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妖妻倾城 > 第十一章玉佩

第十一章玉佩

        二叔二婶尸体不知所终,凶手的背后还有凶手,他的动机是什么?他为什么要这样做?还有二叔说的话是不是真的,张雅到底是死是活?

        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所有的线索都断了,最后接触张雅的那几个地癞子也都死了,一切变得扑朔迷离,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村子里的牲口也不多了,村长让所有人把家里牲口全部集中起来统一分配。即使这样,整个村剩下的牲口也只够维持两天的,如果两天过后,小胖子的师父不能按时出现,后果将不可预料。

        不过眼下根本没别的办法,只能苦等。

        当天晚上,依旧狂风大作飞沙走石,第二天早晨,所有拴在门口的牲口任然被开膛破肚掏了心脏。

        第二天,也就是老头离开的第三天,按照约定,他应该回来了,可是从早晨一直到太阳快落山,都没见着老头的踪影。

        我心里越来越焦急,村子里的牲口勉强只够维持一晚了,要是老头明天天黑之前任然不出现该怎么办。

        就在我在房间里急得团团转的时候,突然听见“啪”的一声,像是什么东西断裂开来的那种声音。

        扭头一看,发现是小胖子悬挂在胸前的那枚玉佩碎了。

        此时小胖子正在厨房里弄东西吃,嫌天气热就把外套和玉佩一并脱下放在堂屋的椅子上。

        我走过去捡起一枚碎片,拿在手里感觉凉冰冰的,正准备把这事儿告诉小胖子,他就自己抹着嘴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小哑巴,屋里还有吃的没,我还没吃饱啊。”

        小胖子抚摸着圆滚滚的肚子,一脸的不满足,在吃东西这件事上,我从来就没见着小胖子吃饱过,感觉他那肚子就是个无底洞,多少东西都能装下。

        我说别吃了,你玉佩碎了。

        小胖子哦了一声,突然面色一变,瞧着我手里的玉佩碎片,一个箭步窜过来,拿着碎片瞪大了眼睛,面色显得极为慌张。

        我安慰他说不用太难过了,一枚玉佩而已,我这就让小哑巴给你弄点吃的去。

        小胖子这回听见吃的却不为所动,整个身子都颤抖了起来,看上去那枚玉佩对他挺重要的。

        片刻后,他突然颤抖道,“不可能,这不可能!”

        我听得稀里糊涂的,连忙问他怎么回事儿。

        他也不说话,把玉佩包好,穿上外套就连忙往外走。

        “哎哎哎,天都快黑了,你干嘛去呢!”我连忙拦住他,这个时候可不能四处走动,天已经快黑了,这会儿出去碰见阴阳桩就惨了。

        “你别管我!”小胖子用力甩开我,继续往外走,我瞧着不太对劲儿,连忙快步上去把他拦住,问他到底怎么了。

        小胖子面色看起来十分紧张,“我师父出事儿了!”

        我一听就楞了,“你怎么知道,他回来了?”

        小胖子摇摇头,“这玉佩是和师父通过灵的,玉佩在这个时候碎了,一定是师父碰见了危险,我得去救他!”

        我一听也跟着紧张起来,“可是怎么救啊,天都快黑了,再说后山那么大,也不知道你师父在哪儿啊!”

        “我不管!”小胖子一脸焦急,“我有办法找着他,你别拦着,好好呆在屋里哪儿也别去。”

        瞧着小胖子这副模样,看来劝是没用了,我想了想,一咬牙,“行,你等一下,我和你一起去!”

        村里的牲口只够一晚,如果哪老头儿真出事儿了,明天晚上所有人都逃不掉,索性赌上一把,和小胖子一起进后山救他师父,总比坐以待毙好。

        我回屋给小哑巴交代了几句,小哑巴咬着嘴唇死死拽住我,就是不让我离开。

        “小哑巴,我现在真没别的办法了,你放心,我一定没事儿的,你乖乖呆在屋里哪儿也别去,等我回来。”

        说实话,经历了这些天的事儿后,我现在倒是不怎么怕死了,唯一挂念的就是小哑巴,只不过实在没更好的办法,不把那老头儿救出来,明天天黑以后别说小哑巴了,整个村子恐怕都没人能逃得了。

        我拿了一把手电筒和小胖子一路飞奔,到后山脚下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整个村子开始刮起大风,奇怪的是,后山却一点动静也没,只听见大风在村子里刮得呼呼响,而这里却安静得出奇。

        我问小胖子该怎么办,这么大个后山,上去要找一个人和大海捞针差不多。

        小胖子说他有办法,可以用小不点的法子找到师父。

        “小不点?”我疑惑道,“你是说上次那只瘸腿公鸡?”

