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凶夫心慌慌 > 第二十四章 荒寺鬼僧

第二十四章 荒寺鬼僧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看着祝梅生这不正经的姿势,翻了他一个白眼,向他走过去了一点,将手里的食盒伸给他:“给你,我妈叫我给你带过来的。”

        祝梅生抬着下巴看着我给他递的那个食盒,伸手上来,我以为他是要接呢,但是没想到他的手顺着食盒的手柄,一把就向着我的手背上摸了上来,这让我有点吃惊,正想甩开他的手,可祝梅生也不给我甩开的机会,握着我的手和食盒一起用力的往他怀里一拉,拖着我的屁股坐在了他的腿上!

        光天化日之下,这种姿势让我很尴尬啊,心脏也挑的厉害,坐在祝梅生腿上的屁股就像是的坐在了针尖上一般不敢随意动弹,都想推开他,不过祝梅生很随意的单手环抱住了我的腰,另外一只手将我手里食盒接了过去,放在了旁边的桌上,转过头来见我脸红心跳,笑了一下,问我说:“怎么了?你还害羞了?”

        “你才害羞了呢。”我顿时就不满的说了一句,叫祝梅生放我下来。

        可祝梅生就是圈着我不让走,手掌张开抓着我的腰,他手心的的热感透过我薄薄的衣服传到我的腰上的皮肤上,又这么紧紧的握着,我扭脱不开,这种感觉,就像是被祝梅生禁锢了一般,反而没有觉的不爽,而是就想这么从了祝梅生。

        当我脑子里冒出这种想法来的时候,我认为我自己是不是抽风了,怎么会有这种想法,而祝梅生也不管我说什么,抱着我去打开食盒,见里面装的是一碗还冒着热气的粥。【愛↑去△小↓說△網w    qu  】

        “你吃了吗?”祝梅生问我。

        “吃了啊,这我妈要我带给你吃的,她怕你饿着。”我没好气的说了一句。

        祝梅生听我说这话,笑着拿起勺子,舀了一口粥,先吹了热气,喂进了他自己的嘴里,似乎觉得好吃,又舀了一勺,继续又吃了几口。

        “你到底什么时候把我放下来啊,刚我过来的时候看见外面街上已经有人了,要是不小心被看到,你不怕丢脸我还怕呢。”

        祝梅生舀了勺粥,慢慢的吹凉,听我说这话,将手里的吹凉了些的粥向我脸前伸过来,对我说:“吃吗?”

        我看着祝梅生那无所谓的脸,心里想着这男人心里想的是什么?他自己吃过了粥,叫我吃,于是顿时就把脸转向一边,对祝梅生说不吃。

        祝梅生也没把勺子拿回去,一直都悬在我的面前,侧着头,唇角微扬的看着我。祝梅生本来的就长的好看,他这个表情,就跟那些书里写的那种诱人的妖精一般,阴邪又绝美,他脸上那白皙的肌肤,看起来真的很想凑上去轻轻咬上一口。

        也不知道我是不是被祝梅生这眼神给迷昏了头,在祝梅生的注视下,我转过脸去张嘴将祝梅生勺子里的粥一口吞到了口里,祝梅生将勺子从我的口中轻轻抽出来,看着我的眼神里带着点笑,在放下勺子的时候,脸向我的面前凑了过俩,在离我不到五公分的时候,眼睛注视了我的眼睛一会,然后非常突然的将唇贴在了我的唇上。

        这一时间我都不知道该要怎么办,双手死死的抓住椅子的边沿支撑着我的身体,祝梅生的舌尖就在我口里柔韧的搅动,舌尖往我咽喉里越探越深,就像是恨不得从我嘴里把我劈开成两半一般,而我在躲闪祝梅生的强势的时候,也试探性的向着他柔软的舌尖上缠绕着一些上去,柔韧灵巧的的不行,怎么缠也缠不住他。

        “有人在吗?”

