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凶夫心慌慌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 劳斯莱斯
    这婉清的名字,肯定是祝梅生他老婆的,毕竟祝梅生说过我长得像他的老婆,这前几天祝梅生还说他和他老婆只是有过一面之缘,没什么感情,那现在又对我说出这样的话来,难道是睡到大半夜忽然想他老婆了,思念心切,就想把我当成他老婆的替身吗

    好端端的姑娘,谁会想当替身,况且我也并没有打算要和朱梅生有过什么更近入的关系,本来他不说这话还没什么,一说这话我就有点不开心了,转过脸来看着祝梅生,他的脸几乎就贴在我的面前,呼吸十分均匀的洒在我的脸上,小腹里缓缓的空扁一阵,饱涨一阵。

    你老婆不在了关我什么事,你老是这样对我,也不指望你会考虑我什么感受,但是你这样实在是太过分了,遇见你真是倒了我几辈子的霉。

    我的语气十分不满,说着这话的时候,伸手就想去推开祝梅生,可还没等我伸手,祝梅生的手掌立即就向着我的两个手腕握了过来,见翻起我身子用力的往他跨上一坐,他刚才还没离开我,这么用力顿时顶到我最里面去了,几乎是控制不住的叫了出来,待反应过来使劲的扭开祝梅生的手,也顾不上什么了,骂他混蛋,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心里特委屈,眼泪一下就上来了。

    本来以为我都哭了,祝梅生应该就会停下来吧,毕竟影视里经常这么演的,可祝梅生就像是怎么都甩不掉的大蟒蛇一样,只要被缠上了,不让他尽兴是不会松手的,不过倒是动作温柔了一些,将我的头按在了他的肩膀上扶着我动,侧脸对我说:我知道你委屈,肯定对我有意见,那我现在不是在补偿你吗,你还别不要,等你对我上瘾了,到时候你就得求我给你了。

    鬼才会求你

    我的话还没说完,祝梅生在我不经意的时候朝我一用力,嗓子里顿时就溢出一种惊呼的叫声,我抬头看向祝梅生,简直是奔溃了,祝梅生的十支手指先在我的十指缝里紧紧的握着,听见我喊的声音十分的喜欢,连眼睛里都是笑,对我说:对,就是这样,现在,你除了叫,只能对我说要我再用力你还要我给你,别的就不能说了,说了的话,我可就要像是刚才那样惩罚你了。

    要不是看着是祝梅生这脸和我说着这话,和那种调戏又很平淡的语气,要是换做是别人的话,和我说这种话早就被我恶心了,不过被祝梅生这样缠着的感觉,心脏就像是被丝丝细线缠绕住了,顺从的话,就会从这细线上索取到温暖,反腻的话,就会被勒的体无全肤。在祝梅生说完话后,开始我还扭捏了一下,但是知道没用后,也就算了,整个过程,祝梅生就像是妖精一般引着我配合他,原本我对这种事情还是很生涩的,但是就是这几次,竟然和祝梅生磨合的非常棒,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让我每当想叫祝梅生走开的时候,心里都满满的羞耻。

    第二天不用说,祝梅生说了要去我家,就一定要去我家的,今天街上的水也全都退走了,本来还想去打车回去的,但是祝梅生在看了眼外面的天气之后,叫我说等会,这去我家,怎么能雇车去,第一次见面,总要给我爸妈带些礼物。

    我一直都不想带祝梅生回去,现在祝梅生说要准备这个准备那个的时候,我心里更是跟火边的蚂蚁似的,急的团团转,等会见到我爸妈,我该怎么和我爸妈解释呢我才离开杨天华几天啊,就立即和另外一个男的在一起了,我妈原本是想撮合我和钱品阎的,现在倒好了,带着祝梅生回去,我又得要被臭骂一顿了。

    因为想着要回去挨骂,所以心情都不是很好,祝梅生从柜子里拿出了一张白纸,小心翼翼的剪成了一辆车子的模样,问我说喜欢什么车

    本来我就烦,现在祝梅生问我,我顿时就没什么好生气的说:劳斯莱斯法拉利。

    祝梅生听我说后,叫我给他看下劳斯莱斯是什么样的。

    还能怎么样,不就是车的样子我说着的时候,像是有点意识过来了,转头看向祝梅生和他指尖夹着的那张车型的白纸,试问了一句祝梅生:难不成你还能变出一辆什么车子

    开玩笑,你们人的东西,我有什么变不出的。祝梅生笑盈盈的对我说。

    祝梅生这么一说,我顿时就感觉有些来劲了,赶紧的拿出手机,给他翻出劳斯莱斯的车照片给祝梅生看。

    祝梅生看了一眼,说了句行,叫我拿好东西,我们现在就回家。

    这就跟变魔术似的,想到祝梅生一会就要变出俩劳斯莱斯来,我心里半信半疑的激动起来,赶紧的提好了包跟着祝梅生走。毕竟我们还是在街上,这凭空变出一辆车来,总太招人耳目,于是我们走到边区没人的地方,祝梅生将他刚才剪得纸片往地上一放,问我说喜欢什么颜色

    就那幻影,砖石黑。我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对着祝梅生说。

    只见祝梅生伸着左手的十指放在唇边,两瓣看着十分柔软带着点红润的唇瓣微微动了动,地上那张放着白纸的地上起来了一阵烟气,随后这烟气越来越大,还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一辆威武霸气的黑色轿车就出现在了雾气里。

    这个瞬间,我差点都不敢相信我自己的眼睛,问祝梅生说这是不是真的会不会像是他变钱一样,一天就消失啊

    这倒不会,这是有物质作为依托的,只要是不碰上大暴雨,这车就能一直是现在这个样子。祝梅生说着的时候,打开了车门,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那这意思是要我开车了吧,我看着祝梅生,爬到架势的位置上,对祝梅生说我刚考的驾照,这等会要是把车碰坏了,可别揍我。

    祝梅生听我这话,顿时就笑了起来:这一张纸烂了就烂了,还打你干什么,放心吧,开着吧,有我呢。

    我还是第一次开这么好的车啊,将车发动之后,忍不住心里那开心的劲头,转身伸手向着祝梅生的脸颊捂过去,对着祝梅生说:梅生你还真是可爱啊,这么厉害,要是我老公就好了

    祝梅生估计是没想到我去捂他脸晃他脑袋,开始有些楞逼,不过立马就哼了一声:昨晚你不是还挺委屈的吗,还不让我去见你爸妈,你还真是肤浅,一辆纸车就把你给收买了。

    我一边开着车,一边无所谓的对祝梅生说我这又是陪他吃喝玩睡的,总不能老做亏本的事情吧,肤浅又怎么了,不肤浅我就亏了,这车能开一天也是一天啊。

    我到我家之后,我妈他们都回来了,钱品阎的车也在我家院子里,估计是钱品阎去接的我爸妈。

    本来应付我妈就很费事了,现在钱品阎又在这里,等会进门,又得少不了一阵腥风血雨的。

    妈,我回来了。在门口的时候,我朝屋里喊了一句。

    屋里传来我妈和钱品阎说的话声音,随后门打开了,是钱品阎过来开的门,钱品阎看见我就把我往门里拉,问我这些天干嘛去了电话也不接,搞的他想找我人都看不见,不过他说着这话的时候,转头看向了我身边的祝梅生,愣了一下,问我说:刘靖,这男的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