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凶夫心慌慌 > 章节目录 第八章 睡一个晚上
    这话顿时就让我不开心了,不满的对祝梅生说:“就杨天华,他怎么可能还能找到一个比我更好的?他家穷的都快到了极品了,长的又不是特别好看,现在哪个女孩子不现实,当初要不是杨天华给我打了一学期的洗澡水,我还不会答应他呢。”

    我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有点儿憋屈。

    “那按照这么说,我家的下人给我打了二十几年的洗澡水,我就要娶她了?”

    祝梅生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里还有点嘲笑我的意思,我顿时就不开心了,立即挥拳想向着祝梅生身上打过去,不过扬起手来的时候,又有点不敢,于是对祝梅生不满的说这下人是下人,同学是同学,咋能这么比呢?说着看向我们前方的路,车子都已经行驶过了西街了,祝梅生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西街本来都偏僻,这还开过去就是郊区了。

    这会我心里有点儿紧张了,这两边的路灯都没有了,这祝梅生是要带我去哪里!

    “这前面就是火车路了,过去了可就没有人家了,你们这是要去哪个地方?”司机转过头看着我和祝梅生。

    我也赶着司机这话问祝梅生我们来这么偏僻的地方干什么?我们不是去酒店休息吗?这里除了一个新建的高中学校和一些零食杂货店,可就没什么可以住的地方了。

    “住的地方倒是有,喏,前面就有家旅店。”司机听我说这话后,指了指前面一家几乎是连招牌都看不见的小旅馆。

    “那我们就在这里下车吧。”

    这祝梅生终于开口,司机就把车停在了路边,祝梅生开车下去,我了一眼外面这环境,因为现在是暑假,不远处的那学校已经放假,这里店面大多是靠学生过活,这学生走了,整个街都静悄悄的,都没有几盏灯,这远处就是铁路,再远处就是一排青山,青山的轮廓夹着偶尔驶过来的火车呜呜呜的鸣笛声传过来,寂寥又冷清。

    “还不快下来?”祝梅生付了钱看我还赖在车上,提醒了我一句。

    这钱在祝梅生的手里握着,我想走也没办法,于是心不甘情不愿的从车上下来,问祝梅生我们现在来这里干嘛呢,这里多偏僻啊!

    祝梅生没理我,就像是已经确定了一件事情般,脚步坚定的向着那家离铁路最近的那家看着比较破的旅店走过去。

    这祝梅生真是,想跟你说话的时候什么都说,不想和你说的时候就理都懒得理你,我将我手里提着的包抱在了怀里,快步追上祝梅生:“祝少爷,你是怎么知道我们这里有这个地方的啊,你不是几十年前就挂了吗?”

    祝梅生这下倒是好心,转头看了我一眼被一包金属玉器压得狼狈的模样,对我说:“因为有东西在这里呼唤我过来。”

    “有东西?什么东西?你家的亲人吗?”我问祝梅生。

    不过问着的这会,我们已经走进了旅馆里,守着旅馆的是一个头发都掉的没几根的老头子,正守在一个有些老旧的彩电前面看手撕鬼子剧,估计这旅馆没啥客人,于是看见我和祝梅生,十分的开心,对我们说开房啊?

    “嗯,开房。”祝梅生应了一句。

    我打量着周围已经都斑驳这漆皮的墙壁,还网着些蛛丝,这种卫生环境,看着都不敢睡,这靠谁都不如靠自己,要是我自己有钱的话,我现在立马就打的去市区。

    老头子走到柜台后面去,看了一眼我和祝梅生:“开一间啊?”

    “不是,是开两间。”我赶紧解释。

    祝梅生侧眼看了我一眼,对这老头说:“开一间,302房。”

    祝梅生说这话,就像是十分了解这个旅馆一般,而老头子听见祝梅生要302房后,神色顿时就僵硬了一下,有些难言之隐似的,对祝梅生说:“还真不好意思,302房间已经被别的客人订下了。”

    “你这一大把年纪了,还说些骗人的话,这302房间窗户,黑乎乎的一片,哪来的人?”

