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妖妻倾城 > 章节目录 第九章 小男孩
    接着我就把整个事件的经过和我的猜想给二婶详细讲了一遍,二婶听完后接连摆手,“不可能不可能,说谁我都信,你二叔杀个鸡都下不去手,一辈子窝窝囊囊的,他没那个本事。”

    我问那这么多槐树叶子和那两根牛毛针怎么解释,二婶说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槐树叶子在床底下,但就算是二叔弄来的,肯定也有别的用处,反正绝不可能是他做的。

    最后她也急了,摆手道,“别想东想西的,待会儿你二叔回来了,一问不就知道了。”

    二婶说完就跟没事儿似的出去忙了,而我却感觉脑袋晕乎乎的。说实话,我心里边也不相信是二叔做的,二婶说得在理,二叔为人软弱胆小,要说他能干出这事儿来,根本没人会信。

    只不过如果不是他做的,那槐树叶子和牛毛针该怎么解释?

    下午太阳快落山的时候,二叔从外边回来了,二婶连忙下厨做饭,什么也没问,就跟没事儿似的。

    吃晚饭的时候,我心里砰砰直跳,犹豫着要不要开门见山的找他询问。

    就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二婶突然直接问了一句,“他二叔,问你个事儿。”

    “啥事儿?”二叔显得非常平静,和往常一样,吃饭的时候小口小口的。

    “床底下的那些槐树叶子,是你弄来的吧。”

    “嗯。”二叔回答的很干脆,神态很平缓。

    “我那两根牛毛针也是你拿去的?”

    “嗯。”二叔依旧很平静。

    我在一边可不淡定了,连忙抢过话头,“二叔,你弄这些东西干嘛?”

    二叔慢条斯理的将碗里的饭菜吃的干干净净,然后用纸巾擦了擦嘴,看着我笑道,“用来杀人啊。”

    我一下就懵了,之前只是怀疑,但心里边任然不敢确定是二叔做的,却没想到他回答的如此干脆直接,弄得我一时反应不过来。

    二叔微笑着看着我们,发现他整个人气质一下就变了,不再是平日里那副窝窝囊囊的模样,而是平静的让人觉得害怕,和之前我认识的那个二叔判若两人。

    不等我开口,他很直接的说道:“你们不用猜了,所有的事都是我做的,所有的人,都是我害死的。”

    “你胡说什么呢!”二婶一拍桌子,大声道,“这话可不能乱说啊,赶紧把嘴闭了……”

    嘭!

    二叔突然跟着狠狠一拍桌子,指着二婶道,“该闭嘴的是你!”

    所有人都懵了,我长这么大,头一回看见二叔敢用这种态度和二婶说话。

    “还反了不成,我……”二婶正准备发飙,突然一屁股摔倒在地,我刚准备过去扶,却突然发现我身上突然瘫软,就像是被抽干了力气一样,也跟着瘫软在地。

    小哑巴和小胖子也一样,紧跟着从凳子上摔下来。

    “哈哈哈哈哈……”

    二叔爆发出一阵嘶吼一般的狂笑,捂着肚子弯着腰,就跟看见天下最好笑的事一样,笑得眼泪花子都出来了。

    “都别挣扎了,我点了迷香,一个小时之内你们老老实实呆在地上。”

    二叔笑够了,一把将桌子掀开,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们。

    “二叔,你干嘛要这样做,那些人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害死那么多人……”我感觉说话都很吃力,瞧着眼前这个陌生而又熟悉的二叔,感觉鼻子酸酸的。

    “无冤无仇?”二叔冷笑一声,从地上把那张照片捡起,指着上边的小男孩,“照片上的这个小男孩,原来住在城市里,有优越的生活和爱他的父母,他本来可以和别的城里孩子一样,读书,上学,谈恋爱……”

    “可这一切,突然被人生生毁掉,这个小男孩突然被人带到一个陌生的小山村,生活在一个陌生的家,他的养父母对他不是打就是骂,他没了玩具,没了爱他的爸爸妈妈,他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

    “而这个小男孩就是我!”二叔忽然加大音量,一双眼睛红红的,指着二婶道,“我的一切都是被这个村子的人给毁掉的,他们从人贩子手里把我买到这里,让我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我恨他们,我恨这个村子的所有人,我要让他们付出代价,他们全都得死!”

