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凶夫心慌慌 > 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 衣服不见了
    祝梅生一说这话我就懵逼了,这有东西从水里爬出来的,可是那种湿漉漉的脚印,明显就是人的啊!

    头皮顿时一阵发麻,立即反应到祝梅生说的是什么,再看向我们对面那家店地面上湿漉漉的脚印子,那些个脚印,进去了就没再出来过了。

    “那是什么?”我问祝梅生,心里也紧张了起来。

    “水鬼。用我们的话来讲。”

    水鬼我知道,现在不是经常说什么水鬼就是一种水猴子吗?就是一个长得像是猴子的东西在水里生活,日本也有类似的东西,不过日本叫做河童。

    “那种水鬼不是生活在河里池塘里吗,怎么现在跑到人家里去了?”

    “跟着涨水从江里游到这里来了,估计是闻见了人的气味,就钻进别家中去了?”

    祝梅生这么一说,我顿时就有点儿慌了:“那这么说的话我们对面那店住的人是不是就要被这东西给害了啊!”

    这鬼东西真是恐怖,在水里害人也就算了,现在竟然冠冕堂皇的跑到人家家里来了!

    “对面这家店店主不在这里住,它估计是闻见了白天留下来的气味,才钻了进去,没人也就出来了。”

    这出来了就好,但是这东西一出来,我立马就联想到了它从对面那家出来,会不会跑来我们店里啊?这整条街就数我们两家店偏僻并且离其它店都有些距离啊!这水鬼见对面那家没人,肯定会来我们这里的!

    我赶紧的转身问祝梅生,问那水鬼会不会来我们这里啊?这水鬼可是掏肚子吃内脏的,这要是上来了,这冷不丁的出现在面前,吓都会吓死!

    祝梅生见我吓得眼睛都睁大了一圈,顺手一掌就往我屁股上拍了一掌,一声清脆的响声后按着我往他的怀里一靠,笑着对我说:“有我在,它还没这么大的胆子。----昨天晚上你可真是让我舒服透了。”

    祝梅生说着这话的时候,脸立即就向着我压下来!

    我见祝梅生这样,立即伸手向着他的脸推过去,虽然我知道我和祝梅生关系都发展到这个份上,已经没什么好矫情了,可是我看着他的脸,心里总是悬着的,毕竟这哪里有人和鬼在一起的?我是不是违背了做人的常理?

    不过祝梅生见我用手推着他的脸,倒也没生气,反而是觉的好玩似的干脆另外一只手也向我腰上抱了过来:“你还真是没心没肺,把我用完了就给我脸色看了,亏我前两天还顾着你疼,没有碰你。”

    祝梅生和我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温柔腻耳,吹在耳朵里的时候就像是抹了层蜜一样,搞的就算是我想反驳他都一时间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语气,这件事情本来就是他昨天自己强着来的,我昨天也真是没出息,被他一句撩的跟深闺怨妇似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从来没尝过,所以吃了一次后就抵御不住诱惑。

    反正现在我也不知道对祝梅生是什么感觉,说喜欢他把谈不上,毕竟我们认识才不到几天,他还是个鬼,不可能做我老公的,毕竟现谁嫁人不现实,不想嫁一个值得永远能依靠的?可要说不喜欢吧,就算是他这样对我,我都不想报警,一个原因是报警也没用,另外一个是我自己也不情愿,我不想把这件事情闹大,甚至是想破罐子破摔,我摆脱不了祝梅生,俗话说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只要我和祝梅生在一起,以后就还一定会发生这种事情,既然都做过了,反抗也没什么意思了,可是我又不甘心,好歹我在我爸妈眼里宝贝女儿长这么大,现在哑巴吃黄连,有苦自己咽,心里憋屈。

    “怎么了?觉的和我在一起委屈?”祝梅生问我。

    “不,我是心里不爽快,我好好一个姑娘,刚见你就被你糟蹋了,还被你缠着不放,就算是在一起,也要有个过程吧。”

    “你们现在人讲究过程,我们那个时候讲究责任,动了哪个姑娘,就要负责,况且我确实也喜欢你,对你好,做些羞密的事情,也是应该的。”

    祝梅生说的脸不红心不跳,就这么笑吟吟的看着我,本来这件事情是我占理的,但是他这眼神把我看的都没好意思抬脸看他,于是低着头问他说这一两天,哪里来的喜欢,该不会是我长的像他前世的老婆吧。

    问到这个问题,祝梅生回答的也毫不忌讳:“先前结婚,都是见哪家姑娘长的顺自己的眼,顺眼了就过一辈子。我和我身前妻子结婚,也只见过一面,觉的长的符合我心意,就选她了,只是可惜了,我在我新婚当天就死了,这或许是老天觉的我可怜,就又给我安排了个你给我呢?说不定你就是我前世妻子转世呢。”

    我知道我在这种事情上是争不过祝梅生的,即使是不愿意也得愿意,我抬头看了眼祝梅生,伸手拍了拍他的脸:“我说不过你,刚我也是一时间接受不了你,现在想想也没什么,毕竟你长的好看,我也不吃亏。”

    祝梅生见我是想开了,仰头笑了起来,一手搂过我的肩膀看向窗外:“现在觉的我陌生,是正常的,人嘛,总是逐渐的在一起久了,才会熟悉的。”

    就这么迷迷糊糊的,我就和祝梅生在一起了,这几天过的感觉就像是在做梦似的,不过外面的雨倒是下了好几天,大水涨的都快要漫进我们店里面去了,毕竟我们也是在这里住着,我和祝梅生也算是做一件好事,把祝梅生穿过的衣服放在门前的水里,这样的话,祝梅生的气息就会漫进水里,祝梅生是横死的厉鬼,比那些水鬼都要厉害,所以他们自然也不敢靠近。

    而且我问祝梅生这水里是不是只有水鬼的时候,祝梅生说那可不止,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水鬼是很少上岸的,除非是他们饿了,吃动物和人的内脏,或者是鱼的,但是水里别的东西,混着浑水上来的话,就是吸人的精气,这吸大人的精气对大人没什么影响,但是对小孩有影响,小孩会感冒发烧,如果是想提防这些东西进来的话,在暴雨雷电的时候,就点燃香烛插在窗台上或者是经常走动的门口,这香是贡给神仙的,有镇压邪祟的作用,可以挡住那些东西不让他们进来,还有就是贴着门神的人家,那种东西看见门神,也不敢作乱的。

    这要是从前,我可不知道这东西还有这么多的讲究,不过祝梅生说那些,因该只是些不怎么厉害的灵祟,有些灵祟厉害起来,可就不是门神点几根香就能挡得住的。

    因为一直都下雨,这古玩街上都没啥人过来,连车都打不到,现在我和祝梅生也都还没买车,于是这几天就跟着祝梅生在这店里呆着,我答应和祝梅生在一起后,他倒也没怎么纠缠我,自己坐在店里悠哉哉的拉着他那宝贝二胡,估计是生前喜欢,并且已经拉到了一定的境界,就算是隔了几十年再拉的时候,倒也还是很好听。

    听着祝梅生拉着的二胡,看着外面的大雨,倒也是一件十分惬意的事情,厚重的雨帘把外面的世界都隔离的什么都看不见,感觉就像是与世隔绝一般。

    “刘靖,好好收拾一下吧,我们要出去了。”在我躺在椅子上看着小说的时候,祝梅生忽然把他的二胡给收起来了,并且向着门口走过去。

    “去哪?”我跟着祝梅生走到门口,只见祝梅生原本放在门口水里的衣服不见了,这今天都没人来过这里,他那衣服又是拿着几大块石头压着,这被谁拿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