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妖妻倾城 > 章节目录 第八章 槐树叶
    我连忙问小哑巴这菜是哪里来了,小哑巴比划了一阵,表示是从我家屋后的菜地摘的。

    我连忙放下碗筷,到屋后的菜地转了一圈,果然又发现几片散落的槐树叶,这些槐树叶看上去有些枯萎了,但时间应该不会太久。

    我问小哑巴,这几天除了她以外,还有谁来过这片菜地。

    小哑巴先摇了摇头,随即似乎想到什么,连忙朝我比划了一阵。

    “你是说今天二婶来过?”

    小哑巴点了点头,我沉思片刻,心里顿时涌现出一个令我难以置信的恐怖念头!

    琢磨一阵后,我让小哑巴不要把这件事透露出去,然后不动声色的回屋,正巧碰见二婶刚好从外边回来。

    “展宁,怎么看你脸色不太对劲儿啊,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了?”二婶看了我一眼问道。

    我心里有些紧张,连忙敷衍了一句:“没呢,可能是昨晚没睡好原因吧。”

    二婶哦了一声,让我多注意休息,就坐在椅子上绣起一双鞋垫,我装作很随意的模样问了她一句,“二婶,你说我二叔这么胆小,那天进山挖尸体的时候,你干嘛还让他跟来保护我啊,你这不是欺负我二叔胆儿小嘛,呵呵。”

    二婶做着针线,突然抬起头看着我,脸色有些奇怪,“我没说过这话啊,就他那胆子还能保护谁啊?”

    “可是二叔那天说是你让他跟着我的。”

    “别听他瞎说,我没说过这话。”二婶说完后,继续埋头做着针线,突然把手扎了一下。

    我不动声色,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不过心里却特别紧张,二婶为什么要说谎?她为什么不承认二叔是她叫去的?难不成这件事真的和她有关?

    大概半个多小时以后,二婶忽然放下手里的针线说有事要出去一趟,出门前还把卧室上了锁,这个举动更加引起了我的怀疑。

    我自小在二婶家长大,这里就是我的家,不过二婶和二叔的卧室我却没进去过几次,二婶每回出门前都会把卧室门锁上,以前不觉得有啥,可是现在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儿。

    二婶离开后,我连忙走到卧室门口,拉了拉那把大锁,发现特别结实,正在我琢磨着怎么进去的时候,那小胖子打着呵欠道:“有吃的不,肚子好饿。”

    我心里正烦着呢,这家伙刚刚吃过东西,现在又喊饿,整个一饿死鬼投胎。

    “小哑巴,你帮我炒两个菜行不?”小胖子迷瞪着眼睛,脸皮要多厚又多厚。

    “去你大爷的,吃吃吃吃,成天就知道吃,小哑巴,别理他!”

    我心里那个气,这家伙给我的印象就是永远睡不醒,永远吃不饱,小哑巴本就不太喜欢他,自然也没理他。

    哪知道那小胖子突然嘿嘿笑了起来,“如果我帮你把门弄开,你就让小哑巴给我炒俩菜行不?”

    “你怎么弄?”我疑惑道。

    “这你别管,你就说这卖卖做不做吧。”小胖子倒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我说行,你要是真能把门弄开,我就让小哑巴待会儿多给你炒几个小菜。

    小胖子乐得眉开眼笑,站起身活动了下身子,让我退到一边,然后突然啊的大叫一声,朝着门就飞奔过去。

    “住手!”

    我被吓了一跳,看这架势是要踹门啊,这谁不会啊?可关键是不能让二婶察觉啊!

    可已经来不及了,小胖子看起来胖乎乎的,不过伸手却很敏捷,一眨眼已经冲到了门口。

    完了!我心里暗呼一声,如果里边真有什么秘密的话,这下完全败露,二婶待会回来指不定怎么收拾我们。

    哪知道小胖子冲到门以后,嗖一下突然停下,一只肉呼呼的白嫩手掌一番,手心就跟变戏法似的出现一根弯弯曲曲的钢针,小胖子将钢针差进锁眼,没几下就给弄开了。

    “我靠,神偷啊!”我惊呼一声,看着这小胖子顿时觉得他突然变得高大了几分。

    推开门走进屋子,顿时感觉一股凉气铺面而来,同时还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植物味道。

    我在房间四处翻找起来,最后趴在床脚一看,发现床底下有个箱子,我把箱子拖出来一看,发现里边全是新鲜的槐树叶子!

    我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心情,这个结果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我抓了一把槐树叶出来,心里边震惊的同时,鼻子还觉得酸酸的,难道这一切背后的始作俑者,真的是那个表面上看起来凶,但从小到大对我无微不至的二婶?

