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凶夫心慌慌 > 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 尸背尸
    祝梅生好像一点都不奇怪他的衣服没了,给了把伞我,对我说我们去江边。

    “现在这么大的雨,我们去江边干嘛”我一边问祝梅生,一边给跟着他出去,并且把店门给锁了。

    “既然我们都打算开店了,现在我们自然是去招揽些生意。”祝梅生笑着看了我一眼,撑起伞向着雨中走出去,他走路的时候,肩宽背直的,动作不紧不慢,一脚一脚的踏在水里,这水面荡起的一圈圈细纹,还真就像是步步生莲似的,还真是好看又安静。

    “这大雨天的,哪有设呢么生意好做难道是你算到有人要请你了”

    祝梅生说他要赚些阴钱,现在我们出门做生意,因该也是与这个有关系的吧。”

    “当然,快些走吧,不然人家就要走了。”

    我赶紧的把伞撑开,不过听祝梅生这么说,我倒是想起了一件很有必要要问的事情,于是凑在祝梅生身边对他说:“祝老板,反正你要的也是阴钱,你开的那个店,收益的话,就全都给我行不行啊”

    祝梅生听我说这话,顿时就停下了脚步,转头问我:“我为什么要给你”

    这话顿时就说的我不开心了:“你不是说我长的像你老婆,而且我们还发生了关系,在以前可是你二房太太了,你的东西不就是我的东西吗”

    “我是说过,可是我们结婚了吗没结婚你的还是你的,我的还是我的,你就当是讨好你老板,自愿和我有一腿,这不是很好吗”

    “你”我一时间被祝梅生这话气的说不出一句话来,这男的怎么这样啊,说变脸就变脸,那天晚上还说的好好的,现在却又想跟我撇清关系,把我当他炮友啊他不稀罕我我还不稀罕他呢,真是的,死了几十年了,一个臭老头,跟他在一起,真是便宜死他了

    祝梅生见我气呼呼的样子,像是很开心,继续往前走,对我说现在我的身份是他店里的伙计,这要是事情没办好,是要扣钱的,我也别想着逃开,只要他还要我,我无论如何也逃不出他手掌心的。

    此时我看着祝梅生走着的笔直身影,真特么想扔了伞直接不干了,可是祝梅生的本事我又不是不知道,这要是真的惹毛了他,搞不好我连命都没,于是也没办法了,继续跟在他后面去赣江边。

    赣江在我们这段,打鱼的倒是没多少,但是捞沙的却很多,本来下了几天暴雨,那些船只也应该都靠岸停着休息了,但当我和祝梅生到江边时,只见江面边上有好些人穿着雨衣打着伞聚在一起,江面上还有船只,也不知道他们是在干什么。

    祝梅生带着我向着他们这些人走过去,他们像是在寻找什么人,还听见隐隐约约传来的哭泣的声音,好像是有人溺水了。

    祝梅生就带着我向着那些人走过去,看了这群人一眼,这群人个个脸上都没什么好脸色,哭的哭,沉着脸的沉着脸,其中有个中年的妇女哭的特别惨,四十来岁,看身上的穿着和打扮,也不像是什么很有钱的人家,她就一个劲的哭,不住的喊我的儿啊我的小辉啊,我的儿啊

    看着那中年女人的表情,估计是她儿子在这赣江里出事了。

    “我知道尸体在哪里,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帮你们捞上来。”祝梅生站在这中年妇女的身前,说的云淡风轻。

    “什么你看见我儿子尸体了”那妇女脸上鼻涕眼泪带着雨水顺着脸庞流落下来,抬着一双哭的已经通红发肿的眼睛看着祝梅生。

    “看倒是没看见,不过我知道在哪里,你要是相信我,就给我条船,给我几个人,我帮你将尸体打捞上来,现在打捞还来的及保个全尸,等要是再晚一点,别说是全尸,估计连骨头渣子你们都捞不到了。”

    “那你没看见怎么知道尸体在哪里。”这妇女后面传来一些质问祝梅生的声音,毕竟忽然冒出我们两个看起来衣冠正经的人没看见尸体,却又知道尸体在哪里的人,恐怕是谁都要疑惑。

    不过这毕竟也是一件助人为乐的好事,这大雨天的,这么多人在这里打捞一具尸体,其中还有几个头发都白了的老人,我也不想因为他们怀疑祝梅生而浪费祝梅生帮助他们的好机会,于是赶紧的解释说:“我老板是刚过来在那条古玩街开店的,外地人,并且懂一些玄学,算是个高人。你们这是运气好,碰见我老板想管你们的事情了,如果要再拖下去的话,这尸体要是捞不到了,你们就白费心思了。”

    现在管我怎么牛逼吹的上天,反正只要那些人相信我们就好。

    经我这么一说,那个中年妇女顿时就有了些想法的看向祝梅生:“你是说你是高人”

    “如果不出我所料的话,你现在的夫家姓李,你儿子是你和你前夫的儿子,姓王,叫王辉,因为高考不顺,昨天被你又说起这件事情,骂了几句,他就想不开来跳这赣江做了枉死鬼,你说我说的对吗”

    当祝梅生说这些的时候,不仅是我惊讶了,就连妇女那边的那些人全都惊讶了,他们估计不是我们本市的人,那女的听祝梅生一说完,顿时就又哭了起来:“大师,您说的没错,我儿子是叫王辉,昨天我就是见他玩游戏骂了他几句,可是谁知道那个孩子就这么想不开,他才这么小,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啊”后面女的还想说什么,但是已经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了,而这时那女的后面过来一个男人,那个男人因该是这女人的老公,一把扶住了哭的死去活来的女人,因为没祝梅生高,便扬起头看着祝梅生说:“高人要是知道王辉在哪里的话,还请高人帮个忙,将尸体找回来,高人要什么报酬,都好说。”说着后,赶紧的招呼了一条捞沙的船,请我和祝梅生上去。

    此时祝梅生装的真像是个大师似的,双手背在了背后,而我就是他的小跟班,帮他撑伞,也不知道我真是倒了多大的霉才遇见祝梅生这样的人,这坏也就算了,还一身的少爷病,真是生前的时候他老爹把他个宠坏了。

    我们所在的这条船,就跟着祝梅生的指令在水里走,本来找尸体是要顺流而下往下找的,但是祝梅生却叫这船逆着水走。往上的水域一片汹涌,尸体怎么可能会逆着往上走呢

    这下我就有点担心祝梅生了,生怕祝梅生打肿脸充胖子,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尸体在哪里,这要是没找到的话,可是自打脸面啊

    现在就我和祝梅生站在船头,我问祝梅生要是实在是不知道尸体在哪我们可以回去说清楚的,这下要是浪费了人家时间,到时候我们可不好交代。

    祝梅生见我担心,不以为然的对我笑了下,伸手指了指前面的水域,对我说:“那具尸体,就在那个地方是水下,正被另外一具尸体,背着在水下走。”

    说着的时候,祝梅生手指的方向就开始向着不远处的岸边移动。

    这本来就是大雨天,天气有点冷,这祝梅生的话顿时就让我心里一惊,问祝梅生说:“这尸体也会背尸体”

    “王辉会水,跳下水的时候其实并没有死,是水里的另外一具尸体,将他给拖死了。”百度一下“凶夫心慌慌”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