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们的皇帝回来了 > 第401章 冷血的王跃

第401章 冷血的王跃

        “哟?是个刺头啊?”

        胡小跳干笑两声,将小刀握在了手上,放在潘东的右手来回摸索着,“究竟该从哪下手呢……我最近记性有点差,想不起来手法了,不管了,随便瞎几把卵割吧。”

        人的承受能力都是有限的,无论是生理上的还是心理上的。有些经受过特殊训练的人,忍耐力肯定是比普通人要强上不少。

        但是潘东他既不是特种兵也不是杀手,他就是一个普通的小混混头,还是靠他大姐夫白厉的裙带关系才上位的那种。

        “等刀疤哥到了,我让你们几个都后悔活在这个世界上!”

        潘东目光狠毒如饿狼,阴森森的从王跃五人的身上扫过,渐渐地,他有些力不从心慌了起来,最后,他的目光定格在了王跃的身上,语气软了一分,“好,我现在就联系刀疤哥。”

        在胡小跳的刀子,即将割下他的第一块肉的时候,潘东终于认怂了。

        他试探性的把手往回抽抽,胡小跳立刻就乐了,也松开了他的手。

        “早这样多他妈痛快。”辣鸡手贱似的,一巴掌抽在潘东的脸上,把潘东打的摇晃了一下,触动了伤口,疼的使劲一皱眉。

        过了好一会儿,王跃都快等的不耐烦了,潘东才从裤子口袋里,取出一个黑色的最新款苹果手机。

        李楠打了个哈欠,呵斥了一声,“快点!”

        李楠本是一个常年挨欺负的人,尽管他有血性敢反抗,但原本是没这般嚣张的,可自从与胡小跳与辣鸡这些人待久了之后,言行举止也渐渐改变了不少。

        “关机呢。”潘东轻声说道。

        而后,他把手机开了机,王跃站在旁边看的清楚,四十几个未接电话,联系人都是刀疤哥,这刀疤脸,就是白厉的左膀右臂,手底下最看重的人物之一。

        “看来,你大姐夫白厉的人,对你还不错。”王跃说道。

        不难花见得,在遇到王跃之前,这潘东的生活还真是挺幸福的。

        潘东没理王跃,而是点开未接电话,随后又拨了回去。

        不到五秒钟,那边就接通了电话因为四周很安静,所以,王跃五人完全能听得到电话对面在说什么。

        “东子,你在哪?怎么样了?”电话那边传来了一个男人急促的声音,从语气中可以听的出来,刀疤脸真的很紧张他。

        这样一来,王跃的心里也更有底了,在潘东说话之前,伊寻就把他的手机抢了过来,说道,“潘东在我们的手上,想让他平安的回去,就带李莉莉还有七百万过来,我们在郊外的白杨林这里等你。”

        “行,你先别动他,有话可以好好谈,我很快就过来!”

        ……

        安图县某个酒店的一间豪华套房内,一个穿着黑色皮夹克的男人坐在沙发上,手里攥着手机,目光阴沉的望着窗子发呆。

        这个男人大概三十岁左右,理着干净的平头,脖子上还露出一段刺青,那是一条耀眼的五爪金龙,最显眼的,莫过于他的脸部从右眼直达嘴角有一条狰狞的刀疤。

        他旁边的沙发上,围坐着两个打扮各异的男子,唯一的相同之处就是,他们的脖子上都有同样的刺青。

        “刀疤哥,那帮小崽子是坪山镇的人吧,会不会有陷阱?而且……他们开口要七百万,简直就是狮子大开口!我们本身资产还不到一千万,能拿出手的就七百万……这……好像对我们阎君帮内的情况很清楚啊?”边上的一个留着鬼剃头发型,看起来像暴走族一样的男人试探性的问道,随手摸出香烟,习惯性的想要点火。

        “朋克,我说过,不要在我面前抽烟。”平头的刀疤脸厌恶的皱起眉头。

        朋克马上讪笑着收起了打火机,把香烟也夹在了耳朵上。

        见朋克被老大训斥了一顿,旁边那个壮汉不怀好意的窃笑着,刀疤脸冷冷的扫了他一眼,他就不敢再笑了。

        “如今的局势,安图县依旧是我们阎君帮的天下,有些跳梁小丑撑着厉哥不在,兴风作浪,但并无大碍,我现在最担心的是坪山镇,他们的地盘很多,野心也够贪的,领头的还是一位二十五岁的年轻人,这样的身手和魄力,恐怕不是一般人能够驾驭得了的。”

        刀疤脸头疼的揉着太阳穴,苦涩的说道,“说实话,我并不想和坪山镇有过多的冲突,出来混的大家不都是求个财嘛,但是现在,他们绑了厉哥平时最宠的东子,你们说……这事该怎么处理?”

