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妖妻倾城 > 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慈悲心
    “小心!”

    我几乎是本能的冲过去狠狠撞向那只阴阳桩,却如同撞在一根坚硬的水泥柱子上,感觉肩膀一阵剧痛。

    那只阴阳桩虽然没被我撞倒,但动作稍稍迟缓了一下,第二次发动攻击时,老头已经回身赶到,抬腿将那只阴阳桩踹回血池子里。

    老头身体形如枯槁,但却似乎蕴含着巨大力量,每一下都能轻易大飞一个阴阳桩,一番肉搏后,数只阴阳桩终于被重新打回血巢。

    “师父,我可找到你了!”小胖子欣喜的说道。

    老头累得气喘吁吁,浑身是血,也不知道是他的还是血池子里的血水,整个人从头到脚都是血淋淋的,看起来有些骇人。

    “师父,你咋跑到血巢子里去了……”小胖子刚准备问,却被老头抬手打断。

    老头看起来面色凝重,像是很紧张的样子,看着我道:“张展宁,你记住我的话,日后无论碰见什么事,切记,一定要怀着一颗慈悲心,一定要记住,慈悲心!”

    我听着这话怪怪的,这个关头怎么扯到慈悲心上去了,还有什么白灵,不等我疑惑,老头又看着小胖子,“史东西,你过来一下。”

    小胖子一脸疑惑的走过去,我看见老头冲着他窃窃私语了几句,不知道说的是什么,只看见小胖子露出个惊讶的神色,还扭头看了看我。

    紧接着他又看着张雅,我看见张雅似乎有点怕她,往后退了几步,老头微微皱了皱眉头,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一般,指着张雅厉声呵斥:“今天姑且饶你一次,不过你以后好自为之,办完自己的事,该去哪里就去哪里,否则自有人会收拾你!”

    我不明白老头为什么对张雅这个态度,可根本没等我多问,那血池子忽然再次翻滚起来,这一次更加猛烈,无数颗动物心脏随着碗口大的气泡浮沉跳动,密密麻麻的,就像是虫卵一样。

    “快走!”老头大喝一声。

    随即轰隆一声,血巢子一下炸开,一大群阴阳桩顿时发出凄厉嘶吼声从学池子里涌了上来。

    这一次数量比刚才更多,而且我能明显感觉到这一次的阴阳桩似乎变得更加疯狂。

    这些阴阳桩有我认识的脸孔,也有不认识的,其中一个领头的冲我猛扑过来,被老头一掌击退。

    “史东西,赶快带他么离开这里!记住我刚才说的话!”老头大喝一声。

    “师父……”

    “快走!”

    小胖子哭喊着,最后似下了很大决心一般,拽着张雅和我就往回跑。

    跑的时候我扭头看了一眼,看家那老头纵身越近血巢之中,数只阴阳桩也跟着密密麻麻的跳了下去……

    跑了许久,突然听到轰隆一声巨响,那股进山时的血腥味和极阴之气一下退却,感觉四周又恢复了原来的气息。

    小胖子这才松开我们,停下来回过身,怔怔的望着声音传来的方向,面色平静,看不出任何表情,喃喃道:“师父,我叫史南北,不是东西……”

    说完后,我看见他眼角闪着一抹泪光。

    路上我们一言不发,谁都没有开口说话,小胖子虽然面无表情,但我知道他肯定很难过。

    这家伙虽然平日里懒懒散散的,不过知道他师父有危险后就奋不顾身前来相救,可以知道他并不是冷血无情之人,而且和他师父感情还挺深。

    “你知道吗,师父一直对我很好。”

    小胖子突然小声说了一句,似在对我们说,又像是自言自语,“很久很久以前,我想害我师父,可师父却反而把我救了,教我法术,教我知识,还教我吃东西……”

    我听着小胖子的话,觉得有些语无伦次,他年纪看起来和我差不多大,却用了很久很久这个词,他师父教他吃东西,证明那个时候他还很小,却又怎么能害他师父呢?

    只不过从他这番话里,我听出他无尽的悲伤。

    我叹了口气,上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别太难过了,老头……道长这么做也是为了救更多的人,以后你如果没地方去,就住在我家,我天天让小哑巴给你弄好吃的。”

    说这话的时候我心里其实也挺难过的,我想起了二叔二婶,这种丧亲之痛,旁人真的无法理解。

    “吃饱肚子是啥感觉?”小胖子突然问了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

    我一愣,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

    “吃饱肚子会不会觉得很开心?”小胖子接着问。

    我以为小胖子又饿了,就笑着说待会儿回家让小哑巴弄一大桌菜,保证让他吃个饱。

    小胖子却苦笑着摇了摇头。

    我看了看张雅,她也许久没说话了,显出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我让她待会儿和我一起回去,然后我想办法送她回家。

