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凶夫心慌慌 > 第十章 地缚灵

第十章 地缚灵

        和我想的一样,在那个东西在向着我们走来的走廊上显现过两次的时候,骤然的就出现在了离浴室门不到一米的地方!

        我的心脏紧绷到了极致,睁大了惊恐的眼睛看着这个看起来只有一层白影的东西,死死的拽着祝梅生的手,差点就要把他的手都给扯下来了,生怕这个东西会忽然破门而入!

        那个白影就一直都静静的站在我们浴室的门口,像是在盯着我们浴室的门看。

        周围寂静无声,我连大气都不敢喘,憋得肺部都快要爆炸了,而那个东西在门口站了一会后,忽然消失了。

        祝梅生将捂在我嘴巴上的手掌拿了开来,我这才赶紧的转头看向他,也不知道现在是啥情况,不敢说话也不敢出去,一脸傻逼的看着祝梅生。

        祝梅生瞧我这德行,那表情真的恨不得一把掌抽在我的脸上,不过还是平静的叫我放开他的手,对我说那个东西已经走了。

        “走了啊!走了就好,走了就好……。”我这心总体算是慢慢的放下来了,松开了死死掐住祝梅生的手。

        祝梅生一把拉开了浴室的门,外面的空气灌了进来,祝梅生先走了出去,我也跟着祝梅生后面走着,四处观望,生怕那个东西还在这里。

        很庆幸,那东西确实是走了,不过在我们进房间的时候,床上的被子枕头十分的凌乱,就像是刚才被那个东西翻过了一般。

        这真的不敢想象,如果刚才我和祝梅生躺在床上,会发生什么事情。

        祝梅生叫我去关门,他弯腰整理好被褥,我问祝梅生刚才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啊,怎么是那个样子。

        “地缚灵。”

        “地缚灵?是什么东西?”我问祝梅生。

        “地缚灵,一般的来讲就是生前有冤屈、心结未了,或者是有仇未报的人,死后不能转生,会留在他死的地方徘徊,等待时机完成心愿,或者是报仇。”

        “那刚才那个,就是之前死在这旅馆里的人了?”

        “倒不是死在旅馆里,是死在对面那铁路上。”

        祝梅生说着的时候,看向那条铁路。

        这祝梅生看过去的眼神顿时让我心里一冷,那条铁路据说是我们湘赣两界最早建的铁路了,清光绪帝时候建造的,后来翻修了几次,随着时代发展,铁路也越来越多,到现在那老铁路除了通几辆运货火车与绿皮车之外,已经没了多大的价值,因为靠着学校,经常有情侣学生在铁路上手牵手走铁路玩,之前还听说过发生过几起命案,这铁路估计也快要封了。

        “上来吧,这都多少年过去了,这躺在床上的感觉,可比要躺在棺材里舒服多了。”

        现在已经都十一点多了,白天又是带祝梅生出来,又是坐车,可要把我累死了,看着祝梅生已经舒舒服服的躺着了,我也没什么办法,于是向着床沿上躺过去,转头对祝梅生说叫他晚上不能碰我,还有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他一定要叫醒我。

        祝梅生随口应付了我几声,我才逐渐放下心来,可是看着我旁边睡着是祝梅生,心里又开始不踏实,紧张又害怕,睡不着了。

        夜里十分安静,我们没关灯,但是我也不好意思转头看祝梅生有没有睡着,我强行的闭着眼睛希望我自己能睡着,可是就算是我怎么努力,脑子里就想着睡在我旁边的祝梅生。

        “昨晚还疼么?”祝梅生忽然问了我一句。

        “啊?什么?”他这么问我,我紧张的都有点没反应过来,不过在反应过来后顿时就有点儿尴尬,祝梅生问我了我也不好不回答,于是稍微摇了下头,说不疼了。

        之后房间里又是一片沉寂,虽然祝梅生是厉鬼,但是感觉他没多坏的样子。

        晚上我也不知道是怎么睡着的,但是早上却是被一阵警笛声吵醒的,我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一转头,发现祝梅生不在了!