        由此可见,刀疤脸下意识的就把王跃等人看做了坪山镇的人。

        这也难怪,在安图县,没有人会胆大到去惹横着走的潘东,见到他躲还来不及,而唯一会对他下手的,也就只有死对头坪山镇的那帮子人了。

        “坪山镇的人终于动手了,敢绑东子,要是厉哥回来了,估计得出大事咯……”壮汉挠着脑袋,脸上挂着憨厚的笑容,不过他的眼神里,却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朋克瞪了壮汉一眼,有些忐忑的说道,“我觉得还是敌不动我不动,既然他们不打算翻脸,我们也别和他们作对,也只有虎子你这个疯子才会兴奋。”

        被称之为虎子的壮汉嘿嘿一笑,似乎是默认了,并没有反驳朋克。

        刀疤脸揉了揉太阳穴,“夹缝中书生存,真是难啊。”

        混到了他这个地位,已经失去了争强好斗的杀心了,他所追求的,只有钱财。

        考虑许久,刀疤脸默默的站起身,在桌子上捡起一根香烟,随手捏出了碎片。

        该死的坪山镇!

        历哥走了,难道你们真把我当成软柿子不成?我刀疤脸可不是任人宰割的羔羊。

        刀疤脸心中暗暗的思索着,他闭紧双眼狠狠的吸了一口气,转身看着朋克和虎子,神色毒辣的说道,“虎子,朋克,你们把弟兄们全都集合起来,等会跟着我,去白杨林。”

        “刀疤哥,你的意思是……”朋克突兀的一愕,不明所以的问道。

        “既然敢挑我的场子,还绑走了东子,那不管他们是什么人,都别想活着离开!那七百万,就先给他们,到时候,再全部吐出来!”

        刀疤脸捏紧了拳头,一脸凶狠的说道,“通知下去,把李莉莉那娘们戴上,还有家伙儿都给我备齐了,不惜一切代价……给我宰了他们!”

        朋克一脸凝重,而虎子的眼中,兴奋之色却是愈发的浓烈,舔了舔嘴唇,说道,“这点我倒是很赞同。”

        ……

        “妈的,已经过了这么长时间,怎么还没来?!”

        辣鸡的脾气比较火爆,到现在为止,这已经是他第六次骂出了声,每次他骂的时候,伊寻都会装模作用的训斥他几句。

        不过,这次伊寻并没有训他,反而跟着点了点头,有些不满的说道,“潘东是吧,你姐夫还要多久才能到?”

        “估计很快就到到了吧。”

        潘东打了个冷战,语气已经带着哀求,“大哥,能不能让我进车里呆会,我,我冷啊。”

        也难怪,这个季节夜晚和白天的温差本身就大,加上这潘东被王跃几人抓出来的时候,是光着膀子直接给拎出来的,在外面晾了这么久,不感觉冷才怪。

        “嘿,你他妈要求还挺高啊?”辣鸡气的都乐了,本身他就是等的最烦燥的一个,现在听到潘东的话,更是火冒三丈。

        王跃拦下了要动手的辣鸡,看着伊寻说道,“小寻,把他拎车上去吧,你也上车休息会,辛苦了。”。

        而后,王跃诡异一笑道,“万一要是把这小子给冻死了,可就不好玩了……”

        “明白。”伊寻嘿嘿笑道。

        他钻上了车后座,潘东也扶着那只受伤的胳膊,磨磨蹭蹭的跟了进去。

        王跃一直平静的等待,他张望着树林外的动静,突然感觉有人推他,回头一瞧,就看到胡小跳的手伸了过来,两根手指中间夹着一根香烟。

        “头儿,抽根烟先。”

