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凶夫心慌慌 > 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 报酬
    这人死了之后就是尸体,尸体不能动不能走,这是我们谁都知道的事情,可是祝梅生现在又说是王辉是被水里的死尸给拖死了,这就恐怖了。

    “这水里的那巨尸体,就是和你是一样的吗?”毕竟现在祝梅生,也是以一种死人的身躯出现在我的面前的。

    “这种东西和我还是不一样的,他们是溺水身亡尸体没有被打捞上来,腐烂在水里的东西,具体是怎么形成的,我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这种东西从死后就一直都在水底行走,就像是一台活着的机器一样,直直的向前走,等碰到了障碍物,便会自行转弯,换个方向,可以说他们没有思想,就是一具水里的形式走肉,如果他们行走的区域内撞到了活人,就会把这个人活活拖死。”

    这一具死尸,就像是机器似的在水里直直行走,所幸的是这赣江的水是浑浊不堪的,如果是清澈见底,就会看见一个个的鬼东西在船底下的河床上走来走去,佝偻着腰,腐烂着身躯,只要有人靠近了他们,就会被他们死死抓住,那种恐怖,恐怕不是用语言就能形容的出来的。

    在我们的船逐渐靠向祝梅生所指的那个东西的时候,我心里不由的紧张了起来,向着祝梅生靠过去了一点,小心翼翼的问祝梅生说等会我们是不是要把王辉的尸体从这东西的手里给抢回来?

    祝梅生眼睛紧紧的盯着那篇波浪翻滚的水域,似乎并没有听见我问他的问题,看着祝梅生凝重的神色,我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心脏提着,听着我们耳边的风声浪声。

    “那个东西知道我们来了。”祝梅生对我说了一句之后,忽然大声的向着开船的喊了一句:“西南方向,快点,尸体就在那里!”

    祝梅生这话喊的十分迅速,并且有几个跟我们一起来打捞尸体的人听见祝梅生这么忽然的喊了一句,顿时就全都向我和祝梅生围了过来,而船速也在这个时候加快了!

    “看见了!看见了,小辉在那里!”

    这喊得人估计是小辉的亲戚,他像是看见了什么宝藏似的,惊叫了起来,指着距离我们十来米左右的地方直挺挺漂浮的一个东西,叫我们看,说那个就是小辉!

    此时我不知道我心里是吓成副什么样子的,楞逼了,毕竟人对人的尸体,都有着一种天生的恐惧,祝梅生背着手,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站在船的最前端,我们的船快速的劈开暴雨,向着小辉的尸体开过去。

    穿上的几个人已经拿好竹竿绳子之类的打算将小辉的尸体捞上船来,小辉是昨天跳水的,按道理说这都在水里泡了快一天一夜,身上的皮肤都会肿胀起褶子吧,就像是我们的手在水里泡的时间过长也会起的那种白褶子,一层一层,十分难看恶心的那种,想到是这种场景,我都有点不敢看,于是就躲在了祝梅生的身后,和祝梅生在一起,也只有这种时候才能感觉到和他在一起的安全感。

    但是当我们的船开到小辉尸体身边的时候,原本船上那些商量着要怎么把小辉尸体捞上来的人,忽然停止了说话的声音。

    四周静的只有暴雨拍击着水面的声音,这一会他们都不说话了,我有点好奇,难道是被小辉的死状给吓着了?

    本来是不敢看的,但是我由按捺不住我自己的好奇心,抓着祝梅生的腰,从他身后侧脸向着水面上看过去,可这一看,顿时就让我吓破了胆,因为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孩子,正仰面躺在水面上,就像是一块泡沫那般,浑身不要说起白褶子,就连一点水肿的样子都没有,就跟我们活人一样,躺在水面上,睁着两只铜陵般大的眼睛,也不知道是死了还是活着,看的格外的渗人。

    “小辉?”我身边的人伸长竹竿去捅了捅小辉。

    小辉一动不动,也不顺着水飘走,就这么一直固定在水面上,就像是下面有人托住了他一样。

    “小辉?”我身边的人又叫了一下。

    小辉还是没反应,身体随着波纹,在水面上一起一浮。

    我看着心里害怕,转头抬脸看向祝梅生,结结巴巴的问祝梅生这是怎么回事?

    祝梅生的眼睛也一直都在看着水面上漂浮的小辉,在我问他这个问题后沉默了一会,对我们说:“他还活着,把他捞上来吧。”

    我们这些人,顿时就被祝梅生这话说的像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而祝梅生转身向着船里面走进去,像是已经不想管这件事情了。

    我一边顾忌着水上几个捞尸体的人会不会有什么危险,但是祝梅生走了我也不敢呆在船边上,于是一边跟着祝梅生跑一边问他这是怎么回事?这在水里泡了一天了,怎么可能还活着,而且,他刚才不是说有什么东西抓住了小辉把小辉给拖死了吗?怎么又活过来了?

    见我问题特别的多,祝梅生似乎并不想回答我,可我又忍不住多问,毕竟一个原本已经死了的人莫名其妙的还活着,这换谁也想问清楚原因啊。

    “祝梅生你就和我说一下这……。”

    我抬头说的话还在口中,祝梅生听的不耐烦了,因为我跟他一起躲着的一把伞,他便直接低头向我正在说话的嘴唇亲下来,柔软的唇瓣贴在我嘴唇上的时候,我愣的所有欲要说出来的话全都憋了回去,瞪大了眼睛看着祝梅生,祝梅生在我惊讶的看着他的时候,用牙齿在我的唇瓣上咬了一下,直起腰来,对我轻声说了一句:“回去再告诉你。”

    也不知道是刚才祝梅生这亲的让我觉的有些不好意思,还是意识到我自己多嘴,于是也没再问下去,而船边的几个人已经将小辉的尸体拉了上来,将小辉放在甲板上,刚听了祝梅生的话,半信半疑的去拍小辉的脸,想确定小辉是不是还活着?

    我和祝梅生就在旁边看着,这起先拍三下的时候,小辉的脸上并没有反应,在拍到第四下的时候,小辉睁大的眼睛里的色眼珠子忽然绕着眼眶十分诡异的旋转了一圈,然后回到中心,眼睛睁大的幅度也减小了些,转头看了看围在他周围的人,最后,看了我一眼,又把目光定格在了祝梅生的身上,嘴角裂开了一点,往上扬着,像是在笑。

    周围的人见小辉醒了,顿时激动的又哭又喊的,一个劲的说小辉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之类的话,并且将小辉扶了起来,将船开回去。

    船上的人除了我和祝梅生,他们都沉浸在了喜悦当中,小辉从水利捞了起来之后,就一直都盯着祝梅生看,嘴角那抹似有似无的笑,让我感觉祝梅生一定是遇见对手了,不然的话,祝梅生也不会这么沉默。

    在回去的途中,我无比的害怕这两个人在船上打起来了怎么办?毕竟我不会游泳,一旦牵连进去就是掉在水里只有淹死的命。不过好在在我们停船到岸边的时候,我们一船的人都还平安。

    刚才那几个人在船上给小辉的妈妈打了电话,当小辉妈知道小辉还活着的时候,直接是向着水里跑过来迎接我们,看见小辉一把就抱上来了,不断的说对不起,说以后再也不骂他了什么什么的,而小辉的爸爸神色和刚才差不多,向着我和祝梅生走过来,简单的谢了句我和祝梅生,问我们说要什么报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