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凶夫心慌慌 > 章节目录 第一章 金链子
    我和我老公是大学同学,大学恋爱四年,毕业后打算结婚。他老家是农村的,农村男人都比较朴实,他不像别的男生一样刚谈恋爱就带着女朋友去开房,我们在一起四年,他除了和我亲嘴牵手外,就没做过别的,这谈恋爱情到浓时自然就想干柴烈火,期间我也对他透露过一点我愿意给他的意思,但是他忍住了,对我说做了就要对我负责,他想把这个留到我们结婚的时候。

    当时他一说这话,我立马就感动了,不顾家里反对,就是要和他在一起。

    跟他谈婚论嫁的时候,我爸妈气的好几个月都没理我,婚礼都不准备参加,原因就是我老公家实在是太穷了。我们结婚的日子,去他家,转了几趟车,还骑着电驴子走了十几里坑坑洼洼的山路,最后在一座大山旮旯下才到了我老公他家的那个村子。我老公怕我嫌弃,就哄我说结婚后他会更爱我,努力工作买车买房,让我过好日子。

    新婚当天我老公很开心,一直都陪着他的本家兄弟在外面喝酒,我没好意思去,我就在新房里等他,一直到晚上七八点他还在外面,我在房间坐了快一天,想去卫生间上大,可是这破烂小村落哪有卫生间啊,我把我老公的一个十三岁妹妹叫过来,问她哪里有厕所?

    小姑子穿的破旧,手里捏着一块猪蹄一边吃一边用手指对我说我说厕所在后山呢,叫我自己拿着手电筒去。

    这种穷乡僻壤,厕所是十分简陋的,几块土砖四周一堆,下面是个粪坑,粪坑上面搭两块木板就是厕所了,连个起码的门都没有。

    好在现在天黑,没人过来,为了方便蹲下不掉进粪坑,我把手电筒放在了地上对着我蹲的方向,踩在两块窄窄的木板上好不容易上了个厕所,提着裙子准备起身,但我没想到我一起来,一个用衣服蒙着脸的黑影就站在了厕所门口把我堵着了,看着身影挺高大,是个男人。

    我没想到这个时候会来个男人啊!慌张的赶紧把我翻起来的紧身裙子扯下去,对那男的说这有人,这有人啊!哪知那男的立马过来捂住了我的嘴,将我整个人往他肩上一扛,向着厕所后面不远处的一个草垛里丢了进去。

    这种时候我很害怕啊,山村老林的,这男人把我丢草垛里,傻子也能想到这男人是想干什么,大声喊救命,那男的就跨在我身上卡住我不让我逃跑,随手抓起一把草直接往我嘴里塞,并且直接在这破草堆里要了我。

    我疼的快要哭了,想喊救命,可是那男的力气非常大,压住我不让我动弹,动作十分粗暴,我几乎是要崩溃了,使劲在那个男人身上乱扯乱打,一把将男人脖子里一条链子个扯下来了,而那个男的舒服的直喘着粗气,满足了之后提了裤子就走,把我一个人丢草垛里。

    我是哭着爬起来的,真是山穷水恶出刁民,我一个刚嫁过来的新媳妇,就发生了这种事情,一时间坐在草上不知道该怎么办,心想着我要怎么和我老公交代。这里山里野,大风刮得那些树枝跟鬼叫似得,我不敢一个人呆着,捡起还在厕所里亮着的手电筒,一边哭一边夹着腿走回去了。

    回到家里,我一个人坐在房间里,我婆婆和小姑子见我坐在床头哭,过来问我怎么了,我不敢说,就是哭,最后他们出去找我老公进来,我老公问我怎么回事?

    我老公这么一问,我哭的就更凶,跟我老公说:“刚才我去厕所的时候,被别人给欺负了,我想报警。”

    我想我老公这么爱我,我也是受害者,报警查到那个混蛋他一定会同意的。

    我说完这话后,我老公看我不对劲的神色和被扯烂的衣服,脸色立马变了:“你刚才被别人给欺负了?”