        接过了香烟,给自己点上火,王跃看了一眼手中的烟,笑道,“和天下?行啊,有钱大佬。”

        “我草,头儿你可别这样,这不是折煞我么?”胡小跳连连摆手,闷笑一声,说道,“听没听说,小寻子家族那边,昨晚上出了件大事。”

        “没听说,出什么事了?”听到关于伊家,王跃来了好奇心,毕竟他有一个兄弟和一个女人,都是出自那个家族的。

        闲着也是闲着,一边抽烟一边聊天也是个不错的选择,这个时候多了解一些伊家也是不错的,旁边的辣鸡与李楠也围了过来,看来只要是人,就脱离不了八卦的本质,脸上再正经则没有用。

        “伊家的二把手,嫡系后辈,也就是小寻子他五哥伊龙!被赶出家族了!”胡小跳脸上的表情很得意。一副我什么都知道的模样。

        王跃诧异不已。

        这个伊龙他知道,曾经在伊汐萱三个条件中还打过交道,尤其是第一关王跃开面包车赛车的时候,伊龙是唯一一个有希望能胜伊汐萱的对手,他是嫡系子弟,城府比较深的一个人,在伊家地位不低。

        可是……

        他却在昨晚,被赶出了伊家?

        王跃唏嘘,其实那些看似牛逼万千的人物,并不像表面看到的那么遥不可及,往往有些时候,他们甚至还比不上一个小人物有忍耐心和计谋力。

        “既然是嫡系后辈,为什么会被赶出去?”王跃有些疑惑。

        “嘿,大家族的事儿,哪有什么情面可讲,整个家族的收入和支出都是有数的,他伊龙作死呗。”

        说到这里,胡小跳自己都有些感慨了,“人心不足,贪心蛇吞象啊,别说他是个嫡系,从大家族里搞黑手,就算是家主夫人,该滚蛋也得滚蛋。”

        王跃刚要再说什么,就听到四处张望的李楠说道,“来了。”

        什么来了?

        众人还没琢磨明白,就听到了摩托车马达的轰鸣声。

        王跃顺着声音的源头望去,几十道灯光形成了一个光阵,很有气势,尤其是这黑灯瞎火的晚上,极其的抢眼。

        很快,几十辆摩托车停在了前面不远处的山包上,一大群穿着皮夹克的黑衣男人,气势汹汹的朝这边走来,来者没有开汽车,因为人多的话,这树林子里不太方便,不如摩托车实用。

        “小寻,干活了。”

        王跃扔掉烟头,招呼了一声,伊寻立刻推着潘东下了车,望着越来越近的人群,胡小跳与辣鸡一脸的好战之意。

        一会儿的功夫,这群人已经离王跃五人只有三十多米远,领头的是刀疤脸,而他身边站着一位剃着平头,身材十分魁梧的壮汉。

        刀疤脸脚步一顿,微微一摆手,这群杀气腾腾的家伙也跟着停下了步伐。

        “刀疤哥,我在这!”

        潘东激动的想跑过去,伊寻面色一冷,抓住他的头发,往回一拽,就又给他拉了回来。

        不得不说,刀疤脸这群人,气势确实是十分的强大,虽然只有三四十人,但是那种杀气腾腾的气场,是几百个普通混混,也给不了的感觉。

        “人来的有点多啊……”

        冷不丁的看到他们,李楠的心脏狂跳一阵。

        其他人也是如此,胡小跳的心脏跳动更剧烈,只是,他不是紧张也不是害怕,而是兴奋!他用力的捏了捏拳头,感受着体内磅礴的力量。

        “谁是领头的?咱俩好好谈谈吧。”

        王跃往前走了两步,神色淡然自若,那股淡然之势,不是随便谁都能装的出来的,无需太多的话,只要一个眼神,就使得敌人暗自皱眉,知道这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

        刀疤脸有些被震住了,可也只是一瞬间,便回过神来,同样上前几步,硬底黑皮鞋跺在松软的土地上,扬起了一阵烟尘。

        “你们手里的,是我们厉哥的小舅子。”刀疤脸抽着雪茄,一身劲装的他,很有电影里黑社会老大的感觉,“咱们别兜圈子了,我过来了,你们想怎么个玩法?”

