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妖妻倾城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五章 真实场景
    这是我第一次坐那么高级的车,这种车以前只在电视上看过,不由对这个叫做龙小蛮女人的身份更加好奇,其家境恐怕不是普通富豪那么简单。

    龙小蛮将车开得风驰电掣,我坐在副驾上特别不自在,连腿都不知道该如何放。

    到了学校,龙小蛮问也不问,进直接往男生宿舍里闯,想来他知道耳机哥住在那里。

    男生宿舍里大白天闯入这么个靓丽的妞儿,无异于外星人大驾光临,回头率简直百分之百,更又不少羡慕嫉妒恨的眼光投向我身上,我被这种眼神看得极为不自在,但又不可能解释什么。

    龙小蛮像是习惯了这种众星捧月的感觉,根本不在意旁人的眼光,径直走到我们宿舍门口,耳机哥像是知道她会似的,已经把门打开。

    “怎么回事!”龙小蛮一屁股坐在一张床上,看也没看耳机哥一眼,表情显出几分冷漠。

    “诛邪阵破了。”耳机哥看了我一眼,“你问他吧!”

    这俩人说话都是一个德行,能不多说一个字就不说,仿佛没说一个字都要收费似的,说话异常简洁。

    龙小蛮白了我一眼,吐出两个字,“说吧!”

    我楞了楞,连忙哦了声,“那天我……”

    “说重点!”

    我也不知道龙小蛮想听的重点是什么,只好把预言重新组织了一遍,尽量简洁明了的把事情从头到尾描述了一遍,虽然我到现在任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更不知道那个诛邪阵是个什么东西,不过看这二人的表情,能够猜出这事儿小不了。

    龙小蛮听完后两条柳眉紧皱,忽然嘭一声拍在桌子上,指着耳机哥破口大骂,“你不是说万无一失吗?你本事不是挺大吗?怎么这么轻易就被人给破阵了?这下我看你如何收场!”

    面对龙小蛮的这番质问,耳机哥表情任然波澜不惊,只是看了我一眼,说了句很奇怪的话,“他的名字叫张展宁。”

    我一下就纳闷儿了,这跟我的名字又有啥关系?

    “什么!”龙小蛮又开始一惊一乍的,站起身围着我转了一圈,上下打量一阵后,指着我道,“就你?你怎么会叫张展宁?”

    对这个问题,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回答,就跟某人突然问你为什么一加一等于二一样。

    然后她又看着耳机哥问道,“会不会只是个同名同姓的巧合?”

    耳机哥摇摇头,“不可能,如果那样的话,昨晚他根本没办法靠近诛邪阵。”

    “这么说有人捷足先登,早就知道他身份了?”

    耳机哥点点头,“这事儿怪我疏忽,是我的一个舍友,藏的很深,一直没怀疑到他头上。”

    “废物!”龙小蛮咬着银牙骂了一句,扭头恶狠狠的看着我,一字一句道,“我真想一巴掌拍死你!”

    我在旁边听得云里雾里的,完全搞不懂他们再说什么,只是隐隐觉得这事儿好像跟我又莫大的关系。

    我刚开口询问到底发生什么了,龙小蛮却根本不给我说话的机会,用命令的口吻让我去打一盆水来。

    等我把水端出来时,发现窗帘已经被拉的严严实实的,灯也没开,地上点着一根蜡烛。

    龙小蛮让我把水放在蜡烛旁边,然后抓住我一只手,正当我以为她要干嘛时,忽然感觉指尖一麻,接着就是一股疼痛。

    我都没看见龙小蛮是怎么弄破我手指的,他挤着我的手指往盆里滴了几滴血,又让我自己剪了一块指甲,拽了一根头发扔进盆里。

    “你站在旁边别出声!”龙小蛮冷冷的说了一句,然后盘腿坐在水盆旁边,双掌相合,闭着眼睛念了一些我听不懂的咒语。

    耳机哥也站在我旁边,死死盯着水盆,表情显得有些紧张。

    不一会儿,蜡烛上的烛火忽然晃动几下,随即呼一下无风自灭,就跟被什么东西吹熄一般。

    与此同时,龙小蛮一只手闪电般伸进水盆里轻轻一搅动,盆里的水立即变成一个迅猛的旋涡。

    待旋涡停下时,我往水盆里一瞧,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因为我在水盆里看见了我自己,但却不是倒影,而是我和李明等一行人进入小树林里的场景。

    就跟一部放映机一样,里边的场景跟昨晚一模一样,郑杰走在最前边,我跟在他身后,一行人顺着小路往里走。

    刚开始还没啥奇怪的,就是昨晚发生的那些事,直到我对着那堆石头撒尿的时候,我突然看见四周的树木上突然出现许多倒挂在上边的白色人影,其中一个就倒挂在我身后,离我后脑勺不到一尺的距离!