    我老公说的十分难听,但这又是事实,委屈的点了下头:“我一定要抓到那个混蛋,绝对不会放过他。”

    但没想到这时候我老公直接一个嘴巴子扇在了我的脸上:“你这臭婊子,给我戴了绿帽还想报警?要是被别人知道了以后我还怎么在村子里做人?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做出这种对不起我的事情来你怎么不去死!”

    我被我老公骂的惊呆了,万万没想到我老公竟然是这种反应!婆婆和小姑子听见我老公的喊骂声都进来了,问我老公是怎么回事?

    我老公义愤填膺的把我刚才和他说的话毫不忌讳的就和我婆婆他们说了,气的脸通红,说我被别人那个了,不要脸的贱货。我婆婆虽然脸色也不好看,但是也没我老公激动,看我哭哭啼啼的,就问我说看见那欺负我的男人长什么样了没?

    我摇了摇头:“天太黑了,他把脸给蒙了,不过我把他脖子里的一根金链子给扯下来了,婆婆你看认不认得是谁的?”我把我手里的金链子递给我婆婆。

    婆婆眉毛不满的皱了一下,似乎有点不太情愿我这么叫她,不过见我手里拿着的是条金链子,眼皮一跳,我小姑子就站在旁边,像是看什么稀奇的宝贝似得,对我婆婆说:“妈你看,金子!”

    婆婆怒斥了一眼小姑子,双手托着这根金链子向着她头顶亮着的那盏白炽灯下照着看,那跟金链子在昏黄的灯光下照的闪闪发亮,婆婆小心翼翼的翻着这根链子看了一会,找不出是谁的,于是转头对小姑子说:“去,把你奶奶叫过来,有可能不是村里的人,你奶奶认识的人比我多。”

    小姑子很听话,一会就把老太太给扶进来了。

    老太太一头白发,看样子都八九十了,得知道我的情况之后,接过我婆婆手里的金链子眯着她那双浑浊的眼睛看,忽然表情一僵,像是认出了这根链子的主人,脸色变得有点古怪。

    “奶奶,你是不是知道这是谁的了?”我有点激动,心里又恨得牙痒痒。

    我奶奶看了我一眼,没说话。我婆婆听我说话,这会竟然和我老公一个鼻孔里出气,没好气的对我说:“你自己做出了这种伤风败俗的事情,还有脸问,我们老杨家(我老公姓杨)可丢不起这个人,现在有两条路要你选,第一要么跟我儿子离婚,你这种货色配不上我儿子,你要是实在喜欢我儿子,不想离婚,也可以,你就去浸猪笼,别让我儿子以后被人笑话!”

    浸猪笼?如果这件事情不是我亲生经历,我还真的不知道现在竟然还有地方要浸猪笼,之前我还以为电视里的,而我婆婆还把这种事情说的理直气壮!

    我受了屈辱又挨了骂,转头看向我老公,问我老公什么打算?我就不相信,我和我老公四年感情,就敌不过一片膜。

    “我妈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浸猪笼就算了,我们离婚吧。”

    简直不可置信,新婚之夜,我那之前对我百依百顺的老公,竟然要和我离婚!我气的直骂我老公混蛋,打电话给我爸要他过来接我回家,可是拿起手机一看,发现手机一点的信号都没有,电话跟本就拨不出去。

    在这种破烂山村里我又不能义气用事的离家出走,正愁着不知道怎么办?这时老太太却说话了:“这事没这么简单,这金链子我认得,是之前村里大财主家小少爷戴的。”

    这还以前大财主家的儿子,这到现在,得多少年啊,想到刚才趴我身上的是个老头子,我心里就一阵阵的犯恶心。

    “听说他不是早死了吗?怎么还是他的,还难不成他一个死人还从土里出来糟蹋姑娘了。”我婆婆顿时没好气的回老太太。

    “这难说,这难说哟!”老太太说着这话的时候抬头望着布满陈年蛛丝的房梁,深深的叹着老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