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凶夫心慌慌 > 第十六章 脚印

第十六章 脚印

        “不想啊,结什么婚,只不过我妈逼的紧,等她回来了,一定会张罗和钱品阎的事情。”

        我说着的时候,赶紧的吃完我碗里的饭,对祝梅生说刚才我做的饭,他洗碗啊!说着赶紧就将手里的碗给放下了。

        祝梅生看了一眼桌上的这些碗,也并没有一副十分不情愿的样子,伸手开始收拾,不过看着他白皙的指尖扣着这这碗的样子,倒是十分的好看,等祝梅生端着碗去厨房了,我就靠在椅子上拿着手机玩,现在这里还没WiFi,电视也没装,只能找钱品阎问他刘刚刚的情况怎么样了?

        这果然和祝梅生说的一样,我一发消息给钱品阎,钱品阎立即就打电话过来了,跟我妈同样的语气,问我说我在哪里呢,他和我说一件事情,就是刘刚刚那王八蛋,把人家姑娘欺负了就没管人家,今天估计又是想去找那姑娘打炮,后来发现那姑娘自杀了,他还死不承认,说那个姑娘和他没关系,亏我还想带你去给他治性病,不去了,让他烂死!

        听钱品阎的话,他似乎并不记得我和祝梅生的事情,心里放心了些,毕竟谁愿意吃了没事就往局子里跑啊,不过因此想到祝梅生还真是厉害,真是不动声色的,就让钱品阎他们忘记这件事情了。

        不过说到这女人的死,我心里还是有点不好受的,同样是女人,为了配得上自己喜欢的男人,不惜巨大代价把自己变美好,如果不是刘刚刚纠缠的话,恐怕她也不想给刘刚刚,断她自己后路,估计是觉的变老没脸见人了,也不敢再见刘刚刚,于是自杀了,可悲的是刘刚刚为了撇清和她的关系,都不想承认他们在一起过,如果世界上的女人对爱都理智一点,男人对爱都负责任一点,恐怕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吧。

        祝梅生洗了碗从厨房出来,我看了下手机天气,对祝梅生说今晚到明天估计会下暴雨呢,我去关门窗,反正以后都打算住这里了,对这里因该好好保护一下,不过也是,这昨天看天气预报还艳阳高照呢,今天就下起了雨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要下雨的原因,空气也变得比白天还有些燥热起来,这条古街旁边不远的地方就是赣江流过,估计也是因为要下大雨,一些开船淘沙的人都纷纷从门前的街上经过回家,祝梅生看着这些淘沙的工人,忽热问我:“这条赣江里,近些年来死的人多吗?”

        这大河大江的,哪年不死人?我告诉祝梅生说死啊,前几年的时候,几个孩子去赣江边洗澡,其中四个孩子是本家两兄弟的两个儿子,都放在爷爷这里照顾,那次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下子就淹死了三个孩子,那老爷子知道他三个孙子被淹死的只剩下一个的时候,沿着江边边跑边哭,也不知道等他两个儿子回来后,还养不养他了。

        我说的这是我们这边的一件真事,不过祝梅生倒是没在意那个老爷子后来又没有人赡养他,而是栓了门和我一起去楼上,他去洗澡,我就坐在干净的地面上玩消灭星星的游戏,不过当祝梅生围着条浴巾从浴室出来的时候,看着他裸露结实的上身,我顿时心头一紧,有点紧张的对祝梅生说能不能穿上衣服。

        祝梅生在擦着头发上的水,见我叫他穿上衣服,干脆向我走了过来,问我说难道我不喜欢吗?

