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妖妻倾城 > 章节目录 第四十八章 三把火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嘭!

    一颗子弹几乎是贴在我面门擦过,要不是小辉眼疾手快一把将我推开,我肯定就交代在这了。

    我一个踉跄摔倒在地,吓得腿肚子发软,这种恐惧绝不亚于之前见到厉鬼,我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被人用枪指着,而且这群人说开枪就开枪,那种和死神擦肩而过的感觉根本没法形容。

    但是接下来,我又看见了更加匪夷所思的一幕。

    只见小辉的身形快得如同电影里的武林高手,还没来得及看清怎么回事,他就已经把那拿枪的秃子打倒在地,同时枪也被他夺在手中,以极快的速度,一把抓过那络腮胡,“谁敢动!”

    周围几个大汉立刻长枪短炮的对准小辉,却不敢开枪。

    “让他们把枪都放下!”小辉用枪顶了定那络腮胡的脑门,大声喝道。

    “你们别管我,开枪打死他!”

    那络腮胡毫无惧色,倒还是条硬汉,龇着牙道,“小子,有种你就开枪,给大爷来个痛快的。不过今天你也别想活着走出去!”

    “噢,是嘛?”小辉露出个玩味的笑,斜着眼睛扫了一眼旁边的人,看起来气定神闲的,“行,那既然这样,我就先送你一程……”

    小辉说着,突然面色一凝,从我这个角度,能够清楚的看见他的瞳孔明显缩了一下,好像遇到什么特别危险的事。

    “哈哈哈,开玩笑的!”小辉突然哈哈笑了起来,竟然将手里的枪扔到一边,“我看着各位大哥,像是绿林中人,你们在刀尖上混日子,不就是图财嘛,正好,我怕死,但是不缺钱,我们做个交易,我给你们钱,你们放我走如何?”

    看着小辉把枪扔了,那络腮胡突然一脚把小辉踹翻在地,周围的人拿着枪呼啦一下就围了上去,我也被一个大汉抓过去推倒在地。

    “大哥,我弄死他!”那秃子刚才吃了亏,显得很生气。

    络腮胡子摆摆手,看着小辉道,“小子,你倒是有点眼力劲儿,知道我们是走镖的,只是你说的对,不管做什么,都是为了一个钱字,你说你有钱,我们凭什么相信你?”

    小辉从身上掏出钱包扔了过去,“你们自己看吧。”

    一个尖嘴猴腮的男人从地上把钱包捡起,打开数了数,不满道,“就两千不到?这叫有钱?还特么不够老子做一次桑拿的!”

    “没见识。”小辉白了他一眼,“里边的黑卡认识不?”

    “我管你什么黑卡白卡的,就你这点钱还想买条命,做梦去吧!”

    说着抬起手就把枪指着小辉,却被旁边的秃子踹到一边,“滚远点,别在这丢人现眼,这叫黑金卡,可以无限透支的,有这种卡的人,钱都多得数不清!”

    小辉接过话说,“我爸是开公司的,有的是钱,等下山以后,你们要多少我给多少。”

    “真的?”那尖嘴猴腮的男人听了两眼只放光。

    “不信就算了。”小辉把头扭到一边。

    最后还是那络腮胡发话,“先把他俩绑起来,好生看着!”

    我和小辉被五花大绑扔到一个角落,然后那群大汉就在一旁喝酒吃肉。

    我小声问小辉,“你刚才怎么把枪给扔了?”

    “别说话,什么也别问。”小辉的表情显得很怪异,眼睛死死盯着一个方向,我顺着那个方向看去,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刚才因为情况紧急,所以没来得及观察,现在才发现,这间庙的布局特别奇怪,四周都挂着一些动物头骨,还有一些写着一种乱七八糟符号的破布,看上去既不像佛教也不像道教。

    让我觉得惊讶的是,庙里靠里边的那尊神像,看上去黑漆漆的,既不像佛也不像神,而是一个男首女身的阴阳桩,和我以前在村长家地下室看到的那尊一模一样,只是这一尊要大得多!

    这间庙看上去荒废了不少时日,可是以前会是什么人,竟然供奉一尊阴阳桩?

    我继续打量着这间奇怪的庙宇,目光突然停留在角落的一块黄布上,黄布上用红字写着几个龙飞凤舞的大字,其中两个我认识:圣主!

    圣主?

    我突然想起在井研县的时候,那个老太婆也提起过圣主这个词,现在在这间破庙又看见这个词,会是巧合吗?

    那群人大吃大喝,说话嗓门特别大,我悄悄问小辉这些都是什么人。

    小辉说是一群山匪,黑话叫做走镖,平日里躲藏在山上,要么不出手,一出手肯定就是闹出人命的大事。走镖的人有一个规矩,只要在山里碰见陌生人,一律不留活口。

    我听了暗暗觉得后怕,想不到现在这个年代竟然还有土匪,而且如此凶残,我觉得这些人比厉鬼好不了多少,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厉鬼害人,至少还有个原因,可是这些人,为了钱却不分青红皂白,视人命为草芥。

    这些人喝得兴高采烈,那络腮胡子打着酒隔,便嘿嘿笑着朝缩在墙角的那个姑娘走去,扑在她身上撕扯起来,那姑娘吓得惊叫连连。

    我手脚都被绑住,只能干着急,刚准备出声制止,却听见小辉压着嗓子道,“别多管闲事,这女的有问题。”

    我着急的说能有啥问题啊,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在我们面前被人糟蹋吧!

