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凶夫心慌慌 > 第二十五章 吃醋

第二十五章 吃醋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当那对父女听到祝梅生叫我助理的时候,两人的神色顿时就复杂了起来,男的好奇的问了一句:“高人和女助理,是在谈恋爱打算结婚吧。”

        我听见他问这话顿时就想笑了,也没多想顿时就回了一句:“他都有老婆了,结什么婚?”

        中年男人身边那姑娘看着我的眼睛顿时就直了,我看着她的眼神开始还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但是立即反应了过来,这姑娘搞不好以为我是小三呢!

        这年头,我一个清白的受害者,还要背上小三的骂名,这要是传出去多难听,于是脑子一热,赶紧的解释:“不是,他老婆死了,所以,所以我们现在在处对象呢。”

        也不知道是我的哪句话说错了,祝梅生听见我说这话的时候,转过眼睛来看我,脸色十分冷淡,眼神里夹带着点温怒,像是要责备我什么,但是始终没有说出口,就这么一直都看着我。

        虽说祝梅生平时人还不错,可是这有时候向我看过来的一两个的冰冷眼神,顿时就让我有种尴尬悠然而生,也不好再将我的话收回去,干脆就不说话了。

        “这是我们的私事,你既然来请我,那就带路吧。”祝梅生说着这话后,战起了身来,叫我去外面买些吃的东西回来。

        刚被祝梅生看的我心惊胆颤,现在他叫我走开,我更是求之不得,赶紧的向着外面走出去,长长的舒了口气,可是又觉的我自己窝囊,刚才我说的话确实没错啊,祝梅生说他老婆不在了,就爱我,这么多年过去了,不在的意思应该也是死了吧,就算是再不死,也是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婆了吧,祝梅生从没有说过要去找她,并且我们现在关系,不就像是处对象吗?怎么这种话就他能说,我说他就生气了。

        我怎么就这么倒霉,遇见祝梅生,被囚禁了自由不说,还无端端的要受这种窝囊气。

        外面的街道卖吃食的很少,我也就随便的买了一些糕点和速食卤肉之类的,心里想着这些东西应该是拿去祭祀之类的吧,于是又顺便买了些香烛。

        在我回店的时候,祝梅生他们已经在车下等我了,刚才受了祝梅生的冷眼,我也没和他搭话,把那些东西放在后备箱之后,问父女俩谁会开车啊?

        父女俩说他们打车过来的,都不会开,我也不问祝梅生了,老老实实得坐到驾驶的位置上,给他们开车,反正有祝梅生在,不管我技术烂成什么样,他也不会让我们出车祸的。

        跟着父女两人的指示,我们开车去乡下,去乡下的路上要经过赣江上的大桥,在车子上桥的时候,我忍不住向着窗外茫茫一片向东而流的水域看过去,车子开在桥上,想到这昏黄的水底下有一个个诡异恐怖的尸体在行走着,心里莫名发凉,而在这桥上的位置往我们们店的方向看,我们店是离这江水最近的一个建筑,并且从地势上来看,我们门前马路的最尽头就是向着江的方向延伸过去,转个弯再下个河堤就是水了,路程看起来就像是个7字,也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什么,总感觉那条路怪怪的,一种说不出的别扭。

        我们要去的村子,离我们也不远,车程只需要四五十分钟,最后在一片蝉鸣声声的山野间停下了车,

        “那个庙,就是从这里上去。”

        男人从车上下来,指了一条上山的小路,我跟祝梅生也跳下车来,祝梅生叫我拿上车里的吃的,我们一起上山。

        父女带我们上山,不过那姑娘倒是不急着去见她的男朋友,我跟在祝梅生的身后,姑娘就在祝梅生身边走着并且时不时的抬起头来看祝梅生,和祝梅生说话,问祝梅生哪里人啊?今年多大了之类的,看起来也怪年轻的,怎么妻子就不在了呢?

