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妖妻倾城 > 第六章 谁在说话

第六章 谁在说话

        我心里顿时涌起一种不祥的预感,不过事已至此,我再回床底下已经毫无意义,只能朝屋外冲去。

        然而大门却无论如何都拉不开,我身后阴风阵阵,我能感觉到那东西就站在我身后!

        我咬紧牙关,用尽全身力气朝大门踹去。

        哐啷!

        大门连着门框一起被我踹开,我听见呼的一声,似乎有东西从我旁边掠过,接着听到一声似乎在我耳边,又像是在很远地方传出来的声音,那声音刺耳尖细,就跟那天晚上王二狗的声音一模一样:你们都得死!

        跑出院门的时候,我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整个人扑倒在地,感觉脸上滑腻腻的,抬头一看,看见那只公鸡破了肚子,鲜血汨汨流淌着,内脏流得到处都是,翅膀还扑腾着……

        我的神经早已崩到极限,一阵头晕目眩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醒来时,天已经大亮,睁开眼睛,看见小哑巴惊慌失措的看着我,二叔二婶也在旁边,看见我醒了才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那老头也在,我连忙把刚才发生的事给他讲了一遍,老头的眉头瞬间皱成一团。

        “我刚才正睡得香呢,我啥时候拍你窗户了?”小胖子迷瞪着眼睛,一副还没睡醒的模样。

        “道长,你是说那东西还会再回来?”二叔怯生生问道。

        老头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二婶挥舞着拳头,“让它来,当初买她给展宁做媳妇是我出的主意,让它有啥事儿冲我来就行,大不了老娘这条命赔给它就是!”

        老头摇摇头,叹道,“这下它找的恐怕就不仅仅是你们了,它的怨气,只怕已经迁怒到整个村子的人。”

        “那咋办啊!道长求求您救救我们啊,我和他二婶倒是没啥,自己做的孽,它要报仇把命拿去就行,两条换一条,可别再祸害我家展宁和小哑巴了。”

        二婶瞪了二叔一眼,“你总算说了句有骨气的话!”

        小哑巴拉着二婶的手比划了一阵,意思是说她不怕。

        二婶怜爱的摸了摸她的脑袋,叹息道:“小哑巴,进了我家门亏待你了,不过你放心,只要有你二婶子一口气再,管它什么鬼啊神的,都别想欺负你!”

        最后那老头儿闭目凝神许久,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办法只有一个,现在立刻通知全村的人,让他们赶紧收拾东西,在天黑前一定要离开村子!”

        这件事说得容易,不过办起来挺难的,这里的村民祖祖辈辈都住在这里,让他们突然离开,一下就遭到了集体否决。

        “俺家屋子庄稼都在这儿,让俺们出去可咋活啊……”

        “是啊,俺们祖祖辈辈都住这儿,现在要让走,不成不成……”

        村长急得焦头烂额,好说歹说就是没有一户人家愿意离开,最后急了,大手一挥,“想活命的,现在就收拾东西赶紧逃,想死的,就守着你们的屋子和庄稼一起给那脏东西打牙祭吧!”

        我问村长,“那你呢?”

        村长磕了磕他的烟杆子,“我是这里的村长,只要有一户人家不走,我都得陪着。”

        我二婶态度也非常坚决,说什么也不愿意离开,只让我和小哑巴快些离开,我当然不同意,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扔下他们。

        就在众人争执不休的时候,一个村民突然急匆匆的跑来,“不好啦,不好啦,村子出不去了!”

        “怎么回事!”村长连忙问道。

        那村民上气不接下气的,“刚才我准备去镇里抓药,看见出村的路都给大雾封了,我在里边转了一个多小时,最后发现我又转回来了。”

        老头听后面色一凝,连忙朝村口走去,我跟在后头,远远看见村口果然弥漫着浓厚的大雾,此时阳光正盛,天气也很好,村口无端出现一团大雾显得非常诡异。

        “这只是个雾团子嘛,有啥稀奇的!”几个不信邪的人嘟嚷了一句,就带头钻进了浓雾里。

        可这一进去就跟泥牛入海似的,好半天也没见着人出来,村长急了,问那老头要不要带人进去看看。

        老人面色阴晴不定,说不用,那几个人不会有危险。

        约莫过了一个多小时,才看见那几个人气喘吁吁的从雾里钻出来,看到我们后一脸惊讶,“这是咋回事儿,咋又绕回来了?”

        我问那老头儿,该不会是传说中的鬼打墙吧?

        老头摇了摇头,面色无比凝重,“要真是鬼打墙就好办了,这是迷魂阵。”

        “迷魂阵?”我一听傻眼了,怎么整得跟神话故事似的。

        那小胖子听了也一脸纳闷儿,“师父,这世上还真有迷魂阵这玩意儿啊?你能破不?”