        门口忽然传来一阵中年男子的声音,顿时就把我刚都有些失控的神经给惊醒了,慌忙推开祝梅生的脸,祝梅生在我脸前稍微抬起头来,只见在门口站着一男女,男的大概四十来岁,女的看起来和我差不多大,脸圆圆的,杏眼,长的还挺可爱。

        “是看点什么,还是来求点什么?”祝梅生说完后,伸手把我从他的膝盖上扶了起来,问来人所谓何事。

        “是来求高人看事的。”中年男人说着,大概是见我和祝梅生这样,有点尴尬,我也很尴尬啊,赶紧的从祝梅生的腿上起来,对这中年男人和这个女人说叫他们随便坐吧。

        祝梅生现在这会也端坐了身子,叫我给这来的两人倒些凉茶。

        “说吧,看什么事情?”祝梅生问这两人。

        “我也是听小辉他爸说你的,我是小辉他舅舅,在乡下种田,这是我闺女,叫晓玲,听说是您把小辉救起来了,本事厉害,就想求高人也为我们这乡里办件事情。”

        还真没想到,祝梅生这生意来的竟然这么快,这才隔了一天呢,就有生意送上门来了,这耳口碑可真来的不费一点力气。

        “说吧,说了我们就知道这件事情好不好处理。”我说着这话的时候,将茶端给这对父女。

        这男的本来想说,但是又看了眼他身边的闺女,示意让他闺女说。

        他闺女看了祝梅生一眼,又看了眼我,咽了下咽喉,才说:“是我男朋友不见了,在我们村子的后山,这都找了十几天了,联系不上,尸体也没有。”

        “那会不会是被狼啊,老虎啊吃掉了?”我问姑娘,不过在我问完后我顿时就觉的我自己傻逼了,这都来求祝梅生了,怎么可能会是被狼啊老虎吃了。

        “不,不是,我们村子那边极少有狼,更没有老虎,我男朋友是在后山一座老寺庙里不见了,那天我和他一起去山上玩儿,进那个寺庙之后,我都还没反应过来,他就不见了,也联系不上。”

        姑娘说着这话后,原本就有点低着的头,现在埋的更低,就像是干了一件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一般。

        “你们怀疑是那寺庙里有东西带走了你男朋友?”祝梅生问了那姑娘和中年男人一句。

        “嗯。”姑娘嗯了一句,抬头看了祝梅生一眼,见祝梅生靠在了椅子上看着她,似乎有点儿害羞,慌张的将刚抬起的脸低下去,点了下头:“那、那个寺庙是很早之前的,有个老和尚在里面病死后就再也没人去了,之前听村子里去山里放牛的人说看见那个老和尚在吃人家的牛,把牛屁股咬的血肉模糊的,等走过去的时候,那个和尚却不见了。”

        “那既然知道那里不安全,那你为什么还要带你男朋友去那个庙里?”我问这姑娘,这不是自己作死嘛。

        问到这问题,姑娘似乎也有点不好说,转头看向她爸。

        她爸顿时就叹了口气,语气十分重的责备这姑娘,对我们说:“还不是这死丫头想整人家小伙子,把人家往那鬼寺里带,做一些丢脸的事情,现在人也没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我们也不敢告诉这男方的父母,所以就来请大师,帮我们看看找到他,看看是死是活,这不找到,我这老汉心里可不好受啊!”

        中年男人说着的时候,捂着脸哭了起来,旁边的姑娘见她爸哭了,赶紧的安慰,说是她不好,她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要是这会判刑的话,她自己会去坐牢的,然后还说了一大堆对不起这男人的话,说她不孝。

        这女的也真是,自己作死还害了男朋友,现在哭也没什么用了,这都十几天了,该死早死了。我转头问祝梅生,问他这生意接不接?

        祝梅生掐了下手指,扬起下巴对着父女说:“别哭了,兴许人还没死,我和我助理,先和你们回去看看再说。”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