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们的皇帝回来了 > 第403章 去见一个人!

第403章 去见一个人!

        王跃惊讶得倒吸一口冷气,实在是不敢相信,安图县的朋克怎么可能还活着?而且会怎么会出现在上海?!还带着一批不少的人!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王跃与李楠已经准备好一场生死肉搏了,却看到朋克从怀里慢慢掏出了一把手枪,直指着两人,猖狂的笑道,“没想到吧,老子这叫命不该绝!!”

        看来……这次已经在劫难逃了。

        李楠慢慢往口袋伸过去,已经做好了必死的打算,不知队长与他的想法是否一致。

        “小子,我劝你别跟我耍花样。我很快就会送你们去天上见面!”李楠还没有机会碰到口袋里的精巧小刀,朋克已经发现了他的企图,还对着旁边的垃圾桶空开了一枪以此来警告。

        砰然一声巨响!

        王跃拉着李楠胳膊,往后挪动了一小步,又皱眉看了李楠一眼,用神色告诉他暂时不要轻举妄动,李楠只好放弃了意以死相博的打算。

        朋克轻蔑的笑着,刚开过火的枪散发出一阵阵的浓烈火药味,让两人绷紧了神经。

        “小子,让你失望了,死的不会是我,而是你!”笑罢,朋克也跟着往前走了一步,离两人也更近了。

        “没想到吧,我会跟着你一路来到上海,你们当初的人都没在安图县,白厉死了,刀疤也死了,很快,安图县就会成为我朋克的地盘!”

        只见,朋克慢慢掀开左眼的遮布,一个黑旷旷的窟窿暴露无遗。

        两人知道,那是当时被胡小跳所伤的,至于他怎么活下来的,目前为止,还是一个谜,但接下来,这个谜就会被打开。

        或许是朋克觉得王跃两人今天必死了了,或许是为了让他们死的更瞑目一点,王跃与李楠心中的那几个谜团还没问出口,就得到了朋克的一一回答!

        “那天在白杨林,被包围到最后,我从十几米高的山崖上跳下去时,你们没有拦着我,因为知道我必死无疑,连我自己都以为活不了了,但偏偏阎王爷还就不想收我了,老子命根子硬啊!下面就是一条河,冰冷彻骨的漩涡好几次将我旋进去,好几次我就被冲下悬崖去了。好几次我都手脚冻的没知觉了,但我就死不了啊。

        我恨,我恨呐!从小到大,都只有我欺负别人的份,那天却变成了落水狗。而且任你们追打,屠戮,老子不报这个仇,那还是人?我要证明自己就算是一只狗,也比你们这些个杂碎强!

        最终,我游上了岸,还及时赶去了医院,所以从鬼门关晃了一圈之后又回来了。

        其实当初我也很好奇,为什么自己中了这么多刀却死不了?后来我知道了原因,正是因为当时我求生欲望强烈。及时跑去了医院,这才救了自己一命。

        在医院里养了几个月伤,伤势总算复原了,虽然后遗症落下不少,但我还是很庆幸,庆幸自己活着,庆幸自己还有报仇的机会。

        你应该逃,逃到远远的,这样也能苟活下去,但是你偏偏跑到了白厉上头的老大的地盘来了,这实在是你这一辈子做的最愚蠢的决定!

        现在我要让你看不到明天的朝阳,所以我来了,所以你要死了若非爱你!

        我说了这么多,你懂了么?”

        得到了答案,王跃两人这才明白,其实,在跳崖的情况下,并不是说下面有河流有水就能活下来的,恰巧相反,若是高度到达一定的程度,摔在水里与摔在水泥地上结局都是一个死字!

        只不过,后者是剧烈碰撞致死,而前者,则是五脏内服移形换位!

        这也就是为什么,当飞机失事,存活率几乎为零,哪怕可以跳在大海里,从那个高度跳下去,摔在海里可以导致人的内脏在一瞬间直接碎成渣,甚至是血肉粉碎,尸骨无存!

