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凶夫心慌慌 > 章节目录 第二章 祝财主
    我被老太太这话给说懵了,想着她这是不是年级大了脑子不好使呢?

    我婆婆倒是有点儿害怕,连说话都不利索了:“娘,这事你可别唬我,这哪有这样的事情啊,都死这么多年了。”

    这受害者是我,我老公他们家怕丢脸,也没必要将关系牵扯到一个死人的身上去吧,难道这就能把我这件事情给糊弄过去?真是可笑。

    我转头看向我老公,问他家到底什么意思?不准报警,又想离婚,现在把责任推到一个死人身上去,还真是在自家地盘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一直都没搭理我的老太太看着我情绪激动的不行,收起了她手里的金链子,向我走过来,坐在了我的身边,拿我的手放在了她那满是枯皮皱纹的手掌心里,对我说:“刘靖,我知道你也是受过教育的大学生,又是城里人,是个好姑娘,嫁到我们这小山村里也是委屈你了,发生这种事情谁心里都不好受,不过奶奶有些真心话话想对你讲,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听?”

    我还在气头上,心想着事情已经发生了,还有什么好讲的,但顾及对方是个老人,于是我也没直接回答她,就嗯了一声,表示同意。

    见我同意,老太太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对我说:“小靖啊,虽然说我们村子里穷,但是这欺负姑娘的事情,村子里从来就没有发生过的,而且你抓的那条金链子,确实是之前地主家少爷的,那个少爷年纪轻轻就死了,这条链子他从小戴到大,死后也随他封在了棺材里,就埋在后山厕所附近,因为是横死,到现在都没人敢去刨他的坟,而你现在手里拿着他的金链子,所以我怀疑欺负你的就是他。”

    这说来说去,还是想把这件事情往死人身上推!就算是我此时有再大的肝火,对着一个老人也不好发作,憋着闷气问老太太说:“你说是死人干的这件事情,那有什么证据吗?他怎么就不去找别的女的,为什么要找上我?”

    当我问到老太太这件事情的时候,老太太略微的一沉吟,叹了一口气,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看:“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是他死后心愿未了,现在上来,是来了却他的心愿的。”

    老太太说,这还是八十多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穷啊,她家里经常吃不上饭,她八岁的时候,就嫁给我老公的爷爷当童养媳了,所以对这村子里的人比较熟悉。这死的那个财主家的少爷啊,叫祝梅生,当时抗日战争刚打响,祝地主家给祝梅生安排了一桩婚事,娶得是外面城里一户人家的千金小姐。

    祝梅生从小就生的干净秀气,在城里念过书,会使枪,还会唱个戏曲子拉拉二胡,家里又是方圆几十里内有钱的财主,配那小姐也算是门当户对。

    这本是一件大喜事,可没想到的是就在新娘子嫁过来的当天,他们俩拜堂成了亲,就在晚上进洞房的时候,祝少爷被发现惨死在新房内,头被砍了丢在桌底下,肚子里的内脏全都被掏了出来挂在房梁上血糊糊的吊着,而新娘子不见了。

    当时村子里还没有来过扫荡的日本鬼子,发生这么骇人的事情,可把全村子里的人都吓坏了。

    这祝梅生可是祝财主的宝贝疙瘩,自己儿子新婚之夜横死在了新婚房里,发了疯似得寻找凶手,寻找新娘子,但是凶手始终都没有找到,新娘子也没了踪影,实在是没办法了,死者为大,入土为安。后来财主只能把祝少爷埋了,可这一埋,哪知道却埋了个大祸患。

    祝少爷棺材里陪葬了大量的金银财宝,也没人敢去动,这种横死的人,怨气非常凶,从前那厕所附近寸草不生,村子里也被逼得越过越穷,眼看着都没办法生活了,村子里的人凑钱请了个高人来看看,高人说要在祝梅生的坟墓附近修了个厕所,全村子的人都去那里上厕所,据说是以脏克脏,后来这厕所建好后,村子确实是好起来了,虽然现在还是穷,但是比起从前,可算是好多了。

    这村子好不好,和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于是我就问老太太:“那祝梅生就算是死的再惨,那关我什么事情,又不是我害死了他,难不成他死前没和他老婆圆房,就找我了?”

    我这话说的当然是气话,只不过没想到在我说完这话后,奶奶倒是点了下头:“小靖你书读的多,脑子好使,我不说你也明白。你说的确实没错,祝少爷在死的时候,并没有和新娘子圆房,那些有文化的人都说春宵一夜值千金,这也是一个遗憾,而你也是外地嫁过来的新娘子,估计是祝少爷在地下有知,阴差阳错下,就和你好了一场。”

    当我听到这个解释之后,我真的是又好气又好笑,也懒得废话了,直接转头对我老公说:“发生了这种事情,既然你嫌弃我,我也没什么好说的,我们离婚吧,也别再跟我说什么鬼啊神啊的,我不信,今天晚上,要么你想办法送我回去,要么就叫你家人都出去,我睡一觉,明天早上我自己回去。”

    我对我老公说这话已经很硬了,他对我无情,难道我还要可怜巴巴的求他原谅?

    “你现在还不能走。”

    我老公没说话,倒是老太太不要我走。

    “为什么?”

    这话也不是我问的,是我婆婆问的,我婆婆听了老太太的话,更像是把我当扫把星似得:“让她走吧,她不走,我们家以后就要被人家戳着脊梁骨骂了。”

    老太太倒是白了一眼我婆婆,转头看向我:“如果真是祝少爷看中了你,你要走,得向钱少爷汇报,只有他同意了,你才可以走,不然的话,到时候出了什么人命关天的事情,我们也救不了你。”

    从前我一直都不相信,那些因为封建迷信害死人的事情,现在我看着我老公一家,他们再次刷新了我的世界观,没想到这个世界上还真有这种奇葩。现在我困在了这里,手机又没信号,这山村里我没亲戚没认识的人,我除了只能配合我老公一家人之外,根本就没有别的办法可以走。

    “那怎么才能向一个死人汇报我要走的事情,我们是要去烧纸吗?”我极力的控制住自己的火气,问我老公一家。

    “不仅烧纸这么简单,今晚你先睡着,我把祝少爷招来,到时候你再问问他。”

    奶奶说的一本正经,说的好像她真的能招鬼似得。现在他们说什么都无所谓了,我被气的已经无力再反驳,于是听了老太太的话,脸也不洗牙也不刷,直接躺在床上睡觉,心想着等她折腾完了,自然就肯放我回去。

    当天晚上,还别说,这老太太就有模有样的我房间门烧着钱纸,念叨着祝梅生的名字,等钱纸烧完后他们一家子的人都出去了。

    这一天劳累奔波,我还挺累,虽然比较不信老奶奶说的话,但是看着地上的一堆钱纸,我心里还是有些紧张的,不过也没多想,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起先什么异常都没有,我睡的也踏实,但到凌晨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不是山里冷还是别的原因,屋里一下子就冷了下来,根本来不及等我牵着被子盖上,只感觉一股重量立即向我身上压了下来,随后,就是一阵男人的声音十分诡异的传入我的耳中:“带我离开这里,不然,你也别想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