    接着更加恐怖的事发生了,我看见围在柳树四周的李明突然就变了,整个身子瞬间臃肿起来,肚子鼓得高高的,嘴唇咧到脖子根,朝我嘿嘿的笑着,而我却全然不知,依旧冲着那堆石头撒尿。

    接下来我发现那些倒挂在树上的白色人影,就开始逃跑,看见已经变成怪物的李明等人在后边追我,我这才明白过来,原来那天在树林里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就是他们发出的。

    等我快跑出小树林的时候,只见李明变成的那只怪物突然伸出一只利爪抓住我的后背,并用力往后拽。

    这个时候,画面里突然闪了一下,一抹红色人影突然出现在李明等人的身后,李明一下把我放开,接着我就跑出了树林。

    接着水面散开一个涟漪,画面戛然而止。

    我早已惊讶得长大嘴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连忙跑到镜子前边撩开上衣,扭头朝镜子里一看,看见我后背上竟然有个黑乎乎的手掌印!

    “你去死!”龙小蛮突然朝我冲过来,抬腿就要踹我,耳机哥一把将她拦住,“这怨不得他,是我自己疏忽了!”

    “那你说怎么办,诛邪阵一破,后果有多严重你自己清楚!”

    耳机哥松开龙小蛮,“昨晚发现的及时,我已经用了封印术,那些东西七天之内不会出来。”

    “七天?七天能做什么,七天之后呢?”龙小蛮的情绪稍微缓和了些,不过依然恶狠狠的瞪着我。

    耳机哥看着地上只剩一半的蜡烛,缓缓说出四个字,“再回白槐村!”

    “什么?白槐村!还去啊,上次就差点……”龙小蛮显得特别惊讶,不过瞬间又缓和过来,没继续说下去,轻轻叹道,“看来也只有这样了。”

    接着耳机哥走到窗户旁边,将窗帘拉开,看着窗外,道,“去白槐村就交给你了。”

    “我?”龙小蛮一脸疑惑。

    耳机哥点点头,“诛邪阵已破,天桩肯定会现身,我去美术学院守着对付天桩,你去带着张展宁去村子。”

    “可是……”

    “没有别的选择,就这一条路!”耳机哥转过身,看了我一眼,一字一句道,“还有他,如果……”

    他没把话说完,俩人沉默不语,整个房间安静的出奇。

    我在旁边听得头都大了,什么白槐村什么天桩,什么乱七八糟的,就在我一头雾水时,龙小蛮突然看着我道,“走吧,立刻动身。”

    说完就要往外走。

    “等等!”我叫住她,扫了二人一眼,“我凭什么要听你们的,你们说去哪儿就去哪儿?”

    龙小蛮回头瞪了我一眼,“所有的事都因你而起,你不去谁去!”

    “那好歹也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了吧,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啊,今天要是不把话说明白,我哪儿也不去,就算我被大卸八块也不关你们的事。”

    “这由不得你!”龙小蛮恶狠狠的瞪着我,“如果只是你一个人的事,就算跪下来求我我也不管,但是你身上……反正你必须跟我走!”

    “除非你把我绑了!”我特别不喜欢龙小蛮这种态度,感觉她是宇宙中心似的,什么都得围着她转,她以为四海之内皆她妈啊,谁都得惯着她!

    “你……”龙小蛮气得说不出话来,冲上来像是又想踹我。

    “算了,告诉他吧。”耳机哥突然开口,看了我一眼,道,“也不是什么秘密,他知道也无妨。”

    龙小蛮这才哼了一声,“走吧,路上说!”

    玛莎拉蒂就是名不虚传,没多久就出了城,加上龙小蛮的技术,那叫做见车超车,我看了看仪表盘,速度基本都在一百七八上下,心想这妞儿开车和她人一样,真够野的。

    不过我很快就发现不对劲了,因为上高速不久后,很快就拐进一条破旧的道路,越往后走就越荒凉。

    “我们这是要去哪儿?”我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白槐村!”龙小蛮不耐烦的吐出三个字。

    我心里暗骂一句废话,我还知道去白槐村呢,可是这白槐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村子,看这架势,应该是个十分偏僻的村子。

    在路上,龙小蛮给我说了一些事,我这才知道,从一开始我就被李明算计了。

    李明压根儿就不是人,无意中知道我身份后,就布了一个局,一步步把我引到那个阵法,骗我破阵。

    我问,“那鬼楼的事,也是李明做的?”

    龙小蛮道,“废话,谁让你大嘴巴,你说你要找人,他就顺着杆往上爬,你那天看见的鬼楼,其实都是她制造的幻像,目的就是把你引到小树林,还有你说的另外几个什么灵异协会的,其实都不是人。”

    我问它们为什么要这样做,龙小蛮说你傻啊,当然是让你去破阵了,那个诛邪阵封印着许多厉鬼,阵法一旦破除,那些厉鬼就会出来害人。

    我又问那他为什么偏偏找上我?

    龙小蛮没有回答我这个问题,说现在还不是我该知道的时候,时候到了她自然会告诉我。

    我没有继续问下去,知道问了她也不会说,不过对我自己的身份却感到非常疑惑。记得在村里的时候,小胖子的师父知道我名字后,也和龙小蛮他们一样神神叨叨的,就跟我身上隐藏着什么大秘密一样。

    突然间,我想起一件事,如果李明他们是厉鬼,张雅上吊的事是他们编的谎言,那幢鬼楼也只是障眼法,可那天我为什么在那幢鬼楼查出了张雅的资料?而且资料上边还显示,张雅的确是上吊自杀的。

    接着我又想起那张写着张雅名字的照片,照片上分明就是小哑巴啊,这又是怎么回事?难道李明他们连我和小哑巴的事也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