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妖妻倾城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七章 脚印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的身体疾速下坠,几秒钟后,嘭的一声落在地上,不过感觉摔在一团软绵绵的东西上,并没有觉得有多疼。

    四周黑漆漆的,什么东西也看不见,我伸手在地上摸了一把,感觉滑腻腻的,同时还闻到一股浓浓的血腥味。

    “龙小蛮!”我大喊了一声,可是毫无回音,我立刻开始慌了起来,摸着身下那团软绵绵的东西,像是一个女人。

    我以为是龙小蛮,就一面摇着她的身体一面喊着她的名字。

    四周黑得就跟掉进墨汁了一样,什么都看不见,我伸手在这个人的鼻子下边探了下,发现已经没气儿了,四周黏糊糊的,像是流了很多血。

    “龙小蛮,龙小蛮!”

    我感觉心脏猛得疼了一下,像被刀割似的,竟然哭了起来,就在我感觉万分难过的时候,突然听到附近传来一声细微的呻吟声。

    “张展宁……”

    是龙小蛮的声音!

    我心头一喜,她还没死!

    “龙小蛮!”我大喊一声,顺着声音传来的地方摸了过去,终于摸到了龙小蛮的手。

    “你没事儿吧!”我感觉我都快哭了,从来没觉得我会这么在乎龙小蛮,刚才以为她死了的那一刻,我几乎癫狂。

    我准备把她扶起来,却听见她道,“别拉,我的脚被卡住了!”

    我连忙顺着她的脚摸下去,发现她的脚卡在一块石头下边,用力推了推,发现那块石头特别沉。

    “你坚持一会儿,我想想办法!放心,有我在!”

    我安慰了龙小蛮一句,然后在黑暗中四处摸索起来,幸运的是,我竟然摸到一根比较粗的棍子。

    “你忍一忍,马上就好!”

    我把棍子塞进石头缝里,狠狠用力撬了起来,那块石头非常沉,我撬了半天,弄得我满头大汗,可那块石头却纹丝未动,最后连棍子都撬断了!

    也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劳累,我感觉浑身燥热得不行,就在我急得团团转的时候,忽然发现四周开始缓缓亮了起来。

    一层淡淡的绿光如同雾气一般笼罩着四周,黑暗散去,眼前渐渐明朗起来,我发现这里竟然是一个非常大的空间。

    旁边有一颗高大的树,没有树枝和树叶,巨大的躯干上长着密密麻麻胳膊般粗细的藤蔓,如同触须一样缓缓蠕动,像是千万条蛇聚在一起一般,让人看了头皮发麻。

    而这层突然出现的淡绿色的光芒,就是这颗树上的藤蔓发出的。

    不过当下我没心思顾及这些,得先把龙小蛮救出来再说。

    她的一条腿卡在一块巨大的石板下边,我一面安慰她一面想办法。

    最后接连撬段了好几根棍子,才把她救出来。

    捏了捏她的脚踝,她痛的呻吟了一声。

    “还好,没伤着骨头,只是脱臼了。”

    小时候我很淘气,经常爬树翻墙什么的,被摔脱臼也不是一两次,二婶懂一点这方面的知识,所以对这种伤我也懂一些。

    我一面揉着龙小蛮的脚踝,一面突然问了一句,“小蛮,问你个问题。”

    龙小蛮一脸疑惑的看着我,“你问吧。”

    我一手抓着她的小腿,一手握着她的脚背,“你内裤什么颜色的?”

    龙小蛮一愣,忽然面色一红,大喊一声流氓,然后伸手就要朝我打来。

    就在这个时候,我抓住她的手猛得用力,她疼得尖叫一声。

    我站起身拍拍手道,“没事儿了,你起来活动活动,看看还有什么问题没。”

    龙小蛮诧异的看了我一眼,然后慢慢从地上站了起来。

    我看见她无大碍,笑了笑,“刚才说的话你别介意啊,我只是想分散你的注意力而已,没别的意思。”

    龙小蛮看着我咬了咬嘴唇,面色绯红,看起来就跟一个害羞的小姑娘似的。

    这个时候我才慢慢开始观察四周,发现这个地方大得出奇,就跟一座地下城似的。

    往前一看,发现地上有两具尸体,竟然是黄丽和小怜的。她们脖子上各开了一条血口子,鲜血任然汨汨的往外流,看起来像是被刀砍死的。

    最奇怪的是,她们的心口部位都开了个巴掌般大小的血洞。

    “看看她们的心脏在不在!”龙小蛮突然紧张的说了一声。

    我连忙找来一条刚才撬断了的半截棍子,往她们心口的血洞扒拉了一下,发现她们的心脏果然不翼而飞!

    龙小蛮上前查看了尸体,皱着眉头道,“她们脖子上的刀伤并没有致命,真正死亡的原因,是被人掏了心脏!”

    我听了感觉后背一凉,连忙警惕的朝四周张望一眼,“你是说,这个地宫里有东西?”

