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妖妻倾城 > 第四章 小不点

第四章 小不点

        驱邪的人这下也死了,一群人急得顿时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又把矛头指向我身上,说八成是我那个邪祟附体的媳妇儿干的,这次说什么也要把他烧死。

        我说谁敢!谁要是敢动我媳妇一下,我让谁好看!

        估计他们被我和二婶昨天晚上的狠劲儿给吓到了,瞧见我这么一说,也就没再说话,只是恶狠狠的瞪着我。

        最后还是村长先冷静下来,说这事儿应该不是展宁的媳妇儿做的,要她真是邪祟,昨晚就不会被我们这么折腾了。

        我心想这个老家伙终于开窍了,这么简单的道理,现在才想明白,早特么干嘛去了!

        “听说镇上有个凌道士挺神的,不如请他来看看。”

        人群里有个人突然说道,村长想了想,说也只有这样了,说完后立刻又派了两个人让他们立即出发。

        傍晚时候,那两个人就把凌道士请回来了,众人刚开始还充满希望,可是瞧见这凌道士本人,顿时就把脸耸拉了下来。

        我也感觉挺失望的,本以为是个仙风道骨,穿着道士服的高人,却没想到此人竟是个长得干瘦干瘦的老头儿,留着一缕山羊胡子,背有点驼,穿着件普通的小马褂,怎么看也不像是什么高人,看上去更像是个庄稼汉子。

        他身后还跟着个年纪看上去比我小不了几岁的小胖子,生得白白净净,留着个奇怪的中分头让我想起某国的金三胖,眯着个小眼睛,,一副没睡醒的样子,胸口上带着一个巴掌大的玉佩,手里还抱着一条只有一条腿的瘸腿大红公鸡,看上去特别有喜感。

        这一老一少,怎么看都像是来蹭吃蹭喝的,有人当场表示,这次先把事儿解决了才能给钱。

        那老头儿笑了笑,并没有解释什么,了解了一些情况后,冲旁边的小胖子喊了一声,“史东西。”

        小胖子揉了揉眼睛,埋怨道:“师父,我叫史南北,不是东西。”

        老头温和笑道:都一样,都一样。

        然后那小胖子就做出一副极不情愿的样子把脑袋扭到一边,老头儿笑呵呵的摇摇头叹了口气,从怀里掏出一根鸡腿递过去,小胖子顿时乐得眉开眼笑,几口把鸡腿吃完,拍着肚子笑道:师父,您瞧好了!

        说着便爱抚的摸了摸怀里那只大公鸡的头,“小不点小不点,这次就看你的了,你可要给我长脸啊。”

        说完之后,从怀里摸出一张符纸贴在公鸡脑门子上,然后将公鸡放在地上,那只被称作小不点的公鸡咯咯咯的叫了几声,然后就就用一条腿晃晃悠悠的往前蹦去。

        我看得稀里糊涂的,只好和那老头儿一起跟在瘸腿公鸡屁股后头,那只公鸡瘸着一条腿一蹦一蹦,看着挺奇怪,就跟僵尸似的。

        好一会儿后,那只公鸡蹦到我家门口时,顿时就不走了,冲着我家大门口一个劲儿的咯咯叫,就跟母鸡下蛋时发出的那种声音。

        老头看着我家大门,捋着下巴上的山羊胡子,道:“这是谁的家?”

        众人唰一下,又把目光集体落在我身上。

        我一下就急了,心想这老头是不是也想祸害小哑巴,就赶紧说这是我家,不过我媳妇儿可不是什么邪祟,谁敢碰她我就砍谁。

        老头看了我一眼,突然楞了楞,冲我上下瞧了好一阵,然后发出咦的一声,问我叫什么名字,我说我叫张展宁。老头听后脸色一变:“这名字谁给你起的?”

        “我爹给我起的啊,和你有关系么?”我很不爽的说道。

        这个时候门突然被打开,二婶探出头来看了看,然后立马嘭一声把门关上,再次打开门时,手里多了把杀猪刀,“这又是咋回事儿,又想祸害我家小哑巴是不是!”