        老头咽了口唾沫,看起来无比着急,“村子是出不去了,所有人立刻回去!”

        看着村长的表情,我知道这回事情可能搞大了,之前挖张雅尸体的时候,也没见老头如此紧张。

        回去以后,老头交代村长让所有人都不能擅自尝试离开村子,务必等他回来再做下一步打算。

        说完之后他便一个人进了后山,也不让人跟着。

        一天之中整个村子都在恐慌中度过,到黄昏的时候,才看见老头从后山里走了出来。

        老头喘着粗气,脸上身上都沾着泥渍,衣服一侧还破了个洞,像是和什么东西激烈打斗过一样。

        “道长,这是咋回事儿啊,该不是碰上什么野兽了吧?”村长上前问道。

        老头没有说话,喝了一口水后,才沉着脸道:“立刻通知所有人,天黑之前每家每户必须牵一头牲口放在大门口,天黑以后,所有人都关好门窗,不得点灯,不得出声,也不得外出走动!”

        众人一听连忙照办,我也赶紧回家弄了只猪拴在大门口。

        晚上的时候,按照老头说的没有开灯,整个村子黑乎乎一片,我和小哑巴缩在床上,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约莫凌晨十分,外边突然刮起一阵阴风,那风特别大,就跟快要把屋顶掀翻一样,呼呼声和树叶摇晃的哗哗声,显得特别恐怖。

        一时间,我听见整个村子的牲口都在嚎叫,那种声音就像是发了疯一般,还听见外边传来一阵阵的脚步声,我知道这脚步声绝对不是村民发出的。

        小哑巴缩在我怀里,我感觉她身子凉冰冰的,虽然黑灯瞎火看不清她表情,但我感觉她一点也不害怕。

        我其实挺佩服小哑巴的,这姑娘看上去文文弱弱,但胆子却很大,从认识她到现在,我就没见她怕过什么,碰见什么事儿都能微笑面对,包括那天钱婆等人说要烧死她的时候,她都能依然面带微笑。

        而我就没她那份定力了,此时风越刮越大,一股无形的恐惧充斥着我身上的每一个细胞,我身子不由自主的开始发抖。

        “展宁哥,别怕,没事儿的……”

        我听见小哑巴轻声说了一句,我听后觉得有些惭愧,我这么大个男人,这种时候还得被人家一个小姑娘安慰。

        我刚准备对她说没事儿,可第一个字还没说出口,忽然觉得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小哑巴根本就不会说话,刚才说话的是谁!

        只不过刚才我听得清清楚楚,声音就是从我怀里传来的,难不成,我此时搂着的人,根本不是小哑巴?

        我吓得连忙准备将她一把推开,可是她却死死抱着我,缩在我怀里瑟瑟发抖……

        一时间,我突然发现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觉得怀里这人分明是小哑巴啊,可是,刚才怎么会听见她说话了呢?

        小哑巴似乎感觉得到我想要将她推开,身上也开始抖动起来,只一个劲儿的紧紧抱着我。

        最后我一咬牙,索性什么都不去想,不管我怀里楼着的这个人是不是小哑巴,我都必须要坚持到天亮,而且,就算真的是脏东西找上门来了,我推开她也无济于事。

        一夜像是一个世纪那般漫长,我浑身上下早已被汗水浸透,等到快黎明时分,那阵阴风才逐渐散去,我这才感觉轻松了一点。

        到天亮时,我整个人已经完全瘫软了,一夜煎熬,我的神经早已崩到极限,借着窗外照射进的微微曙光,我看见小哑巴安然无恙的靠在我怀里,带着微笑静静的看着我。

        我庆幸昨晚没有将她推开,猜想可能是我太过紧张出现的幻觉,又或者是那个东西故意在引诱我说话,我紧紧将小哑巴楼在怀里,“小哑巴,你放心,就算哪天你真被脏东西附身了,我也不会把你推开。”

        小哑巴看着我,眼泪突然啪嗒啪嗒往下掉,一双手环在我的腰上,死死将我抱紧……

        等天完全放亮的时候,我赶紧给小哑巴弄了点水喝,然后让她乖乖躺在床上好好睡一觉。

        二叔二婶也从屋里走了出来,一脸的憔悴,能看出他们昨晚上也不好过。

        我们互相看了一下,发现对方安然无恙,都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没事儿就好,没事儿就好……”二婶子露出个憔悴的笑容,说着就要去给我们做饭。

        我想起昨晚拴在门口的牲口,出去一看,顿时呆了。

        那头大肥猪安静的躺在地上,肚子像是被什么东西用力撕开,鲜血内脏流得到处都是……

        这个时候,老头忽然和村长等人急匆匆的走过来,“展宁,检查下你家牲口的心脏还在不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