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妖妻倾城 > 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奇怪的张雅
    我听到这个名字心里就是一哆嗦,浑身汗毛嘶一下竖起,咬着牙强迫自己千万要稳住,我可不相信张雅会出现在这里,就算真的是她,也绝不可能是活着的她!

    就当我没走几步时,突然感觉一只手搭在我肩膀上用力往后拽,我以为是阴阳桩,吓得嗷的一声,本能伸过手将小胖子额头上的符纸扯掉。

    小胖子一哆嗦,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一把拽住他就往前跑,“快跑,阴阳桩来了!”

    哪知道小胖子比猪还沉,我这一用力,我两同时摔倒在地上。

    我心想这下完蛋了!

    “展宁哥,你在干嘛呢,是我啊,我是张雅啊!”

    那个声音在我旁边响起,一只手再次过来拽我胳膊。

    我吓得尖叫一声,本能的抓住那只手用力向旁边狠狠摔去,听见哎呦一声。

    我扭头一看,发现一个人摔在地上,这个人还真是张雅!

    张雅揉着手腕,一脸疑惑的看着我道,“展宁哥,你不认识我了么,我是张雅啊!”

    我瞧着她那副模样不像是阴阳桩,而且刚才抓她手的时候也感觉到了对方的体温,就疑惑的问道,“你真是张雅?”

    张雅笑嘻嘻的走过来将我扶起,“那还能是谁啊,展宁哥你怎么会在这儿?”

    我上上下下把张雅打量了一遍,发现她并没有什么古怪,而且借着电筒的光,能够清晰的看到地面的影子。

    “我还想问你呢,你怎么会在这儿,那天我不是把你送出村了吗?”

    虽然我并没有看出眼前这个张雅有任何古怪,但见到她却没半点欣喜,反而一肚子疑问,村子里发生那么多怪事儿,起因就是从张雅身上开始的。

    我看了旁边的小胖子一眼,他一点反应都没,略微看了眼张雅后,就坐在地上摸着肚子休息。

    我这才放下心来,如果张雅有问题的话,小胖子肯定不会那么淡定。她对张雅的态度我也没觉得有什么奇怪,这个人除了吃的以外,对什么东西都不感兴趣,总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直到张雅拿出几个野果子递给我时,小胖子才喜笑颜开的从地上站起来,厚着脸皮抢过野果子,冲着张雅一口一个美女姐姐的叫。

    我问张雅怎么会在这里,这段时间她到底发生了什么。

    张雅眼眶一下就红了,靠着一颗大树蹲坐下来,把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和我讲了一遍,把我听得咬牙切齿的。

    原来那晚我离开后,她就碰上几个地癞子,那几个地癞子把她拖进小树林糟蹋了,完了还想灭口,把她活活掐死。

    哪知道张雅命大,后边又活了过来。醒来时发现她躺在一片树林子里,她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又不认识路,也不敢再回到村子。后来就一直呆在山里,每天靠采野果子生活了下来。

    我瞧着她一身干干净净的,不像是在山里呆了几天的模样,顿时起了疑心。

    张雅看出我心里的疑惑,说山里除了寂寞点没什么可怕的,她每天依旧按照正常人的生活过日子,在泉水里每天洗澡洗衣服,晚上就睡在灌木丛里。

    我觉得这个解释有些牵强,但瞧她模样的确是个大活人,也就没再多想。

    提起这件事,她眼神瞬间透着一股阴狠,“我一定会报仇的,那些害我的人都不得好死!”

    说完之后,发现这话有些不妥,连忙解释道,“我是说那几个祸害我的地癞子,别的人……”

    我摆手说不用解释,这件事是因为我二叔二婶把她买进村,她才会这样的。

    然后又把那几个地癞子的下场给她讲了一遍,末了我叹息一口,也把二叔二婶的事告诉了她。

    “他们几个都死了,也算是报应吧,你别再恨他们了。”

    想起二叔二婶,我突然感觉鼻子酸酸的。

    由于刚才我在慌乱之中没有按照步骤扯下小胖子额头的符纸,小不点的法术算是破了,我们只能跟着直觉继续往里走。

    一路上我都在暗暗观察着张雅,总觉得她没跟我说实话,我也没有把二叔临终的遗言告诉她。

    我相信二叔临终前让我们小心张雅,肯定不会是空穴来风。

    张雅一路上显得对这片森林无比熟悉,每次总能准确的找到野果子和水源,而且对环境极为熟悉,像是受过专业训练一样,走起山路来也没见她有多吃力。

    不过这个时候我只能把这些疑问暂时憋在心里,不管怎样,都得先找到小胖子的师父再说。

    一路上张雅对我特别体贴,这让我觉得有些别扭,就找了机会把小哑巴的事告诉了她,委婉的暗示她我已经有媳妇了。

    不知道张雅是不是真的没有听出我话里的意思,依然对我特别体贴,甚至还用衣袖帮我擦汗,笑着问我,“展宁哥,你喜欢小哑巴吗?”

