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妖妻倾城 > 第二章 又死一个

第二章 又死一个

        王二狗的家人对这个说法却嗤之以鼻,反问那人这大夏天的,一个人好端端呆在家里怎么会被冻死?

        这个说法也受到众人的迎合,嘲笑那人不懂装懂卖弄学问,那人也楞在原地一副懵逼的模样。

        下午的时候,二叔二婶回来了,身边又带了个姑娘,对我说这次可要看好,别再让她再跑了。

        我被弄得极其无语,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刚送走一个,这会儿又来一个,看来二叔二婶这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啊,铁了心要给我整个媳妇。

        这姑娘模样倒是很水灵,就是我觉得她傻呼呼的,因为她并没有像之前那些被买来的女人一样哭哭啼啼,反而还面带微笑的看着我。

        我问二叔这姑娘是不是个傻子,二叔敲我脑袋一下说怎么可能,说他可是花了不少钱买来的,只不过是个哑巴,不过也无伤大雅,长的好看能生娃就行。

        我说我能不要不,二婶恶狠狠瞪着我说你说呢……

        我爹娘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把我扔下外出打工,那么多年一直杳无音讯,是二叔一家把我拉扯大的。他俩没孩子,把我当成亲生儿子一样对待,所以基本上他俩说的话都能代表我父母的意思。

        于是当天下午,我再次哭笑不得的当了新郎官儿,短短几天连续结两次婚,我一下就成了村里的大明星。

        宴席上那姑娘一点不羞涩,只是面带微笑乖巧的坐在我旁边,不过二婶告诫我说千万不能掉以轻心,别像上次那样被人骗了。

        按照当地风俗,一个人在三年之内第二次结婚是不用随份子钱的,所以这次比上一次来了更多人,全是过来蹭吃蹭喝的。

        有些奇怪的是,我从头到尾都没看见那几个地癞子,这有点不符合常理,这白吃白喝的好事儿要放在以前,他们肯定是第一个到,可这次却一个都没露面。

        不过我也没想太多,我本来就烦那帮人,不来最好。

        接着又是拜天地入洞房,整个过程那姑娘都非常配合,根本不用人逼着,很自觉的叩头喝交杯酒,始终带着微笑。

        入洞房以后,她还很体贴的倒了杯茶水递给我,我疑惑的问了她一句:知不知道你是我花钱买来的?

        她笑着轻轻点了点头,我问她你咋不哭不闹不难过?她又笑着摇了摇头。

        我心里觉得怪怪的,哪儿有被别人卖了还那么开心的,不过转念一想,觉得这样也好,也算是你情我愿。虽然她是个哑巴,但姿色性格都不错,能娶到这么个媳妇也算是我的福气。

        我问她你叫什么名字,她摇摇头不说话,让她写她也不写,然后不知道为什么,我就顺口说以后就叫你小雅得了,她似乎很喜欢这个名字,笑着直点头。

        然后我转念一想,觉得这个名字不太妥当,连忙说算了,你别叫小雅了,我以后就叫你小哑巴吧,她听了以后也没拒绝。

        她不会说话,从头到尾都是我在说,觉得怪无趣的,正准备上床睡觉,突然一想:不对劲儿啊!今天这个姑娘可是你情我愿的,春宵一刻值千金,我还啰嗦个啥?

        接着我连忙一把将她拦腰抱起扔在床上,扑过去就是一顿猛啃,她也特别配合我,搂着我的脖子,任由着我的手在她身上游走。

        不一会儿我俩的衣服就散落一地,可正当我准备进行关键的一步时,她忽然用手往下边一挡,一把将我推开。

        此时我早已被欲望冲昏了头脑,哪里顾得上那么多,一翻身又把她压在身下,可是这回她直接一脚就把我从床上踹了下去。

        我这小暴脾气,心说小样儿还反了不成,刚准备再次扑过去来个霸王硬上弓,忽然看见他冲我嘟着嘴,做出一副生气的模样,脸上挂着两行清泪,也不知道为啥,看她这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我突然就心软了。

        最后叹了口气,心想人家姑娘可能是第一次认识我,思想上还没完全准备好。

        就对她说得了,别这么看着我,我不碰你了还不成嘛!

        她这才停止哭泣,乖巧的侧过身子往里边挪了挪。

        我躺在旁边,心里一肚子苦水没地方倒,对于一个标准处男来说,这种煎熬实在要人命。最后我实在受不了了,就起身说我打地铺,再这么睡下去我可得憋出毛病来。

        她忽然拦着我,冲我轻轻笑了笑,嘟着小嘴在我面颊上亲了一口,然后掀开被子,脑袋朝着我身体的某个地方缓缓垂下去……

        一阵欲仙欲死的癫狂,随着我一哆嗦而结束,她拿了纸巾擦了擦那张红嘟嘟的小嘴,然后又帮我擦干净,才依偎在我胸膛上。

        我轻轻抚着她的头发,对她说:小哑巴,你放心,虽然你是买来的,但这辈子我肯定好好待你,不让你受委屈,永远不让你被人欺负。

        然后我发现她肩膀一抽一抽的,一看竟然哭了,我连忙说咋了,是不是我说错话了,她连忙摇晃着脑袋,紧紧的抱着我……

        第二天我迷迷糊糊的醒过来,伸手朝旁边一模,发现空空如也,顿时一个激灵,连忙从床上弹起来,心想莫不是真被二叔说中了,这女的一直在演戏,然后跑掉了?

