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凶夫心慌慌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调虎离山计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因为这阵惨叫就在我的耳朵边响起来,吓得我也没缘由的跟着这惨叫的声音一起叫了起来,两个人的声音同时回荡在这片长满了密密麻麻的树木的林子里,吓得周围归巢的鸟都惊飞了起来,呱呱呱的乱叫扑腾翅膀!

    祝梅生一手扯着我的手向着他怀里拉过去,另外一只手往我后背用力像是在扯出一个什么东西来,我看不见这个东西,但是看着祝梅生盯着这东西的表情十分的冷漠,并且最后手掌一用力,那个东西似乎从我的背上下来了,因为我身上的阴冷感觉已经没有了。

    晓玲从刚才的石头边上走过来,惊恐的睁大了眼睛,看着我又看向祝梅生,又看着祝梅生手里握着的那团空气,支支吾吾的问我们说:“怎、怎么了?”

    祝梅生手并没放过那个东西,转头对晓玲笑了一下说:“我把带走你男朋友的人,给找抓住了,开心吗?”

    那和尚现在就被祝梅生给抓住了?我看着祝梅生手里空荡荡的一片,十分的吃惊。

    只不过晓玲在祝梅生和她说抓到那个和尚的时候,没有很开心,而是有些尴尬的说了一句:“祝大师真厉害。”

    “那我怎么看不见啊?”我问祝梅生。

    “因为我们这里阳气太重,他没办法显身,所以只能听见声音。”祝梅生说着的时候,扬起下巴,看了一眼他眼前手里抓着的东西,说了一句:“老和尚,您说是吧。”

    祝梅生话完,我和晓玲都看向祝梅生手里紧紧掐着的一团空气,好一会过去,祝梅生的手里才传过来一句:“老衲今天栽在你的手里,也算是定数,现在,随你怎么处置,阿弥陀佛。”

    听见这个声音,我即惊讶又疑惑,这不是晓玲才是诱饵吗?这和尚不是要抓晓玲吗?怎么会在我身上使绊子?

    “那和尚你听的见我说话吗?你为什么要害我?”虽然那和尚现在被祝梅生抓着,但是我问那个和尚的时候,也紧张的厉害,生怕他会挣脱祝梅生的手向着我扑过来。

    “老衲并不想害你,只是想拿你与他做一场交易,我要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在佛主面前做这么肮脏羞耻的事情,佛主不会原谅她,她应该受到惩罚!”

    和尚说这话的时候,后面几乎是在咆哮,浓重的音调像是从嗓子眼里滚出来的,带着浓浓痰振。

    我看向晓玲,不过这种时候晓玲像是听不见和尚说这话似的,还在愣愣的看着祝梅生手上抓着的东西,一脸的紧张发懵。

    “行了不要说了,你的佛主已经走了,这庙里空空,也就剩你一个老和尚的残魂。抓的那个男人呢,带我们去找他,我就放了你。”祝梅生说着这话的时候,反手一个动作,看样子是将他手里的那个和尚反扣在身前,叫他带路。

    “我不会告诉你们的,是他们罪有应得,侮辱了佛主,那就要受到惩罚!”

    那个和尚反抗的声音从祝梅生胸前传过来,祝梅生也冷笑了下,转身让这和尚看着这已经烂的几乎都要倒塌寺庙,对和尚说:“你自己看看,这里已经没有佛了,不然以我的身份,怎么敢来这里,你怎么敢来这里?你们佛家讲究人死万事皆空,怎么你这和尚的执念还这么重,你这样,怪不得你的佛不要你。”

    当祝梅生说完这些后,晓玲娇弱的躲在祝梅生的身后,抓着祝梅生的衣服,问祝梅生说:“梅生,你是在跟那个和尚说话吗?他说了什么?怎么我什么都听不见啊?”