        这下可让我有点慌张,这祝梅生哪里去了,这祝梅生是厉鬼,他跟我在一起不要紧,这要是出去万一害人了怎么办!

        我慌忙的从床上起来,赶紧的喊祝梅生的名字,可是喊了好久,都没听见祝梅生的回应,我赶紧的下楼,老头子正拿着被杯子准备刷牙,我抓住了老头子问祝梅生哪里去了?就是和我一起开房那男的?

        还没等老头回答,这时祝梅生却从外面向着旅店里走了进来,见我火急火燎的问老头他哪去了,顿时就对我笑了一下:“这么早就起来了?”

        “你不见了我当然要起来,你去哪里了?”我问祝梅生。

        “我去问了点东西。”祝梅生回答的可平淡。

        这老头子听着我和祝梅生说话,往门外探了探脑袋,摇了摇头,深深的叹了口气:“又死了一个。”

        什么又死了一个?我转头问这老头子。

        “这铁路上,这前前后后,都死了四五个了,估计这个铁路啊,也要封了,封了我这里就清净了。”说着抬头看向我和祝梅生:“昨晚,你们睡的还安稳吗?”

        “安稳倒是安稳,就是遇见了点不该遇见的东西。”祝梅生对着老头说。

        老头放下了手里的杯子,干脆坐了下来,对我和祝梅生说:“昨天你们来的时候,我就感觉你们两人一定懂得些道道,不然也不会只要302房,那房间是鬼住的。”

        那这么说的话,祝梅生是故意挑着人家的房间睡了?这同样是鬼,祝梅生也太缺德了一点,昨天我还觉的那个地缚灵可怕,现在我倒是觉的祝梅生不要脸。

        “他死了很多年了吧,这么等下去,害人又害己。”

        祝梅生像是已经知道了这其中的缘故似的,竟然和老头拉起了家常来。

        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就问这老头那个东西,到底是怎么来的啊?怎么住在他旅店,他都无动于衷?

        “这哪是我无动于衷,是我对那个东西没办法,执念太强了,没人能赶走他,我被他纠缠了四五十年了。”

        老爷子说着的时候,叹了口气,对我们说他这旅馆,可是开了几十年了,这昨天晚上来旅馆的,生前是个铁路设计师,走南闯北,据说很多铁路的设计他都参与过。当时他来这里挺穷困潦倒,说是家里人出事了,他要去见那姑娘最后一面,没钱买火车票,就打算爬火车,可没想到火车没爬上,倒是被火车压死在了铁轨下,人从头到脚被碾压成了两半,一半被碾压的血肉模糊,另外一半掉进了铁轨旁边的草丛里,心愿没有达成,就一直都在这里徘徊。

        当时那个男人是住在老头子旅店的,那男人死后,魂魄就一直往返于铁道和旅馆之间,执念很厉害,一心想去见那个姑娘,可是又死在了这里,魂魄无法超生,并且怨气十分重,只要时机合适,就不断害人,都死了好几个了,都是些年轻的小情侣,要么两个一起死,要么死一个,全都是从头到脚被火车碾烂。

        “那就没人来收拾他吗?”我问老头子。

        “他这种地缚灵,是没办法收拾的,除非见到那个姑娘,心愿得到满足,就会自己消失,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个姑娘从来都没有来过这里,兴许都不知道他死了,怎么可能会找过来。”

        老头说着的时候,又摇了摇头,端起杯子,去刷牙了。

        祝梅生也准备上搂,对我说收拾东西了,我们可以走了。

        “刚才你是去见了那个地缚灵吗?”我问祝梅生。

        “嗯,怎么了?”

        祝梅生这么平静的回答我,我忽然似乎想明白起一件事情来:“祝梅生,你是不是也是地缚灵啊,之前你也困在村子里出不来,这次出来,是找你老婆还是找杀你的凶手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