        我去,他怎么样关我什么事情,不过祝梅生因为洗完澡后身上还带着那股奇怪的香味儿窜进我鼻尖,靠的我也近,他那光滑紧实的肌肤看的我喉咙有点儿发紧,正想伸手推开他对他说别闹了,祝梅生忽然向我凑了过来,在我的耳朵上亲了一下,对我说:“刘靖,我想要你。”

        这话温绵又细腻的像是一道清水滑进我的耳朵里,冰的我浑身都打了个冷战,随即又浑身发热,赶紧了放下手机从地上站了起来,像是躲着瘟疫似的对祝梅生说我去洗澡,他自己玩吧,说着随手就拿了睡衣向着浴室里走了进去。

        在浴室里我打开了花洒,靠在门上,镜子里我脸都红了,祝梅生刚才亲在我耳朵上那唇瓣软软的触感,似乎到现在都还回荡在我的心里,他是不是脑子抽筋了,才会对我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我心里是不喜欢这样的,但是脑子里却莫名的想起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虽然很疼,可是那种疼里带着的那种十分舒适的感觉,让我腿有些软,加上刚才祝梅生对我说的话,又让我心里有点想念,小腹里就像是有一股热流在涌动,我真是疯了,我竟然想和一个鬼发生关系。

        我脱了衣服,站在花洒在淋着水,意识里老想念着祝梅生刚才和我说的哪句话,真是后悔我为什么要留在这里,早知道我就该回家了。

        或许是心里的念想被祝梅生挖掘了出来,就连洗澡的时候,我都忍不住的在我胸口多揉上几下,那软软的感觉让我有些享受的闭上眼睛,仰起头淋着从喷洒而下的水。

        “我帮你。”一个魅惑的像是鬼怪的声音忽然在我耳后想起,我心里顿时一惊,猛然睁开眼睛,只见祝梅生不知道什么死后开始就已经站在我的身后了,一手覆盖着我握着我的手掌,另外一只手向着我小腹下贴揉了进去!

        我心里是奔溃的,朱梅生是怎么进来的?本来想反过身推开他,但是祝梅生手指用了些力气,侧脸低头向我吻了下来。

        我就像是被章鱼困住的一个食物,祝梅生从我后面抱着我不能动弹一丝一毫,仰着头任他如饥似渴的亲着,柔软的舌头卷着我的一起贪婪的全都吸进他嘴里。

        我很害怕啊,可是随着祝梅生的挑拨,我很快就站不住了,颤着声音叫祝梅生别这样,花洒里的水冲击在我和祝梅生的身上,祝梅生估计是感觉到我快不行了,掰过我的身子,用力抱坐在了他身上,然后逐渐的沉下去,小腹里的空虚,顿时就饱涨了起来。

        我惊讶的抬头看向祝梅生,祝梅生媚眼笑盈盈的看着我,抱着我轻轻地动,问我说:“舒服吗?”

        “我告诉你祝梅生,别以为我不敢报警抓你……。”

        但我的话还没说完,祝梅生一用力,我整个人都像是被贯穿了一般,本来还想说话,但是在我说话的时候,祝梅生力气越大越大,我实在是受不了了,既然都木已成舟了,也懒得挣扎,况且祝梅生也长的不丑。

        “舒服。”

        “嗯,我也很舒服,等你妈回来,跟你妈说,说你不想嫁人,就跟我。”

        “你去见我妈啊?”

        “嗯,跟你回去。”

        反正晚上也不知道是怎么过的,外面大雨倾盆,电闪雷鸣,而我们从浴室出来后几乎是灯都没开,一直做下去,祝梅生是鬼,而我和鬼在做这种事情,这种感觉,心惊胆颤与快乐并随着,直到即将天明的时候,我才算是睡了一会,不过也睡不着,外面的雨下的很大,雷也很大,吵着我睡不着。

        七八点的时候,祝梅生穿了衣服站在窗户边上,打开了些窗户看着外面的茫茫的一片雨,我也穿了衣服向着他走过去,看着他看着外面,我也向着外面稍微探头出去一看,只见外面的路上已经涨水了,雨水差点就要淹没店门前的地面,外面一个人都没有,毕竟下这么大的雨,谁还会出来,不过倒是有件奇怪的事情,在我们对面那家店门前干燥的地面上,有几排湿湿的人脚印向着他们家走进去了,并且有一只一半露在外面,不过他们家的店门却是紧紧的关着的。

        因为昨晚的时候,我这时候觉的和祝梅生站这么安静的站在一起有点儿尴尬,于是找话题对祝梅生说:“对面这家,起的真早啊,这么早就出门了。”

        祝梅生顺着我的眼神看向对门那家地上的几个湿漉漉的脚印,对我说:“是有东西从水里爬了起来,走进他们家里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