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妖妻倾城 > 章节目录 第五章 移花接木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众人顿时乱了心神,一个个楞在原地不知所措,那老头儿也是一副疑虑重重的样子。

    “咱……咱回去吧,该不是那女鬼来报仇了……”一个人战战兢兢道,老头探了探赵牙子的脖子和手心,阴沉着脸,一句话也没有说。

    我也跟着俯下身来,细细检查赵牙子的尸体,发现他身上一点伤痕也找不到,又不像是突发心脏病之类的症状,最后还是那小胖子眼尖,指着赵牙子的脖子道:“师父,这里有东西!”

    我定睛望去,果然在赵牙子的脖子一侧发现两个比灰尘还小的小红点,如果不仔细看肉眼根本难以发现。

    这两个小红点并排在一起,有点像是被毒蛇咬过的痕迹,只是这两个小孔实在是太小了,也不可能是毒蛇干的。

    琢磨了一阵也没看出个所以然,老头让众人把赵牙子的事放一边,先把张雅的尸体弄出来。

    我和一个胆大的人走到张雅尸体旁边,那个人看起来有些犹豫,始终没有动手,只是盯着我看。

    我骂了他一句怂包,然后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的将手朝张雅的身体探过去。

    我的手指刚触碰到张雅身体的一刹那,就感觉一股极其阴冷的气息,如同电流一般瞬间充斥着我身上的每一个细胞,我感觉我头发都竖起来了。

    我咬着牙,用力将张雅的尸体翻转过来,突然看到一副毛骨悚然的景象!

    这个人根本就不是张雅!

    或者说,不全是,因为它有着张雅的身子,但那张脸,却分明是一张男人的面庞!

    “糟了,中计!”老头惊呼一声,一把将我拽开,“快!把土重新埋上去,快!”

    就在众人愣神的时候,只见“张雅”突然动了,整个尸体就跟上了弹簧似得,直勾勾从地上立了起来,随即像是一头猛兽一般,发出一声嘶吼,一头朝前边密林中冲去。

    “追上去,不能让它跑了!”

    老头大呼一声,率先朝林子了追了过去,我也连忙拿着铲子跟上。

    “张雅”的速度非常快,就像是森林里的野兽一样,没几步就不见了踪影。

    我们只能顺着痕迹一路继续朝前追,可是没追多久,就感觉一股非常具有压迫性的气息铺面而来,觉得呼吸特别困难,肺部像是被什么东西用力挤压一样,每往前迈上一步都会觉得难受至极。

    然后就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像是很害怕一样,无端觉得非常恐惧,越往前就越觉得毛骨悚然。

    最后终于撑不住了,村长年岁大,第一个摔倒在地,接着众人就跟割麦子似的也陆续倒地,我感觉大腿一软,也瘫在地上。

    老头倒是没什么反应,只不过他的脸色十分难看,看着密林深处眉头皱成一团。

    “道长,我撑不住了。”村长气喘吁吁的说道,“再往前,我这把老骨头恐怕就得交代了,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吧!”

    老头往着密林深处许久,才长长叹息了一口,示意大家赶紧撤退。

    说来也怪,往回走的路上,就觉得越来越轻松,有种像是在水里憋了许久,突然上岸的感觉。

    回到村子以后再朝后山一看,发现整个后山都被一层薄雾笼罩着,在这烈日当空的天气里显得特别诡异。

    老头让众人散了各自回家,我刚走了几步,却被他叫住。

    “你叫张展宁对吧。”老头的脸色又恢复了平常的温和。

    我点了点头,“老先生有事儿么?”

    通过刚才的事,我对这老头有了几分好感,可以确定他是个有真本事的人。

    只是他看我的眼神很奇怪,上下左右从头看到顶,一边看还一边弄出个看怪物的表情,嘴里还嘟嚷着什么,“像,真像啊!”

    我被他看得非常不舒服,就赶紧问他有啥事儿,没事的话我回家吃饭去了。

    老头递了根鸡腿,让那小胖子拿着一边吃去,然后才看着我语重心长道,“你对村子里这几天的事儿有什么看法。”

    “还能有啥看法,闹邪祟了呗,张雅的鬼魂回来报仇,赵牙子那几个混蛋咎由自取。”

    此时我已经确信这段时间村里发生的怪事,都是张雅的鬼魂在作祟。不过心里却踏实不少,觉得赵牙子那帮人自作孽,下场都是他们自找的,和别人无关。

    没想到老头儿却轻轻摇了摇头,道:“年轻人,事情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这件事如果不及时处理好,会有更多的人死去。”

    “啥?更多的人?”

