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你们的皇帝回来了 > 最新章节列表 第398章 生死七弹!
    寒门众人亲眼看着白厉,将那把左轮手枪从腰间掏了出来,在他们眼前晃了晃。

    啪的一声!

    白厉将左轮手枪重重地拍在茶几上,众人的内心跟随这声响一齐猛地沉下。

    俄罗斯转盘,这是一个很残酷的上个世纪非常著名的残酷游戏,与其他使用扑克、色子等赌具的赌博不同的是,俄罗斯轮盘赌的赌具是左轮手枪和……人的性命。

    游戏规则极其简单——

    在左轮手枪的六个弹槽中放入一颗或多颗子弹,任意旋转转轮之后,关上转轮,游戏的参加者,轮流把手枪对着自己的头,扣动板机!

    中枪的当然是自动退出,因为死人是无法继续参与游戏的,怯场的也为输,庄家直接将其杀死,唯有坚持到最后的才是胜者。

    这个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玩心跳的游戏。

    此等这般残酷的游戏,竟然只是当初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沙俄士兵在军营里喝酒消愁,发明了这种游戏,用来……助兴!!

    不得不说,俄罗斯人被调侃笑称为战斗名族,并非虚言,在很多方面,这个国家的人民极其胆大,似乎他们骨子里天生就有一种不怕死的脑筋。

    “谁先来呢?就从年龄最大的开始吧,毕竟多活了两年,先死一步也没什么好说的。”

    白厉眼眸来回扫过众人,最后的目光停留在了比较成熟的胡小跳与瑟冷冷两人身上。

    除开王跃之外,这两人的年龄不一定是最大的,但绝对是最为成熟的!

    对于年龄方面,白厉根本一概不知寒门的情况,他也不想去知道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玩这种游戏,足以说明他只是纯粹的为了图个乐子,因为他清楚的很,自己的生命也差不多快要走到尽头了。

    “别动她,不就是玩游戏么?我来替她玩!”王跃说道。

    “你没有发言权。”说着,白厉将胡小跳和瑟冷冷两人的手脚上的绑绳松开,口塞也取了出来,光明正大的使得两人恢复了自由身。

    可是……

    真的是自由身吗?

    王跃破口大骂道,“你他妈欺负一个女人算什么?!”

    “对,让头儿和我solo,这娘们不怎么会玩游戏,老子才不想和她玩!”胡小跳一眼嫌弃的看了一眼瑟冷冷。

    瑟冷冷急眼了,用平时严肃的语气道,“你们都干什么?干什么!无法无天了是吧?都给我老实待着!”

    “这场游戏,我是庄家,我说了算,算是我大发慈悲,最后可以留下一个人的性命,至于你们这些人当中,谁能活到最后,听天由命吧!”

    “劝告一声,最好不要有其他调皮的想法,想杀我的话,尽可一试,只是后果嘛……”

    白厉顿了顿,露出了恶魔般的笑容,阴森森道,“俄罗斯转盘,只是最小儿科的一个游戏,我手里头还有很多好玩的游戏呢……”

    这摆明了是赤裸裸的威胁!

    白厉的意思已经很简单了——

    你们若是敢生起反抗之心,尽管可以试试,杀了我,那算你牛逼,可要是没能成功的杀掉我,那就得承受后果!

    至于这个后果……

    白厉已经表明的简单到不能再简单了,很明显,是折磨,永无止境痛苦到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折磨!