    小辉压低嗓子道,“山匪是不可能从山下把女人掳上山的,看这女的打扮,不像是当地人。一个姑娘,平白无故出现在荒山野岭,你觉得正常吗?”

    我说她也有可能是和同伴走散了啊,或者是她同伴都被这群山匪杀死了。

    小辉冷哼一声,“没那么简单,你看这个女人的眼睛。”

    我纳闷儿的扭过头去,看见女人已经被剥光了衣服,在络腮胡子身子下边挣扎,发出一声声惨呼。

    只不过我突然发现,她虽然在挣扎惨叫,可是眼神却有些不正常,按理说这种时候应该是惊恐的,可是这个女人的眼睛却非常淡定,甚至还有着一抹戏虐。

    我连忙问这事怎么回事,这个女人是不是被吓傻了?

    小辉冷笑道,“傻不傻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要是这个女人愿意的话,这些山匪早就没命了!”

    “你刚才就是因为这个才扔下枪的?”

    小辉点点头,“这几个山匪我还不放在眼里,刚才我正准备动手的时候,无意间看见这个女人的眼睛闪过一抹绿光,我就想看看,她到底有什么目的!”

    我问那我们现在该做些什么。

    小辉打了个呵欠,道:“睡觉,养足精神,等着好戏上演!”

    说完后,小辉眼睛一闭就扯起了呼噜,我却没他那份心理素质,想着离我们不到十米远的地方,有个不是什么的东西,她想做什么,晚上会发生什么事?

    那些个山匪轮番糟蹋那女的,那女的到最后索性连叫都懒得叫了,一副逆来顺受的样子,只是我看见她的眼神越发阴狠起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幻觉,我感觉她突然扭过头来看了我一眼,我吓得赶紧闭上眼睛装睡。

    可能是太累了的原因,我本来是打算装睡的,可是闭上眼睛没过一会儿,竟然就真的睡着了。

    半夜的时候,我感觉有人拍了我一下,我睁开眼睛,看见小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

    他看见我睁开眼睛,示意我别出声,然后朝前边努了努嘴。

    此时篝火已经灭了,光线特别暗,但还是能勉强模糊的看清楚庙里的一些情况。

    那几个大汉吃饱喝足以后,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呼噜打的震天响。

    我压着嗓门问小辉,这没啥好看的啊。

    小辉露出个玩味的表情,让我别说话,继续看着就是。

    我只好继续睁大眼睛观察者庙里的一举一动,不一会儿,我突然看见角落里一个黑影动了动,定睛一看,是那个诡异的女人。

    只见她浑身赤裸,慢悠悠的从地上站起来,面无表情的朝门外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两扇木门吱呀一声自动打开。

    过了约莫五分钟,女人再次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好几天模糊的黑影,那些黑影一进来,就立刻附在躺在地上的那群山匪身上,过了大概一分钟才重新立起来。

    而地上的那群山匪,集体停止了呼噜,看样子是没气了。

    做完这一切后,那个女人才和这些黑影子慢悠悠的走了出去,出门的时候,我看见那个女人脚尖拖在地上,像是飘出去的一样。

    我在旁边早就看傻眼了,惊得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我问小辉这是咋回事儿,小辉说这是恶鬼吸食阳气,那几个山匪怕是活不成了。

    我听完心里一惊,连忙问它们还会不会回来,把咱俩的阳气给吸了?

    小辉说不会,“每个人身上都有三把阳火,一般的恶鬼根本难以靠近,刚才那个女人,应该是一只恶鬼中的媚鬼,专门勾引那些好色的男人,让他们泄掉阳精,恶鬼就趁机吸食他们的阳气。”

    “所以一个倒霉的人,必定是个淫邪之人,好色之人总是事事不顺,这都是有原因的,身上阳精泄了,三把阳火也会暗淡,这样的人最容易招惹那些不干净的东西跟着,运气怎么会好?”

    我说那不对劲儿啊,我之前就看见过龙小蛮旁边跟着一条黑影。

    “啥?”小辉显得特别惊讶,连身上的绳子都挣开了。

    我一下意识到说漏嘴了,连忙道,“不过也只看见过一次,后边就再没见过了。”

    “除了黑影以外,还有没有看见别的?”

    我摇摇头说没有。

    小辉这才松下一口气,自言自语的嘀咕道,“还好你没看见白影,要是看见白影就麻烦了。”

    我听完心头咯噔一下,赶紧问要是看见白影会怎样?

    小辉道,“要是看见白影,她就离死不远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