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妖妻倾城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 诡异望远镜
    回到宿舍时,我整个人已经累得快要散架,连鞋都没脱就一头栽倒在床上,不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这一觉竟睡了一整天,醒来时发现已是第二天下午,我想起耳机哥交代给我的事,感觉懊恼不已,什么事儿没干,倒是被我白白浪费了一天。

    进这间学校以后我就没怎么上过课,除了耳机哥以外,基本不认识什么人,就连同班同学都不认识几个,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下手,去打听有没有新来的学生。

    我不知道耳机哥为什么要让我调查这个,不过看他的模样这件事挺重要的。草草吃了点东西,我便在学校里漫无目的的走着,路过一处地方时,无意间瞥见一个取款机。

    突然想到我身上还有张小胖子给的卡,记得他似乎说过,这张卡上有许多钱,不都说有钱能使鬼推磨吗?

    我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将那张看不出是那间银行的卡插进去,输了密码摁下取款键,输入取款机最大额度的数字后,一阵哗啦啦的钞票声音过后,吐出一叠红彤彤的大钞。

    接着我又连续取了几次,大概有上万元,我心里越发纳闷儿,小胖子怎么看都不像是有钱人的模样,他这些钱是哪儿来的?

    忽然想起他向我叮嘱过,千万能去查询余额,我越想越觉得奇怪,怎么就不能查询余额了?

    好奇心驱使下,我最终没忍住摁下了查询键,一阵哗啦啦声响过后,屏幕似乎闪了一下,紧接着出现一个数字:7.

    我心里一阵愧疚,小胖子的钱被我取得只剩七块了,这可怎么是好啊,心里边暗下决心,以后一定想办法把这钱补上。

    有了钱就是好办事,我带着钱挨个去敲我门班上的学生宿舍,随便找了个借口说要请他们吃饭。

    这些人听说有人请吃饭,纷纷乐不可支,在学校附近一家普通餐厅大吃大喝一顿后,所有人都以为我是个低调的富二代,纷纷表示愿意和我这个土豪交朋友。

    我趁机说了调查新生这件事,当即就有几个学生会的干部表态,说这事儿小菜一碟,明天下午之前就能给我答案。

    我也喝了几杯酒,回到宿舍时感觉有些微醉,不过心里却想着有钱就是好办事,没想到在我看来很难的事情会那么容易。

    整间宿舍空落落的,无意中瞥见李明曾经睡过的床铺,不由得打了一个寒碜,想着那天小树林里的遭遇,就跟做梦似的。

    一个人觉得怪无聊的,就走到阳台上准备透透气,看见对面女生宿舍亮着灯,虽然距离隔得有些远,但依然能看清楚对面发生的一切,在其中一间没拉窗帘的窗户里,我还不小心看到了一个只穿着内衣的女生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我这人虽不是什么好色之徒,但也不是正人君子,碰见这种事同样感兴趣。

    一面欣赏着对面不要钱的美景,一面摸出一根烟准备点上,却发现身上没带火,回宿舍翻找时,无意间瞧见耳机哥的枕头旁边放着一个望远镜。

    我楞了楞,突然想起前些日子,我还在半夜瞧见过耳机哥拿着望远镜冲着对面偷看。

    这件事现在想来都还觉得挺搞笑的,别看耳机哥表面上正儿八经的,内心却是个闷骚的家伙。

    一面想着,我一面随手抄起望远镜走到阳台,透过镜片对着前边一看,鼻血差点就喷了出来!

    他大爷的,这也太清楚了吧!

    这是我第一次使用望远镜,几十米的距离,用望远镜一看,就跟在眼前似的,甚至连那个只穿着内衣的女生胸前沟壑都看得一清二楚!

    只不过没让我欣赏多久,那间寝室就拉上了窗帘,我只好移动着望远镜一间一间的找,可是再也没找到这样的“景色”。

    就在我快要放弃时,随手把望远镜往上一偏,突然发现顶楼一间宿舍不仅没拉窗户,且看见里边有个身段极好的女人只穿着一套白色的内衣,坐在桌子旁边拿着一支画笔写着什么。

    虽然只能看见她的侧脸,但那貌美绝伦的脸庞足以让人想入非非,我的目光在她身上缓缓移动着,看见她一面认真的写着什么东西,一面自言自语。

    看了一会儿后,我突然发现有些不对劲,因为她说话的时候,偶尔朝旁边看一眼,像是在对着空气交谈一般,偶尔还笑上一笑,就感觉她身边有个人正在和他聊天说笑。

    我就纳闷儿了,也没见着她用手机什么的,却一直在说说笑笑,就在我感到疑惑不已的时候,那个女人忽然扭头朝我看了一眼,虽然隔得很远,但在望远镜的镜头下就跟在我面前似的。

    我吓的连忙将望远镜拿开,就跟做贼似的溜进宿舍把窗帘拉上,等我再次透过窗帘的缝隙,用肉眼看过去时,发现那扇窗户黑洞洞的,想必那女的已经熄灯睡觉。

    我有种做贼被别人捉住的感觉,心想千万别被发现了,要是第二天找上门来我就糗大了。

    一面想着,一面忍不住好奇,随手拿着望远镜再次朝那间黑洞洞的窗户望了过去,可突然发现,我又看见那个女人,依然穿着一件白色内衣自言自语的说笑。

    这不对劲儿啊,几秒钟功夫,她怎么又开灯了?

