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妖妻倾城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 耳机哥
    我拼劲全身力气奔跑,除了铺天盖地的惨笑,我似乎还听到身后有急促的脚步声朝我追来。

    我已经将体能发挥到了极限,可是身后的脚步声却离我越来越近,就在我刚跑出小树林的一刹那,后背忽地被什么东西拽住,接着感觉后背一阵刺痛,似被野兽的爪子刺破了皮肤。

    伴随着一阵萦绕在耳畔的阴笑,那股嵌入我后背的力量开始把我往后拉扯,我想喊,却感觉脖子突然被什么东西死死箍住,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

    那股力量把往往后拖行了一米左右的距离,就当我万念俱焚之时,突地感觉一阵温热淌过我全身,身后那股力量突然散去,我向后踉跄几步摔倒在地,二话不说爬起身就疯一般的冲出小树林。

    一直奔到宿舍楼下时,我才停下来一屁股瘫软在地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回头一看:不好,李明他们没有跟上来!

    就在我刚从地上弹起,肩膀忽然被人一把扯住,还没来得及惊叫,嘴巴也被人捂住。

    “别出声!”后边传来一个声音。

    扭头一看,竟然是耳机哥,“快,快救人!”

    此时我心急如焚,见到活人就跟救命稻草似的,拉着耳机哥就准备返回小树林。

    “不要命了!”耳机哥狠狠在我肩头拍了一下,然后一个箭步窜到我前边,一只手虚握着在空中抓了一下,怒喝一声,“敕!”

    随着他这声低喝,我感觉身上一下轻松了许多,脑子突然变得特别清晰。

    耳机哥动作没有停下,虚握一爪后,身子猛地欺身向前,食指中指并拢冲着前方狠狠一刺,只听嗖的一声,像是一道无形剑气撕破空气狠狠刺出。

    我在旁边早就看呆了,没想到这酷酷的耳机哥还是个高人啊!

    “耳机哥……”

    我本来打算让他赶紧去救人的,却见他沉着一张脸,抬手示意我别出声,四下看了一阵后,扭头问我:“你去小树林了?”

    我点点头,“是这样的……”

    “谁让你去的!”没等我说完,耳机哥忽然冲我怒喝一声,一把抓住我的衣领,瞪着我一字一句,“你闯大祸了!”

    我被他瞪得有些害怕,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有那么大反应,不过心里记挂着李明他们,就没管那么多,连忙把李明他们的事说了一遍。

    “是他?”耳机哥听完后一脸的不可思议,我点点头,索性把遇到鬼楼到小树林破阵的整件事给他简单说了一遍。

    耳机哥听完后狠狠一拳砸在墙上,像是特别懊恼,“该死,我怎么就没想到会是他!”

    我听得云里雾里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正准备开口询问,就被耳机哥往楼上拽。

    一直进了宿舍,他什么话也不说,只是沉着一张脸把门窗锁好,拿着个淡蓝色的小瓶子在房间里喷了一阵,最后从枕头下拿出一个小金铃挂在我床头,“你老实在床上呆着,晚上如果听见这个金铃响动,就把气憋着,无论看见什么都不许出声,我回来之前,你哪儿也不许去!”

    说完之后又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才急匆匆的走出宿舍。

    我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见着耳机哥这副模样,能猜出肯定出了什么大事。心里边虽然对耳机哥那种颐气指使的态度有些不爽,但在这个关头也只能按他说的做。这家伙虽然臭屁了点,但感觉像是有那么点本事。

    此时宿舍早已熄灯,只能借着外边一点点微弱的路灯灯光看清一些东西,我一个人黑灯瞎火的坐在床上,连大气也不赶喘一下,整个房间只能听见我微弱的呼吸声。

    李明他们也不知道怎么样了,我别说做点什么,现在就连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都不知道,只能干着急。

    路灯微弱的光亮透过窗户照射在地板上,一些树木的影子在地上一晃晃的,四周安静得出奇,我一个人缩在床上越来越觉得害怕,脑子里想的全是刚才的事。

    约莫过了个把小时,我感觉腿有些发麻,刚准备伸腿活动一下,忽然听见“铃!”的一声。

    抬头一看,那串挂在床头的金铃竟然摇晃了起来,而宿舍里根本就没有一丝风!

