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妖妻倾城 > 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 你终于来了
    后来经过证实,那胖女生一直在对我撒谎,张雅的确和她一个班不假,可并没有和她一个宿舍,张雅压根儿就没住校。

    我是最后一个接触死者的人,也被带到警局盘问了好一阵才让我离开。因为现场没有任何有别人来过的线索,所以把这件事定义为意外死亡。

    我向警方极力解释,说这个胖女生坠楼之前,我看见她趴在窗户边上喊救命,当时还有许多学生都听见了,不信你们可以去调查。

    警方却把我的话当成玩笑,说他们已经调查过了,当时并没有任何人听见呼喊,也没有任何人看见死者趴在窗户上。

    这让我更加纳闷儿,这特么又是怎么回事儿?

    我决定继续打探那个叫张雅的人,心里边隐隐觉得这事儿肯定和她有关系。

    可是经过一番打探,却得知那个叫张雅的人已经办了退学手续,现在已经不在学校了。

    刚转来就退学?

    这事儿一点也不符合逻辑啊,我通过学生会的一些关系,调取了张雅转校时填写的资料,按照上边的家庭住址在网上一搜,结果发现井研县根本就没那么个地方!

    这件事必定有蹊跷,可是线索却彻底断了,没有人知道张雅的去向。

    无奈之下,我只好把张雅的资料小心收好,接着调查另外两名新生的资料。

    其中一个没什么问题,那人和我同一个专业,就在隔壁班,资料也经得起推敲,我还找到他和他聊了两句,没发现什么破绽。

    接着我又去机电系,打听那个叫做王进的新生,可是他班上的同学一听见这个名字,就跟见了鬼似的,纷纷闭口不提,像是特别避讳着什么。

    最后我付出了一包大中华的代价,才让他们同宿舍的一个男生告诉我其中的原因。

    原来那个叫做王进的新生,虽然是刚转来的,但所有人都怀疑他脑子有问题。因为这人自进校以后就没说过一句话,每天都抱着一个画板写写画画,别人和他说话就跟没听见似的。

    而且这人还有个非常怪异的癖好,就是在半夜三更的时候,喜欢点着蜡烛对着镜子化妆,胭脂口红什么的,把自己装扮成一个女人,还穿女人的裙子。

    当时他们同宿舍的一个学生起来上厕所,看见这一幕险些没吓尿。

    除了这些以外,这个叫王进的新生脾气还特别暴躁,稍有不对劲就跟发疯似的打人,他打人的时候就跟女人似的,不用拳头,只用爪子挠,而且还用牙齿咬。他们宿舍一个男生被他挠成了大花脸,肩膀上现在都还少块肉呢。

    这些事儿传开一个,弄得他们班上的学生人人自危,见到他都避而远之,严重怀疑这人有精神病。

    我听完之后立即让那个学生带我去见王进,可是他死活不愿意,最后只是给我说了他们宿舍的门牌号,让我自己去找,说现在他们宿舍正好没人,只有那个神经病在,让我小心些。

    这个叫王进的新生行为举止怪异,虽然我到现在还不知道耳机哥为什么要让我去调查这两天转来的新生,但可以肯定绝对不是无的放矢,而这个王进身上,可能就有什么线索。

    我找到那间宿舍,发现门没锁,就轻轻推开,一眼就看见一个身材瘦弱的男生坐在窗户边上,手里抱着个画板在上面涂写着什么。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一走进这间宿舍就觉得后背阴冷阴冷的,虽是大白天,却还是让我感觉心里边有些毛毛的。

    我咳嗽了两声,不过那个怪人似乎没有听见似的,头也不抬,继续拿着画笔在画板上涂得沙沙作响。

    “同学,你好……”我小心的喊了一声,可是对方任然没有丝毫反应,从侧面看过去,发现他的脸色苍白得病态,嘴唇紧紧抿着,像是很紧张一样。

    我定了定心神,缓缓朝他走了过去。

    “同学……”

    我站在他后边轻轻叫了一声,他还是没有反应,我顺便朝他画板上瞥了一眼,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阴阳桩!

    他在画板上画的,竟然是一个男首女身的阴阳桩,看得出他的绘画功底非常不错,画板上的阴阳桩被他画得活灵活现的。

    我瞧见阴阳桩,就再也忍不住了,拍了他肩膀一下,“同学……”

    “谁!”

    他大叫一声,猛的回过头来,一双眼睛布满着密密麻麻的毛细血管,恶狠狠的瞪着我。

    我被他吓了一条,想起他同宿舍的人说他有精神病,就连忙后退了几步,生怕他突然朝我发起攻击。

    “同学,别误会,我是……”

    “是你!”

