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妖妻倾城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五章 无字石碑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龙小蛮缓缓和我讲了一件事:

    她说在终南山顶,有一块无字石碑,没有人知道那块石碑是谁放在哪儿的。

    石碑特别神奇,只要玄术界即将发生大事,上边都会提前出线一些符号作为暗示,每一次暗示之后,玄术界必定会出现一场动乱。

    石碑之前一共出现过两个名字,那两个名字的人,无一例外都将玄术界搅得天翻地覆,所以石碑上出现名字,在玄术界看来是可怕的事。

    自明代刘伯温出现后,那块石碑便再没出现过名字,不过在二十年前,那块石碑突然出现了一个带血的名字。

    龙小蛮看着我,“就是你的名字,张展宁!”

    我问会不会只是个同名同姓的巧合,世界上叫张展宁的人多了。

    龙小蛮摇摇头,叹道,“刚开始我也这样想过,但后来发现很多奇怪的事,都在针对你,我就确定了,你就是石碑上所指的那个人,你的出现,对玄术界,或者是对整个世界来说,也许是一场浩劫。”

    “但是同样,在一些居心裹测的人或者别的东西眼里,你就是一块香饽饽。我父亲千方百计想把你招至他的麾下,就连万灵圣教的圣主也为了你现身,并同样用手段将你收入他的门下,所以,你现在的一举一动,随时随地都有无数双眼睛在暗中注视着你。”

    我说既然是这样的话,我怎么就没觉得我有多特别,在我们村子发生那些事之前,我都过的好好的,而且就算是现在,我也没觉得我有什么超能里啊!

    龙小蛮道,“那是你还没觉醒,也就是我父亲说的进化,你肩膀上的龙鳞就是觉醒的象征,当你完全进化以后,谁也无法预料,你将会变成什么样的人,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当你完全进化的那天,就是这个世界的灾难开始!”

    我听得玄乎乎的,这些事听起来比故事还要故事,如果不是经历了那么多匪夷所思的事,打死我也不相信。

    我越想越觉得脑仁儿发疼,便索性不去想了,摆摆手说管它什么灾难不灾难的,我现在只想做一件事,就是复活小哑巴。

    说完之后,我突然有个疑问,问龙小蛮,“既然我是那样的身份,你们干嘛不索性把我一刀杀了,不就没那么多事了?”

    龙小蛮摇摇头,“没那么简单,无字石碑上既然出现你的名字,即使杀了你,相信同样会出现第二个张展宁。而且杀了你,就等于违背了无字石碑的预言,到时候说不定将会发生一场更大的浩劫。”

    我楞了楞,突然笑道,“那这样的话,我岂不是很安全了?”

    龙小蛮白了我一眼,“你就做梦吧,你以为所以人都像我们正统玄门一样顺应天意啊,那些唯恐天下不乱,居心裹测的人或者别的东西多了去了,你现在就像走钢丝一样,一个不留神就会摔进万丈深渊!”

    龙小蛮的话让我一哆嗦,心想我怎么就那么倒霉,又没找谁又没惹谁,那块石碑上还咋就偏偏出现我的名字了?

    去井研县的路上,我突然想起一件事,问她,“对了,小辉临死前说预言壁画上的第八幅预言画,是送给你的礼物,上边画的什么?”

    “不知道,没看清楚。”龙小蛮把头扭到一般搪塞了一句。

    我知道她是在敷衍我,当时虽然时间很短,但足够看清楚一副画,只不过我也没继续追问,知道问了也是白问,龙小蛮不愿意说的事,怎么问也是白搭。

    只不过我看见龙小蛮搪塞我的时候,脸颊浮起一抹淡淡的红晕。

    几经奔波,我们再次回到井研县,我站在县城里望了望埋着雷氏一门尸骨的那座山,感觉心里隐隐作痛,当初就是在那里,小哑巴为了救我而自散魂魄。

    龙小蛮说找回前世记忆的秘术要等到晚上才行,而且当天还必须没有月光。

    我们运气不错,当天正好是阴天,看样子月亮是不会出来的。

    龙小蛮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让那几个看守的保安呼呼大睡,我和她在凌晨顺利潜入雷畅故居。

    刚进去的一刹那,那种熟悉的感觉再次袭来,就跟我之前一直在这里生活似的,房屋的格局,里边的摆设,甚至院子里那颗粗大的黄桷树,我都感觉无比的熟悉,不用看,我都知道哪里有张桌子,哪里有张椅子。

    再次来到后堂那幅画跟前,我看着画上的小哑巴,感觉鼻子酸酸的,有一种莫名其妙的难过。

    龙小蛮告诉我,我之所有会有这样的感觉,是受到了一种叫做前世业力的感应,如果一个人在前世的某个地方,发生过非常悲痛,或者非常开心的事,那这个人的后世,到了这个地方,依然能够受到情绪感染。

    像是一个人在有的时候,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突然觉得很熟悉一样,这些都是前世业力的感应。