        “快人快语,亮亮货吧。”王跃推了推下巴,平静道。

        刀疤脸冷哼一声,在身边的壮汉耳边轻声说着什么,壮汉点点头,转身往人群中央走去,不一会,他就提着两个麻袋走了回来。

        “这是你们要的七百万。”

        刀疤脸从后腰处摸出一柄纯黑色的匕首,蹲下身子,把口袋割开了一个小口子,身边的两个人把口袋里的东西往外一掏,王跃五人才看清楚,里头的确是钱。

        “去,验验货。”王跃瞥了一眼胡小跳。

        胡小跳面无表情,肃然道,“是!”

        不得不说,两人的演技很高明,与黑帮绑匪无两样。

        胡小跳大概的清点一番后,“里头是真货,没有作假,看数量应该没少。”

        “李莉莉呢?”王跃问道。

        刀疤脸冷哼一声,“你们坪山镇的人,还真是看重这个娘们啊,呵,虎子,把人带来!”

        不一会,虎子又带来一个麻袋,只不过,这一回他是用抗的方式,而不是提。

        “呜!呜!!”麻袋里有人在叫。

        胡小跳三下五除二将麻袋解开,里头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她是坪山镇抗头的大哥,最宠爱的女人。

        李莉莉看到王跃几个,楞了一下,自己好像……不认识这几个人吧?

        而刀疤脸看着地上的烟头,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笑容,王跃也不管他怎么想,让胡小跳与辣鸡提着两个麻袋,然后带着李莉莉转身就走。

        “慢着。”朋克快步走了过来,拦在了王跃面前,“把东子送过来,我们信不过你们。”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李莉莉才恍然大悟,这肯定是她坪山镇的人,特地来救她的!

        “话不是这么说的吧,你们带这么多人过来,我们总得保证自己的安全。”辣鸡皱眉道。

        “不管你怎么说,如果人不送过来,你们肯定走不了。”朋克大手一挥,十多个黑衣男子就呼啦啦的赶了上来,把王跃五人围在了中间。

        辣鸡刚要发怒,余光却扫到刀疤脸的后腰上,插着一把黑乎乎的手枪,一时间,也有些不敢轻举妄动。

        “我操你妈的,几把不讲信用,干脆别混了,滚回家吃奶去吧!”辣鸡骂骂咧咧的,丝毫不惧他们会动手。

        朋克乐呵呵的笑着,也没吭声,刀疤脸砸了砸嘴,“是你不让我放心啊,我得亲自来动手才行……”

        “你的意思是……一定要跟我拼个你死我活喽?”王跃不怒反笑,笑的十分阴沉,让刀疤脸一时半会有些发咻。

        但是很快,他又恢复了冷静,刀疤脸不愧是常年坐镇的老大,不慌不忙的说道,“是又如何,我这边几十号人,干掉你跟捏死一只蚂蚁没有什么区别!”

        “去死吧!”刀疤脸一声大吼,猛然掏出腰间手枪。

        即便如此,王跃也丝毫不动,伫立在原地,眯起眼睛笑嘻嘻的看着他。

        砰!

        子弹声划破原本激进的黑夜,王跃并没有中弹,反观刀疤脸却是捂着手臂惨叫,回过头望去,辣鸡冲正举着手枪的伊寻给了个微笑。

        紧接着,山包下涌出黑压压一大片人影,大吼着冲了过来,齐齐将刀疤脸这群人包围住。

        这些人,都是来自坪山镇。

        王跃之所以挑选白杨林,就是因为这里是郊外,是可以通往坪山镇的小路,若是坪山镇的人手早在先前就前往安图县埋伏好,肯定会被察觉到,毕竟整个安图县就这么大,而白厉的势力整个牢牢霸占安图县,眼线多,很难做到在县内埋伏,所以,王跃选择了此地。

        “你不讲信用!”刀疤脸捂着手臂大吼道。

        王跃耸了耸肩,“彼此彼此。”

        “为什么?”刀疤脸不甘心的问,“为什么你就不怕我打死李莉莉?!”

        听闻此言,李莉莉浑身一颤,往后面躲了躲,一阵后怕。

        “这女人死不死的,关我什么事?”王跃阴沉着脸,嘿嘿笑道,“这个女人,她又与我何干?”

