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妖妻倾城 > 第十三章 血巢

第十三章 血巢

        只不过张雅在面对我这些疑问的时候,显得特别镇定,并说出一个让我足足惊讶了好半天的原因。

        “是你二叔教给我这些的。”张雅很平静的说。

        我一听就楞神了,“二叔?你们俩……”

        我想起二叔临终前的遗言,让我们小心张雅,难不成村里发生的这一切,真的和张雅有关?

        张雅接着道:“我其实是你二叔救的,当时被那几个流氓糟蹋以后,我醒过来就想去寻死。你二叔却突然出现在我面前,说我就这样死去不值得,不如和他一起报仇。”

        “然后他就对我说,他也是在很小的时候就被拐进这个村子,他恨这个村子的所有人,他教我如何在山里生存下去,和阴阳桩的一些知识。”

        我问,“王二狗他们是你害死的?”

        张雅摇摇头,“不知道,村里发生的事我刚才听你说了才知道,只是你二叔一直让我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有一天还挖了一个坑,让我躺进去,然后还放了许多槐树叶子铺在我身上,然后还让我服下一种药丸,接着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后来他再次找到我,要我再次躺进那个坑里,然后还在我脸上贴了一张男人的人皮面具,让我冒充阴阳桩……”

        我恍然大悟,“那天我们在坑里见到的,其实就是你本人,只不过当时你贴着男人的人皮面具,可是二叔为什么让你做这些?”

        她摇摇头,“这我就不知道了,他总是让我做些奇奇怪怪的事,但从来不告诉我为什么,只是昨天早上他突然找到我,说事情晚上就会结束,全村人都会死。哪知道,我一直等到现在,也没见着他,刚才听你说他已经死了……”

        我连忙问,“二叔二婶不是你害的?”

        她摇摇头说,“我哪儿有那个本事啊,这些日子我从没下过山,做的一切都是你二叔指使的。”

        张雅说出的这个真相让我感觉脑子里一片空白,看来二叔没有说谎,所有的一切都是他安排的,可是任然有许多疑点解释不清。

        最大的一个疑点就是二叔为什么会懂得这些?

        突然间我脑子里出现一个大胆的推测,二叔的背后,一定还有一只手在操纵这一切,那只手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不好亲自出面,就借用二叔的手去完成一些事情。

        他借着帮二叔复仇的幌子,利用二叔,最后可能是因为某种突发原因,将二叔灭了口。

        可是二叔在临终前为什么要让我们小心张雅?

        我没把二叔这句遗言告诉张雅,张雅说的这一切虽然经得起推敲,但我也不敢确定她有没有说谎,现在能做的,就是暗中观察见机行事。

        想到此时我们的背后,可能就被那只幕后黑手暗中盯着,心里便涌起一股不寒而栗的感觉。

        想着想着,我突然感觉胃部传来一阵疼痛,张雅连忙问我怎么了,我捂着胃说没事儿,这段时间胃不好,刚才吃多了野果子,可能是胃病犯了。

        张雅一副担心的模样,我摆摆手说没事儿,老毛病了,小的时候胃就不好,不能吃生冷的东西,一吃就犯病,然后让大家继续赶路。

        小胖子在前边带路,越走越快,到最后几乎是小跑前进的,他说他已经能够清楚的嗅到他师父的味道,肯定就在附近。

        此时找到老头是首要目标,不论这一切背后的真相是什么,只有先找到小胖子的师父,才能够应付目前的危机。

        在丛林里跟着小胖子小跑着穿梭一阵后,我突然闻到一股血腥味道,越往前,那股血腥味道就越浓,四处的动物尸体也越多,好几只动物的尸体还汨汨淌着鲜血,一看就是刚死去不久。

        突然间,我感觉脚下一滑,整个人站立不稳,一下扑面摔倒在地,手掌接触到地面的时候,感觉滑腻腻的。

        一看,发现两个手掌竟然沾满了鲜血,原来地上滑腻腻的东西,竟然是被鲜血浸透了的土!

        附近打量了一眼,发现全都是这种被血泡过的土,这要多少鲜血才能做到!

        小胖子捻了一撮带血的土放在鼻子前嗅了嗅,皱着眉说:“这是人血!”

        我心里顿了一下,荒山野岭的,怎么会有这么多人血?而且这些血迹还没有凝固,看上去都还是新鲜的!

        越往前走,地上的鲜血就越多,浓厚的血腥味笼罩着四周,让我感觉几乎快要喘不过气来,一股无形的压迫感像是用力挤压着我的胸口,每呼吸一次都特别吃力。

        “都别动!”小胖子突然面色一凝,“前面有动静!”

