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妖妻倾城 > 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 神像
    小哑巴一脸疑惑的比划说小胖子不是和我一起出去的吗?

    我使劲敲了敲头,感觉心头乱糟糟的,什么也没说,拉着小哑巴快步回屋。

    方才迷魂阵里看到的景象,和那个神秘的“我”,这一切看起来毫无头绪,阴阳桩的巢穴已被捣毁,可迷魂阵里为什么还有那么多阴阳桩?

    那个穿着奇装异服的“我”又是何人?他把我从迷魂阵里带出来,看起来并无恶意,可是那个东西为什么要冒充我?

    小胖子莫名其妙失踪,这一切我也不知道找谁问去。

    我没敢把这事儿告诉小哑巴,就随口说我脑子有点晕,刚才我带你去后山说什么了。

    小哑巴一脸疑惑,可能是觉得我这个问题有点古怪,但还是冲我比划,表示“我”什么也没说,只是让她跟着走,到了后山就让她在那颗歪脖子树下等着,便一个人进了后山。

    小哑巴还问我为什么突然又从村里出来了,我随口敷衍了几句后,叮嘱她,“我可能梦游了,以后我再穿着奇怪的衣服和你说话,你都不要相信,千万不要跟着梦游的我乱跑。”

    小哑巴一脸迷糊,但还是乖巧的点了点头。

    我冥冥中感觉到,我又卷进了另一个更大的旋涡,而且这一切似乎都是冲着我而来的,从开始的王二狗等人离奇死亡,到后来的阴阳桩,再到那个冒充“我”的东西出现,这一切似乎都和我脱不了干系。

    吃晚饭的时候,我看见小哑巴的表情有些异样,和往常不太一样,看起来像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但我问她她却只是摇头不语。

    晚上睡觉的时候,小哑巴紧紧的搂着我,我轻轻把她抱在怀里,想去亲她,可她却把头扭在一旁不让我亲。

    我楞了楞,叹了口气,然后将身子翻到另一侧。

    说实话我心里还是有些委屈的,毕竟我也是个男人,被自己媳妇儿这样对待,换了谁谁心里都不少受。和小哑巴同床那么久,至今为止我还是个处男。

    只不过以前出了干那事儿以外,我对她坐什么都可以,现在连亲都不让了。

    以前这种时候,小哑巴都会安慰我,可是这次,我觉得她一点动静都没,显得有些奇怪。

    我翻过身去,看见小哑巴背对着我,肩膀一抽一抽的,似乎在哭泣。

    我心一下就软了,轻轻抚着她光滑如丝的肩膀,“小哑巴,没事儿的,知道你可能还不太接受,我以后都不这样了好不好?你别难过了……”

    小哑巴突然翻过身来,紧紧将我搂住,身体一抽一抽的,但是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从我认识小哑巴以来,我就从来没有听见过她发出任何声音,包括哭泣的时候,也只是抽动着肩膀,从来不会哭出声。

    我轻轻拍着她的背,“乖,别哭了,早点睡了,你放心,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这辈子我都会好好尊重你的,绝对不会做你不愿意做的事,乖了,别哭了啊,快睡了。”

    哪知道我这么一安慰,她抽动得更厉害了,我一直安慰她快些睡了,可是到最后,我自己竟然迷迷糊糊的先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发现已经日晒三竿,外边阳光很大,透过窗户将整个房间照得亮堂堂的,看样子已经是中午了。

