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凶夫心慌慌 > 第九章 它来了

第九章 它来了

        我一把拍开了祝梅生的手,对他说谁想跟他睡了?

        “那好,今晚你就躺地上睡一个晚上吧。”祝梅生说着这话后,竟然不要脸的脱了鞋子整个人都躺床上去了,为了不让我睡,还伸展手脚的在床上摆了个大字!

        看着祝梅生大手大脚的霸着床,不要脸的对着我笑,我简直无言以对,刚还说叫我去洗澡和他睡,我一不同意,这变脸可比翻书都要快!

        “那为什么不是你睡在地上啊?你是男人得让着女人你不知道吗?”我叉着腰看着床上躺着祝梅生,和他争论。

        祝梅生瞥了我这姿势一眼,皱着两条眉毛笑看着我:“你这姿势,是女人该做的吗?跟外面骂街的泼妇似的,再说,这房钱是我出的,我为什么要睡地上?”

        “那我就去告诉那老爷子你给他给的是假钱。”我威胁祝梅生。

        “那你去啊,看他信不信。”

        这还真是无法无天了,祝梅生也不能仗着他是鬼就这么欺负我们人啊,正想向着门外走,窗户外头忽然刮起了一阵大风,这股风冲击在已经有些松动的玻璃窗上,咔哧咔哧……做响,这让我不由自主的就想到了刚才祝梅生说的话,说这里有东西,顿时就害怕了,也不敢一个人开门下楼,转身往祝梅生身边走过去,蹲在床边害怕的问祝梅生是不是那个东西来了?

        祝梅生见我一脸紧张的蹲着,在我面前坐起了身,对我说:“怕啦?怕了就去洗澡,这等会你要是出了点什么事情,我可不会管你。”

        我想反驳祝梅生,但是现在都被他带到这里来了,反驳就要站着一晚上了,这破旅馆,房间里连一个椅子都没有。

        这旅馆浴室在我们这楼道尽头的,浴室里脏乎乎的一片,竟然都还有几个已经用过的避孕的黏在地板上,都没人收拾,真是不知道多久没有打扫了,洗澡的时候,我就叫祝梅生站在门口,衣服都不敢脱,生怕在我脱衣服的时候,浴室里忽然出现个什么东西,我光着身子连跑都不能跑。

        在浴室里磨叽了半天,期间一直都在和朱梅生说话,就怕他忽然丢下我走了,不过好在祝梅生还算说话算话,在我洗澡的时候,一直都在门外,有一答没一答应着我。

        这二三十分钟,好不容易洗完了,在出浴室的时候,因为想到祝梅生也要洗澡,于是我就把地上那几个水也冲不走的套子用手指头小心翼翼的捏了起来,放在水管里冲走了,才出门对着祝梅生说他进去吧。

        祝梅生笑看了我一眼,凑在我耳边对我说:“就好好的站在这里,可不要乱跑,有可能,那个东西已经感觉到我来了。”

        “那他会不会来找你啊!”我顿时就吓得头皮发麻,问祝梅生。

        “有可能会,也有可能不会。”祝梅生说着这话的时候,转身就要进浴室。

        我看了一眼我背后黑乎乎的走廊,这要是来了,我肯定第一个就被那东西发现了,于是趁着祝梅生关门的时候,一把推开了门,然后靠在门上,对祝梅生说:“我要跟你在一起。”然后看着祝梅生稍微有些惊讶又好笑的脸,我自己也觉的尴尬,于是一把拿过祝梅生的衣服,对祝梅生解释说:“我不会看你的,你就让我是你以前给你拿衣服的丫鬟。”我说完话后,转过了身去,面对着门,毕竟和祝梅生在一起,总比我一个人要好。

        “看把你吓的,我可没帮忙拿衣服的丫鬟,不过你愿意在这里站着就站着。”

