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妖妻倾城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祭坛
    接着龙小蛮才告诉我了一些关于这个村子的事。

    她说这个村的人在两年前一夜之间全部暴毙,受了什么东西的操控变成厉鬼,她和耳机哥等人费了很大劲才将这些东西封印住。

    而封印的阵法就是学校里我破掉的那个,李明他们几个可能是漏网之鱼,骗我破了阵法,幸好发现得及时,又被耳机哥再次封印,不过这次的封印只能管七天,这些厉鬼七天之内只能呆在村子里。

    我们这次来这个村子,就是想要采取釜底抽薪,在这七天之内把这些厉鬼全都消灭,却没想到事情远超想象,遇见狸猫拜月和灰鼠祭山,一旦这两种情况出现,就证明鬼王已经出现了。

    我问那该怎么办,难道就没别的办法了吗?

    龙小蛮面色凝重,轻轻吐了一口气,缓缓道,“只有赌一把了。”

    她扭头认真的看着我,“张展宁,你现在立刻回村,在村子最东边找到一个祭坛,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那几个不知道是谁的人恐怕已经成了祭品。”

    “你去祭坛找到他们的尸体,然后想办法刺破他们的心脏!”

    我问那你呢,龙小蛮看着黑漆漆的山顶,缓缓道,“你不用管我,记住我刚才说的话,就算搭上性命,你也要把我刚才说的事做完!”

    龙小蛮说这话的时候丝毫没有平时的命令语气,听上去反而像是在恳求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也觉得这些事我必须去做,就点点头说让她放心。

    “拜托了!”龙小蛮说出这三个字,这让我觉得有些吃惊,因为我觉得像她和耳机哥这类眼高于顶的人,是不会说出这句话的。

    就在我刚准备转身,她突然把我叫住。

    “等一下!”

    她走到我面前,把手腕上的银链取下,递到我手里,“如果你能活着回去的话,就把这串手链交给龙川,告诉他,这辈子我龙小蛮不欠他的!”

    我听着这话怪怪的,怎么听都像是交代遗言一样,可是龙川是谁啊?就在我准备问的时候,她已经没了踪影。

    我把手链收好,咬了咬牙转身回了村子。

    那些拜月的大猫已经不知所踪,我一个人咬牙走在阴森诡异的街道上,四周安静得出奇,只听见我自己的喘息声。

    我凭着感觉辨别方向,顺着一条街朝着村东头走去,路过一处院落时,突然听到里边似乎有什么动静。

    就在我一愣神的功夫,两扇破旧的院门嘭一声打开,从里边冲出一个蓬头垢面的女人。

    “谁!”我惊出一声冷汗,手里紧紧握着龙小蛮给我的匕首。

    “快,快跑,这里有鬼!”

    那个女人扑倒在我面前,像是很恐慌的模样,不断朝后边张望,“快跑啊,这里的人全是鬼!”

    我看着那女人,穿着打扮像是城里人,心里边保持着几分警惕,问她是什么人,怎么会在这儿。

    “我是大学生,和几个同伴上山探险,迷路就到了这里,没想到……”

    女人说着就哭了起来,“没想到这里的人全是鬼,我的同伴都给他们害死了!”

    女人一面哭着,一面朝我身上靠,我连忙向后退了几步,握紧手里的匕首,“别过来!”

    在这种时候,我肯定不会轻易相信一个人的话,谁知道眼前看见的是什么东西。

    “她们害死了我的同学啊!”女人一面哭着,一面继续朝我靠近,突然间,我看见她脸上的一块肉掉了下来,露出白森森的骨头,一只眼球连着血丝挂在眼眶上。

    就在我还没来得及叫出声时,一个高大的人影突然出现在我面前,一脚将那个女人踹翻在地,拽着我就跑。

    跑了许久后才停下,我这才发现是个身材健硕的年轻男人,那个男人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你是什么人,怎么会在这儿?”

    我楞了楞,这句话应该我问他才对的。

    接着他说了一件事,他们几个是探险爱好者,迷路来了这里,却一个接一个的死去,刚才只女鬼就是他们的同伴,她知道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

    我见这人说话井井有条的,也就稍微放宽了心,问他知不知道村里有个祭坛。

    他说有,他的几个同伴就是找到这个祭坛后离奇死去的,我让他带我去,说找到这个祭坛就能救我们的命。

    这个男人话特别多,一路上都在和我说他们探险的事,我却没心思听他说那么多,只想着快些找到那个祭坛。

    “我们当时见到那祭坛都很兴奋,忙着拍照合影,可是不知道怎么的,我那些同伴就跟发疯似的,跪在地上嗷嗷大叫,然后就一个接一个的死去。”

    我随口问了一句,“那你怎么没事。”

    “我也不知道,当时我也跟着跪在地上,跪了一会儿后觉得一下清醒了,却发现怎么也找不到出村的路。”那个男人说道,

    我一愣,突然扭头看着他,看着眼前的一幕,强忍着想要呕吐的感觉,咬着牙冲他道,“噢,你想出村啊,一直往西边走,那里有条小路就可以出去。”

    “真的?不用我带你去祭坛了?”

