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凶夫心慌慌 > 第十二章 发病

第十二章 发病

        钱品阎对这些了解的可比我多,听我这么说,对我说当然有,问我是不是要请他帮忙,请他帮忙的话,要是没什么报酬,他可不干。

        我立即就白了一眼钱品阎:“你经常来我家白吃白喝的,还想跟我要报酬,不帮算了,我自己来,下次你不要来我家了!”

        钱品阎经常和他爸妈来我家,我和他的关系就像是死党,本来之前我们两家父母是打算当亲家的,但是我和他的关系就是熟到不能当情侣,后来就这么算了。

        见我撂了狠话,钱品阎立即笑嘻嘻的向我凑过来,对我说:“其实我也有件事情想找你帮忙?”

        我见钱品阎这没啥好心眼的表情,就问他说:“你这一天天的活的不是挺潇洒的吗?哪还有什么事情找我帮忙的?”

        “这人活在这世界上,哪有什么事情是只靠自己啊!我跟你说刘靖,我怀疑我一哥们得了梅毒,那天和他去撒尿的时候看见的,我要他去检查他死活不去,怕被熟人看到丢人,这不你之前不是上的医科大学嘛,就和我一起去看看我那哥们呗。”钱品阎说着,挤眉弄眼的看着我。

        也不知道这钱品阎脑子里装的是什么,我上个医科大学就会瞧病啦,他怎么不说学了英语就是外国人了?

        “不去,这梅毒会传染,自己性生活不检点这怪谁?”我说完这话后,想从沙发上起来,哪知道钱品阎顿时一手就拉住了我的手腕晃,撒娇带威胁:“靖靖,好妹子,你也知道会传染,那王八犊子就是不敢去医院,这要是我被传染了,以后取不到媳妇,我可就真赖你家了啊!反正你妈喜欢我。”

        我被钱品阎拉着不让走,好缠歹缠的,纠结不过他,于是不耐烦的对他说好吧好吧,他带我去看看,不过别对我抱有太大希望,我也没给人家看过,到时候看不准,还要去医院。

        钱品阎见我答应了就是好的,管我看的准不准,看了再说,于是把去的时间约在了明天上午。

        我在家好好休息了一天,第二天上午钱品阎开车过来接我,钱品阎那哥们家离我家也不算远,是在一个小区里,开车半小时左右,我们过去的时候,也才上午十点,钱品阎把车停了之后,和我一起上楼,敲门时,钱品阎对我说他那朋友我应该见过,叫刘刚刚,以前上学的时候,他还夸过我长的好看呢!

        “现在要我帮忙了,就变着法子夸我,之前怎么没听你说过呢?!”我一边对钱品阎说着,一边继续敲门,可是这都几分钟过去了,屋里还是没有一点的动静,我问钱品阎是不是刘刚刚不在家呢?

        钱品阎自己也觉的奇怪,对我说他打个电话试试,然后拿出手机,但是号还没拨出去,我们身前的门嘎吱响了一声,一个个头挺高的男人出现在了门里面,看着有点眼熟,估计是之前他和钱品阎玩的时候我见过他,他因该就是刘刚刚了。此时他身上穿着件白色的棉麻短袖,而衣服下面,就穿了条男人贴身穿的四角短裤,看起来有些水迹,外裤都没穿。

        看着他这样子,我心里有点别扭,钱品阎按着我的肩对刘刚刚说他找我来是帮他检查的,要是真得了病的话就去医院,要是不是的话,就叫我给他开点药。

        我这会真的想骂钱品阎傻逼了,还真把我当几十年老中医使唤了,不过刘刚刚在听完钱品阎的话之后,也没说什么,转身进了屋。

        我和钱品阎跟着进去,屋子里弥漫出一股类似肉的腐烂腥味,十分不好闻,家里也比较乱,到处都是纸巾毛巾衣服裤子之类的,而刘刚刚就坐在沙发上,默默不说话。

        我看着刘刚刚,在沙发上挑了个稍微干净的的地方坐下来,问他说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然后叫他伸出舌头,或者是把衣服撩起来我看看,梅毒初发期,有些会在唇舌胸上有症状显示的。

