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凶夫心慌慌 > 章节目录 第十三章 虫蛊
    当祝梅生的眼神看向我的时候,我心里莫名的一惊,这种感觉不好形容,就像是看见一个十分惊悚的东西,但是我对祝梅生算是熟悉了,也不知道对他的这种惊悚的感觉是从何而来。

    “你怎么也在这里?”我调整了下心情,向着祝梅生走过去。

    在地上一脸颓废趴着的钱品阎,见我第一反应不是去安慰他,反而是向着一个陌生人走过去了,顿时就不满的从地上爬起来:“刘靖你啥意思啊,我刚为了让你出去都快被爆了,他谁啊,你过来都不问我还好不好你问他?我们什么关系啊!”

    看着钱品阎一脸卖了力气不讨好的憋屈样,我总不能说因为朱梅生是鬼,当然关心他为什么会好端端的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吧,于是看了祝梅生几眼,然后转身打量着钱品阎全身,问他没事吧。

    “要是有事的话,我非得宰了刘刚刚那小子。”钱品阎不爽的说着这话的时候,语气也降了下来,伸手搭在我肩上,抬起下巴看向祝梅生:喂,刘靖,那男的你认识啊?刚才刘刚刚那小子差点要上我,忽然像是感觉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似的,拖着我就想往楼下跑,不过还没下楼呢,那个男的就从楼梯上上来了,刘刚刚像是挺怕他似的,扯着我就上来了。”

    现在刘刚刚就躺在地上,身上只穿了一件上衣,下面被钱品阎的衣服给盖住了。外面看也看不出有什么端倪,钱品阎说这刘刚刚怕祝梅生,我就支支吾吾的对钱品阎说他是我之前认识的一个朋友呢。

    祝梅生听我说他是我朋友,嘴角笑了一下,向我走过来,对我说:“我们何止只是朋友这么简单……。”

    我这种时候真怕祝梅生起什么坏心眼子告诉钱品阎他的身份也怕他说出我和他的关系,于是赶紧的打断祝梅生的话,对钱品阎说他就我之前认识的一个普通朋友,也没见过几次面,然后转头看向祝梅生,问他来这里干什么?!

    祝梅生见我急着解释,眉毛一挑,语气十分的和悦:“我是来找他的。”说着低头看向地上躺着的刘刚刚。

    几个保安就站在我的身后,见刘刚刚闭着眼睛躺在地上,问我们这是怎么回事?说着就要打120救护车!

    本来要救护车过来也正常,不过祝梅生站在我身旁示意性的看了我一眼,我才反应过来这刘刚刚这样子要是送到医院去,肯定得上新闻,把事情闹大了可不好,并且祝梅生来找他,说不定知道他这病怎么解。

    我赶紧抢过保安手里已经拨通了的号码,对对方说没事了,把电话挂了之后,对几个保安撒谎说刘刚刚只是暂时昏迷了一下,我是个医生,我今天来就是给他看病的,我还怕几个保安不信,就把钱品阎拉了过来,和我一起跟着几个保安好说歹说,这几个保安也就先下楼去了。

    我舒了一口气,问祝梅生:“祝梅生,你找刘刚刚干嘛啊?”

    “也不是找他,只是他知道我想找的另外一个人在哪里。”祝梅生说着的时候,忽然语气暧昧了起来,伸手扶起我肩上的一缕头发凑了过来,对我说:“一天没见,在家想我吗?”

    祝梅生这话顿时就听的我一阵心悸又起一层鸡皮疙瘩,赶紧的把我头发从他手里抽了出来走开了,问祝梅生那刘刚刚的病能治好吗?

    “能的,先扶他回房再说。”

    我赶紧的招呼了我身边站着的钱品阎,叫他把刘刚刚给扶下楼去,钱品阎不信看了一眼祝梅生,问我说:“刘靖啊,这男的真的能把刘刚刚给看好?”

    “当然能了。叫你扶就扶,哪这么多话啊!”

    我比较相信祝梅生的,扶下楼后,祝梅生叫钱品阎把刘刚刚先放在沙发上,并且叫我用手捏开刘刚刚的嘴。

    刚才发生那种事情,让我对刘刚刚还是有些恶心的,不过毕竟这关系到他自己的病,我还是用力把刘刚刚的嘴给捏开了,祝梅生直接在桌上拿了一张纸,覆盖在了刘刚刚被我捏开的嘴巴上,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在他有手指轻轻的在刘刚刚的脑门上轻轻的敲了三下,然后两瓣唇微微的张开,吐出了个“出”字。

    顿时,那张盖在刘刚刚嘴上的纸立即自动烧着了,这把我和钱品阎吓了一跳,不过等这纸在刘刚刚的脸上烧完了之后,刚才还紧闭着眼睛的刘刚刚,眼睛慢慢睁了开来,看了几眼我们周围的几个人,问我们怎么都来了。

    钱品阎见他兄弟恢复成了原来的样子,也不顾沙发上脏,立即一把就坐在了刘刚刚的身边,把刚才的事情都和刘刚刚说了,还骂他说要不是他宁死不从,今天他就是刘刚刚的人了!