    我说我自己能找到,让他赶紧趁着月色出去,他听后楞了楞,对我说了句保重后,欣喜的转身离开。

    等他走远了,我才捂着肚子哇哇吐了起来。

    刚才我和他说话的时候一直忍着的,因为我看见他脸上也不断往下掉肉,两个眼珠子都蹦出来了。

    听他说了他和几个同伴的遭遇后,我就猜想这个男人八成也死在了祭坛里,只不过他和那个女人一样,同样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扭头一看,果然如此,所以连忙找了个借口将他支开。

    我顺着空旷的道路一直往东面行进,周围安静得出奇,四周那些房屋黑洞洞的窗口,就像是一只只眼睛一样注视着我,总觉得身后有什么东西跟着。

    走过一个拐角后,我终于看到龙小蛮说的那个祭坛。

    是个大概篮球场那么大的圆形空地,空地四周插着一些木桩子,木桩子上边似乎还有个圆溜溜的东西。

    我小心翼翼的靠近祭坛一看,才发现那些木桩子上插着的圆溜溜的东西,竟然是人的脑袋,其中两个正是刚才那两个人的。

    一共有五个脑袋,全都瞪大着眼睛,一副不甘心的模样,我总觉得它们在瞪着我,我强忍着心头的恐惧,索性不去看这些人头。

    可是却没看见它们的身子。

    只在祭坛四周竖着八面一人高的红色幡旗,上边用画着乱七八糟的黑色符号,八面幡旗围着的正中央,是一口古井。

    突然间,我似乎听到里边传来一声动静,我紧紧握着手里的匕首,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慢慢朝古井靠近。

    当走到古井旁边时,我突然感觉一阵眩晕,整个身子一软,不受控制的跪了下来,那些幡旗上的黑色符号像是长了翅膀似的,开始在我面前飞来飞去。

    我意识越来越模糊,只觉得一股闷气憋在胸腔,感觉非常难受,最后我实在受不了了,就举起匕首朝我脖子狠狠抹去。

    就当锋利的刀刃刚触碰到我皮肤时,突然看到眼前闪过一个红影子,接着我的手腕像是被什么东西打了一下,猛然弹开,感觉一阵温热的气息在我的体内流淌。

    我一下就清醒过来,顿时吓出一声冷汗,刚才我是怎么回事,竟然想到自杀!

    四周看了一眼,看见那些黑色的古怪图文好端端的嵌在幡旗上边,只不过我似乎注意到,这些图文似乎和刚才不一样了,像是改变了位置。

    祭坛就只有这么点大,四处都没见着那五具尸体的身子,难不成龙小蛮弄错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听到那口古井里传来一阵奇怪的响动,像是人在里边走路的脚步声。

    我紧了紧手里的匕首,屏住呼吸慢慢靠近那口古井,到了边上探头往里一看,里边全是水,还借着月光倒映着我的模样。

    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可就当我准备离开到别处看看时,突然发现井底的那个“我”突然笑了一下!

    我感觉汗毛一竖,心想是不是看错了,揉了揉眼睛再次朝井底仔细一看……

    嘶----

    吓得我倒吸一口凉气,这回我看得真真的,井底的那个“我”不仅正冲着我阴笑,而且一面笑一面冲着我招手。

    我吓的倒退一步,还没转过身,突然感觉脚踝被什么东西抓住,紧接着一股大力将我狠狠朝上边一掀,我整个人便头朝下往水井里掉!

    我本能的伸手在旁边抓着,可是除了湿滑的井壁外什么也没抓着,身子朝着井底急速下坠。

    嚓----

    当我快要跌进水面时,感觉一只手忽然抠住什么东西,感觉应该是井壁上一小块凸起的岩石。!

    我死死扣住那块岩石用力往上爬,可是这井壁光秃秃湿漉漉的,脚下根本没有着力的地方,胡乱蹬了半天也没蹬上去。

    就在我感觉快要撑不住时,一根绳子突然垂到我面前,上边响起一个雄浑的声音,“抓住绳子!”

    我本能的抓住绳子,就感觉一股力量把我往上拽,刚上去一点,突然感觉脚踝被什么东西扯住,向下一看,吓得差点尿裤子!

    只见水面上伸出好几只白森森的手臂,那些手臂如同触角一样晃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