        哪姑娘问什么祝梅生就说什么,当然有些是瞎编的,我在祝梅生身后也懒得揭穿他,毕竟他现在跟我是一伙的,就算是我现在告诉那姑娘祝梅生是个几十年的老鬼她也不信我啊,看那妹子一脸的花痴模样,肯定又是被祝梅生那脸迷了心窍。

        “前面就到了。”中年汉子指了指一座隐在繁枝叶茂的破裂老庙,对我和祝梅生说:“就那。”

        祝梅生向着那老庙走过去,打量了一下,这庙已经很老了,屋顶上的瓦片都没有几片了,内部空荡荡的,神像都没有一尊,唯一能看的出这里从前是个寺庙的地方,就是庙中间放着的一个比较大的破木案桌,桌上还残留着几个破碎的灯盏之类的,还有一个已经堆满了尘土的香炉。

        “你们都下去吧,今天我要在这里呆上一个晚上,不出意料的话,明天早上你们上来的时候,我就把人给你们找到了,不过是死是活,那就另说了。

        祝梅生这么说的时候,中年男人脸上的神色立即忧郁了下来,叹了口气,点了点头,说好。

        在他们回去的时候,那姑娘在跟着他爸走到一半的时候,忽然转身又向着我们跑回来了,我以为她是忘记和我们说什么事情呢,没想到她跑到祝梅生面前说:“梅生,今天中午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带过来?”

        当那姑娘叫了梅生这两字的时候,我胃里顿时一阵翻滚,心想这女的怎么这样?不过祝梅生倒是没有对那姑娘叫他梅生而产生尴尬的表情,而是十分自然的对着那姑娘笑了一下:“不用了,不过你要是想我的话,今晚就上来陪我。”

        说话的语气可温柔,这可让我心里有点暗自不爽快,而姑娘也听祝梅生的话,竟然没一点拒绝的意思,害羞又兴奋的点了下头,跟祝梅生又说了几句话,转身下山了。而祝梅生看着那个姑娘下山后,才转过身,看向我说:“把那些吃食之类的都拿出来吧。”

        我没应他,默默动手将我刚才在大街上买的那些吃的全都拿出来了,伸手递给祝梅生。

        祝梅生看着我,不过并未接我手里递给他的东西,看着我莫不作声的,问我说:“你这是吃醋了?”

        我顿时就被祝梅生这话问的搞笑:“笑话,怎么可能,话说今天晚上我要回家,不然我爸会骂死我,你要是想在这里的话就在这里吧。”祝梅生不接我手里的食物,我就把这些食物都放在了案桌上,外面的蝉声喋喋不休的向着庙里传进来,庙里又清凉,如果不是闹鬼的话,这里应该是个不错的避暑的好地方。

        “那你回家,就不怕我把刚才那个姑娘叫上来陪我吗?她身上,太香了,你就不怕我祸害她吗?”

        我顿时就觉的好气又笑,拍了拍手上的糕点碎屑,对着祝梅生说:“这不更好吗?终于有人接我班了,我可以摆脱你了。”

        “真话还是假话?”祝梅生双手叠在胸口,仰着下巴问我。

        “当,当然是真话了!”我说这话的时候,因为极度不自信,都开始有点儿口吃了。

        祝梅生看着我这副发窘的样子,嘴角扬了一下,对我说:“谅你也不敢,我没说要离开你,你也别想着要摆脱我,今天晚上我给你妈打电话,说我们去外面做生意去了,今晚你得陪着我在这里,刚才那个姑娘身上,有一股很大的阴气,我怀疑是被那老和尚给盯上了,这里是之前是佛门圣地,他们一定是在这里对佛不敬的事情,正好让老和尚给看见了,所以才会引起惩罚。”祝梅生说着这话的时候,话题一转,对我说:“你们现在的人,可真是开放,所谓的房中之事,是隐蔽的事情,别人看见这个会遭晦气的,这人看到还好,这在野外阴暗的地方,这要是被鬼看见了,那害的就是自己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