。要虫哥带我去喝花酒才能好起来。”

    “行了跳狗,别整天脑袋里就想着这些骚事。”小寻说是这般说,但从他红润的脸色上就不难看出,此刻他也很激动。

    冷冷瞥了跳跳一眼,“不知道这几年来,你又祸害了多少黄花大闺女……”

    “哎呀,这不是冷姐吗?我差点都没认出来!冷姐你咋变得这么漂亮了?哎,不像本屌,保守岁月的摧残,越长越残。”跳跳一言不合就拍起了美女的马屁,而后强行自黑一波,用来满足冷冷的虚荣心。

    “不愧是跳狗,满嘴骚话。”小寻古怪的嘀咕着。

    “小寻子,是不是想干架啊?”说着,跳跳还有模有样地挽起了衣袖,破有一副要大干一场的架势。

    小寻瞪大眼睛,也从口袋里抽出了刀,“你可得考虑清楚了,要真跟我干架,我手里的这把刀可就不会收回去了!”

    “我草,你拿把修指甲的刀吓唬谁呢?”跳跳又好气又好笑。

    王跃哭笑不得,但也没阻止,待在其一旁,乐和的看着好戏。

    已经忘记有多久,没见过这种场景了……

    可这世上总会有奇怪的人,在最为合适的时机,去打扰心情倍佳的人。

    “胡小跳,你什么意思?!”店长手里拿着跳跳扔在他脸上的工作服,怒气冲冲的跑了过来。

    跳跳竖起中指,鄙夷道,“有能耐你来弄死我啊,老东西,你爹站在这呢,你可以叫你那婊子妈过来跟你爹我喝点花酒啊。”

    “满嘴骚话,素质感人。”冷冷扶额道。

    王跃暗自点了点头,颇为满意道,“不愧是职业圈第一喷,几年时间还是改不了跳狗这幅尿性。”

    “什么玩意素质啊,真是贼低,我不认识他!”小寻一脸嫌弃地瞥着跳跳。

    跳跳耸了耸肩,“你们不懂,我现在,可是有很多女粉丝的男人!”

    “做梦去吧你,你这都好几年没打职业了,还有个毛的粉丝。”小寻好没气道。

    跳跳瞪了他一眼。说道,“你懂个屁,我现在是抗压吧的吧主,很多小姐姐叫嚷着要排队跟我处q友,我忙都忙不过来。”

    “抗压吧吧主?”王跃哭笑不得。

    抗压吧,百度贴吧里素质最低的地方,被称之为电竞厕所,满是蛆虫之地,能在那里当上一吧之主,跳跳不可谓素质不低。

    “抗压吧我知道。专门为黑WE而成立的,起初还分析的井井有条,让人心服口服,但是后来变得一团蛆,见人就喷。出口成脏,我还一直纳闷这是为啥,现在我算是知道了……”小寻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

    “为啥?”跳跳提起了好奇心,似乎他这个当吧主的,也不知道原因。

    小寻瞥了他一眼。幽幽道,“还不是因为某人当上了吧主,把整个贴吧的素质都拉低了。”

    “我干你血妈!”跳跳暴跳如雷。

    极少带笑容的冰雪佳人冷冷,此时笑得花枝招展,前仰后合。

    反观王跃,他抽着烟,强势围观,还时不时添油加醋几句,似乎很期待小寻和跳跳能够打起来。

    对于电竞第一喷的跳狗,当初的老人们无一不知晓。

    跳跳的成名战,不是他做出了何等逆天操作,也不是他如何力挽狂澜,绝境翻盘,而是……

    在打比赛之际,他把一名选手,活生生把那名敌手,给骂到快气哭,一气之下直接弃权了!

    这绝对是电竞世上,史无前例的壮举!

    这还不是最骚的,最让职业圈里最叹为观止的是,比赛官方竟然抓不到跳跳的小辫子,没法给予惩罚,只是给了他一个‘不许带有暗示垃圾话’的口头警告!

    “对了,怎么就小寻子和冷姐两个人?东子和朦胧那两个捞逼呢?”走在路上,跳跳疑惑询问道。

    听闻此言。原本嘴角挂着灿烂笑容的王跃,心情霎那变得低沉。

    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小寻也沉默了,孟东的颓废,麻木的心,是两人深深的刺痛。

    “东子,他不会回来了。”冷冷叹了口气。

    “我擦,你说啥玩意?东子那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傻逼,居然蹬鼻子上脸,不打算继续干欧美歪果仁和韩国人了?!”跳跳瞪大眼睛。

    冷冷点了点头,跳跳看了看王跃,又看了一眼沉默的小寻,接着问道,“那朦胧呢?那个捞逼又是怎么回事?”

    “噗,他捞?咱们整个队伍里,就属朦胧弟弟实力最高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他那天赋……”说到这,冷冷自嘲地摇了摇头。

    小寻摊了摊手,“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朦胧的确是天赋最高的人,仔细算算,他今年也才20岁吧,大好前程咯。”

    “他算个屁,在天赋上,能跟咱们的头儿比么?”

    跳跳看向王跃,马屁拍得震天响,“你说是吧,头儿?”

    可令人惊讶的是,王跃却是摇了摇头,说道。“单论天赋,我比不过朦胧。”

    王跃没有谦虚,他说的是事实。

    天赋这种东西,就是看一个人成长的速度,究竟有多快,越快的人,天赋自然也就越佳。

    讲道理,王跃是队长没错,但在天赋上,他的确不如朦胧。

    王跃强的地方,不是在天生自带的天赋,他不是完美的幸运儿,王跃当年之所以天下无双,是因为他的意志。

    不服输,从绝境中寻求希望,属于蚂蚁的意志。

    “不管那个捞逼了,咱们先去吃饭,我都快他娘的饿昏了,然后晚上足浴中心跑一圈,我有门路!”跳跳搓着手,已经迫不及待起来。

    王跃轻笑,在跳跳老练的带路下,四人开始了这无止境的吃喝玩乐。

    直到临近傍晚,吃过晚饭后,跳跳拖着金主小寻走了,他们俩去喝花酒,王跃和冷冷似乎早已习惯跳跳的这种不检点的作风,没什么诧异的。

    “我一直很奇怪,你为什么一年四季,就穿这么两套衣服?”

    看着王跃身上那些几年前就已经穿了的衣服。女人心的冷冷,始终没忍住好奇心。

    “我穷啊,买不起衣服。”王跃哭丧着脸。

    冷冷翻了翻白眼,好没气道,“就你这样的,还装穷,你把我当三岁小孩啊?谁会信!”

    “我是真没钱,真的,不骗你。”王跃叼着牙签,一本正经说道。

    看王跃也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冷冷更为纳闷了,“你那么多钱去哪了?就算是赔付了星华俱乐部的违约金,还剩下了不少吧。”

    “嗯,还剩了点,不过也没多少了。”王跃点了点头。

    “钱呢?你别告诉我,你在韩国用光了。”

    冷冷可不会相信,他对王跃很了解,王跃不是那种花钱大手大脚的人。

    准确点来说,王跃压根就不懂得怎么花钱,不买奢侈品,不怎么在外头吃喝玩乐,更不可能花在了女人身上,有钱他不知道该怎么去用!

    对于冷冷这个问题,王跃怔了怔,似乎是在犹豫,该不该告诉他人。

    “去哪了?”冷冷再度重复问道。

    许久,王跃放下牙签,不再剔牙,他用餐巾纸擦了擦嘴,平静道,“我有个要读博士后的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