        我赶紧套上衣服冲出卧室,一看,傻眼了!

        这还是不是我家啊,一间屋子从上到下干干净净整整洁洁,就连窗户都被擦的亮堂堂的,桌上摆着热腾腾的早餐。

        小哑巴正拴着围裙忙里忙外的,还扭过头冲我笑了一下。

        我心里甭提多幸福了,心想着这种日子,就算一辈子都呆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也值了。

        我心里正美着呢,突然听到外边吵吵闹闹的,出去打听,心里顿时猛的一沉,村里又死人了!

        我赶紧给小哑巴说我有事儿出去一趟,让她好好在家里呆着,然后洗了把脸就连忙出门。

        死的人叫张麻子,是王二狗那帮地癞子中的一个,死状比起王二狗来,更加惨不忍睹。

        同样是一丝不挂,整个尸体上全是密密麻麻的大水泡子,就像是被油炸过一般,皮肉焦黄崩裂,两个眼珠子都被烤干了,眼窝深陷,死状极为骇人!

        据张麻子的家里人说,昨天从王二狗死了以后,他就跟丢了魂儿似的,窝在房间里一整天不出门。半夜时候,他家里人听见他屋子里有动静,就过去一看,当时就被吓瘫了。

        只见张麻子脱得一丝不挂,手里端着一锅沸腾的热油,冲着镜子嘿嘿直笑,然后突然把一整锅热油从头浇到脚,家人阻止不急,只能看着她活活被烫死。

        据说他死的时候,一声都没吭,像是平常洗澡一样……

        这下大家都觉得这事儿不对劲了,昨天王二狗死得已经很奇怪,加上今天的张麻子,这两件事当中肯定有什么联系。

        村长也在现场,蹲在马扎上皱着个眉头啪嗒抽着旱烟,一阵子后才把烟杆子在地上磕了磕,说这事儿有蹊跷,先让众人赶紧回家,然后派了两个脚力好的人,让他们去把上洼村的钱婆叫来看看。

        我回去以后没敢把这事儿告诉小哑巴,怕吓着她,自己跑到房间坐在椅子上琢磨着这两天发生的事。我和别的人看法一样,这两人接连诡异的死亡,肯定不仅仅是个巧合。

        如果说这两个人之间有什么共同点的话,那就是他们平日里都是村里的地癞子,几个狐朋狗友聚在一天成天游手好闲。

        可这跟他们的死又有什么关系呢?

        越想就越迷糊,最后甩了甩头索性不再去想,反正也没我啥事儿,我管他那么多呢。

        这个时候小哑巴端了一盘吃的进来,我一看见她就觉得开心,连忙将她揽着坐在我腿上,小哑巴用筷子夹起一块喂进我嘴里,我心里别提多幸福了。

        我嚼着嘴里的食物,感觉皮焦里嫩的,咬下去满嘴都是油香,却丝毫不感觉油腻,就问她这是啥东西咋那么好吃。

        小哑巴指了指盘子让我自己看,我一看盘子里的东西,先是觉得有点眼熟,然后突然想起什么,顿时一把推开她蹲在地上干呕起来。

        盘子里放的是一盘油炸肉排,肉排的表皮被炸得焦黄酥脆,那颜色就跟刚才看见张麻子的尸体一个样!

        小哑巴在后边拍着我的背,呕了一阵后我才直起身来,看着一脸愧疚的小哑巴说不关她的事,是我这几天胃里不舒服。

        下午太阳快落坡的时候,村长派出去的人回来了,还跟着一个穿着灰布袍子的老太婆,穿金戴银的,打扮就跟旧社会的地主婆一样,长得有点像是还珠格格里的容嬷嬷。

        我听说过这个人,是上洼村有名的神婆,大家都叫她钱婆,听说她神通广大能通阴阳,名气在我们这一带挺大的。

        钱婆来了以后,先看了王二狗和张麻子的尸体,然后拿了一个碗盛了半碗水,一面念念有词一面烧着一张叠成长条的纸钱,待纸钱烧了一半时,她突然把纸钱往水里一扔,那水一下就沸腾了起来。

        钱婆脸色大变,说村里这是进了邪祟,还说这个邪祟十分凶狠,现在还在村子里,要是不及时把它消灭掉,肯定还要接着祸害别的人。

        众人一听就慌了,村长连忙问她能不能化解,钱婆不紧不慢道:“办法倒是有,只不过这邪祟极难对付,我老婆子怕是……”

        村长哪里不懂话里的意思,连忙恭敬的递过一个事先准备好的大红包,钱婆这才问道,“这几天你们村有没有来过生人。”

        村长想了想,说:生人倒是来了一个,展宁的二叔昨天给他买了个媳妇回来。

        所有人顿时唰一下把目光对准了我,因为我的名字就叫张展宁。

        钱婆上下打量了我一阵,然后缓缓道:我知道邪祟在哪儿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