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凶夫心慌慌 > 第十五章 你想结婚吗

第十五章 你想结婚吗

        祝梅生说着这话的时候,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

        “那不行,你自己住吧,我才不跟你住。”这谁想天天跟鬼住在一起啊!

        “好啊!”祝梅生回答的干脆,将双手叠在胸前:“不跟我住可以,那我就住你家。两个选择,和我一起出来住,或者是去你家,两个随便选一个。”

        我气的顿时无语,这祝梅生不要脸起来,简直是难以招架,这两个选择,我宁愿选择和他一起去外面住,这要是把他引到家里去了,我爸妈非得抽死我。

        原本以为祝梅生买房一定会在市里哪所高档小区买什么房的,毕竟他这么有钱,可是他叫出租司机一直都往我们这市边区的一条古玩街上开,这就让我纳闷了,那里都没啥好房了啊!并且祝梅生在到了古玩街后也没叫司机停下来,一直往里开,最后到一栋比较偏僻清幽的仿古的门面房门前的时候,才叫司机停了车,给了钱后和我一起下车。

        这条古玩街在我们市里还算是有名的,每到什么节日或者是这里举办的什么古玩展销会的时候,就特别的热闹,之前我来玩过一次,天南地北的人都有,卖的是真货还是假货,这可要眼熟的人才能看的出来了,不过一般的古玩展销会上,卖的都是些不怎么值钱的,这祝梅生带我来这里,该不会还想着搞古玩生意发家致富吧!

        “以后,我们就住在这里了!”祝梅生和我说话的时候,带着我走进去我们面前的这栋门面房,这是座独立的房子,两层,一楼是门面,就是用来开店,二楼就是住人存货的地方,后面还有个小院子。

        这倒也不稀奇,因为整条街的房子都是这样,现在门面倒是都已经打扫好了,几个工人在外面装着一些家具之类的进来,另外还有些雕像或者是一些以前的老玩意儿。

        “祝梅生,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准备这里的啊?!”我觉的有点儿好奇,一边在这屋子里打量着,一边问祝梅生,心想着要是以后住在这里也挺好。

        祝梅生随手拆开了一个看起来挺古色古香的大盒子,从里面拿出一把二胡来在手里把弄,对我说:“本来是想过几天全部弄好了之后再来找你的,没想到今天我们就遇上了,那也行,先让你看看,等过几天搬过来的时候,心里也有个底。”

        祝梅生说着,拿起手二胡的那根弓杆拉了下,一阵嘶哑又低沉的声音就发了出来,朱梅生好像对这音色很满意,然后又将这二胡宝贝似的放进了盒子里。

        “那我们以后是在这里做古玩生意吗?”我问祝梅生。

        “顺便做个古玩生意吧,这全城的房子我都看了一遍,这离你家近,平常大多数又比较安静的地方也就在这里了,并且,我们今后主主要做的,是死人或者是邪祟的生意。”

        死人和邪祟?什么意思?我在祝梅生身边坐了下来。

        “我是鬼,你们阳人的钱对我来说就像是废纸一样,我家人已经几十年都没给我烧钱了,所以我要赚些阴钱来花花。”

        我一听祝梅生这话,顿时就笑了起来:“那简单啊,你给我钱,你想要多少阴钱我就给你阴钱。”

        “你的不一样,这人死后,就有死人的规矩,死人钱讲究要么这钱是亲人烧来的,要么就是自己赚的,一份付出一份收获,他人烧的钱钱,就算是烧再多,都是要拿去充公的。”

        竟然还有这档子事情,我顿时就觉的稀奇,问祝梅生说:“可是之前我看别人也有烧给那种不认识的厉鬼的啊,不是说烧钱免灾吗?”

        “你可真笨,这种情况,大多是地上的冤魂想求底下阴差办事,没钱请不动,所以出来害人,托梦烧钱纸,说是说烧给指定的这个鬼,可不是的,那个鬼旁边还站着个收钱的阴差。”

        我惊讶的看着祝梅生,要不是他和我说这些,我都不知道还有这样的事情。

        “那这么说的话,我们以后是不是就是去干帮人家除鬼的买卖了?”说到这里,我心里还是有点儿紧张的。

        “嗯,算是吧,你就给我打工吧,每月算你工钱的,,反正你爸妈都还没回来,这几天就不要回去了,在这吃睡吧。”

        这我爸妈不在家确实是个问题,刚看见那具女尸,今晚我一个人在家里住着也害怕,加上我家是在郊区,外卖都有可能不送,我一个人也懒得做饭,干脆就在这里好了。

        答应了祝梅生之后,随便的在这古玩街的店里买了些衣服裤子,毕竟也懒得回家拿了,祝梅生这房虽然买的急,但是店里啥也都有,吃住也不是问题,就是晚上睡觉的床只有一个,不过有空调,我用席子盖在地上睡地板也没问题。

        和祝梅生单独的在一起我心里还是有些紧张的,不过他也没把太多心思放在我身上,在把玩店里进来的那些古玩,貌似很喜欢,他不会做饭,所以晚饭就我包了,好在之前初中高中的时候也是个吃货,对美食节目感兴趣,烧菜倒不是什么问题。

        在吃饭的时候,我还很担心的问祝梅生说我们就这么出来了,警察他们一定会去找刘刚刚和钱品阎的,到时候肯定会牵扯到我们,那警察找不到我们会不会以为人是我们杀的啊?

        祝梅生端着碗悠然的喝了一口汤,对我说当然不会,现在知道这件事情的,只有刘刚刚,刘刚刚会自己认为他去找了那个女人,并且推开他家的门,是他逃出去后,叫钱品阎报警的。

        这种颠倒是非曲直的话,从朱梅生嘴里说出来,竟然感觉和真的一样,本来想打电话和钱品阎确认一下,但是刚拿出手机,就见是我妈打电话过来了。

        我赶紧的示意了下祝梅生,叫他不要说话,祝梅生看了我一眼,伸着筷子夹了一粒玉米粒放进嘴里慢条斯理的嚼,我才赶紧的清了清喉咙,接了我妈的电话,问她说旅途还算愉快吗?

        没想到我妈第一句话就是劈头盖脸的问我:“你现在在哪里,品阎找了你老半天了,不在家手机又打不通,是不是去找杨天华那死男人了!”

        原本我还挺开心的心情,顿时就被我妈凶的给没了,直接对我妈语气不好的说了一句:“您不要老这么提杨天华好不好,我在外面吃饭呢,怎么了?”

        我妈听我说没去找杨天华,顿时就松了一口气,对我语气也放了下来:“靖靖啊,你现在也知道外面男人不好了,你也知道妈一直都喜欢品阎,这要是品阎不嫌弃你,你就跟品阎吧,品阎家境也不错,脾气又好,你到哪去找这么好老公。”

        听见我妈夸钱品阎的时候,我真的想把钱品阎揪她面前看看钱品阎是什么脾气,小孩子气不说,这么大个人了一点事情都不懂,就知道玩,不过这些话我早就和我妈说过了,她不信,现在我也懒得和她争下去了,呼呼乱乱的和他说只要钱品阎不嫌弃我的话她愿意把我嫁谁就嫁谁,毕竟钱品阎是个二十几的小伙,这么大的小伙谁不愿意娶个好姑娘啊,加上我和他是正经小伙伴,他应该不会要我的。

        挂了我妈的电话,我正想端起碗吃饭,但见祝梅生已经放下了筷子,于是问他说:“你怎么不吃了,我做的菜不好吃啊?”

        “你想结婚吗?”祝梅生问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