    “来,准备开始游戏吧。”白厉轻笑道,他敢在这个地方玩俄罗斯转盘,没有消音器,他明知道会引来警察,但却还是玩了。

    这也就是意味着,他根本不在乎警察来或者不来,因为他明白,自己怎么都是死,跑不掉的,而且,就算警察来了,也是需要一定时间的,再言,在这俱乐部大厦当中,除了第八层的寒门俱乐部以外,其他几层楼一个人都没有,这个时间点,这个季节,街道上的路人也少的可怜,等到真正有人报了警,警察又花费一些时间赶过来了,游戏恐怕早已结束了。

    白厉先是把王跃挡在了自己身前,然后又掏出了一把灵巧的手枪,子弹上膛,打开保险,抵在了王跃的后脑勺上。

    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不让王跃提前参与的唯一原因。

    俄罗斯转盘的参与者拥有左轮手枪,这也就意味着存在着反杀庄家的概率,庄家必须要有人质,而人质的最佳人选,自然是王跃。王跃是他们所有人的支柱,相信没有人会轻举妄动,而白厉的最初目标,本就是为了杀掉王跃而来的,所以,拿枪抵着他当人质,是最合适的选择。

    白厉拿出一颗左轮手枪的子弹,放在了茶几上,这是用来进行俄罗斯转盘的工具。

    当左轮手枪拥有了子弹,那将就是会是一把可以杀人的武器!

    但……

    即便这把左轮枪,将会给胡小跳和瑟冷冷两人其中一人给拿到,但真的可以反败为胜么?

    至少,胡小跳不会轻举妄动。

    且不说能否在白厉反应过来之前,冲他开上一枪,单论王跃的后脑勺被白厉手中的灵巧手枪给抵住了,就几乎不可能去赌!

    假如胡小跳要想杀掉白厉,他应该怎么做?

    毫无疑问,自然是把枪口对准他自己的脑袋,假装要进行游戏,然后趁白厉一个不注意,猛地将枪口转向,对准白厉极速开枪。

    也就是说,胡小跳若是想成功杀掉白厉,那么就需要做出两个动作:枪口转向、瞄准、开枪。

    可白厉呢?

    时刻将灵巧手枪抵住王跃脑袋的他,只需要做出一个反应动作——

    扣动扳机就可以了。

    外加上白厉那恐怖的身手……可以这么说,找到机会的概率几乎无限等于零,这简直是一件比登天还难的事情!

    如此对比,胡小跳自然知道该怎么选,他给了瑟冷冷一个眼神,示意她不要轻举妄动,或许其他成员还不太清楚白厉的真正恐怖身手,但他和吴琦却是见识到了的!

    瑟冷冷不傻,虽然她先前也蹦出了一个拿左轮枪杀掉白厉的念头,可又觉得太难了,又被胡小跳的那么一个眼神示意到,她自然不会乱来。

    咻!

    白厉从衣袖中用双指抽出一把钥匙,在这寂静的黑暗中,带有极为的破空声。

    “钥匙?”其他人下意识楞了一下,在恐惧之下,眼中又露出了疑惑与不解的神色。

    他们不明白,白厉突然拿出来一把钥匙夹在手指上是什么意思?

    唯有吴琦与胡小跳明白——

    这哪是一把钥匙?这他妈是杀人的利器!就是这东西收走了大飞的生命!!活生生的一条命给这么一把不起眼的钥匙给彻底毁掉!!!

    如今,白厉左手持着灵动手枪,抵住王跃的脑袋,右手手指夹着钥匙,时刻提防着胡小跳与瑟冷冷。

    胡小跳,面如死灰,一度感到绝望!

    这简直就是不给任何机会!如果说原本还能伺机而动,找机会再用巨大的代价去拼上性命去赌一把的话,那么现在……

    就连那渺茫到不能再渺茫的机会,也被掐断了!

    万念俱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胡小跳突然疯狂的大笑起来,他自嘲的笑了笑,“我本以为,我们会拿下lpl的积分前三甲,斩获s6全球赛的参赛资格门票,在那大杀四方,等到一切都完了之后,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却没想到,今天……一切都将会结束,哈哈哈哈哈!”

    忽然,他猛地从茶几上拿起那把左轮手枪,将子弹放入弹槽当中,拨动弹槽快速飞转起来!

    “跳狗,你别冲动,就算是要玩,也是由我先来!冷姐和你不一样,冷姐知道,你一直想弥补曾经没能拿下最高赛制的全球赛冠军的遗憾,做梦都想拿一个s6的冠军,冷姐不一样,冷姐没有什么好牵挂的东西,要来也是我先来!”瑟冷冷大叫道。

    咔的一声!

