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妖妻倾城 > 第四十四章 你敢占我姐便宜

第四十四章 你敢占我姐便宜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回去的路上,龙小蛮脸色非常不好,整张脸白得跟纸似的,看起来非常虚弱,就连开车的样子也显得很吃力。

        我看着她那副模样有些担心,就问她有没有事,她没有说话,眉头微微皱着,虚弱中似乎还带着疑虑重重的模样。

        回到她家以后,她连澡都没顾上洗,就急匆匆进了房门,我一言不发的跟在她旁边,看见她她脱鞋上床,然后盘腿坐好,交代我说,“这两天不要吵我。”

        我哦了一声,就准备离开房间,又听见她说了一声,“你不用出去,这两天做什么事的时候动静小点,尽量不要打扰到我就行。”

        说完后,两个眼睛缓缓闭上,很快就进入了入定的状态。

        我在一边闲的无聊,又帮不上什么忙,还好她的卧室比较大,就做在一张单人沙发上顺手拿起旁边的一本书翻阅起来。

        刚看了两页,就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竟然是一本很幼稚的漫画书,没想到龙小蛮还会对这类书感兴趣,看来外表冷艳的她,也有着一颗萝莉心。

        看了一会儿后,我突然听到龙小蛮呻吟了一声,抬头一看,发现她的背后又出现了一白一黑两条影子,那两条影子很是模糊,不过要比之前看见的似乎要稍微清晰一些。

        龙小蛮捂着胸口气喘吁吁,像是很痛苦一样。

        我连忙倒了杯水走过去递给她,她摆摆手示意不用了,我看见她一张脸白得可怕,脑门上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像是生病了。

        我抬手摸了她脑门一下,发现烫得吓人,连忙紧张道,“你这是发高烧了,等我一会儿,我去给你拿药。”

        “不用了。”她摆摆手道,“没用的,我不是生病。”

        “都烫成这样了,还说不是生病呢!”

        我一面给她喂了点水,一面道,“你练的这是啥功夫啊,把自己折腾这样。”

        她只喝了一小口水,就要准备继续练功,却被我拦住,“不行,你必须歇会儿,再练下去非弄出毛病不可。”

        一面说着,我一面强行把她摁在床上躺好,“都说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你要是把身体弄坏了,一切都白忙活。”

        我突然发现她看我的眼神有些奇怪,也不说话,就是怔怔的盯着我看。

        “我脸上长花儿了?”我摸了摸脸,疑惑道。

        半响后,她才缓缓把眼睛闭上,虚弱道,“好吧,听你的,我先睡会儿。”

        “这才听话嘛!”我帮她把被子拉上,然后回到沙发上去看书,可是刚看了一会儿,无意间抬头,看见那一白一黑两条影子又出现在龙小蛮旁边。

        我去!

        我放下书跑过去,拍着龙小蛮的肩膀,“让你休息你就好好休息,怎么睡觉的时候还偷偷练功呢!”

        龙小蛮睁开眼疑惑的看着我,“练功?我没有啊!”

        我说你就别装了,我都看见了,还不承认。

        瞧着龙小蛮任然一脸迷糊,一副打死不承认的样子,我说,“如果你没练功,那刚才的影子是怎么回事?”

        “影子?”龙小蛮表情更加疑惑。

        “一白一黑的两条影子啊,今天去那个女人家的时候,我就看见你后边有两条影子,刚才你练功的时候也有,虽然我不懂这方面,但是傻子也能看出来,这肯定是你练的一种功法啊!”

        我之所以认为她在练功,是因为以前看电视的时候,电视里那些绝世高手修炼神功,身上都会升起一层光圈,我想那一白一黑两条影子,可能就是龙小蛮练功时的光圈。

        龙小蛮先是一愣,接着整个身子突然从床上坐起来,一把抓住我的衣领,“你确定是一白一黑!”

        说完后,她可能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了,连忙把我放开,语气稍微温和了些,不过还是有些紧张,“你什么时候开始看见的?”

        我说今天早上去那个女人家的时候,怎么,有什么不对吗?

        她抿着嘴唇楞了一会儿,然后自言自语的嘀咕一句,“怪不得!”