    “这些年来,我每分每秒都没有忘记这个仇,每天我都在煎熬中度过,吃不香睡不好,我一直在等待一个时机,如今这个时机到了,今天晚上,阴阳桩就会出来,会将村子里的人杀得一个不剩,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哈哈哈……”

    “作孽啊,作孽啊……”得知真相的二婶哭得死去活来,“他二叔,你在和我说笑是不是啊,这一切都不是真的对不对啊……”

    二叔红着眼睛,恶狠狠的瞪着二婶,“这些年,我时时刻刻都想着报仇,我第一个下手的就是我养父母,那次他们进山失足掉下悬崖,你真的以为只是个意外吗?是我推下去的,我站在他们身后,一把就将他们推了下去,你知道我当时有多痛快不?哈哈哈,那是我来的这个村子最开心的一天,那种感觉,就像上了天堂一样!”

    “他二叔,我知道你这些年过得苦,你要报仇,就杀了我好了,不过我求求你,别再祸害别的人了,他们都是无辜的啊……”

    “呸!”二叔大声道,“无辜?这些年我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从人贩子手里买媳妇儿,买孩子,这叫无辜?他们都该死,你们就等着吧,今晚天只要一黑,阴阳桩就会出来,把你们肚子一个个的掏开,哈哈哈……”

    我心里边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此时天已经擦黑,我很清楚的知道再过一会儿就会发生什么,但是我对二叔却一点也恨不起来。

    “张雅也是你害的吗?”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变得平静下来。

    二叔看了我一眼,“事到如今,我也不隐瞒什么了,张雅其实根本没死,那天晚上他根本没有被害,也没有离开村子,她和我一样,对这个村子充满了仇恨,害死王二狗他们的另有其人,那几个地癞子只不过是我手里的棋子。”

    “只有赵牙子是我亲手弄死的,那天他看出了端倪,怕事情败露,被我用飞针灭口,这一切其实……”

    这个时候,外边忽然刮起一阵大风,天忽然完全黑了下来,飞沙走石当中夹杂着许多脚步声。

    砰砰砰!

    我听见外边有人再敲门,二叔一双眼睛透着一股冷冽,狞笑道,“它们来了,我这就让它们进来,在你们死之前,让你们知道你们想要知道的一切!”

    说着,就哈哈笑着朝门口走去。

    二婶子哭得不成样子,“作孽啊,作孽啊,我这把老骨头死有余辜,只是委屈了你们这仨孩子啊,你二叔的心,咋就那么狠呢!这次二婶子就救不了你们了!”

    我哭着道,“二婶,没事儿,我也是这个村子的一员,我们犯下的错,就该我们自己承担,待会儿我去求二叔,让他放过小哑巴和史南北,他们是无辜的。”

    这个时候,小哑巴突然拉了拉我的衣角,微笑着冲我比划了一个手势,意思是让我不用担心她。

    我说小哑巴,你放心,我待会儿一定好好求我二叔,让他放过你。

    小哑巴始终保持着微笑,她在什么情况下总是能微笑面对,此时也不例外,冲我轻轻点了点头后,一下就晕倒在我怀里。

    “妈呀,我可咋办啊,我是无辜的啊,我想师父啊!”小胖子哭丧个脸,“我不想死啊,我还有许多想吃的东西没吃着呢,要不待会儿给你二叔说说,在我临死之前,给我弄顿好吃的,我可不想饿着上路啊……”

    我直接就无语了,吃货的世界我真的不懂……

    我们中了迷香,浑身酥软无力,连站起身的力气都没有,只能坐在地上眼睁睁等死。

    可是过了好一会儿,也没见二叔回来,外边也突然变得安静了下来。

    就在我琢磨着发生什么事的时候,听见外边突然传来一阵激烈的打斗声,那阵势像是很多人打群架一样,只是光有动静,没听见任何人发出的声音。

    好一阵后,二叔才推门走了进来,一张脸色苍白如纸,直勾勾的盯着我们,喉结一动一动的,一步步朝我们走来。

    “他二叔,我求你放了这仨孩子,你要是心里有气,就把我这把老骨头拿去,要杀要剐你看着办,这仨孩子都是无辜的!”

    二婶拼劲全身力气,爬过去抱住二叔的腿,哭着道:“他二叔,念在这么多年夫妻情分上,我求你了……”

    二叔停下了脚步,依旧面无表情,好半天,才发出一个沙哑的声音:“都……都是假的……小心……张雅!”

    说完之后,肚子像是被一把无形的利刃一下划开一般,哗啦一声连着衣服一下敞开,鲜血内脏一股脑儿的流出来,他就像是一截木桩子一样轰然倒地,整个房间弥漫着一股浓郁的腥臭味……

    “他二叔,他二叔,你醒醒啊!”二婶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你可不能扔下我啊,你醒醒啊……”

    二叔倒在地上,看着二婶,嘴角突然浮现出一个憨傻的笑,就像他以前的那种笑,似乎想要说话,但喉结蠕动着,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最后用手指在地上划着一个螺旋状一样的东西,有点像是电子邮件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个符号,突然手一沉,就再也没了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