    龙小蛮点点头,“之前阴兵借道的时候,我看见那群国民党兵胸前都有一个血洞,应该都是因为被掏了心脏而死。”

    “还有校长!”我突然想起校长也是被掏了心而死的,“那群阴兵,这两个女生,还有校长,死亡原因一模一样,会不会是同一个人,或者说是同一个东西所为?”

    龙小蛮轻轻吐出一口气,“是天桩干的。”

    “天桩?”我听到这个词就感觉头皮发麻。

    龙小蛮接着道,“掏心是天桩的杀人手段,那群国民党兵久经战阵,手里又都有武器,能够让他们集体被掏了心脏的,只有天桩才能做到!”

    我问是不是你之前在美术学院里,一直暗中调查的那只?

    龙小蛮摇摇头,“现在还不能确定,虽然炼制天桩的条件极其苛刻,但并不代表只有一只。但可以肯定的是,这座地宫里现在就有一只天桩!”

    我问现在该怎么办,龙小蛮朝前边看了一眼,“先找到小辉他们!”

    说着,龙小蛮就往前走,我在后边楞了楞,突然叫住她,“喂,凭什么我每次都要听你的?”

    龙小蛮转过身一脸不解的看着我。

    我看着她道,“每次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知道你有钱,也有本事,但我不是你的奴仆,你没有资格对我指手画脚的!”

    我想起之前和龙小蛮相处的很多事,她在我面前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就像是我天生就比她矮一头,就该被他当佣人使唤似得。

    我越想越生气,指着她鼻子骂道,“你这个臭婊子,表面上一副冰清玉洁的样子,暗地里却一肚子坏水,老子今天要收拾你!”

    说完之后,我从地上抄起半截木棍就朝她打去。

    “你疯了!”龙小蛮一把抓住我的手腕,轻轻一拧,我感觉手腕一阵吃痛,木棍就掉在地上。

    “你还敢还手!”我怒喝一声,“我要杀了你!”

    说着就疯狂的朝她脖子掐过去,龙小蛮侧过身避开我的攻击,我扑了个空,正准备掉头继续和她拼命,突然感觉后颈窝一麻,一股电流似的触电感瞬间充斥我的全身。

    我一愣,突然感觉脑袋晕晕的,想着我刚才的行为,吓出一声冷汗。

    我刚才竟然想杀了龙小蛮,这是怎么回事儿?

    “我……我刚才……”我连忙向龙小蛮解释,但我也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对我刚才的反常行为,我自己也解释不清。就是突然觉得龙小蛮特别可恨,有种想把她杀了的冲动。

    “不用解释,你刚才中了幻觉。”

    龙小蛮看了看那颗怪树,“问题应该就出在这颗树上,之前在山洞里,你们突然变得癫狂,估计也是这颗树在作怪。”

    我仔细想了想,好像还真是这样,就问,“那你刚才怎么没事儿?”

    龙小蛮微微皱着眉头,“这个我也不知道,奇怪了,难道还有别的原因?”

    我顺手抹了一把脑门子上的汗,刚才为了救龙小蛮没少费力气,现在依然感觉浑身燥热难当。

    接着我突然想起一件事,一拍大腿道,“我知道了!”

    我咽了口唾沫,“之前我和小辉在洞里找到一本日记,前边的内容都很正常,一直到最后三天,就开始变的不正常起来……”

    我把日记的事和龙小蛮说了一遍,然后解释道,“我当时没注意,现在才想起一个细节,那本日记的最后三天,记录的天气都是晴天。而我们集体发狂的那天,也正好是天气放晴。”

    “你的意思是,和温度有关?”龙小蛮像是听明白了。

    我点点头,“刚才我们掉下来的时候,四周都还是黑的,可是后来这颗树突然发起亮光,那是因为我在救你的时候,耗了不少体力,身体发热,所以我中了幻觉,而你却没有!”

    “而我和小辉第一天进山洞的时候,同样没发生什么,因为当时是阴天。而我们中了幻觉那天,正好是晴天,所以我推测,幻觉的出现,一定和温度有关!”

    龙小蛮看着我楞了楞,突然笑道,“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聪明了。”

    我嘿嘿一笑,挠头道,“这不也是被逼的嘛,天天过的提心吊胆的,不多长点儿脑子不行啊!”

    就在我们说话之间,突然听到前边传来一阵脚步声,像是有人在奔跑的声音。

    “谁!”龙小蛮大喊一声,然后我俩就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追过去。

    那颗怪树发出的绿光虽然不强烈,但是像是雾气一样弥漫在整个地宫,四周都是一片淡淡的绿色。

    那阵脚步声似离我们很远,但又像是近在咫尺,可就是看不到人。

    追到一处地方,我突然发现地上有一排脚印,看起来有点像是鸡爪子,但又不是鸡的脚印,像是什么怪物留下的。

    而且只有一排,这就说明,这只怪物是一条腿跳跃的。

    我一下想起,当时我和小辉在古庙附近,也看见过同样的脚印。

    顺着这个脚印,我和龙小蛮一路追到座吊桥旁边,吊桥上边没有木板,只有光秃秃的几根粗大的铁锁链。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