        刘刚刚一直坐着,也不说话,没搭理我。本来直接看看下面是比较准确直接的,但是我现在是一个妹子,又不是正经医生,忽然叫人家脱裤子,总有点过意不去。

        “哥们,说话呢,我好不容易把刘靖给叫过来了,你这病要是不去医,以后就完了。”

        钱品阎也在旁边劝刘刚刚,刘刚刚就一直都不说话,我看着他也挺尴尬,而且屋里的味道实在是难闻,不过既然都来了,我也想帮刘刚刚断定下他的病情是什么样的再走,于是起身向他身边蹲过去,抬头看着他,问他说:“你介意我把你衣服翻起来看一下吗?或者你自己告诉我你的症状,如果是真的是性病,早治疗早好。”

        刘刚刚的眼睛在我问他的时候,紧紧的盯着我看,一直都没说话的他忽然说了一句:“她子宫里有东西。”

        “什么?”我有点没听清楚,又问了一遍:“你说什么?”

        “那个女的子宫里有东西,我顶到了那个东西上面,然后我下面就开始烂,我好痒,我想钻东西,我快要痒疯了!”

        刘刚刚说着这话的时候,抓住我一把就摔到了沙发上,伸手几乎是将他的裤子一脱,我顿时就看见一个十分恶心的东西,全都是脓水,一股巨大的恶臭顿时迎面扑来,并且,不仅如此,他那个东西变得有些奇怪,旁侧生出了好几个像是触手一样的东西,眼见着刘刚刚要向我压过来,钱品阎这下意识到了不对劲,伸手使劲的扯住了刘刚刚,叫我赶紧出去,这王八蛋还真是无法无天了!

        我眼睛一直都盯着刘刚刚那个似长了触角的下身看,惊得慌忙从沙发上翻身下来,而刘刚刚下面那几个触角似乎还会动,就跟蜗牛的那种触角似的,一伸一缩,十分的古怪,根本就不像是正常的病能引起来的。

        我吓得赶紧的出门,钱品阎也想跟我出来,但是这会忽然被刘刚刚转身抱住了,刘刚刚抱着钱品阎的腰往地上按,钱品阎一时脱身不得,又气又急,对我喊:“刘靖,快去找人来帮我,要不然老子就要被这犊子给糟蹋了!”

        看着钱品阎这一边挣脱一边绝望的表情,我想笑又惊慌,赶紧去找保安,但是当我带着几个保安上来的时候,刘刚刚家的门却关上了,我站在门外大声的喊钱品阎的名字,但是屋里这会没有了一点的动静,我又喊了刘刚刚的名字,还是没有回音!

        那完了,钱品阎要贞洁不保了。虽然我十分担心钱品阎,但是这会还是有点不厚道的想笑,这他们不开门,我们进去不了,这怎么把钱品阎救出来,而且刘刚刚变化的,也太古怪了。

        我急的使劲的拍刘刚刚家的门,不过在拍着的时候,我眼睛无意看见了地上流着一点一滴的黄色浓液,那股脓液向着电梯旁的楼梯那滴过去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地上滴的那东西,一定就是刘刚刚身上的!

        难不成他们出来了?

        现在也管不了这么多了,我赶紧的跟着地上滴的那黄色的脓液跑,那东西顺着楼道一直往上爬,我和几个保安也赶紧的跟上去,这直接一跟,就到了楼顶。

        楼顶上的那扇门是打开着的,我似乎听见了有人说话的声音,向着天台走过去的时候,我却意外的看见了祝梅生。

        刘刚刚躺在地上,钱品阎趴着,祝梅生就直直的站着看着他们两个,身上的衣服也换了,大概是觉的有人来了,侧脸向着我的方向看了过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