        小胖子点点头,“小不点不是那只鸡的名字,是一种引路的法术,只要是活着的动物,都可以弄成小不点带路。”

        我四周看了看,“可是这哪里还有活物啊,村里的牲口肯定是不能牵了,要是白天还好说,抓个野鸡啥的,大晚上的,上哪儿去弄活物?”

        小胖子拿出一张符纸和一个铃铛看着我,我退后几步,“你该不是想把我做成小不点吧!”

        小胖子摇了摇头,把铃铛递给我,然后把符纸拍在脑门上,“待会儿我把咒念完,你就摇晃这个铃铛,我会在前边开路……”

        我连忙打断他,摇头道,“那可不行,你把自己弄死了,还怎么救你师父?”

        小胖子道,“谁说要把自己弄死,你记住了,这个铃铛摇不响的时候,你一定得把我头上的符纸扯下来停一阵,要是超过这个时间,我就真得被弄死了。”

        接着他又给我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便开始咕噜咕噜念叨着一阵乱七八糟的东西。

        等他的咒刚一念完,就看见他整个人突然变得直挺挺的,像是僵硬了一般,脸上的表情也很木纳,眼神空洞,就跟死人似的。

        我尝试着摇了一下铃铛,小胖子忽然就直挺挺的往前跳了一步。

        这个动作把我吓了一条,让我联想起电影里的赶尸人,此时的情况就和赶尸的场景一模一样。

        小胖子之前让我在这个过程无论看见什么听见什么,都不能回头,也不能发出任何声音,更不能停下来。

        这可苦了我,刚进摇晃着铃铛赶着小胖子进山没一会儿,就听见后边全是密密麻麻的脚步声。

        我每摇一下,除了小胖子以外,身后那些脚步声也跟着往前动一下,我想喊不能喊,想跑不能跑,只是硬着头皮一步一步的赶着小胖子前进,后背早就被汗水浸透。

        约莫过了一个多小时后,我突然发现手里的铃铛就跟被堵住似的,怎么也摇不响。

        我连忙一把扯掉小胖子额头上的符纸,小胖子一下瘫软在地,面色恢复红润,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像是很累的样子。

        休息一阵后,小胖子才说继续赶路,就这样走走停停,到第三次铃铛摇不响的时候,小胖子一张脸白得吓人,脑门子上全是密密麻麻的汗珠,看上去已经虚脱了。

        我见着他这副模样,将心一横,说要不换我做会儿小不点,这样下去你非得虚脱不可。

        小胖子摇头道,“不行,你会被吓死的。”

        我说不就是往前蹦嘛,有啥大不了的,就把自己当尸体得了。

        小胖子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道,“没那么简单,进入小不点状态的时候,就介于活物和死物两者之间,你看到的,你听到的,都不仅仅是阳间的东西,普通人肯定会被吓死,就算你胆子大,里边很多忌讳和暗咒,稍有不慎就再也醒不过来。”

        我看着小胖子虚脱的模样,暗暗觉得有些担心,就说早知道这样,出门前就多带点吃的,也好补充体力。

        小胖子道,“这和体力无关,说了你也不懂。”

        说完后,摸着肚子冲我嘿嘿一笑,“再说了,我这肚子,多少东西都填不饱,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享受过吃饱的滋味。”

        我心想这小胖子真是个吃货,这个时候提到吃都能眉飞色舞,还有心情开玩笑,想着这事儿要是过去了,一定好好弄一大堆东西,让这家伙吃个肚皮溜圆。

        休整片刻,我们继续赶路,只不过按照这个速度实在慢得离谱,也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找到那老头。

        现在我再次听到身后密集的脚步声,也感觉没那么可怕了,小胖子说只要不出声不回头就没事,那些脚步声只是路过的一些东西发出的声音。

        一路上我都能看到许多死去的动物,野山羊小麻雀什么都有,无一例外的都是敞开着肚子,我不用看也能猜到这些动物的心脏肯定也失踪了。

        越往里走,动物的尸体就越多,这个时候我才猛然意识到,我们村子就那么大点,即使要灭掉我们整个村子,也不用炼制那么多阴阳桩啊?

        突然间我脑子里蹦出一个念头:难不成幕后那只黑手,针对的不仅仅是我们这个村子?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在后边叫我名字,那声音听起来有些熟悉,我刚准备本能回答,却突然清醒过来,一下将嘴巴闭得紧紧的。

        这荒山野岭大半夜的,是谁会跟上来叫我名字?

        就在我准备不做理会继续前行时,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展宁哥,等等我,我是张雅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