        可惜,那白杨林的地形不高,只有十多米,掉在了河里,存活率还是有的。

        王跃点头,“懂了,只是,还有一件事我还弄不懂!”

        朋克说道,“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事说出来吧,正好让你死个明白!”

        “你怕死吗?”王跃突然问出了这个问题。

        “什么意思!”朋克的神色更加严峻了!

        “嘿……”

        王跃邪笑道,“今天我死了,我的兄弟立马就会知道,你不可能活着逃出上海!”

        “少吓老子!”朋克把枪又抬高了几公分,直指王跃!

        王跃面无惧色,他全身神经绷紧,时刻做好反应的准备,哪怕逃掉的概率再小,他也会拼尽全力一试!

        “妈的,都去死吧!”朋克大吼了一声,手枪瞬间指向了王跃的脑袋。

        说时迟那时快,只听见一声震耳欲聋的枪声,以及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声。

        再看过去时,王跃的一把小刀已经插在了朋克的肩膀上了,李楠一边捂着中枪的胳膊,忍着剧痛将朋克旁边的青年扑倒在地,一记重重的拳头打了过去。

        朋克中了一刀后倒在地上,枪也甩在了一旁。

        地上留下了一滩鲜赫的血液,后面的两个青年迅速出刀,往李楠冲了过去!

        就在那两个人快砍过去时,王跃顺势捡起旁边的垃圾桶,朝他们丢了过去。

        等他两躲开时,丢在一旁的手枪已经在王跃手上了。

        砰砰五声,王跃按下了扳机,连续打出五发子弹,两个人才中弹应声而倒!

        谢天谢地,枪这玩意要是没练过的话,还真难打中目标,可王跃此刻却偏偏做到了,尽管开了五枪才打中两次,兴许,很大的可能是因为距离比较近。

        李楠还在跟朋克厮杀,两人受了重伤,都变得非常虚弱。

        扔了枪,王跃掏出小刀,朋克先前那副模样,还有说的话,此刻全从脑海里闪现出来。

        王跃蹲了下去,把小刀放在了朋克的喉咙上。

        片片血花从刀锋上溅了出来,溅到王跃与李楠的脸上,时间在这一刻戛然而止,朋克近乎绝望的眼神终于合了下去。

        一切,都结束了。

        王跃扶着李楠,从朋克的尸体上站了起来,跌跌撞撞朝着巷子口走过去,还没走到一半,一阵阵警车声像魔音一般,充斥在两人周围。

        两人惊悚的对视一眼,就听到了巷子口外的喇叭喊声。

        “里面的人听着,我们是警察,你们已经被包围了,快缴械投降,不要做无谓的抵抗,我数30秒,30秒过后,我们就冲进去了!”

        “1,2,3...”外面的警察已经开始倒计时了,王跃想也不用想,肯定是刚才开枪的动静太大,所以有人报警了。

        看着地上躺着的三具尸体,王跃必须迅速想出办法逃出去!可是……

        望了望周围两三米的墙壁,要逃出去,谈何容易?

        10,11,12...时间只剩下十几秒了。

        李楠焦急的说道,“队长,要不咱自首吧,现在肯定逃不了的,等出去后就说是自卫杀人的!”

        “别傻了!人都死了,现在说什么都迟了,出去就是羊入虎口,最近上面的打黑行动这么重。你觉得咱能平安无事么?”王跃废了很大劲才说完这句话,脸上流的汗也更多了。

        说着,王跃注意到李楠的胳膊上的衣服被血完全染红了,看来血还没止住。

        “不管了,咱先出去。后面的事慢慢讲,先送你去医院止血!”王跃一咬牙,搀着李楠说着就要走出去。

        “别,别,队长,我有个好办法...”

        李楠一把推开了王跃,瞪大了眼睛,虚弱无力的说道,“你去巷子深处躲着,我出去,让警察抓我,这样我既可以去医院止血。咱两也不至于全进去。等这事风头过去后,你再想办法救我出去。”

        “不行!”王跃打断了李楠的想法,“你怎么解释这三个人的死?派出所那一套咱们比谁都清楚,他们肯定会对你动私刑的,你受了伤,怎么熬的了,我出去还差不多!”