    我揉了揉眼睛,感觉头昏脑涨,心里嘀咕一句我怎么睡了这么久,然后下意识的朝旁边看了看,发现小哑巴早就起床了。

    我起床洗漱,却没看见小哑巴,以为她出去摘菜去了,就没在意。

    可是等了好一会儿,依然没见着小哑巴回来,到菜地去找,也没看见她的影子。

    我一下就慌了,着急的四处找了起来,准备找人问问,却发现整个村子一个人影都看不见。

    此时已是中午,村子却显得极为空旷,不仅一个人也瞧不见,而且就连鸡鸣狗吠声都没有,整个村子静悄悄的,透着一股说不出的诡异。

    我心里边越来越慌张,“小哑巴!小哑巴!”我开始一边走一边大声喊了起来,可却一点回音也没。

    我心里边焦急万分,决定挨家挨户的找,说什么也要把小哑巴找到。

    我随便敲了一户人家的大门,敲了好一阵,大门才被缓缓打开,老王头站在门后头,用一种看怪物的眼神打量着我。

    “老王头,你见着小哑巴没。”我焦急的问道。

    老王头表情很木纳,半响后才缓缓摇了摇头,然后又把门关上,整个过程他的动作都很迟缓,像是慢镜头一样。

    紧接着我又挨着敲了好几户人家的大门,他们都是摇头,而且表情动作都和老王头一样,木纳而又迟缓。

    我挂念着小哑巴的安危,所以没心思去琢磨这些怪像,我只知道无论如何我也要把小哑巴找到。

    走到村长家门口时,我突然楞了一下,突然想起昨天我在迷魂阵里看到的景象,当时就有一个脸长在后脑勺上的怪物冒充村长。

    不过我现在最担心的是小哑巴,所以没心思管那么多,微微楞了一下,就拍打着村长家的大门。

    可是敲了半天也没见门打开,我寻思着村长可能没在家,便准备转身离开。

    刚一转身,我忽然在里边听到一点响动,仔细一听,像是吸气的声音,再一听,我突然发现,好像是女人哭泣的时候发出的声音!

    我第一个念头就想到小哑巴,二话不说,狠狠踹了几下门,发现大门异常结实,最后找了几块石头垫在地上翻墙而入。

    落地的一刹那,我感觉手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一看,竟然在地上看见一根槐树枝,扎我的正是槐树枝上的刺。

    这根槐树枝看上去特别新鲜,上边还有一些还未枯萎的椭圆形槐树叶,再一看,发现村长家院子一个角落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种了几个大概一人高的小槐树。

    这些小槐树底下的泥土有翻动过的痕迹,应该是刚种下不久,一共有五颗槐树,围城一个圆圈,槐树中间还堆叠着几个白色石块。

    我暗暗觉得奇怪,这槐树是极阴之物,种在自家院子里是个特别大的忌讳,不知道村长为什么要这么做。而且我们村子是没有槐树的,现在村口又被迷魂阵封着,这几颗槐树是哪儿弄来的?

    这个时候,我再次听到里屋传来一声微弱的抽气声,便没有继续想下去,赶紧几步朝里屋走去。

    发现里屋的门并没有锁,虚掩着一个缝,轻轻一推就开了。

    里边布置得很简陋,只有几件很破旧的家具,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只是拉着窗帘,光线显得有些昏暗。

    “小哑巴,小哑巴。”

    我轻轻唤了两声,可是找遍了所有的房间也没见着任何人影。

    就在我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听错了,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再次听到一阵微弱的抽气声,那个声音就像是在我身后一样。

    我猛的扭过头,却什么也没看见,我寻着那个声音传来的方向,竟然发现声音是从一面墙里传来的!

    难道墙里有人?

    这个念头刚一出现,那个声音便消失了。

    我连忙四处寻找起来,果然在墙面上发现一块一米宽的地方颜色有些不大对劲。

    尝试着敲了敲,忽然“豁”的一声,那面墙竟然动了!

    仔细一看,原来是一扇小门,颜色和墙面几乎一样,如果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小门里边是一条向下的楼梯,楼梯很长,隐隐约约能够看见楼梯的尽头有着一抹混黄色的光线。

    我心里边挂念着小哑巴,也就没有管什么害怕不害怕,咬着牙就顺着楼梯走了下去,刚往下走了几个台阶,身后的小门忽然一下自动关上。

    我咬着牙一直往下走,发现下边竟然是一个挖得很深的地下室!

    整个地下室大小和一间卧室差不多,里边布置的特别精致,都是一些古色古香的红木家具,墙的一侧还摆着一张小床,床上铺着绣着花纹的被子,看上去非常精致,很难和平日里那个满口黄牙喜欢抽旱烟的村长联系起来。

    让我感觉奇怪的是,这间屋子怎么看都像是女人的卧室,而且床头还摆放着一个女人用的梳妆台,梳妆台上边竟然还有些胭脂水粉等女人用的东西。

    除了这些东西以外,一侧的墙上还被凿了个小孔,里边放着个黑黝黝的神像,大概一尺多长,前边还摆着一个烧香点蜡用的铜炉。

    铜炉上边还差着一些燃尽的香,我走近一看,发现这个神像特别奇怪,既不像佛也不像仙,再仔细一瞧,发现这个黑黝黝的神像有着两个丰腴的乳房和长长的头发,但脸却长的凶神恶煞,两侧还刻着络腮胡子。

    阴阳桩!

    我倒吸一口凉气,村长怎么会供奉这种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