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妖妻倾城 > 第十七章 脸皮

第十七章 脸皮

        我突然想起院子里的槐树,又看着眼前这个黑黝黝的阴阳桩神像,心里边顿时闪过一个念头:难不成村长就是那只操纵这一切的幕后黑手?

        这个念头让我心脏砰砰只跳,这个时候,房间里再次传来抽气的声音。

        我寻着声音,发现是从床底下传来的,爬下一看,发现床下边竟然放着一口棺材!

        只不过这口棺材特别奇怪,四周挂着白色的绸子,中间本来应该是个“奠”字的地方,此时却是一白色的“囍”字。

        我楞了楞,脑子里突然出现一个恐怖的词语:冥婚!

        我连忙钻到床底下,发现里边空间很大,足够一个成年人蹲在下边。

        那个抽气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次我听得清清楚楚,这声音就是从棺材里传出来的!

        “小哑巴!”我大喊一声,连忙用力把棺材盖子推开,往里边一看,嘶----

        我吓得倒吸一口凉气,差点一屁股瘫软在地。

        棺材里躺着一个穿着寿衣的人,而这个人竟然是村长自己!

        抽气的声音也戛然而止,我脑子里如同一团乱麻在狠狠搅动。

        村长面色灰白,浑身僵硬,看上去死了有些时候了,可却没闻到一点异味。

        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听到上边传来一阵响动,似乎有人进来了。

        我连忙将棺材盖子盖上,往里边缩了缩。

        然后就看着一个人走了进来,我缩在床下,只能看到那个人的腿。

        我看见那个人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突然走到床边上,我吓得连忙缩到棺材背后。

        虽然看不见,但我能感觉到那人正俯下身子查看这口棺材,我躲在棺材背后,连气儿都不敢喘一下,生怕被发现。

        过了好一会儿,听见那阵脚步声离开,才稍稍放松了一些,整个后背都已经湿透了。

        我从棺材后边悄悄探出半个脑袋,看见那个人在房间里走了一会儿后,忽然走到神像面前跪了下来。

        他这一跪不要紧,可我却差点吓得叫出声来。

        因为他跪下来的时候,我刚好能看见这个人的脸,我发现这个人竟然也是村长!

        可是我刚刚明明看见村长在棺材里已经死了,那此时跪着的这人是谁?

        两个村长?

        跪着的那个村长表情特别虔诚,而且跪拜方式也和寻常拜佛不同,两个手交叉着摊在胸前,然后一下一下的磕头,末了两只手还交叉着举过头顶,看上去特别诡异。

        跪拜完后,我看见那个村长走到梳妆台前,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不知道在干什么。

        我虽然很害怕,但不知道是好奇心还是别的什么力量推动着我,让我鬼使神差的慢慢往外爬了一段距离,从床下探出半个脑袋,刚好能从侧面看到村长的全身。

        只见村长如同一个女人一般,竟然换上了一声大红色的嫁衣,从梳妆台的柜子里拿出各种奇怪的小瓶子,往脸上喷着,时不时的轻轻拍上几下。

        鼓捣一阵后,我发现那个村长的脸竟然变得有些浮肿起来。

        接着恐怖的一幕出现了,我看见他突然捏着下巴,然后狠狠用力一扯!

        那张浮肿的脸便嘶的一声生生被扯了下来!

        我吓得差点叫出声来,可却并没有如我预期一般瞧见一张血淋淋的脸,出现的却是一张老太婆的脸孔。

        这张老太婆的脸皱巴巴的,脸上爬满了蚯蚓一般密密麻麻的皱纹,两侧腮帮凹陷下去,看起来特别吓人。

        不过我却觉得这张脸看起来有些眼熟,仔细一想,顿时又被吓了一个激灵。

        这不是我在迷魂阵里,看见村长脖子扭过来以后,长在后脑勺上的那张脸吗?

        紧接着看见这老太婆从梳妆台柜子里拿出一包东西,像是宝贝一般用两手捧着,然后小心翼翼的打开。

        接着他从里边拿出一张奇怪的东西往脸上盖去,鼓捣几下后,我忽然发现她又变成了另一副脸孔!

        这张脸我认识,我村里张寡妇的脸,张寡妇在我们这个村能算是姿色好的,听说她之前也是被从外边买进来的媳妇。

        老太婆似乎对这张脸特别满意,对着镜子照了好一阵,那神态像极了张寡妇,如果不是亲眼看见,在外边碰见,我一定看不出任何端倪。

        接着老太婆又撕下张寡妇的面皮,拿起另一张脸贴上去,瞬间又变成另一个人。

        她一张张的不断换上不同的面皮,这些面皮我都认得,全是村子里的人,有男有女,他每换上一张面皮,都会对着镜子照一会儿。

        折腾了好一会儿,她才重新换上村长的面皮和衣服,缓缓离开了屋子。

        我趴在床下早已被吓瘫,这才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豆大的汗珠子不断顺着我的额头往下淌。

        就在我准备离开时,感觉背后有东西,本能的扭过头,发现身后的棺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开了!