        “我从来都没打算要救这女人,这一切都只不过是为了把你干掉罢了。”

        “偷偷告诉你,我的弱点向来只有亲人与兄弟朋友还有我的女人,至于其他人……呵,出来混的,哪会在意这么多人的生死?”

        “为了我的女人、家人还有生死与共的兄弟姐妹,这李莉莉什么的,死了也与我没任何关系。”

        王跃一句一句的轻声诉说着,语气冷到让他自己都觉得陌生。

        可他不后悔。

        王跃闭上眼睛都能想到,冯晓脖子鲜血狂涌的场景。

        刀疤脸还想再说些什么,可是一切都来不及了,伊寻早已买通的人手,都从树林两边包抄了过来,顺利的关门打狗,刀疤脸如同困兽一般,无法逃出。

        王跃握着匕首,没有丝毫的犹豫,一把扎进了刀疤脸的大腿!

        伴随一声惊人的惨叫,王跃拔出匕首,鲜血四溅,喷溅到了他脸上。

        刀疤脸倒在地上,汗流遍体,一边捂着自己的右腿,一边往他的人群中匍匐移动,而他身边的朋克和壮汉都被坪山镇的那些人给牢牢的控制住,动弹不得。

        “最后,告诉你,你的厉哥白厉,四天前已经死在了上海。”王跃轻语。

        透过刀疤脸无限放大的瞳孔,王跃看到了自己无情的面容。

        恐惧,在刀疤脸身上蔓延,鲜血顺着哆嗦的大腿划成了一条直线,他退到了边沿,前面就是团团包围的人,面对他的只有两个选择,要么被乱刀砍死,要么被王跃杀掉。

        但他却偏偏选择了最下作的选择,求饶!

        “爷,我求求你了,我不能死啊,我家里有七十岁老母亲,还有一个读初中的女儿,你杀了我她们怎么办呐?我求求你了...”刀疤脸弯着一条腿,跪在王跃面前,声泪俱下。

        王跃不会因为一两句动人的求饶就会放过他,若是留他一条命……

        那冯晓,又有谁来留住他的命!

        “动手吧。”说完,王跃转身就走,胡小跳他们有些疑惑,疑惑为什么王跃不亲自动手。

        他们不知道,王跃也不会说。

        只有王跃自己心里明白——

        他不愿意让自己的手沾满太多的鲜血,因为……他这双手,是要承载着冯晓的梦想,通往电子竞技星辰大海的。

        ……

        刀疤脸、朋克、虎子几个死了,在一夜间,王跃几乎吞并了安图县所有的势力。

        刀疤脸等人的死讯很快就会传到很多人的耳里,尽管还有残留的一些势力,可王跃却不急着解决,有的是时间慢慢玩。

        这安图县虽小,可依旧是一块肉。

        其实,很多事情王跃都已经看透了,比如看似威风凛凛叱咤风云的魔都很多地方,外表光彩亮丽,内幕其实已经糜烂不堪了,卖粉、训小姐、军火生意比比皆是。

        王跃车饶了一圈,开到了安图县最大场子,唯一的一个能称得上是夜总会的ktv门口。

        到里头之后,胡小跳他们几个在喝闷酒,似乎是在聊关于冯晓的事,王跃拍了拍不太好受的伊寻,让他把这里的员工全集合过来,王跃要宣布一件事。

        伊寻应了一声,放下酒杯就去召集人手了,王跃趁这会功夫和几人碰了几杯。

        过了半小时左右,所有的员工,调酒师,做台小姐,男女服务员,迎宾,包括后面的面点师傅都来了。

        王跃站在最前面,简单明了说了最重要的几点。

        “第一,阎君帮完了,以后看场子的就是我,第二,我会严格要求你们,干活时候请拿出十二分的精神,别像鬼一样插科打诨。第三,谁要是不服从我的管理,现在就可以滚!”

        王跃话刚说完,底下就纷纷议论了起来,议论声中大多是鄙夷的语气。

        “这小子谁呀,怎么这么狂妄?”

        “白阎王失踪了,刀疤脸死了,也轮不到他来多管闲事吧?”

        “这不就是个学生么?谁给他的勇气在我们面前卖弄?”

        “就这小年轻,估计杀只鸡都打哆嗦吧?装什么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