    弹槽甩入枪管之后,胡小跳将手枪抵住了自己脑袋,豪迈大笑道,“冷姐,什么都别说了,给我解放西胡小跳一个面子,我先来!”

    “呵呵。”

    白厉冷笑不已,忍俊不禁道,“真是一场精彩的好戏啊,可你们两个难道都不知道,往往先来的死亡率不高,越到后面,死亡的概率越大么?”

    事实也的确如此,俄罗斯转盘残酷游戏,左轮手枪有七个弹槽,一颗子弹,开第一枪,只有七分之一的死亡概率,之后每开一枪,存活率概率就小一层,而越往后,概率就越来越小。

    白厉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惊讶道,“啧啧,我看你们这是都想让对方先死啊……”

    “放你妈的狗屁!”

    “你胡说!”

    胡小跳与瑟冷冷异口同声道,他们没想那么多,可却是心里实打实的为了对方好,认识了这么多年,两人之间的情义早已比贴近亲情,在两人心中,就是彼此的姐弟,毋庸置疑!

    得知了其中的道理之后,趁着胡小跳没注意,瑟冷冷一把抢过他手中的左轮枪,对准了她自己的太阳穴!

    “冷姐!”胡小跳大喊一声,想要阻止,可是已经来不及了,瑟冷冷往后迅速后退,与胡小跳拉开了不少的距离。

    瑟冷冷突然看向王跃,眼色复杂,似乎是在喃喃自语,“头儿,很久前,我就喜欢你。”

    她一直都称呼他为王跃,唯有私底下的时候,才会用头儿这个称呼,如今,身为领队的她在所有人面前,对选手王跃说出了这般话。

    或许,人之将死,其言也真。

    语毕,她那挂在扳机上的手指动了。

    “冷冷!”王跃大吼一声,嘴巴被堵住的众人呜呜大叫,却始终发不出任何声音,唯有通红的双眼与眼眸中弥漫的泪水,能表达出他们的话语。

    蓦然间,所有人都闭上了眼睛,不敢去看那一幕。

    他们不愿意看到那个不苟言笑,平时板着一副脸,假装很严肃冷冰无情,其实内心却一直在为他们着想,无时不刻照顾着他们的那个冷姐,倒在血泊当中。

    咔哒——

    霎时,扳机扣动,可却没有传出枪声,顿时所有人内心都松了一口气。

    但紧接着,他们仿佛又想到了什么,齐齐看向了故作嘻嘻哈哈,没个正经的胡小跳,整颗心再度提到了嗓子眼!

    “冷姐,这就是命啊,我就知道你命不该绝,阎王爷的生死簿上你的阳寿还没到呢,你那么善良,做了不少好事,要死的肯定不会是你,要死的也是我这个干过不少黑心事勾当的流氓地痞才对。”胡小跳嘿嘿一笑,从神情木讷的瑟冷冷手中,夺回了左轮手枪。

    胡小跳面色轻松无比,似乎……还有些沾沾自喜,怡然自得?

    面临死亡,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人,恐怕世间极少。

    胡小跳看了看在场的所有成员,咧嘴笑道,“不管是谁最后活下来了,请帮我照顾好我的家人以及其他所有兄弟姐妹们的家人,来时,我胡小跳甘愿做你手底下的烂仔,替你打拼,为你卖命!”

    说完,他再没有半点废话,直接朝着自己的太阳穴,迅速利索的开了一枪!

    依旧是咔哒一声,pass(通过)了。

    “这尼玛!假枪!绝对是假枪!坑你跳爹啊!!!”胡小跳气愤无比,将手枪扔给了瑟冷冷。

    这一次,他没有在推脱和犹豫,因为他已经想明白了,无论怎样,该来的迟早会来,还不如痛快一点,究竟结果怎样,一切都是天说了算。

    瑟冷冷与胡小跳对视一笑,也扣动了扳机,这是第三发。

    咔哒!