        众人一看二婶这架势,连忙后退,老头呵呵笑着说,“没事儿没事儿。”然后拍了拍那只瘸腿公鸡的背,嘴里念叨了一句乱七八糟的东西,那只瘸腿公鸡任然没有啥反应。

        老头扭过头冲那小胖子尴尬的笑了笑,“史东西。”

        “师父,我叫史南北,不是东西!”小胖子布满的纠正道。

        “呵呵,对,是南北,不是东西。”

        小胖子这才慢悠悠的上前,蹲在地上念叨几句,那只瘸腿公鸡动了动,又开始朝着一个方向晃晃悠悠蹦去。

        二婶让我赶紧回家,别凑热闹,可我还是好奇的继续跟了过去。

        那只鸡又蹦了一会儿,最后在赵牙子家门口停下,脑袋一啄一啄的,然后突然像是发狂一样,扑腾着翅膀在地上滚来滚去,最后咯咯哒的叫了一声,躺在地上就不动了。

        老头面色突然一变,看着那只鸡怔怔出神。

        小胖子突然跑过去,将那只鸡拎了起来,乐道:“师父,小不点死了,待会儿回去正好炖了吃!”

        我在旁边看得特别奇怪,因为那只鸡看上去已经死僵了,可是刚才都还好好的,按理说刚死的鸡肯定不会一下就变得僵硬,看上去就像是死了很久一样。

        老头没有说话,只是阴沉着一张脸,半响后突然推开门就走进了赵牙子家。

        赵牙子是个单身汉,和我一样也是从小爹娘就出去再没回来,不过此人很不争气,也是王二狗他们那伙人里的一个。

        他和王二狗,张麻子,和今天早上死去的那人被当地人称作四大恶人,他们也很乐意别人这样称呼他们,只不过四大恶人现在只剩下他一个了。

        看到他的时候,他正蹲在自家院子里抽烟,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见到我们走进来,立马站起身,问我们想干嘛!

        老头打量了他一眼,连忙脱下鞋子在他头上扇了几下,指着他大声道:“你们这段时间做了什么恶事,还不如实招来!”

        赵牙子摇头说他什么也没干,老头扇了他一耳光,“刚才你身上全是脏东西,如果你不想和你那几个猪朋狗样一样的下场,就快快说实话,不然谁也救不了你!”

        赵牙子一愣,突然噗通一声跪在老头面前,“老先生救我啊,我不想死啊,这事儿和我没关系啊,那女人是自愿的,我们也不是故意弄死她的……”

        我在旁边暗暗觉得神了,这老头怎么就知道赵牙子一伙人做了恶事,而且还是杀人的勾当,可是这段时间也没听说村里哪家女人不见了啊!

        我心想该不是钱婆子吧,不过一想不对劲,王二狗和张麻子都死在钱婆前头,应该和这事儿没啥关系。。

        “什么和你没关系!”老头大喝一声,“都这个时候了,要想活命,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个清楚,否则谁也救不了你!”

        赵牙子磕头如捣蒜,然后结结巴巴的交代了一件事,我听了以后,心脏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撞了一下,当场就冲上去把他踹翻在地,抡起拳头一顿猛揍,连杀了他的心都有!

        我一直以为张雅现在肯定已经到家了,没想到她根本就没出村子,而是在我放她走那天晚上就被赵牙子几个地癞子给害死了!

        根据赵牙子所说,那天晚上他们几个正在赵牙子家喝酒,张雅突然从外边走进来,然后主动把自己脱得赤条条的勾引他们,他们就没忍住一拥而上,完事儿之后,才发现张雅已经没气儿了。

        末了赵牙子还补充了一句,“那女的可能是被爽死的。”

        “放你娘的狗臭屁,明明是你们见色起意,最后杀人灭口,还在这里一派胡言!”

