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妖妻倾城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四章 千金大小姐
    这是我第一次听见小哑巴开口说话,但觉得她的声音特别熟悉,就像是很久很久以前就听过一样,她的声音轻柔平缓,半透明的身子模糊着五官,轻轻的发出一个声音,“展宁哥,你听我说,谁的话你都不要相信。”

    我用力的点头,脸上满是泪珠,“小哑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告诉我吗?”

    红影子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重复着刚才的话,“展宁哥,记住我刚才说的话,谁的话你都不要相信。”

    我说我知道,我什么都听你的,小哑巴,我好想你啊……

    说着,我又抬起手想要拥抱她,可依然只能抱在空气里。

    “展宁哥,我要走了,记住我刚才说的话。”红影子说完这句话后,整个身子突然飘了起来,在半空中变得越来越透明。

    “小哑巴,你别走,小哑巴,小哑巴!”

    我急得想要拉住她,可却抓不住任何东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团红影子在半空中越来越淡,最后完全消失。

    “小哑巴!”

    我大吼一声,猛的睁开眼睛,发现这只不过是一场梦而已。

    我擦了擦脑门上的汗珠,却不知道我什么时候睡着的,此时天已经蒙蒙亮了,回想起刚才的梦,那些白影子,还有像是小哑巴的红影子,这一切感觉是真的,却又像是在梦里。

    这个时候门被推开,耳机哥走了进来,阴沉着一张脸,像是非常疲倦一般,在房间里扫了一眼,摘下挂在我床头的金铃,皱着眉头一言不发。

    我问他发生什么事了,找到李明没……

    “闭嘴!”耳机哥像是很生气一样瞪了我一眼,看他那副模样,就跟我挖了他家祖坟似的。

    我最见不得别人对我这种态度,刚想发飙,就看见他恶狠狠的瞪着我,一字一句道,“你知不知道,因为你,可能会死很多人!”

    我一听火气立刻消了,如果换做以前,我对这些话肯定不屑一顾,但经历过村子里的事后,对这类事情再不敢轻视,况且昨晚发生的一切能看出耳机哥是个有本事的人。

    我就问他那咋办,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闯了什么祸,需要我做什么,你倒是告诉我啊!

    半响后,耳机哥才看着我轻轻叹了口气,“这事儿你先管,总之事情很严重,你现在去美术学院,找一个叫龙小蛮的人,就说阵法被人破了。”

    我楞了楞,问他你自己怎么不亲自去找,耳机哥的脸色看起来有些奇怪,让我别问那么多,赶紧去找人就是了。

    我就这么带着一肚子疑问,打车去了美术学院,刚一走进美院的校门,我整个人就楞了。

    耳机哥只给我说了那个人叫龙小蛮,可是她哪个系哪个班的我都不知道,美术学院看上去不比我们学校小,这让我怎么找啊!

    我也没配手机,也不知道耳机哥电话,不可能打电话去问,就只好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在偌大的美术学院里漫无目的的瞎逛。

    美术学院里的美女特别多,且由于专业的原因,显得非常有气质,不过我现在可没心思去欣赏这些,向好几个人打听,都说不知道我要找的这个人。

    搞艺术的人内心本就高傲,况且我一身标准屌丝打扮,他们就更不鸟我了,向他们打听的时候他们全都爱理不理的,连看都没看我一眼。

    我憋着一肚子闷气,在学校里逛了一圈后,正准备回去找耳机哥问个明白,突然看见一幢建设得很漂亮的大楼旁边聚集着一大群人,而且陆陆续续的还有许多人往那边赶,像是发生什么事了。

    我一看时间还早,就好奇的跟了过去,走近一看,才知道这是美院搞得一次画展,陈列着许多在校学生的画作供人欣赏。

    我虽然来自农村,但对画画这方面比较感兴趣,念高中的时候也学过一段时间,会画一些素描什么的,自认为画得还行,可是和这些美院学生的作品比起来,我那水平就跟幼儿园小朋友涂鸦似的。