    “哈哈,冷姐好运气,可惜不能发微博了,不然我肯定第一个点赞!”胡小跳笑嘻嘻的接过左轮手枪。

    两人已经没有先前的悲情与对生死的不舍了,都看淡了许多。

    可其他人却不这样,他们宁愿是自己早点去参与这游戏,也不想去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相处了这么久的战友死亡倒下,这对于他们来说,是一种无比痛苦的煎熬。

    同样的,他们也知道,两人这并非是对死亡没什么感觉,更不是不想活了,两人之所以故作轻松这么做,只是为了缓解他们的内心,不让他们感到煎熬。

    “这一发,我应该gg了吧?”胡小跳自言自语了一句。

    白厉微微皱眉,胡小跳与瑟冷冷这种不畏生死的模样,并不是他想看到的,他想看到的,是人性,是面临死亡之时,暴露出所有的丑态,他冷哼一声,但却也没说话。

    第四发,胡小跳开动了。

    仍然是空枪!

    胡小跳瞪大眼睛,破口大骂道,“老子日了你滴妈啊!白厉,你他妈给把假枪给我干屌?!”

    “呵呵。”白厉只此二字。

    瑟冷冷叹息一声,直翻白眼道,“看来,我今天运气不怎么好。”

    说着,接过左轮枪之后的她,扣动了扳机,这是第五发了,可结果依旧是没有出现枪响声!

    白厉露出了惊讶之色,“不错啊,很久没看到过这种情况了。”

    听闻此言,众人都下意识的看了他一眼,从白厉的话中得知,似乎……他已经不是第一次玩这种极其丧心病狂,湮灭人性的残酷游戏了?

    想到这,众人不由打了个寒颤。

    “都说了,冷姐你命不该绝,你还不信我的。”胡小跳接过左轮枪,“我这已经是第六发了吧?总共就七发,我这一枪下去,我可能会死!”

    这是第六发,存活的概率已经无限接近于零了,

    真正到了面临死亡之时,胡小跳突然又有些不舍了,这很正常,人性如此。

    可他却没有乱来,此时只是想多说说话,多看看这个世界而已,他抬头环顾四周,那熟悉的沙发,那平日里抢遥控器的超大屏电视机,那一个个不用仔细想就知道是谁的房间的卧室门,那有时候出现排队现象催来催去的洗手间,以及那成天待在里面一坐就是一天的训练室……

    胡小跳回忆生平往事,他突然看向王跃,“头儿,如果你活下去了,请一定要拿到s6的冠军,到时候拿几瓶酒,整点大腰子啥的来我坟头除除草,唠嗑唠嗑,我小跳跳想听你吹s6的牛逼。”

    “跳狗……”王跃眼眶湿润了,不单是他,其他所有人的眼睛早已通红。

    王跃深呼吸了一口气,他将此话记入心里,放下了平日里的平静与淡然,突然变得严肃无比,郑重道,“我会的!”

    “那我先走一波?”胡小跳笑了笑。

    突然,他看向伊寻,瞪了他一眼,说道,“你瞅啥瞅?老子不投胎,就在下面等你个百多年的,你小子天生命好,不活个百多岁,别滚下面见老子!”

    “呜!呜!!”伊寻疯狂挣扎,可他却始终无法将话说出口。

    胡小跳将左轮手枪抵住了自己的太阳穴,有些细微颤抖的手指,久久没有落下来,这个铁铮铮的汉子,面对如此残酷的现实,有些下不来手。

    想来也是,不管换做是谁,自杀的时候,恐怕都不会果断到云淡风轻的地步,总会犹豫少许。

    最终,他深呼吸一口气,一咬牙,手指扣动扳机!

    所有人都闭上了眼睛,不忍心去看他们最不想看到的一幕,可是……

    咔哒——

    空枪!还是空枪!这第六发子弹竟然仍然是空枪!!