    祝梅生似乎和这老头较上劲了,我小声对祝梅生说睡哪个房间不是睡,偏要睡302,不过我今晚要跟他分开睡,毕竟就算是他是鬼,也是个男人。

    祝梅生听我这解释,伸手搭在我肩膀上搂过我,笑着对我说:“这咱们该做的都做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要不然的话,你就去睡大街。”说着的时候,转头看向老头,对老头说:“今晚,我们就要302房。”

    老头拗不过祝梅生,只好拿了把钥匙向着楼道上爬上去,叫我们跟着他去。

    我不明白祝梅生为什么要我和他睡一个房间,本来想和他说反正他的钱都是变出来的,还这么小气干什么,不过怕被老头子听见,就忍气吞声的跟在祝梅生身后了。

    当老头子开灯打开一扇房门的时候,立即有一股淡淡的霉味儿向着门外冲了出来,屋里还算是整齐,看起来似乎已经有许久都没人住了。

    祝梅生直接走进房间,打量着屋里的四周,老头似乎还在坚持着想让我和祝梅生换房,我也想换,但是祝梅生就是不愿意,老头这下也没啥办法了,在出门的时候,对我们说:“今晚你们住在这里记得别开窗户。”

    “为什么啊?”我问老头子。

    老头子似乎也觉的这件事情不好说,犹犹豫豫了一会,还是没说出口,对我说了句没什么,外面灰尘大,然后就转身下楼了。

    这老头子说话真是奇怪,感觉好像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似的,我朝着祝梅生走过去,问祝梅生他知道老头这话什么意思吗?

    祝梅生站在窗户边上,已经拉开了窗帘看着窗户外面,我也顺着祝梅生的眼神往外看,只见站在我们这个角度看着窗外,一眼就看见了离我们旅馆不远处的那条铁路,几条明晃晃的铁轨在月光下泛着些明亮的光芒,就像是蜿蜒在青山脚下的几条狭长的白骨,三伏天的,看的浑身冒冷气。

    “因为晚上,外面有东西,那老头,不希望我们看见。”

    祝梅生看了一会窗外,将窗帘放了下来,见床还干净,就在床边做了下来,背往床上一躺,像是很舒服似的伸展了双壁,闭上眼睛,嘴里发出了一阵舒服的嗯咛声。

    祝梅生这声音听起来让人有些脸红发热,看着他躺在床上,因为伸展着手臂将衣服下摆扯了些上去,露出一段结实的小腹,小腹光滑的顿时就让我有些心猿意马。

    “有什么东西,难道还是鬼不成?”我问祝梅生。

    “算是吧,但又不是,等我们看见他真身了,我才能确定他是什么。”

    祝梅生说完这话后,我心里立即紧张了起来:“那,那个东西会来我们房间吗?刚才看这老头的表情,好像十分不情愿我们住这里似的。”

    我说这话连我自己都害怕了起来,不由自主的看了看房间,然后向着祝梅生身边坐过去。

    “不出我所料的话,因该会。”

    “那东西会进来你为啥要选这间房?你不怕我怕啊,祝梅生你是不是在故意玩我。”

    我炸毛了,立即对着祝梅生大吼大叫,这好不容易接受他是鬼的事实,现在又要接受别的不干净的东西。

    “玩你倒是不至于,要是玩你的话,我把你丢在别的房间,来这里,我是想问一件事情。”祝梅生说着这话的时候,坐了起来。

    “什么事情?”

    我感觉跟祝梅生在一起,我就像是拿了本十万个为什么似的,不断的问为什么。

    祝梅生见我较真又担心的表情,伸手过来捏住了我下巴,抬了起来左右看了看,避开了我这问题,对我说:“去洗澡吧,我可不想你一身汗臭的和我睡一个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