    因为兴趣使然,所以我决定看一会儿再走,只见展出的一幅幅画精美绝伦,看得我心里暗暗羡慕。

    不知不觉就到了走廊尽头,这里的位置不是很好,挂在这里的画根本没人欣赏,学校的画展也是按质量决定位置的,越是差劲的就越往后挂。

    我在这里促足了几分钟,觉得这些画作比起前边的的确要差一些,就在我刚准备转身离开时,目光突然停留在一副挂在最里边位置上,一副丝毫不显眼的画作上。

    那张画只有一张A4纸大小,再加上挂在角落,根本就不容易被发现,可是我只看了一眼,整个人就像被雷劈中一样,楞在原地,脑门子上开始冒着虚汗。

    那是一张人物的素描,画功一般,画上的人半裸,肌肉结实身材健硕,胸肌高高隆起,八块腹肌棱角分明,如果只看身体的话,倒是威风凛凛。

    可让我吃惊的是,这个健硕的男人身体竟然长着一张女人的脸,组合在一起看上去极为诡异。

    “阴阳桩?”我自言自语了一句,可转念一想,不对劲儿啊,阴阳桩都是女人身子男人头的,可这副画明明就是男人身子女人头,完全搞反了。

    就在我心想会不会是某人的抽象画时,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没见识,这叫天桩!”

    我赶紧扭头一看,发现一个穿着时尚的女人站在我身后。

    我看见这个女人的第一反应就是两个字:正点!

    她穿着一件紧身T恤和一条牛仔辣裤,两条又白又直的大长腿特别惹眼,五官精致的就跟一块精雕细琢的玉器一般。只不过神情显得有些倨傲。

    她饶有兴致的打量着我,嘴里还嚼着一块口香糖,表情显得有些倨傲,看人的时候微微仰着下巴,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一看就能听猜出肯定是哪个达官贵族家的千金大小姐。

    “天桩?”我一下就纳闷儿了,我之前只听说过阴阳桩,天桩倒是头一回听说。

    那大长腿女人看也没看我一眼,指着画作更像是自言自语,一面嚼着口香糖一面道,“男首女身为阴阳桩,也是最低等的一种,女首男身的就是最高级的天桩,普通阴阳桩那类东西,在天桩面前,就跟……”

    她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住,扭过头愣愣打量我半晌,忽然一脸警惕道,“你怎么会知道阴阳桩?”

    其实这句话我还想问她呢,瞧她那副模样,肯定是哪个富豪家的千金小姐,怎么看都和阴阳桩这类玄乎的玩意儿扯不上关系。

    我自然不可能对一个陌生人说实话,就随便撒了个小谎说听别人说的。

    “不可能,你到底是谁,怎么会知道阴阳桩的,说!”

    她像是看穿我的心思,向前一步朝我逼近,表情像是要我把我活吞了似的。

    我闻着她身上淡淡的体香,问那你又是谁?

    “你到底说不说!”她忽然玉臂一伸,猛得卡住我脖子,“要再不说实话,本姑奶奶今天就让你连投胎的机会都没!”

    我被卡得难受,却丝毫动弹不得,她看似较弱的身子像是蕴含着巨大的力量,无意中我瞥见她手腕上带着一串精致的银手链,手链上有个玉米粒般大小的牌子,上边刻着个龙字。

    我一愣,“你是龙小蛮?”

    她听后,手上的力度反而加大了一些,“你又是怎么知道的?你到底是谁!”

    我被她掐得连话都说不出来,连忙指了指她的手腕,她这才把手松开。

    我摸着脖子咳嗽了一阵,“你这人好奇怪啊,问都不问就动手伤人,你……”

    我本来想骂她泼妇的,可回想起她刚才卡我脖子的力道,应生生把话又咽了下去,抬头对她道,“耳机哥让我找你。”

    “耳机哥是谁?”她一脸疑惑的看着我。

    我楞了楞,这才反应过来,耳机哥是我给人家取的绰号,到现在我还不知道耳机哥叫什么名字呢,就说,“哦,他让我告诉你,说什么阵法破了……”

    “什么!”她听完突然尖叫一声,“阵法破了?”

    我点点头,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反应,觉得这女人怪怪的,一见面就要掐人,这会儿又一惊一乍的,就跟疯婆子似的。

    “是怎么破的?”她问我。

    我摇摇头,心说我还想知道呢,你问我我问谁去啊。

    “废物!”她骂了一声,也不知道是骂我还是骂耳机哥,骂完后转头就急匆匆的离开,还不忘冲我甩了一句,“跟我来!”

    我一路跟在她身后,张了张嘴,但还是打消了主动和她说话的念头,感觉她和耳机哥是一路人,都是那种以自我为中心,天老大他们老二的人。碰见这样的人,我犯不着热脸贴冷屁股,默默跟在她身后欣赏她上下起伏的小翘臀就好。

    她径直把我带到学校的停车场,让我在这里等她,不一会儿,一辆线条极其流畅的白色玛莎拉蒂风驰电掣的开了出来,并在我面前一个漂亮的急刹,龙小蛮摇下车窗,冲着呆若木鸡的我喊了一句,“愣着干什么,上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