    听到这道闷声响,众人齐齐睁开眼睛,不可思议,难以置信的看了看完好无损的胡小跳。

    “还是空枪?”

    白厉更为惊讶了,“想我在安图县玩过六次俄罗斯转盘,坚持的最久的一次也才五次而已,今天居然到了第六次,这运气……不简单啊……”

    相比于白厉的惊讶,寒门众人感到无比惊喜,随之他们眼眸又黯淡下来。

    那又怎样呢?

    最终,依旧逃过不开死亡的命运,胡小跳是,瑟冷冷是,包括王跃在内,他们也全都是,只是唯一可以逃过一劫过下来的那个人,究竟是谁,就不得得知了。可不管怎样,那个最终活下来的人,必然是承载着寒门所有亡魂的梦想,带着这个意志去远航,去争夺全球赛!

    众人自嘲的笑了笑,自己也好,身旁的其他兄弟姐妹也罢,一个个都会接二连三的死去。

    只是还不知道谁是第一个死,谁是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罢了……

    突然间,想到这里的所有人,突然猛地抬起头,瞪大眼睛看着瑟冷冷!

    他们忽然意识到了一个残酷的事情——

    先前,胡小跳已经开出了第六发,却依旧是空枪,而左轮手枪的只有七个弹槽,这岂不是意味着……

    接下来的一发,也就是第七发,必定百分百是带有子弹的那一个弹槽?!

    下一发子弹,死的就是瑟冷冷?!

    王跃悲痛欲绝,脏兮兮的脸颊布满泪水,“冷冷!!!”

    “不要哭,你忘了?微蚁是没有感情的,我还是比较喜欢以前酷酷的你,冷冰高傲到凌驾一切自信的模样,我……最喜欢了……”冷冷脸上浮起一抹羞红,傻笑道。

    “不……不!!”被捆绑住双手双脚的王跃想站起来,可却被白厉一脚给直接踹倒在地板上。

    而后,白厉踩住他的脖子,用黑洞洞的枪口塞进王跃的嘴中,“别动!”

    “冷冷!冷冷!!!!!”王跃歇斯底里的大吼。

    此时的他,没有任何往日里的队长形象可言,眼泪和鼻涕混迹在一起,狼狈不堪,他就如同被圈养的牲口,被人踩住脚下,摁在地上,无法动弹,无法拯救,无法……去面对这等残酷现实。

    众人于心不忍,纷纷错开了目光,完全不愿去看这等极其残酷的场面。

    吴琦没有流泪,因为她的泪水早已流干了。

    “为……为什么……为什么是你……冷姐……”

    胡小跳整个人都陷入了崩溃边缘,他不愿接受这等事实,“不!不可能的!要死应该也是我死!你不应该死的!你怎么可以死!!!”

    “谁动一下,我开枪打死他!”白厉冷冽道,塞在王跃嘴中的灵巧手枪上的他的手指,动了动,用来威胁。

    见此景,瑟冷冷立马制止道,“别!你别乱来!我……”她深呼吸一口气,鼓足了巨大的勇气,“我继续游戏就是了。”

    说着,她软绵无力的玉手拿起了左轮手枪,抵在了自己的太阳穴之上。

    “不!不要!!!”王跃声音带有无尽的哭腔。

    瑟冷冷两行清泪流淌而下,她嘴角微微一扯,带着她生平最美的微笑,说道,“很高兴认识你们,只是……再见了。”

    语毕,她闭上了双眼。

    刹那间,整个客厅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瑟冷冷。

    静,死一般的寂静。

    可就在这时,突然间,一道很熟悉的声音从外头传来。

    叮——

    这是电梯的音效声!

    蓦然,顿时所有人都死死的看着门口处,随着电梯声消散后,紧接着,有一道身影推门而入。

    赫然是先前自己醒来,醉醺醺迷糊的走进厨房,又莫名其妙走出了俱乐部的冯晓!

    而现在,他突然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