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凶夫心慌慌 > 第十一章 寻找

第十一章 寻找

        我问这话是很开心的,毕竟我猜到了祝梅生是个什么东西,不过在我问完后祝梅生一直都没有说话,于是我跟紧了几步祝梅生的脚步,转头问祝梅生说:“是不是被我猜中了!你就是地缚灵!”

        祝梅生在我说着话的时候,忽然转过一张十分冰冷的脸,盯着我看,回答的异常冷静:“我不是。”

        本来我还想问祝梅生如果他不是的话怎么会被困在一个小村子里出不来,但是看着祝梅生这脸色,我也就不敢问了,也不知道我哪句话说的不合祝梅生的意了,于是闭了嘴,也不再说话,跟在祝梅生后面走。

        我们收拾东西出门的时候,几辆救护车也开了过来,火车轨道那边已经拉起了黄色的警戒线,闲杂人不得入内,外面很多人都围着,也不知道死了几个,不过一想到这件事情是那个地缚灵搞的鬼,我心里还是有点犯寒,也不敢过去瞅热闹,估计是以后都不敢再走火车路了,这要是一个不小心被死在上面的邪物看中,起了歹念,真是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不过那条铁路,这次又死了人,被封是一定的。

        “祝梅生,你说这铁路要是被封了,这个地缚灵,还会不会出来害人啊?”

        “不会,只要铁路封死,他也会随着封令封在铁路上,没了火车经过,也没了他害人的工具。”祝梅生平静的回答我。

        “那他会死掉,不,他已经死了。----那他会去投胎吗?”我问祝梅生。

        “会,也有可能不会,那个女人没来的话,他就不能投胎,是人都会生老病死,如果那个女人死了的话,他的执念也会随着那个女人的死亡而消失。”

        “消失?就是魂飞魄散?”电视里都这么演的,

        “嗯,算是吧。”

        本来我还觉的那个地缚灵死有余辜,因为他自己的执念,害死这么多人,不过说到他会因为那个女人的死亡而魂飞魄散的时候,我还是有点可怜他的,自己死在了异乡,而自己心爱的人都不知道自己死在了哪里,就连那最后一面,都没有再见着。

        我转头看了一眼后面远处已经有些看不到的铁轨,一个魂魄,在这条铁轨上守着一个有可能永远也没办法完成的信念,这要是也有人这么喜欢我就好了。

        这就跟看玛丽苏狗血剧一样,想到我那渣男老公,眼睛顿时就红了,四年的感情,到后面却什么都不是了。

        祝梅生打了辆车,转头叫我上车的时候,看我一把鼻涕一把泪,问我怎么了?

        我就和他说要不我们帮帮那地缚灵吧,找到那个女人,让他转世超生也好。

        祝梅生听我说这事情,跟本就懒得理我,直接坐进车里,我也赶紧抱着包跟着坐上去,要是他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我是要走回去的。

        祝梅生见我跟了上来,问我脑子是不是有病?这都多少年前的事情了,我们要上哪里去找那个女人?

        我想想也是,况且就算是我闲得发慌想干这种事情,祝梅生他也不想陪我做这么无聊的事情。

        “那我们现在打算去哪里啊?”我问祝梅生。

        “你走你的,我走我的,有事情了自然会叫你。”

        “你是说我们可以分开了?”我顿时就惊讶了。

        祝梅生见我一脸像是看见鬼似的表情,横了一眼我:“你不是一直都想摆脱我吗?要是你舍不得我也行,我现在就跟你去你家。”祝梅生说完这话后,阴冷又暧昧的对我笑了一下。

        我看着祝梅生那笑心里紧张,立马就回绝了:“那不行,这要是你以后有什么坏心眼儿拿我和我爸妈开刀的话,我哭都不知道上哪里哭去。”

        祝梅生不屑的看了我一眼,不和我说话了,叫师父开快点。

        在到市中心的时候,祝梅生叫我下车,叫我自己回去,并且还给了我一些打车的钱。

        不过在下车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想帮助那个地缚灵,祝梅生去见过他,他一定知道那个地缚灵叫什么名字吧,不过我还有点好奇祝梅生到底问了这地缚灵什么东西,这两人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祝梅生怎么一上来就找他了。

        “祝梅生,那你能不能告诉我那个地缚灵叫什么名字啊?还有他要见的那姑娘叫什么名字?”

        祝梅生抬起脸来看了我一眼,似乎懒得告诉我,但是见我一直都缠着车子不让走,开车师父可对我们可有意见了,于是为了打发我,祝梅生告诉我说那男的叫白水清,女的叫冯丽芳。

        “不用费心思了,区区一个地缚,世界上数不胜数,在家好好呆着哪也别去,过几天我会来找你的。”

        祝梅生说着的时候,关了车窗走了,我宝贝似的记着刚才祝梅生给我的人名,虽然也有可能找不到那个叫冯丽芳的,但是不试试又怎么知道呢?到时候在网上人肉一下,看看能不能找的到。

        我家也不是住在市区,还是之前郊区老别墅,离市区还有段距离,因为想到我还没带家里的钥匙,就找了个开锁的师父和我一起回去,毕竟我妈还要一个礼拜才能回来呢,我总不能在外面酒店住一个礼拜等她们回来吧。

        在到自家门口的时候,开锁师父就在七七八八的搞我们家的门,可还没等外面的铁门给弄开呢,我家里就传来一阵开门的声音,一个男人声音立即传了出来:“谁啊谁啊,大白天的来撬锁偷东西啊!”

        这声音十分的耳熟,等我家门一开,一个穿着休闲的男人从我家里出来了,我看着这男人瞪大了眼睛,立马开口就问了:“钱品阎,你怎么在我家!”

        钱品阎是我老爸一个结拜哥们的儿子,他家和我家同一个市,平日里我们两家往来也勤,可是再怎么勤,他怎么有我家钥匙的?!

        钱品阎脚上踏着一双我家的拖鞋就直接这么出来了,对我啧啧啧了几声:“我怎么在你家?那得问你啊,要不是你被你那好老公抛弃,你那心疼你的妈今早打电话给我说要我来你家,怕你今天回来,不然你以为我会来啊!”

        钱品阎从里面开了门,现在门开了也没开锁师父啥事情了,我叫钱品阎给了些钱给开锁师父,问他说怎么有我家钥匙的?

        钱品阎一提我手里的包,立马就来了句:“我去,你这包里装了什么东西,怎么这么重?”说着的时候一把就将包扛在了肩上,笑嘻嘻的对我说:“这钥匙当然是我岳母大人之前给我的,我在你妈眼里可是你家在准女婿。这幸好你妈之前给了个钥匙我,说是就怕你中途回来,要不然的话,你还得真要去外面住几天了,哎,你看看你,我当初就说了你不要跟着那小子,那小子一定是看中你人傻好骗才和你在一起的,不然他咋看不上别的姑娘就看的上你呢!”

        我白了钱品阎一眼,叫他别贫嘴,每天岳母岳母的乱叫也不怕烂嘴。

        我说着的时候,进了屋,一口气就接了一大杯的水喝了起来,这天气,真是要把我热死了。

        “对了刘靖,你妈和我说了你的事情,杨天华真是个王八蛋,你这件事情也别往心里去了,如果想出气的话,我帮你找一帮人帮你揍那小子一顿。”

        钱品阎也算是和我从小玩到大的小伙伴,他说起这事情的时候,我还真想找人把杨天华揍一顿出气,不过想想也就算了,过去就过去了,于是问钱品阎说他认不认识什么微博大V啊之类的推广消息之类的啊,我一定要尽我最大的努力找到那个姑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