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凶夫心慌慌 > 章节目录 第六章 别的东西
    这破烂村子,通往外面镇子上的汽车没有,就几辆烂电驴子,可是现在带着祝梅生,村子里根本就没人敢送我们出去,发生了这种灵异事件,家家户户禁闭大门,就巴不得我们赶紧的走,并且,我自己也不敢叫我爸来接我,毕竟我也顾忌到祝梅生的身份,我不想我爸他们被牵扯进来,所以这十几里山路,我宁愿陪他走出去,等到了镇子上,我们就拜拜。

    祝梅生就捂着我的嘴走到村口外几百米的地方,才放开了我,压低了声音对我说等到了镇子上再说。

    听着祝梅生这严肃的语气,就像是在忌讳什么东西似的,可这村子都是人,就他为非作歹,把一村子都折腾的不行,他还怕谁呢?不过这祝梅生叫我不要说话,我自然就跟在他身边默默的走,毕竟我怕我多嘴惹怒他,现在和祝梅生单独在一起,要是在路上他起了什么歹念,我真就是似无葬身之地了。

    十几里的山路,我们在路上走了大概快两个小时才到了镇子上,我还安全,祝梅生并没有对我怎么样,好在我身上也带了钱,坐车回家也不是问题。

    想到我的任务就要完成了,心里别提有多高兴,转头看向我身边的祝梅生,他说:“祝少爷,你说的任务我已经给你完成了,现在已经到了镇子上,你走你的,我走我的,昨晚的那件事情,就算是我倒霉,也不再追究你责任了,我们就在这里再见吧。”

    我说完这话的时候,立即转身,逃离瘟疫似的赶去车站,买了票上了车,庆幸着终于摆脱祝梅生了,真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今后我一定要走好运了!

    我在汽车上找了个靠窗的位置,看着外面的艳阳天,再摸着我包里鼓鼓的那些从祝梅生棺材里拿出来的金子银子,激动的很,这值好多钱啊!真是踩狗屎运了,不过在激动的时候,我忽然想起在书里看到的说什么有些妖精鬼怪之类的特别擅长变化,往往是将一块石头或者是一只蛤蟆变成吃的或者是用的,映像最深的就是西游记白骨精也这么干过,这可让我有点儿担心,心想祝梅生也该不会是用这样的伎俩骗我们吧!

    想到这我心里顿时一沉,我总不能提着一包石头回去吧,正好我旁边的座位没人,我赶紧的拉开我包的链子一看,只见包里的东西在窗外阳光的照射下闪着斑斑点点的耀眼光芒,金子还是金子,银子还是银子,一点都没变!

    心里顿时乐开了话,这时,似乎感觉有人向我身边的座位走了过来,我一紧张,毕竟财不外露,赶紧的倾身捂住了我怀里的包,顺便转头看这来的人是谁?可是只是这么一转眼!我的天,我眼睛顿时就瞪直了,只见是祝梅生来了!

    “你、你怎么来了?不是说把你送出村子就没事了吗?”我这会是吓得逃也不是,不逃也不是,天知道祝梅生这会出现在我身边是怎么一回事!

    祝梅生根本就不理会我对他惊恐的眼神,大大方方的在我旁边坐下来,看都不看我一眼的对我说:“我什么时候说了你带我出来了你就没事了?况且……。”祝梅生说着的时候,扭头看向我,眼尾垂了下,扫了一眼我怀里抱着的包:“只是送我出来,你就拿了我这么多的金银财宝,世界上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吗?”

    听祝梅生说这样的话,我真是恨我自己的手了,早知道的话我就不拿了,真是贪财害命,现在后悔都来不及了。

    “那老太太,也就是你叫的小凤,她拿的比我更多,你怎么不去找她?”

    “小凤我疼她啊,我为什么要缠着她,她认识我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祝梅生满口都是我说不过他的语气,我看着我手里抱着这些金子银子,心里可恨我自己,于是语气也降了下来,对祝梅生说:“那你怎么才肯放过我?”