    “那当然!”我肯定的说,“我能娶着她是我的福气,现在二叔二婶也没了,她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人。”

    “真的?”张雅不仅没一点吃醋的表情,反而显得特别高兴。

    看着她这个表情,我暗暗嘲笑自己可能想多了,刚才见张雅对我特别体贴,我还以为她是喜欢呢,现在一想,她不恨我就算好的了,怎么会喜欢我。

    “嗯,等回村了我介绍你俩认识认识,你一定会喜欢她的,小哑巴人特别好,要多好有多好。”每次提起小哑巴,我都特别高兴。

    张雅笑了笑,没有继续说话,只是她对我的态度依旧特别体贴,一路上几乎都在围着我转,偶尔还拉着我的手走上一会儿,让我感觉我挺对不起小哑巴的,不过也不能把张雅轰走吧。

    小胖子晃晃悠悠走在前边开路,每走一会儿都会停下来,抽动着鼻子就跟警犬似的闻上一阵,才继续往前。他说小不点的法术虽然破了,但他已经能够闻着点他师父的味道,应该就在前边不远。

    我们刚一加快步伐,突然听到前边传来一阵哗啦啦的响动,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前边林子里。

    我第一反应可能是什么野兽,高兴的问小胖子能不能抓来做成小不点。

    可是我却发现小胖子的脸色突然沉了下来,再一看,张雅的表情也变得无比凝重。

    哗啦啦啦……

    前边隐约看到一处灌木丛摇动了一下,这回我似乎还听到其中夹杂着一些脚步声。

    “是阴阳桩,跑!”

    小胖子惊呼一声,扭头就跑,我还在愣神的时候,就被张雅拽着往后飞快的跑。

    与此同时,背后突然响起一阵密集的脚步声超我们追来。

    我拉着张雅拼劲全身力气往前冲,可是那阵脚步声离我们越来越近,眼看就要追上了。

    “快上树!”张雅忽然大喊一声,小胖子胖乎乎的,不过反应速度极快,第一个窜上就近一棵树。

    我和张雅也紧跟着爬上同一棵树。

    从树上往下一看,看见几个男面女身的阴阳桩正围在树下,仰着脖子张牙舞爪的冲我们发出吱吱吱的叫声,那声音尖细尖细的,有点像是蝙蝠发出的声音。

    我能认出这几个阴阳桩,就是村里那几个失踪了身子和头颅的人,此时他们的头颅和身子已被交换了位置,男人的头长在女人身子上,还穿着失踪前的衣服。

    我们爬上的这颗树并不高,离地面也就七八米的样子,我担心这几个阴阳桩要是上树怎么办。

    张雅倒是显得特别冷静,道:“不用担心,这几个都是普通阴阳桩,虽然凶悍,但却没有智慧,不懂得撞树,跟不会爬树。”

    果然如张雅所说,那几只阴阳桩的确不会爬树,只是呆在树下仰着头眼巴巴的看着我们。纵然是这样,我心里边还是紧张得不行,被几只怪物离几米的距离盯着,我的确无法放松。

    过了大概一个多小时,这几只阴阳桩似乎才像是得到什么指令一样,突然扭过头一字排开整整齐齐离开。

    我没有急着下树,生怕那几只阴阳桩突然杀回来,张雅却气定神闲的示意我不用担心,普通阴阳桩还没有那个智慧,懂得用计谋。

    小胖子下树的第一件事就是直呼肚子饿,张雅轻车熟路的找来一些野果子,乐得小胖子一口一个美女姐姐叫得特别亲切。

    “展宁哥,你也吃点吧。”

    张雅递了一个红彤彤的野果子过来,我笑了笑,轻轻将她的手拨到一边。

    “展宁哥,你不喜欢吃吗?我再给你换一个。”张雅一如既往的体贴。

    我说不用了,然后上下打量着她,退后两步,盯着她一字一句的问道,“你到底是谁?”

    张雅楞了楞,一脸疑惑道,“我是张雅啊?”

    我笑了笑,“别装了,说吧,你到底是谁,有什么目的。”

    从一开始我就觉得张雅不太对劲,不过她的解释也勉强能说得过去。可是刚才,她看起来对阴阳桩特别熟悉,甚至连阴阳桩的习性都懂得。

    张雅只是个普通大学生,怎么会懂得这些东西?

    那就只有一个解释,眼前的这个人,根本就不是真的张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