        15,16,17...

        时间越来越少了,外头的动静更大了,王跃刚往前走了几步,就被李楠拉住了。

        李楠勉强的挤了个笑容,缓缓说道,“队长,以前不管你说什么什么,我都听你的,但这次,你必须要听我的!我已经受伤了,熬不了多久的,你快去躲着吧,进去了也死不了,更何况还有咱们寒门呢,我不信我报出这个名号他们还敢动我!”

        “不行!”

        “队长!!你理智一点,你说这么任性的话想过身后的那些弟兄们么?寒门怎么办?!”李楠使劲推开王跃,剑眉倒竖,“寒门可以离开我李楠,但他们惟独离不开的人就是你!”

        李楠艰难的走了过来,一拳头锤在王跃胸前,他露出的笑容,就跟王跃第一次在莲城大学看到他时那么灿烂,依旧是嘻嘻哈哈上跳下窜的。

        王跃眼睁睁看着李楠跌跌撞撞的走远,然后消失在一片恍惚之中。

        守在门口的警察带着李楠上了警车,又进来了三四个警察推着担车把朋克等人三具尸体装上,在现场画白线,提取线索等等……

        王跃一直躲在一条夹缝里,连呼吸都不敢出大气,生怕惊动了警察。

        大概过了半小时左右,听到了一阵警车鸣笛声越来越远,王跃这才从夹缝里出来,逃了出去。

        逃出以后,王跃先打了个电话给伊寻,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他。

        在这方面,伊寻显然比王跃擅长多了,他能利用一下关系,先把李楠弄出来。

        伊寻一开始听到朋克还没死的时候也愣住了,随后连忙说会想尽一切办法救李楠出来,一有消息会立刻打电话通知。

        王跃先回了俱乐部,换了身干净的衣服,俱乐部里只有胡小跳在收拾李楠的卧室,其他人都出去策划寒门战队mv视频的事了,王跃准备打电话通知在外的成员们。

        刚掏出电话,还没打出去,伊寻就打来了电话。

        “怎么样,能不能出来?”王跃急促的呼吸声在电话里响起。

        伊寻在电话那头说道,“还不知道,不过得知了李楠被送进了明仁医院。”

        “行,到明仁医院见面再说吧!”

        在寒门车库里找了辆最快的车,胡小跳开车和王跃并同前往明仁医院。

        三十分钟后,终于到了医院,伊寻还没来,王跃急不可耐,就先到医院前台询问李楠在哪间病房。

        一听到是来看李楠的,前台小姐义正言辞的拒绝了王跃,“不行,你说个那个人已经被警方拘留了。我们不能提供任何信息!”

        “我草,赶紧说!”胡小跳气得直捶台面,跟那小姐三言不合吵了起来,就差跳进去打她了!

        吵得正激烈时,伊寻赶了过来。

        看到这情况,他瞬间就明白了,然后他身边一个随从掏出一个证件给那个小姐看。

        前台小姐这才肯告诉王跃李楠的病房。

        王跃三人又急匆匆冲到那小姐说的病房,进去之后只看到一个空旷旷的房间,还有一个护士在打扫卫生。

        询问过后,才得知李楠止了血后,就被警察带回了所里。

        没有丝毫犹豫,王跃与胡小跳坐上了伊寻的车,匆匆赶到了派出所,王跃因为特殊身份要回避一下,由伊寻和他随身带的那个律师进去交易。

        王跃只好坐在门外的台阶上,默默的抽着烟,等待他们的消息。

        等待是漫长的苦耐,尤其得知事情结果的那一刹,更需要极大的勇气。

        伊寻是皱着眉出来的,他还没开口,王跃就已经知道了结果。

        “对不起,头儿,李楠被带到了省公安厅!”