    “因为和尚怕你,所以就不敢让你听见。”祝梅生对着晓玲说话的时候,都是这副好嘴脸,我就在一旁看着,心里就像是咽了一只苍蝇似的恶心,早知道留在这里是为了看祝梅生和这女人调情,我还不如回去,管他祝梅生干什么。

    或许是我不爽的表情全都摆在脸上了,祝梅生看了我一眼,倒是没什么表情,对和尚说:“好了,带我们去找那个男人吧,你也别因为一时的执念,错过了转世。”说着就按着那个和尚走。

    这都要找到人了,我心里还是有些安慰的,毕竟不管怎么说,那也是一条人命,但是当我跟着祝梅生走的时候,晓玲忽然在他身后忽然哎呀了一声,立即捂着肚子蹲在了地上。

    “你怎么了?”我赶紧的蹲下身问晓玲,虽然我挺不愿意和她搭话的。

    “我、我肚子忽然剧烈的疼了起来,走不动了。”

    这女人可真麻烦,我抬头看了眼祝梅生,心想反正我也不愿意和这女人在一起,于是对晓玲说:“那要不你在这里等我们吧,我们帮你找到了男票,就带你带回来。”

    我说着的时候正欲起身走,但是在我们走的时候,晓玲忽然拉住了祝梅生的手,对祝梅生说:“梅生,我一个人在这里害怕。”

    我手里拿着手电筒,照向晓玲这委屈的眼神,心想这娘们可真是个事儿逼,我们帮她找男朋友呢,她还这个那个!

    祝梅生也转头看着她,微微的叹了口气,伸手将他身前的和尚反转了下来,念了几句咒语,然后随手扯了根灌木的枝条,似乎把这和尚的精魄融了进去,然后对我说:“你拿着这根枝条去找人,我和晓玲在这里等你。”

    我起先怀疑是不是我听错了,但是看着祝梅生已经把他手里拿着的枝条给我了,似乎这会都不管我了,眼里连脸上都是笑意的蹲身扶着晓玲,叫她别怕,连语气都暧昧诱惑了起来!

    我又惊讶又来火,这女人怕我就不怕啊?!这荒山野岭,叫我一个姑娘去找那男的,还跟我半毛钱关系都没有,谁不怕死,我也怕死啊,加上祝梅生对我又是这种态度,气的我心肝都要燃烧起来了,真恨不得这么一走了之,但是想到祝梅生见过我的爸妈,如果我走了,他要是在我爸妈身上下毒手,我就完蛋了。

    我十分不满的的看了祝梅生一眼,从他手里接过枝条,祝梅生对我说他已经把和尚的魂魄都打进这枝条里了,叫我跟着这枝条走就好了。

    我没搭理他,转身就走了,而我手里的枝条具跟祝梅生说的一样,带着我向着密林里走进去,因为心里汹涌着火气,倒也没觉的害怕。

    “施主,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和尚忽然问我。

    “你问。”我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刚才你们在林子里,为什么要拜那些草木精灵?”

    现在这和尚也逮到了手,我也没打算隐藏,于是对着和尚说:“因为我们是在提防你啊,只要你来了,那些草木里面的东西,就会通知我和祝梅生。”

    “这是那邪祟和你说的?”和尚忽然问我。

    “不然还有谁和我说的?”我反问和尚。

    和尚沉默了一会,然后语气有些着急的对我说:“我们中了那邪祟的调虎离山计!施主,老衲有一个请求,您现在务必再回去一趟,我猜那个邪祟来这里的主要目的,是为了那个姑娘,老衲恳求你,要是再不回去的话,那个姑娘就有危险了!”

    这和尚这话顿时就把我说懵了,说这祝梅生不是和那晓玲的好好的吗?怎么可能会害她,正好这会我也生他俩的气,于是就对这和尚说不去,他们爱干什么就干什么。

    听我说不去,和和尚也不等我考虑,顿时就急了,哎呀了一声:“那可是人命,虽然那姑娘对佛不敬,可是罪不致死,你不去,那就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只听和尚说完,我手里的枝叶忽然剧烈的抖动了一下,这个力量十分的强大,猛地将我直接撞倒在地,我身边就是一个大滑坡,眼看着我就要滚下去了,吓的我慌忙的丢了手里的手电筒,伸手死死抓住了一棵树干,整个身体,就悬在了滑坡之上!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