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凶夫心慌慌 > 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 我爱她
    这后爸可不比亲妈,小辉他爸对我们的态度淡淡的,这让我都不好意思开条件,并且我和祝梅生也没做什么,也不好开价。

    报酬倒是小事。祝梅生说着的时候,随手从他的头上扯下一根头发,再对小辉爸说:你儿子的命算是我捡回来的,拿着这头发回去,买上十公斤冥币,和着这头发一起烧。另外有件事情,我想单独对你说,你跟我过来一下。

    祝梅生说着的时候,转身向着远一点的方向走过去,小辉他爸犹豫了一会,但还是跟着祝梅生走过去了。

    因为祝梅生说了他和小辉他爸单独的说,所以我也没跟过去,不过看小辉他爸的表情,从开始对我们冷冷淡淡的,但是在祝梅生侧头在他耳边和他说了几句话之后,顿时有些发愣,然后表情就有点儿激动,好像不断的在对祝梅生说谢谢。

    两人谈了不到三分钟,就都过来了,小辉他爸对我也礼貌了一点,对我说了句辛苦了,小辉妈扶着小辉一起过来,哭得跟个泪人似的跟我和祝梅生道谢,并且还想要小辉跪谢我们,但小辉看着祝梅生就是阴阴的笑,两腿跟灌了铅似的一动不动。

    不过祝梅生也没在意,对着那小辉笑了一下,跟那妇女说了几句没关系,如果硬是要感谢的话,就让女的帮我们多介绍生意,只要是家里出现什么不好的事情,都可以来找他的。

    祝梅生帮了这一家子找儿子,我们谈什么条件自然会感激的答应,处理完这件事情,我和祝梅生回去,因为刚才祝梅生对我说等回来再告诉我,我在路上又问祝梅生说小辉怎么还活着不是说水里的那个东西把他给拖死了吗

    确实是死了,是水里的那个东西上来了。

    你是说小辉死在了水里,那个尸体变回了小辉的样子我顿时就惊讶了,那这么说的话我们没有帮到人家:你可真心黑,明明没有把人家的尸体捞上来,搞不好给人家捞上来一个祸害,你还好意思要报酬,你跟我回去,这得和人家交代清楚了。

    我说着的时候伸手就拉祝梅生的手打算带他回去,祝梅生就伸手让我拖,也不知道他使了什么法术,明明看他没有使一点劲,可是就像个蜡像似的硬硬的站在地上,我一丝一毫都拉不动。

    你这样会害死人家的我真是生气了,正想用更大的力气拉祝梅生,但是祝梅生笑盈盈的看着我,在我用力的时候他忽然抽手将我用力一拉,在我整个人向着他摔过去的时候,弯腰下来一把就搂起我的腰将我横抱了起来,低头对我说:留着那个东西,自然是有别的用途,你这要是去了,把我计划给搞坏了,你可担不起这个责任。

    我一边推着祝梅生叫他放开我,一边问他说他打的什么算盘,他可不要害人啊,这我们还拿了小辉他爸妈的阴钱呢。

    放心吧,我只是想借用那个东西将这方圆几十里内小鬼都引出来,我要问他们一件事情。

    说到问这件事情的时候,我立马就想到几天前祝梅生去旅店找地缚灵的时候,也是去问这地缚灵的的问题,现在又不杀这鬼东西,也是为了让这东西引出更多的小鬼问线索,这祝梅生到底想问什么呢不过我猜想,祝梅生问的东西,一定和他生前的死有关。

    你是在找杀你的凶手吗我又问了一遍,之前我也问过祝梅生这个问题,不过祝梅生没有回答我。

    祝梅生看着我好一会,然后嗯了一声,抬起头看着前面,向着店里走回去:我一定要找到他,是他把我害成这个样子,不过刘靖,既然和我在一起了,你也知道我并非什么善类,杀人取魂的事情我也会做,我们之间,也算是亲密了,所以你以后,不要为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来烦我,知道了吗

    这话的语气顿时就降了下去,听起来有点冷,我听着他这话,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还是什么,竟然听出了祝梅生对我的生分和冷淡。