    我一下傻眼了,觉得这老头是在忽悠人,“你说笑呢,祸害张雅那几个王八蛋已经死了,她还回来……”

    这句话还没说完,我感觉心脏猛的一沉,突然想起,张雅之所以会落到这个地步,完全是因为他被拐来的,如果她真的要报仇,那接下来要找的,岂不是我们一家了?

    只不过,这又和村里别的人有什么关系?

    老头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嘴角勾起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容,“这件事因你而起,所以也必须由你亲自解决,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想起王二狗等人的死状,我心里顿时一个激灵,我自己肯定怕死,但我此时更顾忌的是我二叔二婶,还有小哑巴。

    我赶紧问老头我该怎么办,老头说办法倒是有,就是有点冒险,问我怕不怕。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心想事情都闹成这个地步了,我还有害怕的理由吗?如果我不去面对,我要死,二叔二婶要死,甚至小哑巴也可能受到波及。

    老头笑了笑,说了句很奇怪的话,“好!你和他真是像极了!”

    然后没等我开口,面色突然变的严肃起来,“记住我说的每一个字,不能出现一点差池,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按照老头所讲的,我先让二叔二婶还有小哑巴他们,在天黑之前离开屋子,到隔壁借宿一晚。

    接着我准备了三叠纸钱,一炷香和两支蜡烛,还用剪子做了一身纸衣服。

    天完全黑透之后,我换上纸衣服,然后把我和二叔他们穿的衣服反过来,按照顺序从头到脚整整齐齐的摆在床上,连鞋子也摆上,最后拴了只公鸡在大门口。

    一切妥当后,我在地板上点燃了蜡烛和香,然后开始在一个铁盆里烧起纸钱来,按照老头说的方法,一张一张的烧。

    等到纸钱完完全烧尽后,将铁盆倒扣在地上,然后按照老头所说的,开始坐在镜子面前梳头。

    借着蜡烛的光亮,我看着镜子里的我显得特别诡异,我几乎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手脚早就吓得发抖。

    不一会儿,果然如老头所说,等蜡烛烧到一半的时候,后边突然传来敲窗户的声音。

    我放下梳子,咬着牙将倒扣在地上的铁盆翻开,冷汗刷一声瞬间就从我额头上淌了下来!

    那老头说得还真特么准,那倒扣的铁盆下边的灰烬上,果然出现了一双脚印!蜡烛的火光也逐渐变成一种诡异的绿色,整间屋子瞬间笼罩一层暗暗的绿光。

    我连忙钻进床底下屏住呼吸。

    老头说这是个移花接木的法子,所做的这一切,就是让脏东西误以为我们就在床上,等它“报仇”以后,怨气自然化解。

    不过这个办法非常冒险,因为中间哪怕出一点差错,让那个东西看出端倪,以后就别再想玩什么把戏了,而且会加重它的怨气,到时候会变的更加凶残。

    房间里的温度瞬间下降,一阵阴风过后,我能感觉到有东西进来了。

    虽然我看不见,但那种感觉特别强烈,我能感觉得到它坐在镜子面前,然后在屋子里走来走去,路过床边上的时候,还能从零星散落的一些纸灰里依稀看见模糊的脚印。

    最后我感觉它上了床,床上发出吱呀的一声响动,似乎有东西睡了上去。

    接着就是一阵杂音,我猜想那东西一定正在“报仇。”

    好一会儿后,屋子里的空气才慢慢回升,蜡烛的火光也开始慢慢变成原来的颜色,心里边那种感觉也逐渐淡去,那东西似乎已经离开了。

    不过我依然不敢出来,因为老头说蜡烛烧完之前决不能闹出动静。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觉得那两只蜡烛燃得太慢了,觉得过了许久许久,还是只燃掉一丁点儿。

    这个时候,突然听到有人拍打窗户,并叫着我的名字。

    “张展宁,快出来,赶紧的,师父说我们都被那东西骗了,快!”

    声音是那个小胖子的,我吓得一激灵,连忙从床上爬出来起身就跑。

    这个时候,屋子里呼一声突然刮起一阵阴风,温度瞬间下降,蜡烛的光芒又变成了那种诡异的幽绿色。

    我一愣,突然想到了什么,身上的纸衣服瞬间被冷汗浸透。

    老头说过:无论听见什么看见什么,在蜡烛烧完之前,千万不能弄出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