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妖妻倾城 > 第十章 三个响头 谢谢玩世不恭的美酒

第十章 三个响头 谢谢玩世不恭的美酒

        二婶爬过去抱着二叔的尸体哭得撕心裂肺,我在旁边也忍不住掉眼泪,直到现在我任然不相信这一切会是二叔做的。

        二叔从小就很疼我,每次我淘气惹祸,二婶要打我,都是二叔护着,还经常瞒着二婶偷偷给我买好吃的,在我印象里,从来没见到过二叔发脾气,他对谁都是和颜悦色的,脸上永远挂着一抹傻呵呵的憨笑。

        这个时候外边已经完全没了动静,想必二叔这个幕后黑手死了以后,这一切已经结束。

        小哑巴也苏醒过来,拉着二婶的手,示意二婶别太难过,二婶看了小哑巴一眼,突然抱住小哑巴大声哭了起来。

        我在旁边看得难过,也过去把她俩抱在怀里。

        过了一会儿,迷药的药力渐渐失效,我开始有了些力气,二婶突然止住了哭,把二叔的尸体小心翼翼放下,然后让我和小哑巴去她房里一趟。

        二婶擦干眼泪,对着镜子将头发打理了一阵,然后突然让我跪下。

        我跪在地上,安慰着二婶,“二婶,你别太难过,你放心,这辈子我养着你,给您老养老送终,你养我这么大,我还没给你磕过头,今天我给你磕三个响头!”

        说着我就要给二婶磕头,却被二婶制止,她轻轻挥了挥手,“你不用给我磕,你给小哑巴磕三个响头吧。”

        我一下就楞了,不知道二婶为什么要让我这样做,小哑巴在一旁也是一脸的疑惑。

        “还不快磕!”二婶见我没动,突然加大了音量,说完之后,一下跪在我旁边,“小哑巴,我们家对不起你,今天我和展宁给你磕三个响头,只求你原谅我们……”

        小哑巴连忙上前把二婶扶起,二婶却轻轻把她推开,怜爱的看着小哑巴,叹息道,“小哑巴,你是个好姑娘,是我们把你给祸害了,这辈子还不上你,二婶下辈子给你做牛做马!”

        说完之后,在地上砰砰砰磕了三个响头,把额头都磕破了。

        我也跟着用力给小哑巴磕了三个响头,觉得这头必须给小哑巴磕,我知道二婶想的是什么,她这是在给二叔赎罪,也是在给自己忏悔。

        小哑巴惊慌失措,连忙把我们扶起,一脸慌张冲我们比划了一阵,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

        二婶从柜子里拿出一个红布包,打开一看,是个玉石手镯。

        她拿起小哑巴的一只手,把手镯轻轻给她戴了上去,“小哑巴,这是我家的传家宝,本来想传给展宁的,现在我把这只镯子给你戴上,你要是愿意离开,我就让展宁即使是粉身碎骨也把你送回家。”

        “你要是愿意留下来,以后就让展宁给你当牛做马,这辈子好好伺候你……”

        小哑巴留着眼泪拼命摇头,我正准备开口说话,二婶突然对我叹息一口,“展宁,这辈子别让小哑巴委屈了,这是我家欠她的,你以后要是对她不好,我即使到了阴曹地府也睡不安稳!”

        我拉过小哑巴的手,说二婶你放心,你说不说我都会对小哑巴好的,保证不让她受一点点委屈。我不仅对她好,也会好好对待你,我发誓我这辈子会把你们两个好好照顾好。

        二婶露出个欣慰的笑容,轻轻摸了摸我的头,“展宁,二婶没白养你,你记着二婶的话,别怨恨你爹娘把你抛下不管,他们也有自己的苦衷,如果这件事情过了,你就带着小哑巴去找你的亲生父母。”

        我摇着头说我哪儿也不去,他们不要我,我也不找他们,这辈子我只有一个亲娘,就是二婶你!

        “傻孩子……”二婶突然笑了,让我和小哑巴出去给她弄碗水来,我和小哑巴刚转过身,突然听到后边传来“噗”的一声。

        我心头一沉,转过身一看,发现二婶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剪刀,此时那把剪刀已经没入她的心窝!