    小胖子拿了一片槐树叶放在鼻子前边嗅了嗅,面色少有的变得有些凝重,“槐树叶本就是极阴之物,这么多槐树叶放在卧室里,而且还装在棺材里边,这是明摆着故意招惹那些脏东西啊!”

    我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继续在箱子里翻找着,在最底层找出一个针线盒子,仔细一看,是用来装牛毛细针的那种盒子,这种针用来做特别细的针线活用的,以前我见过,一盒里边有十根。

    二婶为什么要把针线盒放在这里?

    我想了想,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赶紧将针倒出来一数,发现里边只剩下八根。

    按理说这很正常,但是我的手却在颤抖,因为我刚才突然想到赵牙子死的时候,脖子上那两个细小的血孔。而现在针线盒里又刚好少了两根牛毛针,加上槐树叶子,这一切难道还能用巧合来解释?

    “原来凶手是你二婶啊!”小胖子也和我想到一处,拿起一根牛毛针仔细观察,“没错,那天那个人脖子上的小孔大小,就和这牛毛针差不多,他应该是被飞针封了喉咙,一击毙命!”

    “仅凭这些还不能说明什么,再找找看!”我咬着牙,心里边非常难以接受这个事实,我二婶平日里性子是火爆了些,但要说他害死那么多人,我真不能相信,而且,她这样做的动机是什么?那些人跟他无冤无仇,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接着我又在一口放在墙角的大红箱子的底层翻到一张黑白照片,照片上是个约莫六七岁大的小男孩,骑着一只木马,冲着镜头露出个天真无邪的笑容。

    我看着这个小男孩觉得有些眼熟,好像在那里见过,但就是想不起来。

    就在这时,小哑巴突然轻轻拉了拉我的一脚,我扭头一看,发现二婶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我们身后,手里拿着一把锋利的杀猪刀,正冷冷的看着我们。

    我吓得一哆嗦,手里的相片一下掉在地上。

    二婶朝前走了一步,我连忙将小哑巴护在身后,“你为什么要害人!”

    说这话的时候,我感觉眼眶热热的。

    “什么害人不害人的,说,你们偷偷跑我屋里来干嘛,今儿个不把事情说清楚,罚你们仨下午不许吃饭!”二婶把杀猪刀扔到一边,“怪不得我这些日子总觉得屋子里被人翻过,还以为家里遭贼了呢,没想到是你们三个小崽子!”

    我看着二婶,指着地上的槐树叶子和一盒少了两枚的牛毛针线盒,“二婶,你别装了,这是怎么回事,你告诉我好吗?那些人到底和你有什么仇恨,你要害死那么多人?”

    “槐树叶咋啦?”二婶一脸茫然,“咦,我的牛毛针盒子你们在哪儿找到的,我找好几天都没找着。”

    我楞了楞,疑惑道,“二婶,你真不知道这一切?”

    “你今天说话怎么神神叨叨的,到底咋了?”二婶从我手里拿过针线盒,“咦,怎么少了两根,我这盒新买的,还没用过呢、”

    我越来越糊涂,瞧着二婶这模样不像是装出来的,而且就算幕后真凶是她,到这个份上,她根本没必要再装下去啊,而且看她的样子,像是什么也不知道一样。

    我就把那天挖张雅尸体发生的一切给她讲了一遍,她听以后沉思一阵,挠头道:“还有这怪事儿啊,只知道赵牙子当时死了,不是说他是被张雅的鬼魂给害死的吗?”

    我问她这槐树叶是哪儿来的,二婶摇摇头说她也不知道。

    这个时候,我才突然冷静下来,之前在菜地里发现槐树叶子,便先入为主的把注意力全放在二婶身上。

    现在一想,才觉得我刚才的推断漏洞百出,就算赵牙子是被二婶丢掉的两根牛毛针杀死的,可当时二婶根本就没有在场。

    可如果不是二婶,床下的槐树叶子又该如何解释呢?我们村可没槐树,为什么会有那么多槐树叶子出现在二婶床底下?

    “咦,这人不是你二叔嘛,他小时候的照片怎么会在这儿,从没听他说起过啊。”

    二婶突然从地上捡起那张照片,惊讶的说道。

    “这是二叔?”我吃惊的问道。

    二婶指着照片笑道,“咋不是呢,你看着眼睛鼻子,还有下巴上的痦子,多像他啊,嘿嘿,这老家伙,没想到他小时候还挺可爱的嘛!”

    我一把抢过照片仔细一看,发下这小男孩还真是二叔小时候,怪不得刚才看着眼熟呢。

    整个时候,小胖子突然幽幽的说了一句,“这事儿不会是你二叔做的吧。”

    我一愣,整个房间顿时安静下来。

    二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