    他还和我说起一件事,前几年,一个只有五岁大的小女孩,第一次和父母一起去故宫游玩。

    可是刚走进故宫,那个小女孩就啼哭不止,无论怎么哄都没用。而且更加奇怪的是,小女孩竟然认得故宫里所有的路和所有的地方,不用导游介绍,她都对每一个地方无比熟悉,指着每一幢建筑,说这叫什么宫,是干什么用的。

    紧接着,她到了后宫的一口枯井旁边,然后哭得更厉害了,说她以前就是被人扔进这口井溺死的。

    这件事在主流社会,至今还是一个迷,科学界无法解释是为什么。

    但是在玄术界,这件事并不稀奇,那个小女孩的反常行为,只不过是受到前世业力的感应而已,她的前世,或许就是宫里的人,在那里留下非常惨痛的记忆,所以当她的后世来到相同的地方,就会被唤起一些记忆和情绪。

    说完后,龙小蛮看着我叹气道,“我们开始吧,你记住,待会儿你会出现一些梦境,你在梦见看到的东西就是你前世的记忆,无论发生什么事,你在梦里都不要试图改变一些事,因为这都是历史,历史是无法改变的。”

    接着,龙小蛮让我在那幅画的前边盘腿坐好,并关掉所有的灯,在我旁边点了一圈蜡烛。

    我按照龙小蛮说的,闭上眼睛,然后尽量把脑袋放空,什么都不想,只听见龙小蛮在一边念念有词,像是什么咒语。

    没过一会儿,我就觉得头开始晕了起来,整个人变得轻飘飘的,然后感觉脑袋猛得被什么东西狠狠砸了一下。

    我一痛,猛得睁开眼睛,惊讶的发现我竟然穿着古代人的衣服,肩膀上像是扛着什么重物,扭头一看,顿时吓了一条!

    我竟然和几个人一起,扛着一口棺材,而棺材上却是挂着红绸,前端还贴着一张用红纸剪成的“囍”字,而我和那几个抬棺材的人,也穿得特别喜庆,感觉这不像是一场葬礼,而更像是一场婚礼。

    “张展宁,看什么呢,好好抬轿!”

    我听见一个人呵斥了我一声,一看,竟然是村长!

    他同样穿着古代衣服,看起来像是管家的模样,走在队伍前端,手里拿着一根缠着红布的棍子。

    只不过他这个时候还很年轻,大概只有三十岁左右,不过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他就是年轻时候的村长。

    我抬着棺材跟着队伍,来到郊外的一处坟墓旁边,那处坟墓修得特别豪华,不过墓室却是开着的,里边露出一口金丝大棺材。

    “落轿——”

    村长,也就是管家拉长着音调喊了一声,我们几个在他的指挥下,把棺材放进墓室,和里边的那口金丝棺材摆在一起。

    一个人在墓室边上点了根蜡烛,村长接着吆喝一声,“开轿,新郎官揭盖头——”

    然后两个壮汉就跳进墓室,那口棺材撬开,当我看见里边的景象时,我感觉心脏狠狠抽了一下!

    小哑巴!

    被称作“轿子”的那口挂着红绸的棺材里,竟然是小哑巴!

    她穿着一声大红嫁衣,手脚都被捆住,嘴也被堵着,满脸都是泪痕,发出呜呜的声音,一双眼睛里满是惊恐。

    我想喊,可是怎么也发不出声,想冲过去抱她,可是身体怎么也动不了。

    紧接着,旁边点着的蜡烛呼一下熄灭了。

    管家点点头道,“烛熄,新郎官满意,婚配完毕,将新娘送入洞房——”

    在管家的这身吆喝下,几个丫鬟走到棺材旁边,开始给小哑巴补妆并整理有些凌乱的衣服。

    小哑巴被捆绑着双手,狠狠扭动着身体挣扎,其中一名丫鬟扭头对管家道,“管家,新娘子火气大,看来得请出喜棍。”

    我看着那丫鬟觉得眼熟,当看见她耳朵旁边的一颗小黑痣时,顿时大吃一惊,这不是那个活了几百岁的老太婆年轻的时候吗?

    只见她从村长手里接过那根缠着红布的棍子,开始对小哑巴狠狠抽打起来,嘴里还不断念叨着,“新娘笑,喜棍停,新娘哭,喜棍抽,抽到新娘乐呵呵,抽刀新郎笑开颜……”

    小哑巴疼得发出呜呜的声音,最后可能是被打怕了,终于停止哭泣,身子也不再挣扎,眼里满是惊恐和绝望。

    “新娘笑,入洞房——”

    关键吆喝一声,几个壮汉便跳下坑把棺材盖子盖上,可是就在他们准备钉棺的时候,我看见那个丫鬟似有意无意的给村长使了个眼色。

    村长便让那几个人停下,说吉时未到,让众人都先回去,只留下包括我在内的几个男人。

    待众人走远后,那丫鬟突然露出一个阴毒的笑容,对着那口棺材阴狠道,“小贱人,就这么死了太便宜你,还想和雷二公子配阴婚,痴心妄想!”

    说完后,对着旁边几个男人道,“开棺,把那个小贱人带出来,让她在临死前破了身子,到了那边继续遭罪!”

    旁边几个男人听了,眼睛冒着欲望的绿光,说了声多谢秀儿姐以后,如同野兽一般朝棺材扑去。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