        “不怪你,我太累了,要回去睡一觉了!”王跃掐灭了烟头,站起来,拍了拍伊寻肩膀,感到从未有过的疲倦。

        伊寻没有说其他的了,告诉王跃,有消息的话还会再联系的,而后就跟那个律师先走了。

        在大街上晃悠着,王跃就像个精神病一样,目光呆滞,神情茫然,一点正常人的生气都没有。

        王跃眼皮一直跳,一直跳,后来走累了,就不知不觉走到一家甜品店,靠着面临大街的座位上睡着了。

        也不知睡了多久,最后是伊寻打来的电话吵醒了王跃。

        王跃激动万分,本以为事情有了新进展,可伊寻接下来说的话,就像一盆冷水,把王跃浑身炽热的期待全浇了个灭。

        “头儿,你先回俱乐部,有个坏消息要告诉你,李楠……李楠可能救不出来了……”

        王跃强忍着不让自己手颤抖,心里却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李……李楠,他怎么了?”

        “头儿,电话里面说不清楚,你来俱乐部吧,等你!”伊寻并没有多说什么,相约见面后便挂了电话。

        王跃感觉脸烫的厉害,心却在慢慢变冷。

        李楠,李楠,他到底会怎样?

        赶回俱乐部时已经晚上7点多了,天也完全黑透了,阵阵冷风就像刀子一样,割在身上,疼在心里。

        除了伊寻,其他得知了消息的成员也都在旁边,烟灰缸里有不少熄灭的烟头,王跃不知他们抽了多少烟,只知道他们等了很久。

        等王跃走过去时,最先从办公室里出来的是伊寻。

        伊寻只穿了件单薄的衣服,脸色也被阴冷的风刮的变成了铁青色。

        “头儿……”伊寻想继续说下去了,但滚烫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王跃淡淡一笑,道,“李楠怎么样了,没事的,说吧!”

        胡小跳走过来,将口中的烟头扔在地上,狠狠踩了一脚,道,“李楠被省公安局逮捕了,因为故意杀人醉要被判处死刑,是伊寻找了律师辩解,上下打通关系才判了无期徒刑!”

        “怎么这么快判罪?”

        王跃狠狠地踹了一脚茶几,怒声问道,“为什么会判无期徒刑?我们是自行防卫,怎么会判无期徒刑?”

        “是李楠自己承认他杀的人,就是为了怕连累你,所以全都招了!”

        “他杀的?哈哈哈哈哈!”王跃摇了摇头,悲怆的大笑,不敢相信胡小跳说的,“除非是小寻亲口告诉我,对,跳狗,你他妈快别闹了,你一定是骗我的!”

        伊寻身躯微微颤抖,缓缓的点了头。

        那一个动作,像一个火花,点燃了王跃心中无限的悲痛。

        王跃再也没忍住,声嘶力竭,“为什么!为什么?无期徒刑跟死了有什么区别,咱们寒门难道连这点权力都没有了么?!”

        伊寻不敢回答,只是默默低下头,,“头儿,李楠自己招认的,又因为新闻媒体高度关注了这个案子,别说咱寒门了,就是省长开口都改变不了任何事情!”

        “那监狱是人呆的地方么?李楠进去了跟死有什么区别!”王跃恨自己权势不够。

        倘若权势够,王罪根本就不敢与自己斗,冯晓就不会死,李楠也不会出事!

        他恨!

        “他可是电子竞技职业选手啊,职业选手怎么可以坐牢呢……不能这样的……”王跃疯疯癫癫的自言自语。

        这时,从杜安妮猛的抱住了王跃,哽咽道,“哥,那个李楠哥哥,恐怕真的要坐一辈子牢了,我们真的没有一点办法了,你醒醒吧!”

        “不,不!”

        此刻,王跃努力保持着大脑的清醒,把所有能救李楠出来的人都想了个遍,到最后,还真让王跃想到了!

        或许……

        那人真的可以办到!

        “小寻,我要去见个人,他也许有办法救李楠,你要不要跟我一起?”

        “谁?”

        “上海伊家,现任家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