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们的皇帝回来了 > 第402章 寒门有得罪这么多人吗!

第402章 寒门有得罪这么多人吗!

        这些员工们各各都倚老卖老,压根瞧不起王跃。

        王跃默默听他们抱怨完,没来脾气,也没骂他们,倒是胡小跳护他,看这些员工骂王跃,他气得咬牙滋滋作响,好几次就要冲过去揍那些挑事的老油子。

        王跃伸出手挡在胡小跳面前,他低着头笑了笑,仿佛是在自嘲,“跳狗,去把他带来。”

        而后,胡小跳走出了这夜总会的大门。

        没过几分钟,他又回来了,回来的时候,他手上提着一个包裹。

        “白厉?他是个屁!!”胡小跳愤怒大吼一声,狠狠地将手中的包裹砸在地上。

        砰——

        沉闷的声音响起,原本为阎君帮做事赚钱的员工们的内心狂跳几下,他们的眼光骇然。

        那包裹里,赫然是一颗血淋淋的人头!

        “白……白阎王?!”

        这些人都吓傻了,似乎根本就没想到,王跃这几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年轻人,竟然……杀了安图县的土皇帝白厉?!

        看着这颗血淋淋的人头,甚至很多做台小姐都尖叫起来,其他男员工也有些打抖。

        王跃微笑着走到这些员工面前,心平气和的说道,“目前这里一个人都没走,这说明大家心里还是服我的,但丑话说在前面。既然大家都服我,以后我安排的事,大家不满意都大可以当众来反驳,但要让我知道谁敢做长舌妇在人背后嚼舌根,我一定会剁了他舌头。不信咱就试试。好了,我的谈话结束了,大家都去忙自己的事了。”

        王跃的一番恩威并施震住了这些老员工,再无有人敢切切私语。

        ……

        河边,夜有晚风。

        此处,有一人独坐于此,他看着水流,脸上浮现几抹苦涩。

        “冯晓,我还是没能下手。”王跃自嘲的摇了摇头。

        原本,他要杀白厉全家,为此报仇雪恨,可真正到了这个时候,王跃才发现,自己始终还是下不了手。

        白厉父母双亡已有许多年头,他也没有什么兄弟姐妹,只有一个女人。

        那女人,说实在的,王跃不想动手去取她的性命。

        这并不是王跃对女人心软,同样的,潘东他也饶了一命,但必须要杀的,他还是下手了,因为留着那些人,始终是个隐患,而仗着后台硬的潘东,以及白厉的那个不怎么接触阎君帮事情成天待在家的女人,没有任何威胁力。

        不过……

        “这个小小的安图县,虽然没有什么可捞的油水,生产力也小的可怜,根本不能与我们上海寒门比,可隔壁的坪山镇,却是不简单呐……”王跃自言自语道。

        坪山镇,据说很久之前,就一直是乱世状态。

        在以前,这个地方山贼众多,直至今日,依旧是各路枭雄的聚集地,不少混道的天生好苗子,在坪山镇随处可见,可以说是碾压安图县的存在!

        只不过,安图县出了个凌驾无数狠人之上的白厉罢了,正因为如此,所以安图县才迟迟没有被坪山镇给拿下。

        而且,王跃内心无比清楚——

        王罪的家乡,就是坪山镇!他的父亲,便是坪山镇的人!

        “坪山镇……可以的话,最好去会一会那个神秘的地方。”王跃呢喃道。

        那里的人手与创造出来的财富,虽然比不上上海寒门,可的确不容小觑。

        不是他爱财,也不是他贪权,只是这些东西都是被逼的,若能有可以争取的利益在面前,并不是佛僧的王跃,必要去争夺一番这些钱与权!

        网络上有一句话最近很流行——

        我努力赚钱,不是因为我多爱钱,而是这辈子,我不想因为钱和谁低三下四,也不想因为钱而委屈自己!如果二十多岁还在花爸妈的钱,那自己也会感到惭愧,没有钱,你拿什么维持你的亲情,稳固你的爱情,联络你的友情,靠嘴说吗?别闹了,大家都挺忙的。

        这句话火,不是没有道理的。

        “下一场比赛是在五天后,恐怕是没什么时间去坪山镇了,先回上海吧。”

        仰望着天空的月缺,王跃渐渐站起身来,他感概唏嘘着走了。

        ……

        上海。

        王跃没有待在俱乐部,他要出一趟门,去找王罪要个说法!

