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凶夫心慌慌 > 第十四章 谁好看

第十四章 谁好看

        祝梅生这话顿时就把我吓一跳,一时间也不敢揣测他话里到底有几个含义,于是直接问他:“祝梅生,你、你这是啥意思啊?”

        祝梅生拿手撑着他那张好看的脸,眼神里带着点笑意,看着我说:“你猜我这话什么意思?”

        这吃了虫蛊就不能和男人做那种事情,这祝梅生该不会是想的是这方面意思吧,想到这里,我顿时就嫩脸一红,祝梅生看着我,我就越觉得他的目光火辣,辣的我不敢抬眼睛看他,搞的就跟偷情似的,让我心里异常不爽。

        “刘靖,你们俩在后面干嘛呢,啰啰嗦嗦的,可别搞什么地下情啊,你和你老公还没离婚呢!”

        钱品阎一边开着车,一边不时转头看向我和祝梅生,就像是盯着贼似的,我顿时就白了他一眼,对他说我的事情他管的着嘛,开车就好好开车,管我干嘛?!

        我这一句话就把钱品阎的话给堵了,钱品阎又磨磨唧唧的说了我几句,拿我妈来威胁我,跟女孩子吃醋似的。

        去那个女人家的路程也不是很远,在路程中刘刚刚和我们说那个女的是自己租的房子,一个人住,他之前发病的时候去找过那个女的,不过那个女的不在家,找了几次,电话打不通,喊也没人应,也不知道我们这次去找不找的到她。

        祝梅生笑了下,嘴角弯起来的弧度十分的淡然又好看,下巴白净,看起来非常好吃。祝梅生像是并不怎么关心这个问题,也像是能找到那个女人一般,只是我想到如果真的如祝梅生所说的话,那个女人犯了禁忌,就会变老,那这次我们去看她,是不是就是一个老太婆了?

        在路上我一直都想着这个问题,在到女人家门口时候,刘刚刚冲着门里面喊了句女人的名字,问她在不在家?

        现在天气有点儿热,也不知道女人在家里是买了猪肉忘记放冰箱还是怎么回事,一股子的肉臭味向着门缝里溢出来,这味道难闻的,就跟在刘刚刚家里没什么区别,令人胃里作呕。

        “冯玲你在不在家啊?!”刘刚刚又喊了一句,屋里还是没什么动静。

        “该不会是她去哪里玩了吧?”钱品阎说了一句。

        “还去哪里玩呢,如果真的会变成老太婆的话,要是我我宁愿就在家里窝着哪里也不去。”这话是我说的。

        “她已经死了。”

        当这话轻缓的从祝梅生的嘴里说出来的时候,我们几个顿时一惊,我鼻子里闻着的那股肉臭味里都带着点恐怖的气息,死了?怎么可能死了?

        “撬门吧,早晚都会有人发现她的尸体的。”祝梅生说着的时候,向着门边走了过去,伸手拍了下门,然后用力一推,“哐啷”一声响,门里面好像是有什么东西被震碎了,整扇门从外向里打了开来,一股更大的臭味向着我们几个人迎面扑来!

        我知道祝梅生是鬼,对于他这种单手能坏门的本事,我不觉的奇怪,只是吓坏了钱品阎和刘刚刚,他们俩瞪大了眼睛傻逼似的看着祝梅生走进屋里,我也赶紧的跟着祝梅生走了进去!

        “刘靖……。”钱品阎想拉住我,不过也跟着我进来了。

        屋里还算是整齐,如果不是那股逼人的臭味、还有不断嗡嗡叫的苍蝇告诉我们这屋里一定有一团大的腐肉存在的话,我根本就不相信这屋里死了人。

        虽然我们有四个人进屋了,可是我心里还是有点儿紧张,紧紧的跟着祝梅生,向着卧房里走进去。

        顿时,根本就没有等我反应过来,一张极度腐烂的灰黑色人脸顿时就突兀的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我吓得大叫了一声,慌忙的捂住嘴,因为那个女人的床就放在进门口的地方,一具干瘦的尸体就直挺挺的躺在床上,祝梅生走在我的前面,挡住了女人的身体,只留一张死了的女人的脸突兀在我的面前。

        和祝梅生说的一样,这女人确实是老了,因为我现在所看见的,是一张长满了皱纹的女人脸,眼睛是闭着的,但是已经生了蛆,蛆从女人的眼皮子底扭着身体钻出来像是在打量着我们这几个人似的,然后又从已经蛀烂的嘴巴里钻了进去,脸上的肉已经是一个个被蛆虫钻出来的孔洞,最要命的是女人的身躯,衣服还穿在身上,小腹里拱了起来,也不知道是那个虫蛊还在子宫里面还是因为蛆虫的原因,裤子下一动一动的,看到令人毛骨悚然。