    这么想着,我一面把望远镜拿开,用肉眼一看,又是黑洞洞的一个窗口,可是当我用望远镜看时,却又能看见里边亮着灯,并且那女的依旧坐在那里自言自语的说笑!

    我吓了一大跳,没敢继续看,连忙退到床上,脑门子上满是豆大的汗珠,这特么又是怎么回事儿?

    我看了看手里的望远镜,从外观上看来并没有什么特别,突然间我做出一个猜想:这不是个普通的望远镜,透过它能看到一些肉眼看不见的东西,上次我撞见耳机哥拿着望远镜偷看,当时看见对面黑乎乎一片,现在才想明白他看到了什么!

    第二天中午,班上那两名学生会的干部就拿了一份资料给我,说这段时间学校一共转了三个新生进来,其中一人还神秘的冲我笑道:“还有个大美女噢,你小子有福了。”

    我接过资料搪塞的笑了笑,又请他俩在学校门口下了一顿馆子后,连忙回到宿舍细细查看那份资料。

    第一个人的资料写的很详细,甚至连小学在哪儿念的都写的清清楚楚,还是我们同一个专业的,我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就翻到第二页。

    第二个人的资料就简单许多了,很多地方都是一笔带过,一张纸上大部分都是空白,只有简单的寥寥数语:姓名,王进,性别,男,某年某月出生等信息。

    我觉得这份资料怪怪的,其履历都是一笔带过,而且仔细想来都经不起任何推敲,就像是胡编乱造一样。

    我把这个人列为重点后,翻看第三个人的资料,当我看清这个名字以后,感觉心脏猛的一沉!

    张雅!

    这个名字又出现了,只不过资料上没有贴照片,不知道是否只是同名同姓,她的资料倒是写的很详细,籍贯在四川井研县,出生年月中学学校等等都记录的非常清楚。

    这三个人显示的都是昨天才转入我们学校的,和耳机哥说的时间非常吻合,似乎耳机哥提前知道会有学生转来我们学校似的。

    我赶紧拿着资料,按照上面的信息,去中文系的一个班级打探,一名胖胖的女生听见这个名字后,神秘的把我拉到一边,“你打听她干嘛?”

    我说找她有事儿,那胖胖的女生斜了我一眼,用不屑的语气道:“你们这些男生啊,一个个鼻子比狗还灵,刚转来一个美女就把你们给招来了,算你走运,昨天转来的那个大美女,正好和我一间宿舍。”

    “真的?”我连忙道,“她现在人在哪里?能带我去找她吗?”

    胖女人挥舞着她那粗壮的胳膊,“瞧你那猴急样儿,你们男生都一个德行,现在可不行,大美女正病着呢,现在躺宿舍里。”

    我说你能不能让她出来一下,我找她有急事。

    胖女生又上下打量了我一眼,瞧着我打扮比较寒酸,露出个鄙夷的表情,“得了吧你,还能有啥急事儿,你要见她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得先过我这一关。”

    说完之后,冲我竖起一个巴掌,“五百块,我想办法让她见你。”

    我瞧着她这副模样就来气,说了句你不如去抢算了,一边凉快去,我找别人。

    胖女生嗤笑一声,“那你去吧,不过那间宿舍只有我和那个大美女,没别的人,不信你去我们班问问。”

    我咬了咬牙,“行,不过我现在就要见人!”

    胖女生结果我递过去的五张大钞数了一遍后,这才满意的把我带到女生宿舍楼下,让我在下边等着。

    楼下全是过往的女学生,我足足等了十几分钟,也没见她下来,我一下就急了,心想八成是被那胖女人算计了。

    就在我气愤不已的时候,突然听到楼上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叫,抬头一看,看见五楼上的一个窗口上趴着一个人,并大声呼喊:“救命!救命!救我啊!”

    我定睛一看,发现呼喊的那人正是那个胖女生,此时她如同着了魔一般,趴在窗户上探出脑袋大声喊叫着。

    接着看见她扭头朝后边望了一眼,大声道,“别过来,你别过来!”

    然后她整个身子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拽了回去一样,瞬间了没了声响。

    不到五秒钟,我还没来得及反应,突地看见一个黑影从那扇窗户中飞出,啪一声摔在我面前,红的白的溅的四处都是。

    安静一瞬后,人群中突然爆发出一声刺破耳膜的尖叫!

    “死人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