        “二婶!”我发出一声嘶吼,觉得心脏都快碎了,冲过去一把将二婶抱在怀里,“二婶,你这么做是为什么啊……”

        小哑巴也在一旁扶着二婶,满脸都是泪痕,二婶脸色苍白,看着我们虚弱的笑了笑,“他二叔,我来了……”

        说完后,眼睛缓缓闭上。

        我哭得特别伤心,感觉天都快塌了,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我连续失去两个最亲的人,这一切,才知道这种痛苦是什么滋味……

        外边虽然没了动静,但小胖子说为了保险起见,还是牵了一头牲口拴在门口。

        二叔二婶的尸体并排着放在堂屋,我跪在旁边泣不成声,小哑巴也跪在旁边一面哭着一面安慰我。

        小胖子摇摇头叹息一声,指着二叔二婶的尸体说这两具尸体明天必须烧掉,特别是我二叔,他是带着怨气死的,如果不及时处理,回魂夜那天没准儿会出大事儿。

        虽然我很不愿意这样做,但在这种情况下也没别的办法,这段时间发生太多事,完全颠覆我以前的世界观,我相信任何事都有可能发生。

        我以为肯定是个不眠夜,但躺在小哑巴怀里,觉得浑身特别放松,小哑巴轻轻拍着我的背,不一会儿,我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梦里我见到二叔二婶,他俩在一片阳光明媚的草原上手拉着手,向我挥手道别……

        醒来时,天已经亮了,小哑巴在我旁边睡得香甜,还穿着衣服,保持着昨晚抱着我的动作,我心里一阵感动,把她鞋子脱掉,小心翼翼让她躺下。

        想起二叔二婶的尸体此时正躺在他们的屋子里,我眼泪就又忍不住的淌了下来。

        站在他们房间门口,迟迟没有推开门的勇气,突然间,我似乎听到里边传来一阵打呼噜的声音。

        我楞了楞,疑惑的将门推开,发现小胖子竟然躺在房间的地板上!

        “醒醒!”我用力摇晃着小胖子,小胖子揉着眼睛睡眼惺忪,“啥事儿?睡得正香呢,你让我再睡会儿……”

        “你怎么会在这里!”

        小胖子来到我们家后,就一直在堂屋睡地铺,怎么就跑到二叔二婶的房里去了?

        再一看,我顿时吓了一大跳,床上空空如也,二叔二婶的尸体不知去向!

        这个时候小胖子也发现了不对劲儿,啊的大叫一声,“我怎么会在这里,这是咋回事儿?”

        “你问我我问谁去!我二叔二婶呢!”

        小胖子四下一看,走到床边用鼻子嗅了嗅,眉头一皱,“糟了,你快去门口看看那只牲口怎么样了!”

        我楞了楞,心头顿时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出门一看,发现昨晚拴在外边那只牲口依旧被开膛破肚,心脏任然不知所踪!

        我心里咯噔一下,难不成这事儿还没完?

        小胖子也皱着眉头跑了出来,看着血淋淋的牲口,皱着眉头沉思片刻后,拍着脑门儿道,“我早该想到,这事儿没那么简单!”

        我说凶手不是我二叔吗?昨天分明看着他已经死了,怎么还是会这样,难道我二叔根本没死?

        小胖子摇摇头,“现在我也说不清楚,走,上别处看看去!”

        正说着,突然看见村长带着几个人走了过来,一打听,才知道昨晚村子里别家的牲口也一样,依旧是被挖了心脏。

        为了不弄出是非,我没有把二叔二婶的事告诉村长,只是让他们一切照旧,今晚天黑之前按照昨天一样做。

        把他们打发走以后,我连忙将门锁上,问小胖子,“这是咋会事儿?”

        小胖子手阴沉着脸,“我也给闹糊涂了,现在只有两种解释。”

        我连忙问是哪两种,小胖子皱着眉头道,“第一种,你二叔昨天根本就没死,半夜又活了过来,继续在村里作祟。”

        “不可能,昨天我们亲眼看着他断气儿的,第二种呢?”我迫不及待的问道,昨天二叔那副模样,肚子都敞开了,根本不可能活过来,而且我昨晚给他清理尸体的时候,都已经冰凉了,所以这种可能绝对不可能发生。

        小胖子缓缓吐出一口气,面色突然阴沉下来,扭头看着我,一字一句道,“第二种可能,这件事的背后,还有真凶!”

        我心里咯噔一下,只觉后背窜上一股凉意……

        小胖子接着道,“其实我昨天就应该想到的,阴阳桩这种东西,我师父都是第一次见,你二叔没那个本事,他的背后,肯定还有黑手在操纵这一切,你二叔有可能只是那只幕后黑手的一颗棋子。”

        “张雅!”我突然记起,二叔昨天说张雅还活着,而且还在临终前说什么都是骗局,还让我们当心张雅。当时那种情况下没心思想那么多,现在才记起这个事情。

        不过我瞬间就把这个念头否决了,“也不对,张雅是被拐来的,只是个普通人,就算他对这个村充满仇恨,也没那个本事去做这一切。”

        小胖子皱着眉头,好半天才开口幽幽说了一句,“如果这一切,是某人早就算计好的呢?”

        我楞了楞,心头咯噔一下,难不成,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局?张雅被卖进村,这是这个局的一个环节,所以的一切,事先都被人算计好了?

        这么一想,我顿时觉得头皮发麻,如果这个猜测成立的话,幕后到底是什么人,要如此煞费苦心的来对付我们?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