    她却摇摇头说,“谢谢展宁哥,不过我就不去了,待会儿我自己离开,离家那么久,家里人一定很想念我。”

    对于张雅,我心里边实在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一方面觉得亏欠她,如果不是二叔把她买来,她也不回落到这个地步。

    但又觉得她身上有许多我不知道的秘密,从进山碰见她,我就一直觉得很奇怪,她说的那些虽然经得起推敲,但怎么听都像是讲故事一般,觉得特别离奇。

    而且刚才老头对她那种态度,看样子似乎知道张雅的一些秘密。

    不过我想无论张雅身上有什么秘密,应该都不会有恶意,要是那样的话,老头既然看穿了,肯定不会放过她。

    一路上我都在想着这段时间发生的许许多多怪事,刚才血巢子里出来的阴阳桩,许多我都能认出就是我们村遇害的那几户人家,可却没看见二叔的脸孔。

    二叔二婶尸体失踪时整个身子都没了,不像别的遇害人家那样,还留下女人的头颅和男人的身子。

    这就表明,二叔二婶的尸体也许并没有被做成阴阳桩,可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的尸首会去哪儿了?

    就这么一路想着,直到天蒙蒙亮的时候,我才发现已经到了山脚,小胖子任然是一副悲凉神色走在旁边。

    “先回去吃点东西,待会儿想办法把张雅送出村。”

    我一面说着,一面回头一看,却发现张雅不见了!

    “张雅上哪儿去了?”我有些紧张的问道。

    小胖子往后边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他这人就是这样,仿佛除了吃喝他师父,他对什么都漠不关心。

    我准备回去找张雅,却被小胖子拦住,他摇摇头说,“别回去了,她对着林子比你还熟悉,她莫名其妙的不见,肯定是不想跟你回去,半路溜了。”

    “可是她一个女孩子……”

    “她能在有阴阳桩的大山里,一个人完好无损的生存好几天,你就不觉得担心是多余的么?”

    经小胖子这么一说,我才明白过来,问道,“张雅看上去怪怪的,你看出什么没有?”

    小胖子摇摇头没说话,继续往前走,我楞了楞,叹息一口,也跟了上去。

    走进村子以后,我还不忘回头望了一眼,发现罩在山上那层薄雾已经散去,后山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这个时候天刚刚蒙蒙亮,村里人还没出来,我看见各家各户的门口都拴着一只牲口,那些牲口活生生的,并没有被开膛破肚。

    “看来阴阳桩已经被你师父破了,这一切终于结束了!”

    我长长吐出一口憋了好几天的郁气,感觉浑身轻松,所有的一切,终于结束了。

    虽然任有许多谜团没有解开,但我觉得已经没那个必要,该结束的都结束了,以后守着小哑巴踏踏实实过日子就行。

    想到小哑巴,我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可是奇怪的事发生了,从后山脚到我们家,最多也就半个多小时,可是我感觉走了很久很久,依然没看见我家的大门。

    房屋还熟悉的房屋,道路还是熟悉的道路,可我就是找不到我家大门。

    小胖子走在我旁边,又是一副呵欠连天的模样,我拽了拽他,“史东西,快看看,这是咋回事儿。”

    “我是南北,不是东西!”小胖子很忌讳别人叫错他的名字,揉了揉眼睛,四处看了看,脸色顿时一变,拽着我就往回走。

    “别说话,原路返回!”

    我不明就里,但瞧着小胖子这副认真的模样,知道肯定不是啥好事。就跟在他身后,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等再次回到山脚下,小胖子才长长的吐出一口气,面露疑惑,“怎么会有鬼打墙?”

    “啥,鬼打墙?”我一听这个词语心里就哆嗦,刚刚还以为事情结束了,没想到又碰上这么一出,着急的问:“那可怎办啊!”

    小胖子皱着眉头道,“鬼打墙倒是不算啥,只不过……”

    他没继续说下去,“算了,先回去看看。”

    在路上小胖子告诉我,鬼打墙是一种最低级的障眼法,破解很简单,原路返回就行。

    但是千万不能继续走下去,或者呆在原地不动,有的鬼打墙持续时间特别长,非得把人困死在里边不可。

    再次回到村里,这次我可看清楚了,每家每户门口的牲口,依然全都被开膛破肚,刚才我看见活生生的牲口,只不过是鬼打墙的幻象而已!

    我刚松下的一颗心顿时又悬了起来,难不成小胖子的师父根本没有破掉阴阳桩?

    走到我家门口,我刚准备进去时,突然发现,我并没有在门口看见任何牲口,也没有发现任何痕迹,也就是说,昨天晚上小哑巴压根儿就没拴牲口在门外。

    想起之前那几户人家的死状,我脑子突然嗡的一声,狠狠拍打着房门:“小哑巴!小哑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