    那人看清我以后,竟然露出一个非常惊讶的表情,不过他这话的意思,好像就跟我认识似的。

    “我们认识吗?”我疑惑的问他。

    他直勾勾的打量了我一阵,突然哈哈笑了起来,“哈哈哈,你终于来了,你终于出现了,我再也不用担心了,哈哈哈……”

    他发笑的动作十分夸张,嘴巴长得大大的,笑得眼泪都出来的,不过表情却显得极为痛苦,我听着这笑声,觉得更像是某种野兽一样的嘶吼。

    “你终于出现了,你终于来了,我再也不用担心了,哈哈哈……”

    他一面笑着,一面朝我走来,我瞧着他这副模样,本能的往后退,“同学,你别激动,坐下慢慢说……”

    “这些,这些全都给你,全都给你,哈哈哈哈……”

    他回过身,从画板上取下一摞画纸一面笑一面朝我靠近,“都给你,都给你,全都给你,哈哈哈哈………”

    我心想他可能是精神病犯了,吓得连连后退,刚准备跑出门时,他面色突然一变,表情瞬间凝固,突然露出一个极为惊恐的表情,看着我一面后退一面哆嗦道,“别……别过来,求求你了,别过来,我错了,我错了,求求你别过来……”

    他一面说一面开始从嘴里吐白沫,两个眼睛翻成白眼,嘴角一抽一抽的,站在原地晃晃悠悠。

    我瞧着像是羊癫疯发作,连忙冲过去准备扶他,可是他却突然一把将我推开,啊的一声惨叫,拉开窗户纵身一跃……

    我足足楞了好一阵才反应过来,脑门子上顿时冷汗直淌,这可是七楼啊!

    从王进在我面前跳楼,再到带回警局询问,最后把我扔拘留所的过程当中,我脑子就没清醒过,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两个学生连续两天坠楼而死,我恰好是这两起坠楼事件最后接触死者的人,所以这回警察没有对我客气,直接把我关进了拘留所。

    虽然我知道我并没有害人,但觉得一点都不冤,连续两天,两个坠楼的学生,最后一个接触的人都是我,连我自己都不相信这仅仅是巧合。

    一直到第三天,我才慢慢清醒过来,才开始觉得有些慌了,意识到这不是普通的事,而是人命啊!如果最后裁定是我做的,这可是死罪啊!

    警察显然把我列为头号嫌疑人,每天都要提审我好几次,弄得我心力憔悴,却又对警察提出的质疑不知道该如何辩驳。就比如说他们问我:这两个学生之前和我没一点交集,我干嘛要去找他们,而且都很巧合的出现在他们坠楼之前?

    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不是我想刻意隐瞒事实真相,可是这种事情说出来,别人只能当故事听,什么鬼啊神的,谁会相信啊,别说他们了,在我遇到这些事之前,打死我都不相信这类东西的存在。

    又是一天连续几次的提审之后,我坐在冰冷的床沿上,感觉整个人都快崩溃了,第一次深刻的理解到,自由是一件多么可贵的事。

    精神上的巨大折磨让我很快就睡了过去,半夜迷迷糊糊的感觉有人推我,睁眼一看,发现一个半透明的红影子坐在床边上。

    “小哑巴!”我欣喜的喊了一声,鼻子一酸,眼泪很不争气的淌了出来,“小哑巴,我好想你啊!”

    “展宁哥……”小哑巴轻轻的叫了一声。

    虽然我看不清她的模样,但我能感觉到,她肯定和以前一样,永远是那副安安静静的表情,笑起来还有两个好看的小酒窝。

    “展宁哥,别怕,你不会有事的。”小哑巴轻声道。

    我想拉着她,却只能拉着一团空气,“小哑巴,你这是怎么了,我怎么碰不到你,我想抱抱你。”

    “展宁哥,你听我说。”小哑巴的声音很好听,“明天会有人来救你出去,但是你答应我,千万不要跟那个人出去。”

    “小哑巴,我什么都听你的,可是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展宁哥,你别问了,反正你一定要记住我说过的话,不管是谁来救你,你都不能离开这里。”

    这个时候,我突然听到有个男人的声音在叫我的名字,“张展宁!”

    “展宁哥,我走了,记住我说的话!”红影子似乎也听见了这个声音,说完后就一下消失了。

    “小哑巴,小哑巴!”我着急的喊了两声,却又听见那个男人的声音,“张展宁,你出来一下!”

    “谁啊!”我心头有些愤怒,猛的一睁眼,发现只是个梦,外边天都亮了。看见一个身着制服的警察站在门口,隔着铁门上送饭的小孔叫我的名字,“张展宁,你出来一下,有人保你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