        我一下停了下来,把耳朵竖起,果然听到前边不远处传来一阵密集的砰砰声,像是皮球砸在地上发出的声音,非常古怪。

        “师父就在前边!”小胖子突然说了一句,然后加快脚步超前走去,我和张雅连忙跟了上去。

        越往前,除了血腥味更加浓郁以外,那阵奇怪的砰砰声也越发清晰。

        穿过一片密集的灌木丛,发现前边有个八角形,约莫有两个篮球场般大的深坑,血腥味和那阵砰砰声就是从里边发出的。

        我们小心翼翼的靠近八角形深坑,用手电往里一照,顿时傻了眼,我差点吓的一屁股坐在地上。

        坑洞里,竟然是满满一坑鲜红色的血液,血液里浸泡着密密麻麻大小不一的动物心脏,那些心脏泡在血水里还在跳动,发出令人恐怖的砰砰声。

        我从来没见过如此恐怖的景象,吓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快跑,这是炼制阴阳桩的血巢!”张雅惊呼一声,拽着我就准备往回跑。

        小胖子却没有动,沉着脸道,“不行,我们得把这个血巢毁了!”

        “你有办法?”我连忙有些激动的问道,刚才只顾着害怕了,现在一想,村里闹了那么多的事,既然现在找到阴阳桩的巢穴,把它一举摧毁,其不是所有问题都解决了?

        小胖子摇摇头,“师父以前没教过我。”

        我急得团团装,问张雅,“我二叔给你说过,怎么毁掉阴阳桩的巢穴不?”

        张雅也摇了摇头,我心里边万分焦急,好不容易找到事情的根源,可却束手无策。

        小胖子突然问我身上带火没,我点点头,我平日里抽烟,所以身上总是装着打火机。

        小胖子说,“那干脆一把火把这血池子烧了!”

        我一想这个办法可行,管他们什么妖魔鬼怪,一把火下去就什么都没了。

        这四周是茂密的林子,枯树枝枯树叶到处都是,放一把大火不是什么难事。

        我们捡了许多枯树枝堆在血巢旁边,我用打火机点了一把火,顿时火光冲天。

        就在这个时候,血巢里边的血水忽然咕咚咕咚冒着碗口般大的气泡,就像是沸腾一般,那些浸泡在血巢里的动物心脏开始剧烈跳动起来。

        紧接着,一股极其阴寒的气息铺面而来,就跟掉进冰窟窿似的,刚点燃的熊熊烈火竟然瞬间熄灭。

        血池子翻滚着,密密麻麻的心脏浮浮沉沉剧烈跳动,紧接着,数个男人的头颅从里边冒出来,瞪大着眼睛恶狠狠的盯着我们。

        “遭了,快跑!”张雅惊呼一声。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一大群阴阳桩就跟蝗虫一样,纷纷从血巢里一跃而起落在我们周围,男首女身,面色狰狞目光凶狠,浑身血淋淋的,有的身上还挂着几个跳动的动物心脏,张牙舞爪的朝我们涌来。

        我用尽全身力气朝一只最先扑过来的阴阳桩踹去,可就像是踹到一块坚硬的岩石一般,那阴阳桩纹丝不动,我却被震得仰面摔倒在地。

        数十只阴阳桩嘶吼着朝我们围过来,张雅死死抱住一只扑向我的阴阳桩,“展宁哥,快跑!”

        我心里狠狠一缩,连忙上去救张雅,可是刚站起身,就被一只阴阳桩一掌拍在我胸口上,那种感觉像是被大卡车迎面撞了一下,胸口感觉一股剧痛,整个人倒飞出去好几米远。

        小胖子也比我好不了多少,也被一只阴阳桩打得倒飞过来,正巧摔在我旁边。

        我感觉喉头一甜,哇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

        那些阴阳桩紧接着朝我们继续涌来,挥舞着干瘦的爪子,嘴里发出一声声沉闷的嘶吼声。

        奇怪的是,我突然发现这些阴阳桩根本就没伤害张雅,像是没看见她一样,只是嘶吼着朝我和小胖子扑过来。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突然听见轰隆一声,血巢子像是被扔进一个大炸弹一般爆裂起来,鲜血混杂着跳动的动物心脏冲天而起。

        我听见这些阴阳桩像是被什么东西击中一样,发出砰砰的声响,瞬间就倒下好几个。

        “师父!”小胖子大呼一声。

        与此同时,我看见一个人影从血巢里飞窜而出,打倒几个阴阳桩后落在我们前边,一看,竟然是小胖子的师父!

        老头儿浑身是血,干瘦的身子却蕴含着巨大的力量,和那些阴阳桩肉搏在一起。

        我们正准备上去帮忙,却听见老头呵斥一声,“别过来,你们快跑!”

        “师父,我来救你!”小胖子根本不听他师父的话,站起身朝着一个阴阳桩扑过去,却又瞬间被击飞回来。

        一个阴阳桩冲到他面前,一把将他拎起,发出一阵嘶吼,另一只手突然朝小胖子的心窝掏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