    我在旁边听的忍不住笑,祝梅生见刘刚刚也清醒了,便问他说:“你得的不是病,是蛊,这蛊是谁给你下的?”

    “蛊?”刘刚刚重复了一句祝梅生的话,不过倒是没有表现出任何惊讶的表情,沉思了一会,挠了下后脑勺,对我们说:“发这病是两个月前了,是和一个幼教老师做完后回家就有了,当时以为只是不小心溃烂,也没往心里去,可是到后面越长越奇怪,之前钱品阎怀疑说他是不是得了性病,他不好去检查,就去问那女的是不是把病传给他了,但是那个女的从那晚后就没了联系,搞成这样,他连医院都不敢去!”

    刘刚刚说到后面,很生气,不过顾忌我在这里,还是去房间把裤子穿好了再出来。

    “你这是养了十几年的虫蛊,十分厉害,你沾染的这只,原本是女人用的,女人把这个虫蛊塞进身体里,就能一天天的变年轻漂亮,但是用这种虫蛊也是要付出相等代价的,那就是不能和男人做爱,不然女人身体里的虫蛊就会吸食女人的养分,让女人迅速变老,而你,估计是不小心粘上了这虫蛊的毒液,有件事情,我觉的有必要要和你说一下。”

    祝梅生把话说到这里的时候,停顿了一下,他语气自若,就连说做爱这种敏感的词汇的时候,都说的十分平常,就如在说吃饭喝茶一般。

    “既然是你救了我,那估计也是高人,你说吧。”

    “昨天晚上,我遇见了一个苗女,苗女对我说两个月前有个姑娘在哭,那个姑娘说她喜欢一个人很久了,但是因为她长得太丑,觉的配不上她喜欢的人,也不敢去追,苗女见她可怜,就给了她一个虫蛊,并把用虫蛊忌讳的事项告诉她了,如果没猜错的话,那个女人,就是你所说的那个老师。”

    这听起来真神奇,这个世界上还有这种能让自己变得美貌的东西,不过据说云南那一代的苗蛊确实是厉害,之前新闻里还播过,只不过没想到现在让我亲眼见识到了,只是可惜了那个女人,也不知道现在真的是不是变老了,为了让自己好看一点配的上喜欢的人,真是什么都敢干。

    “我就知道,都是那个女人害我的,那天晚上她故意勾引我,我见她漂亮没忍住,这女人心怎么就这么黑?既然喜欢我为什么还要害我?!”

    估计是这件事情给刘刚刚带来了很大的困扰,所以刘刚刚并没有担心这女人怎么样了,不过祝梅生也并不在乎刘刚刚说什么,而是直接对刘刚刚说:“你带我去见一见那个女人吧,就当是报答我给你治好病。”

    我们都没想到祝梅生要去见那女人,刘刚刚估计是怕了那女人,起先犹豫了一会,不过随后也就答应了,我们收拾好去那女人家里,刘刚刚说她就是和那女人做了一次,就是在那女人家里,不过说到这件事情的时候,刘刚刚还是有些懊恼,说他和那女的,算是很久之前就认识了,也知道那女的喜欢他,但是长的不好看,他一直都装看不见,可是最近这几个月他发现那女的变漂亮了,就试着和她交往,开始确实想过做那种事情,但是女的不同意,这男人谈恋爱,肯定也是想打个炮,女的不同意他就有点疏远那女的了,估计那女的也意识到了,才会和他发生关系,这要是当初没招惹那女的就好了,还惹来这么多麻烦事情。

    刘刚刚说到这里,我就有点讨厌他了,做完事情就想推卸责任了,也不知道那个女人看上这男人哪一点了,不过话说回来,那个苗女蛊还真的很神奇。

    我和祝梅生坐在车子后面,于是向着祝梅生靠过去,问祝梅生说那个苗女还有没有这种蛊啊?毕竟女人嘛,爱美之心人人都有。

    祝梅生侧眼看了我一眼,对我说:“怎么,你想要啊?”

    我点了点头,等到了七老八十的时候,我就要吃个,变成一个二十几岁大姑娘。

    “你可不能吃?”祝梅生对我说。

    “为什么?”

    祝梅生眼神看着前方,听我问他,忽然笑了一下,转过头对我小声说:“你吃了我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