    这让我心里有点儿不爽,但是想想也正常,毕竟我和他认识没几天,就算是我和他发生了关系,那又怎么样**这种事情,也只有女人才会在乎要带着感情。

    有些怪我自己真是个事儿逼,祝梅生又不是什么好东西我自然知道,我也没办法去改变他,只是我真的是害怕他去害了这些人,这可真是一件烦心的事情。

    我答应了祝梅生,以后不和他说这些了,祝梅生这笑了一声,将我放在了地上,叫我开门,并且问我说我妈是不是快要回来了

    嗯,如果时间没错的话,明早就能到家了。我回答祝梅生。

    那你什么时候回去

    等会吧,下午就回去

    明天早上我早些起来我和你一起回去,毕竟岳母大人,我还是要去见的。

    祝梅生说这话的时候顿时就把我吓了一跳,慌忙的说不要了,我还是有点儿不想让我爸妈见到祝梅生,至于什么原因,一是因为我刚和我老公拜拜,还没几天立马又带着另外一个男的回家,这二也有可能,还顾着祝梅生的身份吧。

    你在意我身份怕我害你爸妈吗祝梅生揭穿的直接。

    不,不是,我怎么会,只是觉的有点儿不太好。

    我解释的时候,祝梅生对我笑了一下,抬脚进屋:那明天我送你回去,不进你家门。

    祝梅生说这话的时候,就感觉是我刻薄的虐待提防他似的,可是他要是我的话,我是一个鬼他是一个人,他愿意带我去见他父母吗真是的

    本来想和祝梅生解释,但是他大概是生气了,并不理我,自己做自己的事情,一句话都不搭理我,这让我十分郁闷了,他这样我也不敢提前走,于是就真的等到明天早上等祝梅生送我回去。

    虽然和祝梅生住在一起,但是我们并不是睡一块的,我睡地上他睡床上,不过我也没往心里去,毕竟在韩国日本,人家都睡地上的,并且摆上席子放上枕头毯子,睡着也很舒服啊。

    因为祝梅生不理我,晚上我们也没说什么话,都各自睡了,只不过在半夜的时候,我感觉到我的腿被拉开了,随即身上压下来一股重力量。

    这么一压我立即就睁开了眼睛,以为是什么东西进来了,毕竟祝梅生说的那水鬼实在是可怕,外面又还没退水,不过当我借着微弱的灯光看到我眼前的人时,我发现是祝梅生,并且我睡裙被撩了起来,敏感隔着一层布,被一个硬硬的东西摩擦着。

    你干什么我立即就拍了祝梅生的肩膀一下,我这种时候也不知掉怎么处理我和祝梅生的关系,虽然答应和他在一起,但是心里总觉的有点怪怪的,特别是做这种事情的时候,心里十分不自在。

    你每天和我睡同一个地方,我自然是想要你了。祝梅生就这么直视着我的眼睛和我说这种话,一点都不害臊:放心我不动你,你就让我蹭蹭。

    或许在祝梅生的字典里,就从来不知道不要脸这几个字是怎么写的,这种事情,要是换做别的人,都觉得猥琐恶心,但是祝梅生就这么眼里带着笑意的看着我的,甜的跟吃了密似的,我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那好吧你快一点。我说着的时候,将脸转向一边,不再搭理祝梅生。

    你真不带我回去祝梅生问我。

    不带,我怕我爸妈会害怕你。

    我想见谁的时候,还没有人是我见不到的,你就不怕我私下去找他们,我连你家都不费吹灰之力的找到,难不成还找不到你爸妈明天和我一起回你家,既然我们都已经有了关系,那就让他们承认我们。

    我不知道祝梅生为什么会想让我爸妈承认我和他的关系,感觉他就跟是在为难我似的,我不想做什么事情,他偏要我做。

    不行,我。

    我的话还没说完,只觉的腿里的裤子往旁边轻轻一拉,一个东西顿时击的我浑身一挺。

    我知道你对我还有所抗拒,但是没关系,我会让你慢慢接受我的,谁叫你长的和婉清一模一样呢,我是爱她的,她不在了,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