        他不是一人独自前往,他还顺手带了个人,是李楠。

        之所以选择李楠,不是因为他有什么特长,只是王跃想着,有什么事多带着他见见世面,涨点姿势。

        现在,正是上班的高峰期,本来就不宽阔的马路现在更是挤得水泄不通。

        “队长,咱们去哪啊,还有多远啊?”李楠抱怨问道。

        开着面包车的王跃笑了笑,不急不躁道,“快了。”

        忽然,一阵刺啦刺啦的摩托车声音震痛了所有人的耳膜,放眼看去,就见几个穿着单薄衣服的非主流男人骑着大摩托从人行道横冲直撞飞奔了过来,连带着还撞倒了不少行人,引来了骂声一片。

        “真的假的?胆子这么肥?”李楠瞪大眼睛。

        王跃摸着下巴,“敢在大白天的在上海市公然骑摩托车,还这么急,应该是有要紧事要办吧这几个人。”

        “有道理,还是队长你机智!”李楠直拍马屁。

        两人没太把他们当回事,只是打量着前面堵车的车流,头疼不已。

        “队长,小心呐!”火光电石间,李楠突然大喊了一声,一只手硬生生把王跃从主驾驶位给拽到了他自己的旁边。

        王跃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呢,后面几个骑摩托的男人也扔下了摩托车,就像是有目标似的,朝着王跃冲了上来,而且每人手里都拿着一把明晃晃的砍刀,冲王跃与李楠龇牙咧嘴的怪叫着。

        再回头看去,第一个冲过来那人手里拿着一把刀,那一刀把面包车的车窗直接砍的破碎不堪,直接透入了车内,要不是李楠拉的及时,被砍出大口子的就是王跃了。

        “队长快跑!!!”李楠又一声大吼,把王跃从恍惚之中拉了回来。

        王跃翻了个身子,直接与李楠从副驾驶座上,翻到了马路中央,前后左右都是堵塞的车,根本就无法开车逃跑,只能用双腿逃命!

        那些人都带着头盔,所以王跃看不太清他们长什么样,更不知道他们是谁指使的。

        “我寒门有得罪这么多人吗!”王跃咬牙。

        冯晓的事刚落下尘埃,紧接着又来一发危机,王跃岂能不烦?

        这一伙人的出现,顿时引起了现场的恐慌,那些路人看到了砍刀,就差当场吓懵了,每个人都唯恐避之不及,跑的更是像脱缰的野狗,那些骑摩托的人被围夹在中间,哪怕是灵巧的摩托,在这个时候也起不了任何作用了。

        这倒真是为王跃和李楠逃跑拖延了时间,两人过了马路,也顾不上三七二十几就往前方猛奔。

        直到嘈杂声慢慢从耳边散去时,两人两才喘着粗气停下来。

        “妈的,是冲咱来的么?”

        “嗯,只是不知道是谁的人。”

        几句话还没说完,忽然又听到了那烦人的摩托车声音,王跃与李楠大骂了一声操,正好看见一条窄窄的小胡同,也没多想,就往里面冲了进去!

        谁也没有想到,那条胡同口,会是他俩的不归路!

        那条胡同口有一两百米长,等王跃与李楠完全进去之后,才发现是条死胡同!

        而且四处都围着两米多高的围墙,要是被人堵进了这条胡同里,就是有三头六臂恐怕也在劫难逃了。

        不好!中计了!

        王跃猛然醒悟,却发现一切都来不及了。

        三个人从外面慢慢走了进来,头盔慢慢摘下,两人终于看清了其中一人的长相,不是别人,居然是他!

        “我操,你……你……你怎么还活着?!”说实话,李楠的的确确当时就把心里话给说出口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