        我问她咋了,她摆摆手说没事,并很认真的对我道,“这件事你知道就好,对谁也别说,包括我爸。”

        她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很奇怪,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错了,我发现她的眼神竟然有点恐惧,像是在害怕什么一样。

        我感觉有点奇怪,但没有多问,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我深知龙小蛮的性格,她不想说的,你问了也没用。

        只是从这一次开始,我连续几天没有看见她“练功”了,就连门都不出,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一个人发呆,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有一天她还问了我一个奇怪的问题,她问我如果我朋友有了危险,我会不会冒着生命危险去救。

        我说那要看是什么朋友,如果是特别好的朋友,我肯定没有二话。

        她听完以后笑了笑,脸色看起来稍微好了些。

        晚上的时候突然听见一阵敲门声,我心里边不由得有些紧张,因为这几天几乎每天晚上我都能听见大厅里有响动,而且也知道是什么东西发出的。

        我没敢去开门,生怕门外站着个什么超出我想象力的东西,犹豫了一下,还是推了推龙小蛮将她叫醒。

        “外面有人敲门,会不会是你家里那些晚上出来做家务的朋友?”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龙小蛮揉着眼睛朝门口看了一眼,“放心吧,它们如果要进来,是不用敲门的。”

        说着,她掀开被子走下床,因为我的缘故,她晚上睡觉穿得很保守,一套睡衣裹得严严实实的,还不如她平时穿的衣服暴露。

        “你去开门。”龙小蛮倒了两杯水,冲我说道。

        我噢了一声,走过去将门打开,却看见外边什么都没有,就在我纳闷儿的时候,突然看见一个黑影在我面前晃了一下,紧接着胸口就像是被一柄大锤砸了一下,整个人倒飞出去。

        “你大爷的,你是谁,怎么会在我姐的房间!”

        一个少年出现在我面前,我刚准备站起身,就被他一脚踩在肩膀上。

        “小辉,别闹了!”龙小蛮轻轻喊了一声,那个叫小辉的少年才把脚移开,却没有罢休的意思,“姐,这个屌丝是谁啊,怎么会在你的房间?”

        我从地上爬起,冲着那少年吼道,“你大爷的,你才屌丝呢,你全家都是屌丝,我是这间屋子的男主人,我怎么就不能再这儿了?”

        “我操,你敢占我姐便宜!”那少年说着,抬起脚又准备朝我踹过来,却被龙小蛮一把拦住,“别闹了!”

        “姐,这事儿你别管,这小子占你便宜,让我好好收拾他一顿!”

        少年一边说着,伸手推了龙小蛮一把,龙小蛮向后踉跄几步,一下摔倒在地。

        少年一脸紧张,连忙一个箭步窜过去将龙小蛮扶起,摸了摸龙小蛮的脉搏,面色忽然一变,“你的元气怎么变得那么弱!”

        说着,扭过头怒视着我,“你对我姐做什么了!”

        “不关他的事……”龙小蛮轻轻摆了摆手,“他是你姐夫,你不要乱来。”

        “我知道!”少年将龙小蛮扶在椅子上,看着我气呼呼道,“龙叔都告诉我了,我刚才是故意揍他的,我就是想不通,你怎么会给这种人做妾,张展宁就了不起啊,别说他现在是个废物,就算是以前……”

        “小辉!”龙小蛮有些生气道,“别说了,再说我就没你这个弟弟!”

        那个叫小辉的少年,这才愤愤的瞪了我一眼后,没有继续闹。

        “我哥怎么样了?”龙小蛮问道。

        “放心吧,有那根木头在,肯定不会有事儿。”小辉大大咧咧的坐在龙小蛮的床沿上,不知道咋的,我看见他这个动作竟然感觉有些不太舒服,不管怎样,我和龙小蛮也是名义上的夫妻,那张床我还没碰过呢!

        龙小蛮点点头,“也是,有阿木在,相信他能解决。”

        “也不知道龙叔是怎么想的,阿木都十几年没离开过他半步,这次竟然把阿木派出去。”

        小辉看了我一眼,“看来这个张展宁还挺牛逼的,让龙叔连自己的安危都不顾了。”

        我在一旁听得云里雾里的,龙致远派那个阿木出去,明明就是为了救耳机哥,咋又和我扯上关系了?

        小辉说他已经见过龙致远了,让我们准备一下,明天就动身去凉山州。

        通过一阵简单交流之后,我觉得这个叫小辉的少年其实并不讨厌,性格洒脱而又开朗,和耳机哥完全是两种人。她看起来和龙小蛮感情很好,之前揍我是因为知道龙小蛮给我做了妾,一时气不过,所以出手教训我。

        龙小蛮说要换衣服,让我们去楼下等她。

        我和小辉坐在楼下大厅的沙发上,小辉问我这段时间发生什么事了,龙小蛮怎么会变的那么虚弱。

        我就把前几天去那个少妇家里抓鬼的事说了一遍,小辉听后面露疑惑,摸着下巴道,“这不可能啊,凭我姐的能力,区区一只小鬼还能伤到她?”

        我说也许是那只小鬼特别厉害吧。

        小辉摇摇头说不会,“没那么多厉鬼,而且能伤者我姐的,肯定都不是寻常厉鬼,要是那样的话,根本犯不着去纠缠一个女人,厉鬼生性凶残,要是想害人,那女的早就没命了。”

        看到他一副思索的模样,我突然想起龙小蛮背后那一白一黑两条影子的事,就连忙道,“对了,那天去那个女人家抓鬼的时候,我看见……”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