        赵牙子的这番言论不仅是我,所有人都不相信。

        我气得把赵牙子打的满脸是血,要不是被人拉开,我恨不得当场把他打死!

        可赵牙子即使被打得半死,也一口咬定那女的真是主动送上门的,他们从没想过要害死她,只是没想到那女的这么不经折腾。

        我气得牙痒痒,这下我才明白为什么从王二狗死了以后,这几个地癞子就再也没露面,他们都以为张雅的鬼魂回来报仇,所以吓得连大门都不敢出。

        最后还是村长放话:都别说了,一切听凌道长安排!

        众人这才闭上了嘴,一个个惊慌失措的看着那老头儿,这下再也没人怀疑这老头儿是来蹭吃喝的。

        老头儿沉吟了一阵,然后问赵牙子尸体埋在哪儿,赵牙子颤颤巍巍说就埋在后山。

        老头儿望了望后山的方向,脸色阴晴不定,让众人散了,只让村长和几个包括我在内的青壮年留下,让赵牙子带路,一起去掩埋尸体的地方。

        这个时候二叔突然上气不接下气的跑来,说二婶子派他过来保护我。我听了哭笑不得,就二叔那胆子,要真碰见什么事儿第一个撒腿跑的肯定是他,还保护我呢!

        后山的林子特别茂密,听说这里边有猛兽出没,平日里很少有村民敢独自上山的。

        赵牙子在前边带路,几个人跟在后边,一路上我都在偷偷瞧着那充满喜感的小胖子,暗暗觉得好笑,他一路上都在打瞌睡,我真怕他一不留神倒下就睡着了。

        也不知是咋地,这个时候是最炎热的三伏天,可一进林子我就觉得凉悠悠的,越往后走就觉得温度越低,到最后我都开始哆嗦起来,就跟掉进大冰窟窿似的。

        足足走了大概一个多小时后,赵牙子才指着一个地方说尸体就埋在这儿的。

        老头看了看那个地方,又四周瞧了瞧,本就阴沉着的脸显得更加难看,恶狠狠瞪了赵牙子一眼,让赵牙子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后,才让几个壮年动手挖土。

        我也拿着个铲子帮忙,第一铲子下去就感觉一股极其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越往后挖,温度就越发阴冷,最后足足挖了一米多深也没挖着什么,问赵牙子怎么回事,是不是记错地方了。

        “没错,就埋在这儿的,当时我们怕被人发现,就埋得深了一些。”赵牙子很确定的说道,只是他说这话的时候,表情显得很古怪,既不是恐惧也不是紧张,具体是什么我也说不上来,反正就是觉得不太对劲儿。

        按赵牙子说的,又挖了足足有两米多深,才出现许多槐树叶子,足足铺了厚厚一层,看上去非常新鲜,根本不像是在地里埋了很久的模样,倒像是刚刚采摘的一般。

        我一下就纳闷儿了,别说这林子里,就是我们整个村都没有槐树,可那么多槐树叶子是从哪儿来的?赵牙子也疑惑的摇摇头表示不是他们放进去的,这就更加奇怪了。

        一个胆子稍微大点的人用锄头把子拨了几下,突然露出一只粉红色的裙角,张雅那天穿的正是一条粉红色的裙子。

        把槐树叶子全部拨开以后,看见张雅的尸体背对着我们趴在那里,奇怪的是,一点腐臭的味道也没,裸露的皮肤看上去也完好无损,就跟刚埋下去似的。

        就在这个时候,赵牙子突然发出一声哀嚎,像是看到什么极为恐怖的东西一样,瞪圆了两个珠子,一面踉跄着后退一面挥舞着双手,“不可能!不可能!当时我们明明……”

        “赵牙子,怎么回事儿!”村长大喝一声。

        可赵牙子却再没说出一句话来,喉结发出一阵咕咕身后,噗通一声仰面倒下,瞪大了眼睛,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

        二叔上去探了探鼻息,吓的一下蹦起来,“他他他……死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