    我吓得连忙将气憋住,缩在床上瞪大眼睛,几秒钟以后,那阵金铃才停止晃动。

    呼----

    密闭的宿舍里忽然刮起一阵寒冷彻骨的阴风,被我锁上的宿舍门吱呀一声缓缓打开。

    接着我就看见一个白花花的影子从外边飘了进来,虽然有些模糊,但我还是一眼就认出,这个白影子和我刚才在小树林里看到的那些倒挂在树上的“人”一模一样。

    同样白生生的一张脸,却看不清任何五官,拖着长发在屋子里飘来飘去,最后飘到我床头突然停住,慢慢将头朝我凑过来。

    我心脏几乎都堵到嗓子眼了,两只手用力捂着自己耳鼻,我怕我忍不住会叫出声来。

    那张脸离我越来越近,都快要贴在我脸上了,光秃秃的一张白脸,我却似乎能感觉得到它在看我。

    停顿了几秒钟后,白影子才将头缩了回去,接着飘飘忽忽出了宿舍,大门自动缓缓关上。

    呼哧----

    我几乎快被憋死了,长长喘出一口气,后背早已被冷汗浸透,心脏咚咚的剧烈跳动着,此时已经不能单纯的用害怕来形容我的情绪,有一种想大声喊叫的冲动。

    接着又过了几个小时,在这几个小时当中,我一共经历了三次这样的遭遇,不过已经不像第一次那么害怕,似乎只要憋住呼吸,那些东西就看不见我一样。

    我也发现来的这些东西,外表看上去虽然大体一样,都是长发白衣,但其实也不是完全相同,有的脸大有的脸小,身材也不相同,第三次进来的那个我感觉似乎还是个男的。虽然看不清五官,但身材绝对是男人才有的那种魁梧,胸前也没两团凸起。

    黎明时分,天快亮了的预兆,但也是一天当中最黑暗的时刻,我寻思着那些东西也应该不会再来了。

    就在我这个念头刚起不久,床头上那盏金铃再次晃动了一下,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

    我条件反射一般赶紧憋住气,经历了前边几次,这回就没那么害怕了。

    可是这回等了许久也没见有东西进来,床头上的金铃却每隔几秒都会晃动一下。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心里边开始着急起来,不是害怕别的,而是再这么下去,我就真的憋不住了!

    已经过去三分多钟,不用照镜子我也知道我这张脸恐怕早成了猪肝色,最后终于到了极限,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呼哧一声就喘出气来。

    我感觉心脏猛的抽搐了一下,警惕的向四周张望了一眼,却什么动静也没有。

    就在我怀疑刚才是不是出现幻听的时候,突然听到一个轻柔的声音响起:“展宁。”

    竟然叫的是我的名字!

    “谁!”此时我已顾不上那么多了,看来已经被发现,就索性和那东西拼了。

    “展宁……”

    那个声音再次响起,可我四下看了一眼,也没看见什么东西,也搞不清那个声音是从哪里传来的,像是在我耳边,又像是很遥远。

    “谁啊,有种的站出来,装神弄鬼的算什么本事!”

    我大吼一声为自己壮胆,不过就连我自己都听见我这声音里带着颤抖。

    喊出这一声的时候,我身子本能的动了动,突然感觉头上有什么东西,抬头一看,吓得嗷一声叫唤。

    那个东西在天花板上!

    只见一个半透明的红影子飘在天花板上,不过和之前我看见的不大一样,这个影子是红色的,而且似乎还有五官。

    “展宁哥,别怕,是我。”那个声音突然响起,楞了一愣,尝试着问了一声,“小……小哑巴!”

    红影子没有直接回答我,由于比较模糊,所以我也难以看清它是谁,不过我能感觉得到它就是小哑巴。

    “小哑巴,真的是你吗?”

    我鼻子一酸,眼泪唰一下就淌了下来,这些天我最挂念的人就是小哑巴,自她失踪以后,我几乎每天都在想她。

    红影子从天花板上缓缓飘了下来落到我的床头,就像曾经的小哑巴一样,我躺在床上的时候也喜欢这样坐在一边。

    “小哑巴,你去哪儿了,我好想你啊!”此时我根本就顾不上她是人还是鬼,我只知道她是我的小哑巴,一面说着一面张开双臂就朝她抱去。

    可我的双手却透过她的影子抱在空气上,我极力的瞪大眼睛想把她看清楚,可它虽然坐在我旁边,我却怎么也看不清楚她的脸。

    “展宁哥……”它似乎在哭泣。

    “小哑巴,别哭,有我呢,不管你是人还是鬼,我都喜欢你,我以前给你说过,我要照顾你一辈子,现在也是!”

    这话完全是发自我内心的声音,和小哑巴在一起的时候,我只知道我很喜欢她,她失踪以后,我才知道她在我生命中早已难以割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