        毕竟我还是第一次厚着脸皮站在一个洗澡的男人身边的,虽然我不看,可是当祝梅生脱下衣服裤子伸手递给我拿着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想入非非,祝梅生的衣服上还带着淡淡的一股开棺时从棺材里溢出来的那股奇怪的香味,我紧紧的抱在怀里,特么想转身看看祝梅生,哪怕是偷偷的看一下也好,毕竟我都还没看过现实男人身体是什么样的,会不会是像那些杂志男模一样?而且那天晚上,祝梅生那个感觉也不小的样子……。

        真是越想越污秽,我真的不知道我脑子里装的是狗屎还是什么,我怎么会不要脸到开始意淫一个鬼!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努力的克制我自己不偷看祝梅生,熬到祝梅生洗完澡伸手朝我拿衣服的时候,我将他的衣服一股脑的全塞给了他,实在是忍不住了,对祝梅生说我先去外面等他了,说着正欲开门。

        祝梅生一边穿衣服一边笑着问我说是不是害羞了?……。

        但话说到一半,并且我的手已经放在门的把手上时,祝梅生还说在口里的话忽然停了下去,一把过来就抓住了我握在把手上的手,语气也沉了些下来,轻声对我说:“它来了。”

        “它……。”我立马就知道祝梅生说的是谁,那个它,就是祝梅生说的那个会来这里的“东西”。

        我浑身的寒毛顿时就竖了起来了,也不敢动,支支吾吾的问祝梅生那个东西在哪里。

        祝梅生这会也没和我开玩笑,脸色严肃了起来,像是在感觉什么似的,侧耳倾听,然后对我说:“在一楼,经过老头子的柜台,现在上楼了。”

        我似乎能想到有个可怕的东西在一级级的爬着寂静的楼梯,向着我们这里走慢慢地走上来。

        祝梅生也没打开浴室的门,带着我想着浴室边上的门缝贴过去,透过一条细细的缝看着浴室外昏暗的走廊。

        “在二楼了,现在向着我们三楼爬上来。”

        祝梅生又在我头顶轻微的说了一句。

        我吓得几乎是要奔溃了,被祝梅生握住的手恨不得反过来紧紧的握着他的,后背贴在他的胸口,动都不敢动弹,眼睛死死的盯着走廊转角处的楼道看,心脏几乎都快要从胸口蹦出来!

        “上来了。”

        祝梅生对我说完后,大概是怕我尖叫,慢慢的伸手过来捂住了我的嘴。

        这会,我们周围的空气都变得无比的压迫,寂静到可怕,只有浴室的灯光刺眼又吵闹的亮在我们的头顶。

        黑乎乎的楼梯下,一阵十分轻微的脚步声慢慢的响了上来,这一步一声响,声音就像是银针一根根的扎进我的心里。最后,那个脚步声在楼道口停了下来。

        走廊尽头的楼道旁,一片昏黑,一个模糊的白色影子,忽然从这黑乎乎的楼道里猛地转过来!

        吓得我都心脏一紧,要不是祝梅生捂住了我的嘴,我一定会吓得尖叫!紧紧的握着我手心里的门把,额头的冷汗顿时就冒了出来。

        那个白色的影子,像是个人,但是又不是很像,在黑暗里出现了一下,但是在瞬间我还没来的及反应的时间里,它却忽然凭空消失不见了!

        我顿时慌张了起来,想抬头问祝梅生哪里去了,可是还等我开口,那个白影猛然又出现在了离我们更近的地方,然后又消失了,等出现的时候,已经向着我们的房间里进去了。

        我浑身紧绷着的神经在那东西进了房间之后,逐渐放下来了一些,幸好我们现在已经出来了,不然的话,那个东西就要找到我们了。

        可还没等我庆幸完,那个白影,从我们的房间里出来了,站在我们的房间门口,就像是一个在思考的人一般,静静的站着,然后,像是想到了我们所在的地方一般,向我们浴室的方向转过身来,又消失了!

        按照刚才那个东西消失行走的规律,它下两次出现的时候,一定就是在我们浴室的门口了!

        我心脏紧绷到了极致,颤抖的松开了握着门把的手,向着祝梅生的手臂上死死的抱了上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