        刘刚刚是最后一个进房间的,当他听着满房间苍蝇的乱叫捂着鼻子进来的时候,看着这具躺在床上的尸体,愣了好一会,钱品阎呆在这里也十分的恶心难过,但是他怕刘刚刚伤心什么的,于是正想安慰刘刚刚,可是钱品阎一转头看向刘刚刚,刘刚刚就像是逃离瘟疫似的慌忙的夺门而出,怎么叫都叫不回来!我叫钱品阎赶紧去追他,这谁知道他会不会发疯似的就往马路上撞,万一出事的话就完了。

        钱品阎也不放心刘刚刚这么情绪化的跑出去,对我点了下头,对我说让我就在这里等警察过来,他打电话报警,说着的时候就跟着刘刚刚出去了。

        现在人都死了,我问祝梅生该怎么办?

        祝梅生转过身来,对我说超度吧,说着对我说要我扯一根头发给他。

        “这超度要我的头发干什么?”我好奇的问祝梅生,不过还是从我头上扯了跟头发给他。

        祝梅生转过头来,眼里带着点笑,伸手接过我的头发的时候,顺便向我靠了过来,脸就贴在我的耳边,微微侧头对我说:“放心吧,不会有事的,屋里臭,你先去外面等会我,一会就好了。”

        祝梅生说这话的气息全都洒在了我的耳朵边上,温言软语的,吹的我心里痒痒的,原本以为女人会撩人,但是男人撩起人来,真的是没有女人什么事情的。毕竟祝梅生还指望我跟着他,因该是不可能害我的,于是我转身向着门外走出去,对着祝梅生说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可以叫我的啊,我就在外面等着。

        估计是祝梅生觉的我说这话好笑,毕竟如果他都摆平不了的事情,我就更没用了,不过还是对我点了下头,笑了下。

        看着祝梅生对我笑的这一下,我愣了一下,也不知道是因为祝梅生笑起来的样子好看,还是因为我觉的他都知道我说的是废话还顺应我感到暖心,心里顿时就觉的这男人怎么这么好!要是是我男人就好了,真是的,这么早死了真是可惜了!

        出门后,我听见房里似乎传来了一阵细细碎碎的说话的声音,估计是祝梅生在超度亡灵吧,并且祝梅生出来的也快,不到五分钟就出来了,不过他似乎并不想被卷进这案子里面,也没等警察过来,就拉着我一起离开了。

        毕竟我们是第一发现这个案子的人,在出租车上我问朱梅生我们走了会不会有事啊?祝梅生斜视了我一眼,对我说有他在怕什么?不过说着这话的时候,停顿了一下的,对我说:“刘靖,知道我为什么要将你留在我身边吗?”

        “为什么?不是要我帮你什么忙吗?”

        祝梅生听我说这话,顿时就笑了:“就你那点本事,你能帮到我?”

        “那你说为什么?总不能无缘无故的,你觉的你孤单寂寞了,想找个人陪你吧。”

        “不,不是。因为你长的,和我妻子一模一样。”

        不是开玩笑吧!我问祝梅生,这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我皱着眉头看着祝梅生:“你脑子没坏吧,这怎么能?”

        祝梅生见我不信,也懒得再跟我多解释,直起了身,给我丢了一句我爱信不信。

        看着祝梅生这样子,因该不像是在说假话,而且如果我真的像他老婆的话,那难不成我是他老婆转世!

        这听起来就跟狗血言情剧一样,我自己都不相信,不过既然祝梅生觉的我像他老婆的话,我感觉我可以不用对祝梅生这么唯唯诺诺了,他总不能连自己老婆都杀吧!这种时候我感觉是我压倒祝梅生的时候到了,被他压迫了这么久,我要借着他老婆的脸恶心他一把。

        “来,梅生,看向我,你觉的是你之前的老婆好看,还是我好看。”我说着的时候,手掌捧着脸蛋,转脸向着祝梅生脸前看过去,我自己都觉的恶心的眨巴了下眼睛。

        原本以为祝梅生会一巴掌抽过来怪我坏了他老婆形象,可哪只祝梅生见我睁大眼睛看着他,一脸无辜天真,就干脆抬起眼来对视我的眼睛,表情里全是嘲笑!

        我去!这祝梅生不应该生气吗?我被祝梅生这嘲笑的眼神看的顿时就演不下去,重新坐好来,问祝梅生说我们现在这是要去干嘛?

        “看房子。”

        “你要买房啊?”本来想说祝梅生他一个鬼需要什么房子,改天我烧个给他就好了,不过司机在前面开着车,我也没好把这话说出来。

        “嗯,对。你搬过来和我一起住,毕竟我们已经有了夫妻之实,你就是我妻子,那就要过夫妻的生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