        我明明记得,我之前将盖子盖上了的,我咬着牙朝棺材里一看,顿时傻眼了:里边空空如也,村长尸体竟然平白无故消失了!

        这么短短的时间,和床下狭窄的空间,棺材盖子无声无息打开,里边尸体无声无息消失,这……

        我吓得赶紧从床底下窜出来,拼着命的往楼上跑,跑的时候我能清楚的听见后边有个脚步声在追我。

        我片刻不敢停留,冲着家的方向一路飞奔,路上依然一个人影儿也没见着,四周安静的出奇,只能听见我的脚步声和喘气声,整个村子像是只剩下我一个活人。

        回到家我赶紧把门反锁上,靠在门口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刚才发生的一幕实在是太过诡异,我脑子里一片混乱,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去解释这一切,足足喝了几大杯水后,才稍稍缓和一些。

        这个时候,门口突然传来砰砰的敲门声。

        我刚准备去开门,却突然一愣,警惕的问道:“谁!”

        没人应答,只是敲门声依然砰砰作响。

        我又问了一声,“谁啊!”

        还是没人应答,我楞了楞,心头突然一喜。

        “小哑巴!”

        我欣喜的喊了一声,因为小哑巴不会说话,自然不会应声了。

        我赶紧跑过去把门拉开,门口却空无一人。

        “小哑巴!”我喊了一声,发现四周空空如也,而且安静得出奇。

        我心里暗暗琢磨了一下,然后装作没事儿似的将门关上,自己却没有回屋,而是捡了半块砖头悄悄躲在门口。

        不到一分钟,果然如我预想的那样,敲门声再次响起。

        “谁!”我一把将门拉开,举着砖头就要朝外边砸过去,可是刚扬起的手却楞在半空,因为我依旧没看见任何人。

        我心里突然涌起一股无端恐惧,如果是人,速度肯定没那么快!

        不过转念一想,突然又觉得没那么害怕了。

        经历了那么多事儿,此时小哑巴不见了,小胖子也不见了,整个屋子就我一个人,如果真遇见什么东西针对我,反正也躲不过,要怎么样就怎样,顶多就是一死。

        这么一想,我索性就没有把门再关上,那些东西既然找上门了,不如敞开大门放进来,总比被吓死好。

        就在我敞开大门,刚转身的一刹那,突然感觉背后刮来一阵劲风,我本能的一扭头,忽然被一个人影撞翻在地。

        “哎呦!”

        那个人影叫了一声,我听着这声音熟悉,一看,发现小胖子坐在门口龇牙咧嘴的揉着屁股,还没等我说话,他就看着我埋怨起来,“我说你小子,大白天的杵在门口干嘛啊,摔死我了!”

        我楞了楞,顿时大声道,“史胖子,你大爷的,你上哪儿去了!”

        小胖子楞了楞神,像是想起了什么,连忙从地上爬起来,把门关上,然后拉着我急匆匆的往里屋走。

        “收拾东西,赶紧离开这儿!”小胖子一面说着,一面跑到厨房翻找着一切能吃的东西,看上去很着急的模样。

        我一头雾水,问他怎么回事知不知道小哑巴去哪儿了。

        小胖子一面往包里塞着几个馒头,一面道,“小哑巴不见了?”

        我点点头,“今天睡醒就没见着她了。”

        然后我突然想起什么,赶紧把刚才在村长家看见的一幕告诉了他。

        但他却没多大反应,只是微微一愣神,然后继续收拾东西,“不管那么多了,赶紧收拾东西,天黑以前我们必须离开这个村子。”

        “为什么?”我问,“村口不是被迷魂阵封了吗?”

        “管不了那么多了!”小胖子将塞满食物的包背在肩上,一面道:“只能硬闯了,天黑之前如果出不去,我俩都得死在这儿。”

        我问为什么,小胖子很着急的说:“别问了,赶紧收拾东西啊,天快黑了!”

        看他这副模样不像是开玩笑,我隐隐感觉到村里可能要出大事儿了,就连忙向外跑去。

        “你干嘛去!”小胖子在后边喊道。

        “去通知村里别的人啊,要走一起走,总不能把他们都扔这儿吧!”我一面说着,一面继续朝外边走去。

        小胖子跑上来一把将我拦下,看着我几乎是用喊的,“这个村子的人,已经全死光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