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凶夫心慌慌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 报信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这种词我不知道祝梅生是从哪里学来的,要是在平时别人和我说出这话的时候,我一定得笑死,可是现在祝梅生沉着声音说这话,我一点都不想笑,怕的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在原地犹豫了一会,结结巴巴的对朱梅生说:“我,我想回家了,我想起我明天是我经期了,我要,我要回去拿些衣服还有一些纸什么的。”

    我实在是不知道要和祝梅生说什么,现在看着他,脑袋里总浮现出他刚才那幅恐怖的样子,生怕祝梅生也会像是吸食晓玲的精气一般忽然在我面前变成那副恐怖的模样。

    “既然是明天来,那你怕什么,并且这么好的时段,我们不是应该做些更美妙的事情吗?过来,让我好好抱抱你。”

    祝梅生似笑非笑的抬眼盯着我看,并且在说完这句后,向我伸出一只手过来拉我,这种时候我看着祝梅生,又看了看已经关上了的店门,真的恨不得就这么跑出去,可是祝梅生的眼神盯得我害怕,仿佛只要我违抗他的意思他就直接向我扑过来将我生吞活剥了一般。

    天知道我是忍着多大的眼泪把我的手放在祝梅生的手心里的,而祝梅生抓住我的手之后慢慢的牵着我向着他身前走过去。

    看着祝梅生的脸离我越来越近,我心脏跳的就跟只被困住的兔子似的,连大气都不敢出,眼睛死死的盯着祝梅生的脸和身子,生怕他在什么时候就会变了模样。

    “自己把衣服脱了。”祝梅生的手顺着我的腰往我胸口处揉上去,隔着衣服用力的握了一下。这一握力气有点大,痛的我差点就伸手捂了,不过祝梅生在这一握之后也就把手抽了回去,靠在椅子上,撑着那张白皙的脸蛋,直直的看着我。

    我知道祝梅生在等待着什么,也从来都没有男人对我说过这种命令,祝梅生就在我的面前,现在我离他这么近,就算是想逃都逃不了了,站在他身前踌躇了一会,还是当着祝梅生的面把我衣服翻了起来,将身上的所有衣服丢在了地上,环抱着胸口十分尴尬的站在了祝梅生的面前。

    祝梅生这才再次伸手抱着我,向着他的腿上坐上去,并且将他肩上披着的浴袍盖在我的肩上,低头注视着我的眼睛,问我是不是怕他?

    “不是。”我不敢看祝梅生的眼睛,别过头去。

    “可我认为是,你怕我,怕我吃了你,你想逃走,是吗?!”祝梅生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忽然变得严厉了起来,就像是马上就要来一张暴风雨似的!

    这种时候我当然是不敢承认,吓得几乎都要哭出来了,赶紧的说不是,我真的没有怕他!

    “那抬脸看着我,表现出来,让我知道你不怕我,不怕我一身的烂肉。”祝梅生说着的时候,几根手指搭上了我的脸,将我垂在脸前的头发给顺道耳后去,让我看着他。

    我真是欲哭无泪了,心里从来就没这么纠结过,怕死又不敢违抗祝梅生说的话,抬脸看了他的脸一会后,伸手向着他的脸抱了过去,闭着眼睛,向着祝梅生的唇瓣上亲过去。

    要是从前我把祝梅生当正常人看的话,那现在我就是单纯的把祝梅生当成刚才看见的那具腐烂的尸体看了,亲的祝梅生每一口,都像是咬在软塌塌的烂肉上面,舌头在他口中卷着,也不敢将溢出唇扣水税吞到喉咙里去,对我来说就像是腐烂的尸水。

    祝梅生像是感觉到了我的抗拒,原本是我坐在他身上的,但是现在他立马就抱着我把身体反过来了,将他口里被我搅出来的积液全都喂进了我的口中,我恶心的几乎都快要想吐,但是在我想转头吐出来的时候,祝梅生在这会下腰往上用力一顶,我顿时忍不住发出一阵惊呼,又痛又舒服的感觉从小腹里向着全身弥漫上来,也是刚才那一声喊,口中的水渍一股脑的全都灌进了我的咽喉里,迫使我全都吞了下去,其实也没什么别的味道,也就是我心里这一关一直都过不去。

    也不知道后面我和他是怎么做的,我也不知道我在心里想些什么东西,毕竟看见祝梅生那个样子,换做是任何一个女人都害怕吧,而且我又猜不透祝梅生的想法,也不知道他会在什么时候现出他原本的模样,心里就是担心,可是又摆脱不了他的纠缠,也无力摆脱,早上天亮的时候,我几乎就像是一具死尸般的躺着,只要稍微回想晚上的事情,小腹就控制不住的抖,起都起不来。

    因为床上已经被我们弄的狼藉不堪,祝梅生穿衣服起来的时候,抱了枕头毯子之类的过来,叫我先起来,但是见我躺着不能动,便将怀里抱着的枕头之类的放在一边的椅子上,将我从床上抱了起来,低头看了我一眼,没笑也没训斥我,反倒是和我的心情一样,不知道要和我说什么,思索了一会,才对我说:“现在我的身体还没完全恢复过来,所以在吸食精气的时候会显露出原身,下次你要是怕,就别看,我知道我自己什么样子。”

    祝梅生说着这话的时候,将我放在我自己睡的地铺上。

    我看着祝梅生在收拾着床铺,心里又想安慰他,毕竟人死之后都会腐烂的,他这么年轻就死了,可是思维还活着,看着自己的身体这样恐怕也很难过,可这种话我涌到喉咙边的时候,忽然就说不出来了,感觉就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样。

    “嗯。”

    我还是轻声对着祝梅生嗯了一句。

    接下来的几天,我和祝梅生倒都没什么话说,他也不拉二胡了,像是有什么想对我说,但是又欲言将止的样子,这几天倒是我妈,老问我和祝梅生的发展怎么样了?有没有结婚的打算之类的?这些问题我都懒得回答我妈,要是她知道祝梅生的身份的话,指不定又会哭爹喊娘的说我怎么尽招惹一些这种不靠谱的东西。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觉的我有必要和祝梅生摊牌了,经过这几天我也逐渐的接受了祝梅生是那种模样的事实,既然还要在一起,就不能这么一直都这么沉默寡言吧,只要和祝梅生约法三章,他干什么我不管,以后别把责任推我身上,也不准吸我精气,我就好好的跟他过下去,不过还没在我说话的时候,门外忽然走进来一个女人,我定睛一看这女人,竟然是晓玲,原本晓玲在打扮那一方面就有点土,现在画着一个大红唇,脸上还扫着两大团的粉色腮红进来,顿时让我看的又想笑又恶心的,不仅是我,祝梅生也看不下去了,放下手里的碗筷,皱着眉头问她怎么来了?

    “我来是给主子报信的!”

    这声音还是之前晓玲的声音,只不过现在这声音听来语速比从前快了不少,听起来十分的机灵古怪,并且在晓玲说完这话后,看见我们桌上摆着饭菜,立即伸手就往盘子里抓!我还没来的及叫住他呢,他直接抓了一把揉往涂着口红里的嘴里塞了进去,但是一塞进去,立马就吐了出来,说怎么这么难吃啊!

    我顿时就火了,我好不容易做出这菜来,她还嫌不好吃,我还不想给她吃呢!正当我欲把盘子抢过来,祝梅生大概也是有点儿烦晓玲,问她说:“报什么信?”

    “就我们乡下那边一个建筑工地上,出事了,是个挺厉害的东西,主子抓了可是补身子的好东西啊!”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