    “放过你?你已经被我破了身,按道理说就是我的二房少奶奶,我放过你,你难道还能嫁的出去?”

    “真是搞笑,你把现在当以前呢,现在街上拉客小姐回家之后都能找个好老公嫁了,况且我长的好看身材又不差,怎么就嫁不出去了?”

    当我说我长的好看的时候,祝梅生挑着眉毛看了看我的脸,又打量我身材,我立即就被他的眼神给看的心虚了,起身抓起包往座位上一放,对祝梅生说:“我拿你的那些东西全都在里面了,我不要了,你让开,让我出去。”因为祝梅生坐在我旁边,他不让的话,我就没法出去。

    祝梅生抬着下巴看着我,笑的一脸正经:“不让。”

    “不让,不让是吧,那我自己出去!”我说这话的时候已经有点儿着急了,立马抬脚从祝梅生的膝盖上跨过去,因为车马上要开了,我再不下去的话就没时间了。

    祝梅生见我跨着他的腿I想出去,语速伸手抓住了我的手腕,就是不让我走,我开始挣脱了一会,可是他力气极大,我挣脱不了他,于是就开始语言攻击祝梅生,叫他放开我,这越闹越凶,气急败坏,最后导致整车的乘客都向着我和祝梅生看过来,问我们这是怎么回事呢,有什么事情好好说,别在车上吵。

    祝梅生就握着我的手不让我走,被这么多人看着也不觉的丢脸,反而握着我的腿往他大腿上压着坐下去,对车里人说我们两口子呢,闹了点别扭。

    这车里的人看我和祝梅生都很年轻,就以为我们是新婚夫妻,反而教导我们新婚夫妻怎么怎么相处,这可真把我心里说的憋屈,我那新婚渣男老公还在他那老家里照顾他妹呢。

    我想从祝梅生腿上站起来,可是力气又没他大,并且这种跨坐在他腿上的感觉十分的奇怪,尴尬又很心悸,岔开的腿就像是神经上某道莫名的口子被打开,享受着一股危险的味道的诱惑,忍不住的想越靠越近,融化在一起。

    “没用的,我现在需要你,跟我在一起,这是你想摆脱我的唯一选择。”

    祝梅生跟我说着这句话的时候,将我座位上的包提起起来,翻开我跨开的脚放我坐了座椅上,刚才他那句话说的倒是很平静,我也不好再这么大吼大叫,不满的低声问他:“那你需要我做什么?”

    见我满脸担心,祝梅生倒是对我一笑:“放心,不会是什么杀人犯法的事,以后我的话你照办就是了。”

    车子开动了之后,我和祝梅生好一会都没有说话,心想现在祝梅生这样看起来和我们正常人也差不多,只要他不害我,不让我去干啥人犯法的事情,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我拿了他这么多钱,算是他给我的酬金好了。

    这跟着祝梅生坐在车上,我也是无聊,想到刚才在村口又看见小姑子的事情,于是忍不住问祝梅生小姑子这是怎么了?光着身子站在那棵大槐树下,怪诡异的。

    现在祝梅生倒是也不介意我问他这问题,转头看了我一眼,对我说:“你真的就这么想知道这小姑娘的事情吗?”

    “想啊,不然的话我问你干嘛?小凤老太太说是你控制了小姑子让我带你出来,刚才我看见小姑子的时候,她肚子鼓的好像怀孕。”说到这里,我有些意识过来,惊讶的看着祝梅生:“这是不是你弄的?”

    祝梅生见我把这件事情压在他头上,顿时又好气又好笑:“你这女人的脑子真是有问题,你怎么不担心你怀孕?那小姑娘的事情与我无关,她不是被我害的。”

    这就让我惊讶了,问祝梅生说:“不是让你害的,难道村子里还有别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